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从刑事责任根据到刑事归责体系的知识迁移
【英文标题】 Comprehensive Construction for the Distinguished Criminal Imputation Theory by Replacing of the Ground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Theory
【作者】 孙道萃【作者单位】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刑事责任根据;犯罪构成;正当化事由;刑事责任归责
【英文关键词】 the ground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constitution of crime; the justified circumstances; criminal imputation theory system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6)06-0057-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6
【页码】 57
【摘要】

我国确立了“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法律)根据”论断,并形成了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的研究范式,但却“静态有余而动态不足”。面临罪责关系的虚无化、刑事责任动态研究薄弱、体系性认识混乱等现实困局,研究刑事责任动态归责成为必然。从刑事责任根据论到动态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的理论突围是刑事责任范畴实现知识转型的必由之路,应以罪责关系为理论原点,遵循静态研究与动态研究并重,导入刑事一体化理念及方法,整合协调正当化事由的体系定位与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的理论建构,突出正当化事由的归责意义与功能,建立由犯罪构成与正当化事由构成的刑事责任归责体系。

【英文摘要】

China has gradually established the theory of “the crime constitution should be the only one ground to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The dominated research paradigm of centralization on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ground has been formed. However, the research paradigm of centralization on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ground has methodological drawbacks that it is static more than dynamic and confronted with kinds of defects such as the nihilit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ategory of crime and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and the weakness of dynamic study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and chaos in systematic knowledge. Thus, the creative research on criminal imputation theory has been initiated. The criminal knowledge transformation that from the ground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to criminal imputation theory is an unavoidable theoretical breakthrough, which is based on unbiased method application both in static and dynamic way and massive application of the concept of criminal integration. Meanwhile, the two deep-related issues of the systematic position of the justified circumstance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riminal imputation system should integrated and solved with further highlight on the imputation meaning and function of the justified circumstances. As a result, the future picture of criminal imputation theory system should be consisted of crime constitution and the justified circumstances with full study of current dynamic criminal law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18    
  
  从问题起源看,刑事责任作为一个学术议题其实是犯罪构成理论研究的“附带品”,而“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法律)根据”论断可谓最佳注脚。刑事责任范畴是中国刑法学体系何去何从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命题。如若将刑事责任视为一个独立的刑法学范畴,则应摆脱刑事责任在静态上依附于犯罪的各种可能性指摘,刑事责任不能被简单地视为犯罪的一种法律结果。反思我国当前的刑事责任根据理论势在必行,旨在走出单纯讨论刑事责任根据的“中心论”研究范式,激活刑事责任的动态归责研究。刑事责任应当是一个实体内容饱满、体系结构合理和功能机理健全的刑法学基本范畴,以静态研究与动态研究并重为基本思维,以刑事一体化为基本方法论,以犯罪与刑事责任的关系为基本起点,以广义的定罪概念为导入因素,通过整合犯罪构成、刑事责任与正当化事由三个关联性因素,可以初步形成由犯罪构成为归责基础、正当化事由为归责要素建成的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用于弥合罪责关系的内在“隔阂”,并进一步优化刑法学体系。
  一、我国“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谱系
  在前苏联刑法理论的影响下,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刑事责任研究逐渐形成以刑事责任根据为中心的研究范式,一直发展延续至今,但问题日益暴露。
  (一)“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肇始
  我国传统理论较早指出:“所谓犯罪构成,通俗地讲,是构成犯罪的规格和标准。追究一个人的刑事责任必须根据这个规格和标准,查明该人的行为具有法律所规定的某种犯罪构成。”[1]由此可见,刑事责任根据问题一开始并非一个独立的命题,而是附属于犯罪构成的(定罪)意义或作用。但是,刑事责任的根据旨在回答刑事责任因何产生和存在的问题,基于犯罪构成的抽象性,将符合犯罪构成的具体犯罪行为作为刑事责任的根据更为准确[2]。换言之,“犯罪构成”与“行为符合犯罪构成”不同,对理解刑事责任根据问题具有不同的意义,犯罪构成是确定刑事责任的根据的判断标准,但是,犯罪构成作为抽象的法律规定本身并不能直接成为刑事责任的根据,作为一种法律上的假设和可能性,犯罪构成只为建立刑事责任根据提供一个法律上的抽象或宏观标准,行为符合犯罪构成这一法律事实才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3]。时至今日,刑事责任法律根据的权威表述通常为“行为符合犯罪构成”[4]。随着刑事责任问题日趋升温,传统理论开始系统阐述刑事责任的法律事实根据和哲学根据问题。传统理论指出,刑事责任的法律事实根据问题其实是通常讲的刑事责任的基础问题。刑事责任的基础,所要解决的问题是追究刑事责任所根据的法律事实。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基础,犯罪构成作为刑事案件中最主要与最基本的法律事实,从根本上决定刑事责任及其程度,但是,还要考虑诸如动机、时间等其他的事实因素对刑事责任程度的影响。刑事责任的哲学理论根据意在强调刑事责任的阶级性,同时揭示行为人主观上的可责性,马克思主义的决定论是讨论意志自由的科学依据,相对意志自由理论是我国刑事责任的哲学理论根据[5]。该观点逐渐成为传统刑法理论的通说,是我国特有的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雏形,核心标志是“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
  (二)“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延续
  在肯定哲学依据和法律依据的前提下,有观点建议增加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作为“社会政治根据”,以满足多层次、多角度探讨刑事责任的根据的需要[6]。犯罪构成是犯罪概念的具体化,犯罪概念以社会危害性为根本特征,添加“社会政治基础”的实际意义较为微弱,反而容易遭到刑事责任“政治化”的质疑。正如美国学者弗莱彻所言,1950年到1955年间,苏联曾经就罪过和罪责的概念进行一场大讨论,今天看来,这场大讨论弥漫着“泛政治”的基调[7]。与此同时,其还主张刑事责任的法律学根据应是多层次和多方面,包括实质根据、法律根据与事实根据,实质根据是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应否负责的法律根据是刑法规定的犯罪构成,事实根据是具备犯罪构成的行为,三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8]。该观点对刑事责任的法律根据问题采取更精致和细密的分析,有可取之处,但其本质上未脱离“行为符合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这一思想。还有观点指出,站在国家的立场和刑事责任承担者的立场,犯罪人所实施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和犯罪人自身具有人身危险性才是刑事责任的根据[9]。面对纷争不断的局面,理论界将当时围绕刑事责任根据的讨论情况归纳为三种类型:一元根据说、二元根据说和多元根据说[10]。这足见当时的刑事责任根据研究的重要性。此外,还有观点认为,罪过决定危害行为的实施,制约危害行为的作用范围;罪过是人的主体性的表现,表明危害行为是行为人自我选择的结果,罪过应当视为刑事责任的根据[11]。该观点受前苏联刑法理论的影响较大,然而,“罪过论”至少面临两个根本问题:一是罪过和犯罪构成的主观罪过区分问题,如果硬要区分,则可能是重复评价,导致刑事责任根据与犯罪构成要件要素存在过分重合的逻辑自洽问题;二是罪过作为刑事责任的根据违背主客观相统一的刑事责任原则,罪过作为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无法涵括其他的客观要件,犯罪构成应当是罪过的上位概念。一旦将罪过作为刑事责任的根据,将容易滑入主观归罪,徒增罪过、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之间的混乱关系[12]。
  (三)“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现状
  21世纪以来,有关刑事责任根据论的讨论及观点几乎难有“新意”,未能有效扭转刑事责任根据问题的复杂性和争议性,“理论上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甚至还存在相当混乱的状况”[13],更难以促成根本性的理论完善。这种评价相对是公允的。有的认为,这是由刑事责任的体系定位与价值认知的冲突以及刑事责任根据的理解分歧所致等[14];有的认为,责任论始终以刑罚为唯一关注,使得刑事责任论与刑罚论难以分辨,以致于刑事责任论无法获得超越于刑罚论的实质性内核[15]。这些分析不无道理,既指出传统刑事责任根据理论内在的说理缺陷,也指出静态的刑事责任使得刑事责任范畴面临独立性不足的困局。刑事责任缺乏实体内核与动态归责过程的内容加剧“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理论危机。特别是在犯罪论体系呈现出从一元到多元、从单纯批判到相互借鉴、从纯粹说理到解决问题、从形式表述到实质内容的新趋势下[16],违法和有责的二元犯罪论体系建构[17]及以事实判断/价值判断与不法/责任清晰区分的阶层式犯罪论体系[18]等纷至沓来,对刑事责任理论研究带来新影响。
  我国的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与前苏联的讨论轨迹在宏观上颇为相似。尽管理论界作出相当的“创造性”改良和提出一些“中国化”见解。但是,并未从根本上圆满地解决刑事责任根据的争议问题。而且,以刑事责任根据为中心的静态型刑事责任理论研究路径,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刑事责任的本质与内涵。回本溯源地看,深入探究刑事责任根据的关键是罪责关系,其重点在于突破静态层面的罪责关系与解构动态的罪责关系,推出刑事责任归责概念及其理论体系。
  二、我国“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现实困局与理论转轨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国内有观点认为,刑事责任的存在、性质、范围以及如何实现等问题,都完全和直接取决于刑事责任的根据问题[19],并对刑事立法和司法产生重大的影响。有观点甚至指出,我国早期关于刑事责任根据的研究,几乎每一个脚步都因袭前苏联关于刑事责任根据的研究历程[20]。对此,还有观点指出,苏联刑法学界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展开的关于刑事责任的讨论,与我国刑法学界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启的围绕着刑事责任的大讨论相比,一个相同的主题都是关于刑事责任的根据问题的激烈纷争,而且,它几乎占据刑事责任问题讨论的主旋律[21]。但是,以犯罪构成为重心的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面临一些新的挑战,在刑法学体系更侧重动态研究与“问题性思考”之际,由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到动态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的理论转轨刻不容缓。
  (一)“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现实困局
  新中国刑法学在讨论刑事责任问题上延续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范式。就其意义而言,有学者明确指出,这是以特拉伊宁为代表的前苏联刑法理论对我国刑法的六大正面影响之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22]。从静态看,围绕犯罪构成和静态的罪责关系的讨论基本上直接指向“行为符合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命题,但是,这也导致犯罪、犯罪构成和刑事责任的体系性关系在不同程度和语境中陷入一定的认识与适用困局,总的来说,就是“静态有余而动态不足”。
  1.罪责关系的虚无化迹象。在刑法学体系上,我国的刑事责任概念在犯罪成立后才涉及,这更接近于前苏联的刑法理论,对刑事责任的考察在犯罪成立后如何落实刑罚的过程中进行[23]。但是,它主要停留于静态层面而未能深入到动态层面进行思考,导致刑事责任理论在动态层面陷入实质内容不详的困局。因此,我国现存刑事责任根据论被认为在本质上未能摆脱犯罪构成对刑事责任的决定性作用,任何形式的“改造”都仅将具体的实质内容充填到形式化、结构化的犯罪构成,虽小前提不同,但依据的大前提都是犯罪构成[24]。这直接指出“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存在形式化的说理积弊,即可能存在几乎完全依附于犯罪构成理论的现实弊端,很容易产生刑事责任独立性被遮蔽的认识“假象”。陈兴良教授认为,在前苏联的犯罪构成理论得以诞生之际,刑事责任的根据是犯罪构成的基本论断得以固守。然而,以刑事责任根据为主要内容的刑事责任理论实际是犯罪构成理论的附属物,只具有对犯罪构成的政治意义与法律意义的维护功能,刑事责任是什么这个根基性的问题反而被遮蔽陈兴良.从刑事责任理论到责任主义——一个学术史的考察[J].清华法学,2009,(2).】。该观点揭示出刑事责任根据论面临一个亟待解决的根本性问题,刑事责任的独立性是什么及其理由(刑事责任要解决什么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一根本问题)。陈兴良教授认为,刑事责任应置于犯罪构成内,如若在犯罪构成体系之外继续考察正当行为,“刑事责任根据论”的主流观点将可能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25]。在犯罪构成之外如若还有正当行为决定犯罪成立与否,则意味着犯罪构成作为刑事责任根据的唯一地位并不绝对,它直指犯罪构成与刑事责任根据论在静态层面的矛盾一面。基于罪责关系的应然独立性,刑事责任不能再依附于犯罪构成理论,否则,刑事责任难有“独立性”。
  2.刑事责任的动态归责研究薄弱。当前,我国刑法学体系整体上静态性有余而动态性不足,立足于静态的犯罪描述,必然导致缺乏认定犯罪、归结责任、量定刑罚的动态性理论内容。特别是在犯罪论、刑事责任论、刑罚论中,刑事责任论的相对滞后与空白导致刑事责任缺少实质性的内容,以至在认定犯罪环节结束后,判断刑事责任程度缺乏应有的实质性标准和依据[26]。因此,应加强我国刑法学与刑法学体系的动态性研究,加强定罪、归责、量刑和行刑环节的动态研究,更要加强对刑事责任论的本体研究,有关归责对象、要素和体系是刑事责任归责理论的关键[27]。换言之,“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的研究范式集中讨论犯罪构成在静态层面的定罪意义,即犯罪构成决定刑事责任成立的静态作用,却忽视刑事责任的动态“归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在刑法学体系的运作进程中,刑事责任实现应有一个动态的归责过程,并具有丰富的实体内容,而非犯罪在静态层面的法律结果。由此,理论界应重新认识犯罪构成、罪过与刑事责任之间的内在关系,不能简单地将犯罪构成视为刑事责任的唯一决定根据,尽管该观点在“犯罪的认定”的静态认识论层面可以成立。只有强化刑事责任的动态研究,刑事责任独立的归责过程及其功能才能形成。目前,静态的刑事责任研究与罪责关系的虚无化迹象都侵蚀刑事责任范畴的独立性与实体性,应强化刑事责任的动态意义,突出刑事责任的归责过程,并激活刑事责任范畴的刑法学体系意义。
  3.“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诱发认识论纷争。“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的“唯一”表述有不尽准确之处。在我国司法实践中,除了考察法定的犯罪构成要件之外,还在犯罪构成理论之外考察正当化事由,正当化事由客观上具有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的归责意义和功能。所以,在刑事司法实践中,传统论断容易诱发刑事责任根据的思维困惑——“行为符合犯罪构成”的论断缺乏唯一性和必然性,因为似乎还包括正当化事由这个犯罪构成体系之外的“额外”因素。由此,应充分意识到我国刑法学体系中的正当化事由已直接影响到刑事责任根据的通说地位——“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依据”,甚至继而加剧犯罪构成、正当化事由和刑事责任依据之间的紧张关系。
  综上所述,现存“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至少存在以下隐忧:(1)在静态研究的背景下,刑事责任根据的通说过度依赖于犯罪构成理论,进而容易导致刑事责任实体内容的虚化和刑法学体系地位的空洞化,刑事责任根据论由此几乎是犯罪构成理论的另一个“独白”,难以有助于巩固刑事责任是一个独立范畴这个基本命题;(2)刑事责任根据论的通说——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根据,被正当化事由具有决定刑事责任有无及其程度的客观归责功能无形打破,进而引发更为复杂的刑法学体系问题,只有及时调整刑事责任根据论方可化解。
  (二)“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理论转轨
  刑事责任根据论非常依赖静态的犯罪构成,因此导致其主要解决静态的罪责关系,而对罪责关系的动态运作及研究较为薄弱。因此,既要肯定“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的贡献与意义,同时更应深化刑事责任归责的动态问题研究。
  1.优化刑事责任根据论尤应以犯罪构成理论本身最为关键。犯罪构成理论作为犯罪论的核心部分,始终是刑事责任范畴的前提和基础,不同的犯罪构成理论体系会对刑事责任根据产生根本性影响。比如,前苏联的犯罪构成理论和西方的犯罪构成理论存在很大差别,这导致中西方对刑事责任根据的理解存在较大差异。刑事责任根据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与刑事责任理论、犯罪构成理论以及刑事理论密切联系,单独讨论刑事责任根据问题的意义有限,难以获得真知灼见[28]。因此,应从方法论上摆脱刑事责任对犯罪构成理论的理论依附性或附属性,否则,刑事责任将是“犯罪”范畴在刑罚环节的“替身”,刑事责任介于犯罪与刑罚之间的桥梁作用将被虚化。比如,有论者指出,我国的犯罪构成理论体系可以按照客观要件→排除客观违法的事由→主观要件→排除主观责任的事由的顺序进行完善[29],将排除犯罪性事由纳入到犯罪构成体系的呼声较高,但是,这种优化犯罪构成理论体系的做法难以同时解决犯罪构成与刑事责任的逻辑合作关系与归责层面的功能分配,刑事责任在静态层面依附于犯罪构成的现状未曾得到根本性改变,容易继续将刑事责任范畴置于空洞与形式化的不利困局。
  2.刑事责任的动态归责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具体而言:(1)应改变刑事责任根据拘泥于静态描述的研究立场。实践已证明,完全依循前苏联的做法不足取,国内当前的主流学说虽采取一定的调试,但是,通说在认识论和结构体系上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解,从而削弱罪责关系命题的自持性。更为重要的是,刑事责任根据基本以静态层面为讨论背景,难以展现刑事责任的动态一面。(2)刑事责任的动态化改造是关键。要重视罪责关系之间的动态性解构和功能性重构,树立刑事责任是一个动态的司法归责过程的基本观念,而非单纯地将刑事责任视为犯罪范畴在静态意义上的结果性产物,以剔除刑事责任根据论的通说所裹挟的说理缺陷。在此基础上,更为重要的是,要明确讨论刑事责任范畴的学术意义、理论功能,要认清刑事责任作为刑法学体系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在静态上是连接犯罪与刑罚的桥梁,而且在动态上拥有完整的动态归责体系,刑事责任归责体系将罪刑关系与责刑关系予以实质性连接。(3)树立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的基本观念。应反思犯罪构成和刑事责任之间在静态层面上的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依附与被依附的认识镜像,刑事责任依附于犯罪构成的既有关系必须加以调整,这是改造刑事责任根据论的通说的现实需要。要坚持犯罪构成作为狭义或静态层面的定罪活动的基本依据,要明确犯罪构成是定罪或归责的基础,进而探讨刑事责任归责体系的评价对象、基础、归责要素等基本问题。只有建立一个体系完整且富有实质内容的刑事责任归责体系,才能根本促成罪责关系实现创造性的转换。(4)重视正当化事由的归责意义和归责功能。在转换刑事责任根据论的传统知识形态时,不再仅盯住犯罪构成理论,要采取整合性的司法改革路径,综合问题本源和整合既有资源,积极导入目前备受争议的正当化事由,以犯罪构成、正当化事由和刑事责任为中心要素来考虑优化和改造刑事责任根据问题,进而提倡符合中国刑法学体系且具有解释性功能的刑事责任归责理论体系。
  三、从刑事责任根据论到动态刑事归责理论体系的知识突围
  从中国刑法学体系由单一式静态到多元式动态的整体性转换看,应改造基于静态刑法学体系而成的“刑事责任根据中心论”研究范式,刑事责任归责理论体系作为动态刑事责任范畴的理论载体是我国刑事责任范畴的未来发展方向。
  (一)刑事责任根据论突围的理论原点是罪责关系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理论界已基本完成刑事责任的理论独立性论证。这是刑事责任根据论的前提。以犯罪构成为核心的静态刑事责任根据论实质讨论罪责关系,但是,“犯罪构成是刑事责任的唯一法律根据”命题存在缺陷,而调试的基础正是罪责关系,具体是从内容与形式、静态和动态等方面加以改良。
  1.刑事责任根据的实质是罪责关系命题。传统理论指出,刑事责任是介于犯罪和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法宝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