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马克斯·韦伯法社会学思想的时代价值
【英文标题】 The Contemporary Value Among Thought of Legal Sociology
【作者】 蒋先福【作者单位】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马克斯·韦伯;法社会学思想;形式合理性;法文化伦理
【英文关键词】 Max Weber; thought of legal sociology; formal rationality; ethic of legal culture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6)06-0013-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6
【页码】 13
【摘要】

马克斯·韦伯的法律社会学思想自传播以来,其许多观点和主张已经并将继续嵌入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与实践。在其系列著述中,循着类型化研究思路充分阐述了以形式合理性为表征的法治观、逻辑与历史一致的法治史观以及以新教伦理精神为底蕴的法治文化观,为充实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思想资料。

【英文摘要】

Since Max Weber's thought of legal sociology spread throughout the West world, many of his viewpoints and opinions have been embedded into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socialist legal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fact, Max Weber fully elaborate the concept of the rule of law with formal rationality, the historical concept of the rule of law with logic corresponds to history, and the cultural concept based on the Protestant ethical spirit according to the type of research ideas in his series of works of legal sociology. All of these provided us his wise thought which could enrich and improve the theory of the rule of law with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32    
  
  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一生致力于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研究,他是当代社会科学领域最有影响也是最具争议的学者之一,“二战”以后,在不同的国家更是纷纷掀起一股“韦伯热”,并将对韦伯思想的讨论扩展至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据有关学者考证,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韦伯的著述和思想才传入我国,并且首先是作为一种社会学思潮为我国学界所接受。迄今为止,马克斯·韦伯的法律社会学思想虽然已引起国内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界的关注,且在相应教材中有所评介,但对其博大精深和颇具时空穿透力的法律社会学思想的深入系统研究尚嫌不足。笔者以为,马克斯·韦伯的法律社会学思想自从在西方法律思想史领域传播以来,其许多观点和主张已经并将继续嵌入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与实践。囿于笔者见识有限,试举几例略陈管见。
  一、以形式合理性为表征的法治观
  毫无疑问,法治化追求业已成为当代人类文明发展的总潮流和大趋势。但法治化的本真含义是什么?各个国家和民族究竟应当怎样选择步入法治化的路径?虽然韦伯并没有为我们提供现成的答案,但透过其对法律实质合理性和形式合理性的条分缕析,答案是不言自明的。这就是各个国家和民族基于自己的传统和历史,在追求依法治理的问题上,其“合理性”取向各有侧重。对于那些在历史上矢志追求法律实质合理性而其形式合理性又严重匮乏的国家和民族来说,应当以法律的形式合理性建设作为重点和突破口。因为丧失了形式合理性的法律,不仅是对法治的扭曲,而且也是与人类法治文明的历史潮流相背离的。可以说,韦伯关于法律形式合理性的分析和许多精到的观点,不仅为剖析我国传统社会有法律而无法治提供了一把利器,同时也为我国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开出了一剂十分有益的良方。
  韦伯关于从法律形式合理性步入形式法治的思想是一个十分严密和完整的整体。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以一个法律社会学家的敏锐目光,以史为据,不尚空谈。例如他对罗马市民法高度形式化、抽象化的历史追溯,对近代欧陆国家“罗马法继受”的关注和对普通法系国家司法审判程序形式合理性的分析,表明韦伯关于法律形式合理性的思想并非简单的逻辑推导,而是有其丰富的历史内涵。遗憾的是,韦伯关于形式合理性的思想在我国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如学界关于程序正义问题的讨论,有关学者竟将程序正义的缘起上溯至英国大宪章时期,且将程序正义等同于审判程序的正当性,这样,有关程序正义和形式正义的丰富的历史内涵便被抽空了。为此,确有必要对韦伯关于法律形式合理性的思想进行一番再认识。
  首先,从立法角度来说,韦伯的“实在法”是一种具有强制力的法律秩序。韦伯指称,形式合理性的法律权威,依靠由仔细订立出来的诸多法律规则所组成的逻辑连贯系统来实施。韦伯认为,无论是传统秩序惯例,还是合理性法律均属政治权威的合法性来源。权力的合法化来自于一套有序的官僚体系或人们的传统习俗。韦伯所称的实在法只是一种具有实在效力的可能性而起到特定保障作用的秩序,而并非一种实际权利义务描述的法律。只要存在一种物理的或是心理上的强制,这种法律或是其他社会规范就形成并产生作用了。
  其次,形式理性化的法律是法治发展的必然趋势。形式理性法和实质理性法是韦伯关于法律类型的基本划分。对于韦伯而言,形式性代表着正当的程序化和规范性。而实质性则忽视这种程序性和规范性,直接用法律的价值及其他存在于法律之外的社会观念来约束法律。法律的形式理性化既偏重法律的形式,还注重法律自身的形式的完整性,且认为法律之外的道德等因素对于法律没有必然的联系,法律作为一种确定的规范体系,它应该是可预期和可计算的。“形式理性法律,来源于罗马法中的形式主义审判原则的法律体系,它由一整套形式化的、意义明确的法规条文组成;它把每个诉讼当事人都以形式上的法人对待并使之在法律上具有平等的地位;它只依照法律条文对确凿无疑的法律事实作出解释和判定,而不考虑其他伦理的、政治的、经济的、实质正义的原则,同时还要排除一切宗教礼仪、情感和巫术的因素。”[1]韦伯认为,“形式理性法律”是法理型统治的基础,只有在形式合理性的法律统治之下的社会才能称之为“法治社会”。
  再次,形式法治的实现依靠官僚制的落实。在韦伯看来,理性国家的基础是“有技术专长的官吏阶级和合理性的法律”,官僚制通过知识进行统治,讲究功能、效率,适应社会的发展潮流,是理性国家中才有的高度理性化的组织机构。韦伯分析道,中国古代缺乏训练有素的司法官吏,往往以“半部论语治天下”,执法司法过程中也大多凭借官吏的主观偏好,技术落后,效率低下,所以没有发展成现代化的官僚制,也没有实现形式法治。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由此可见,韦伯所说的法的形式合理性不单纯指审判程序意义上的形式合理性,而是包含了立法的、执法的以及司法的形式合理性,其内容是十分广泛的。
  法的形式合理性原则的贯彻和实现是法治社会实现的内在要求和本质规定之一,因为只有形式法治方能有利于促进市场效率,维护市场主体权利,以及保障交易安全;只有执法、司法的形式主义方能使法律体系能够像技术精湛、结构严密的机器一样运行,从而保证个人和群体在这一体系内获得相对最大限度的自由,并极大地提高其预见行为的法律后果的可能性。实体不公或许只是个案正义的泯灭,而程序不公则是制度正义性的丧失。
  二、逻辑与历史一致的法治史观
  韦伯的法律社会学思想包含了丰富的历史内容,他虽然没有对人类社会法治发展史设专章予以论述,但这并不意味着韦伯没有思路明晰的法治史观。众所周知,韦伯在其支配型社会学理论的阐述中,提出任何现实的统治,都有其合理性的基础和合法性的根据,他据此认为人类社会曾经依次出现过三种不同的权威统治类型,即传统型、卡里斯马型和法理型统治类型。可以说,韦伯所揭示的上述三种权威统治类型的历史更迭既是其支配型社会学理论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映现了韦伯视角独特的法治史观。因为法律不是游离于社会发展之外的,相反地,是与社会发展的性质和水平相一致的,并且归根结底是为社会发展的性质和水平所制约的。
  所谓传统型统治(如长老制和家长制的社会)的合法性来自自称的,同时也为他人相信的历代相传的神圣规则和权利,“在这种权威类型中,权力关系的双方都认可一套由来已久的行为方式,这套行为方式不一定能够为语言文字所表达,只是由于其代代相传的性质,而成为一种习惯性的力量。”[2]传统型统治表现形式多样,在古代甚至在现代的某些方面仍然有它的影子,传统型统治缺乏进行有效管理的强有力的行政机构,不仅在政治上严重阻碍了理性的经济行为,与市场经济的多变性也相背而驰,当然不适用于现代社会。在这种统治形式下的法规通常是家长制或身份制的法规,遵循的所谓法律也是非现实的传统伦理。
  卡里斯马型的统治也称个人魅力型的统治,这种统治具有两个构成要件,一是卡里斯马式人物具有某种能够吸引人信仰他、追随他的魅力或能力;二是信仰之人对卡里斯马具有绝对的赤诚之心。韦伯认为,这种统治大体上可以说是一种过渡型的统治方式,没有特殊能力的“卡里斯马”往往擅于打破社会生活的常规,创新出新的生活方式,因此,我们可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3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