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刑警学院学报》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取证策略与证据体系构建
【英文标题】 The Strategy of Collecting Evidence in Investigating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Evidence System
【作者】 曹晓宝【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侦查系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结构;行为轨迹;实物证据;电子证据
【英文关键词】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Structure of criminal cases; Behavioral traces; Tangible evidence; Electronic evidence
【文章编码】 2095-7939(2018)02-0027-07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14060/j.issn.2095-7939.2018.02.005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2
【页码】 27
【摘要】

为揭露和证实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侦查人员应高度重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取证工作。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结构特点为取证活动奠定了基础,可以在犯罪构成理论指引下,按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两条主要行为轨迹“顺线”取证。取证方法既要立足于询问被害人、查询冻结汇款、现场勘查等常规侦查措施,又要结合作案人与被害人以电话、短信、网络等非接触方式交流互动的实际,充分运用电子证据的固定、恢复、定位等专门取证技术。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证据体系的构建既要结合犯罪构成要件来组织证据,又应充分考虑案件的特殊性和取证的客观实际来分析、审查和鉴别各种证据。这样构建的证据体系能更加准确全面地认定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人,有效提升此类案件的追诉质量,对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影响深远。

【英文摘要】

Investigators should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work of collecting evidence in solving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in order to disclose and verify the crimes of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The structural features determine the framework of collecting evidence. Guided by the theory of the components of crimes, investigators can collect evidence by tracing the clues according to the two main tracks of the behaviors involved in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On one hand, the methods of collecting evidence in solving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should be based on the employment of such normal investigating methods as interviewing victims, inquiring and freezing remittance, and investigating crime scenes. On the other hand, considering the fact that the two sides involved in telecom network fraud cases, the suspect and the victim must interact with each other by the means of the following non-physical contacts such as telephone, text message or network. Investigators should make full use of the specific evidence-collecting technology such as the fixing, restoring and positioning of electronic data to obtain electronic evidence which can verify the facts of a crime. In the proces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evidence system, investigators should organize evidence based on the components of a crime. Meanwhile, they should take the specific characteristics of telecom network fraud and the objective reality in evidence-collecting to analyze, examine and identify evidence of different types. Thus the evidence system constructed in this way can identify actors involved in telecom network frauds more precisely and more comprehensively and it can als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prosecution of such cases, which will exert a far-reaching influence on the struggles of fighting against telecom network fraud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93    
  
  电信网络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电信系统、互联网、电视广播等渠道,采取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非正面接触诱骗被害人向特定账号转账汇款,骗取数额较大财物或者多次诱骗财物的行为。电信网络诈骗主要包括电话诈骗、短信诈骗和网络诈骗3大类型{1-2}。常见的电话诈骗方式主要有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诈骗、购物退税诈骗、医保社保诈骗、补助救助助学金诈骗、冒充领导诈骗、虚构车祸手术诈骗、“猜猜我是谁”诈骗、票务诈骗等;常见的短信诈骗方式主要有包裹藏毒诈骗、提供考题诈骗、中奖诈骗、刷卡消费诈骗、高薪招聘诈骗、冒充房东诈骗等;常见的网络诈骗方式主要有网上假冒身份诈骗、低价购物诈骗、木马信息诈骗、网购诈骗、钓鱼网站诈骗、虚构色情服务诈骗等。随着“互联网+”在社会各领域的深度发展,电信网络诈骗也表现出“互联网+”的特征,即电话诈骗、短信诈骗与互联网技术交织,使具体的诈骗方式不断“推陈出新”。如微信红包诈骗、支付宝转账诈骗、伪基站虚假链接诈骗、虚假手机APP诈骗等。
  1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结构剖析
  1.1?诈骗人员结构具有“戏剧性”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一般一人无法完成,需要“团队协作”。在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完成一个骗术需要有策划者、组织者、管理者、执行者等多种“角色”,十分类似于拍电影,不但需要导演和演员,而且还要编剧、剧务等一干角色。典型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人员结构可以分为5个层次,他们共同合作,完成“一台戏”。
  一是核心策划人员。此为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主谋(或主犯),类似于导演与编剧,负责编制诈骗模板并进行“角色”设计,其“故事情节”(即诈术)随着社会发展变化不断花样翻新,具有“与时俱进”的特点,其诱惑性、欺骗性是诈骗行为能否得逞的关键。早期电信诈骗的策划者主要是境外人员,近年来国内犯罪嫌疑人“设计”了许多本土化的骗术,使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呈现爆炸式增长的态势。
  二是技术支撑人员。这是为电信网络诈骗提供电信、网络、视频等技术服务的人员。这些人员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一般通过网络即可为诈骗团伙提供技术支持,如开发盗号软件,安装VOIP电话线路[1],制作伪基站,设计虚假网页链接等。
  三是话务人员。这是电信诈骗的“主角”,通过扮演不同的“角色”获取被害人的信任,并通过利诱、恐吓、突发事件、配合执法等虚构事由和手段对被害人“洗脑”,直至被害人将自己的钱款“自愿”转账或汇款到指定的账户。
  四是拆账人员。在核心人员指挥下,拆账人员通过网银等渠道迅速将团伙骗到的赃款拆分为若干笔小额账单,并转到事先准备的银行卡账户。每笔账单的数额一般不超过当地银行的取现限额。
  五是取款人员。圈内称“车手”,是指分布各地随时准备取款的诈骗团伙成员。“车手”得到取款通知后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到银行柜台或ATM机提取现金,并根据团伙头目要求把取得的赃款汇总存入上层账户。
  1.2?电信网络诈骗行为轨迹具有“程式性”
  无论何种方式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其犯罪行为轨迹都可以概括为一个极简的基本流程框架。该流程框架包括两条主线:一是诈骗信息传递线,二是诈骗钱财流转线。如下所示:
  电信诈骗成员→电话、短信、网络等通信网络传递诈骗信息→被害人
  被害人钱财→银行柜台、ATM机、网银、支付宝等转账平台→犯罪嫌疑人账户
  以涉案范围广、诈骗数额巨大的典型网络电话诈骗案件为例,其诈骗犯罪行为具有“程式性”,一般包括以下几个环节:
  一是组织“诈术”培训。核心策划人员编制诈骗“脚本”以后,通过各种渠道物色和招募实施具体诈骗行为的“话务员”,并对其进行诈骗话术培训,使其明确在各种骗局中扮演的角色,练习与被害人对话的内容、语言和技巧,达到能迷惑被害人的状态才能“上岗”。
  二是遍地撒网物色被害人。话务人员从诈骗窝点拨打语音电话,通过网络电话平台和改号软件辗转连接不特定的被害人固话或手机。如隐藏于泰国、马来西亚等境外的诈骗团伙通过互联网VOIP电话软件批量呼叫国内的任意电话号码,以寻找潜在的被害人。由于“透传软件”的改号功能使公检法机关号码、银行通信等客服号码、水电气职能部门电话号码等任意诈骗所需的号码出现在被害人的来电显示上,这与诈骗“故事”脚本相契合,很容易使被害人信以为真{3}。
  三是广种薄收欺诈接听电话的被害人。一旦被害人接听电话,诈骗语音系统首先播放一段引发被害人重视的语音提示,被害人转接“人工服务”后,诈骗话务人员就按预先设计扮演的“公安人员”“银行客服”等角色与之通话,逐步实施骗局。为使半信半疑的被害人上当,诈骗团伙会根据“剧情”需要由多名话务员扮演不同角色,行内称为“一线”“二线”“三线”等,分别冒充公检法人员,银行、电信、邮政、水电等职能部门工作人员依次上场,按照诈骗“台词”牵制被害人思维,使其短时间信以为真{4}。
  四是索要钱财劝被害人“交钱免灾”。通过一段时间多名接线人员洗脑式的轮番轰炸,被害人一旦相信自己陷入某种案(事)件后,诈骗话务人员就会要求被害人按其指令转移钱财。如在多发的诳称被害人卷入某犯罪泥潭的骗局中,会要求被害人将全部钱款“暂时”汇入政府指定的“安全账号”,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并保全财产。
  五是被害人转账交付钱款。诈骗话务人员成功迷惑被害人后,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转账交付钱款。有的指使被害人通过银行柜员机转账,有的则骗取密码后通过网银转移被害人钱款。为防止账号冻结或被追查,诈骗核心成员会联系拆账人员,快速将赃款分散到若干张银行卡,以规避银行对单卡提现限制。接下来,“车手”会在短时间内迅速全部提现,并向核心人员反馈诈骗数额,按一定比例截留自己份额后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渠道将大量赃款汇到诈骗团伙指定账户{5}40。至此,诈骗得逞。
  2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取证思路
  2.1根据电信诈骗犯罪构成理论取证
  我国刑法尚未规定“电信网络诈骗罪”,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应归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罪范畴。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作为诈骗罪的一种表现形式,其特殊性主要体现在犯罪构成的客观方面利用了现代通信技术及设备,骗取了被害人的信任,使被害人“自愿”通过转账汇款方式交出财物。该犯罪行为的直接对象是不特定的被害人(有的根据身份信息选择更易上当的被害人),标的物是典型的动产(表现为账户上的钱款)。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侵犯的直接客体是被害人的财产所有权。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实践中以年轻人多见,并具有一定的网络、电信等专业知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犯罪行为人具有明显的“非要侵占不可”和想方设法占有的意志{6}。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2011年3月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电信诈骗“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做出了具体数额规定,并对“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等术语做出具体解释,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既遂未遂、共同犯罪如何界定等也做出了规定。2016年12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又联合制定了《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明确规定了十种从重处罚的具体情节;强调了全面惩处电信网络诈骗关联犯罪的原则,列举了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招摇撞骗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具体关联罪名。因此,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侦查取证,要以上述犯罪构成理论与司法解释要点为指引,结合具体案情,采取相应的措施和手段获取符合证明要求的各类证据。
  2.2结合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轨迹取证
  如前所述,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犯罪行为有两条主线,其中诈骗成功的核心在于资金的流转,这也成为侦查取证的重点。以资金流转为主线的侦查取证可以按照以下思路逐步深入:一是侦查机关获取犯罪嫌疑人取款线索后,根据涉案账号迅速查阅网银转账日志,结合银行系统信息可分析具体涉案地点。针对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跨地区、大面积、多层次、多批次的转账状况,侦查机关可在重点地区警银合作机制(现在很多地方设置反诈骗中心)支持下,顺着资金流向深入调查涉案银行账号的交易记录、开户人地址、电话等详细信息,为落地查人创造条件。二是顺线查到“车手”取款网点后,可围绕“车手”相关信息深入取证,如迅速调取银行网点“车手”取款时的监控视频,通过视频研判,查实“车手”人数、体貌特征等具体情况。三是确定“车手”或相关诈骗团伙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和具体位置后,要及时组织抓捕,以防止其闻风而逃。四是要通过“车手”查找诈骗核心人员。侦查取证中要特别注重查获“车手”从被害人账号转账提成后向诈骗核心人员转账(“回款”)所用的账户信息,通过该账户落地排查可查获诈骗团伙核心人员。
  以诈骗信息传递线为主线的侦查取证,能在查获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的同时,收集和固定大量犯罪证据。以语音电话诈骗为例,侦查人员可从被害人接到诈骗电话的通话记录入手,通过信令倒查逐级溯源,追查诈骗网络电话所属服务器IP地址,并调取该服务器重要数据:一是CDR数据[2],这是奠定查清诈骗案件事实的基础;二是语音网关IP地址,可据此追查诈骗窝点话务员真实地址,为抓捕犯罪嫌疑人提供线索。如果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有手机通话记录,可调取犯罪嫌疑人手机漫游地区情况,为语音网关IP地址落地排查提供依据。
  3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取证方法
  3.1运用常规侦查措施取证
  (1)迅速询问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被害人。侦查机关受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警情后,要迅速组织侦查人员耐心细致地询问被害人,准确记录案件关键信息,为深入侦查取证提供可靠线索。询问被害人的重点要突出电信网络诈骗的方式、手段和过程,具体包括犯罪嫌疑人性别、声音特征、数量,短信或来电显示的电话、手机号码,诈骗中犯罪嫌疑人提供的银行卡账号、微信号码、支付宝账号,转出的资金金额等案件基本信息。
  (2)果断冻结涉案账户资金。根据被害人提供的涉案账户信息,侦查机关要快速反应,协同银行等金融机构冻结尚未转移的涉案资金。实践中,初查阶段冻结资金有多种途径:一是通过银联客服电话冻结。对于准确获取犯罪嫌疑人用于诈骗的银行卡账号的情形,可拨打银联人工客服电话,查清开户行和地址,予以冻结;若不知犯罪嫌疑人银行卡账号,则可到银行柜台通过被害人银行卡和身份信息,查询对方账号,再予冻结。二是通过电话银行冻结。此途径利用银行错误密码锁止机制,通过反复五次输错密码冻结诈骗账号的电话银行转账功能。每次冻结时限24小时,可反复冻结。三是通过网上银行冻结。操作与第二种情形相似{7}。四是通过银行柜台冻结。侦查人员制作冻结法律文书到涉案账号地归属银行或总行办理冻结手续,此法冻结期限较长(6个月),且稳定彻底。实践中,可用前三种途径作紧急处置,再通过第四种途径规范办理冻结手续。
  (3)查获电信诈骗窝点,收集、固定实物证据。通过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轨迹查获诈骗窝点后,要结合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黎晴.当前电信诈骗犯罪的打击难点和对策[J].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2(5):29-33.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2}霍然.电信诈骗案件的现状及对策研究[J].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4(2):25-27.

{3}杜航.跨境电信诈骗犯罪特点、侦查难点及措施[J].四川警察学院学报,2016(1):21-27.

{4}高蕴嶙,李京.电信诈骗犯罪侦查难点及实证对策研究——以重庆市各区县发案为例[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1):33-38.

{5}王小洪,陈鸿.浅论跨境电信诈骗案件证据体系的构建[J].公安研究,2012(12).

{6}陈欣芳.电信诈骗犯罪的构成特征及刑事预防[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2(2):88-90.

{7}明宇.论电信诈骗案件的侦查难点及对策[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11(1):104-107.

{8}胡向阳,刘祥伟,彭魏.电信诈骗犯罪防控对策研究[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5).

{9}杜鸣晓.电子证据在电信诈骗犯罪案件侦查中的应用[J].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1):95-98.

{10}云山城.预审学[ M ].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3:290.

{11}殷明.电信诈骗案件受害人的实证研究——基于受害人笔录的量化统计分析[J].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7(3):57-62.

{12}孟庆华.电信诈骗犯罪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J].上海政法学院学报(法治论丛), 2011(6):123-131.

{13}何月,刘晓辉.电子证据的审查技巧[ J ].中国检察官,2011(4):59-6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8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