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西方语文中的“法”和“法律”两字
【副标题】 简论“资产阶级权利”【作者】 丘日庆
【分类】 其他【期刊年份】 1982年
【期号】 3【页码】 12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8513    
  (一)
  西方语文中(英语除外)“法”和“法律”两字是不同的,前者为Recht(德语)、пpaBo(俄语)、droit(法语)、derecho(西班牙语)、diritto(意大利语)等,后者为Gesetz  (德语)、3akOH(俄语)、loi(法语)、ley(西班牙语)、legge(意大利语)等。甚至古文字的拉丁语,也将前者和后者区别为jus和lex。Recht及其他语种相应的字是指抽象的、广义的法律或实质意义的法律,即“法”:Gesetz及其他语种相应的字是指具体的、狭义的法或形式意义的法,即“法律”。这样对称的字,还可再举出一些。英语里抽象的、广义的法律和具体的、狭义的法是不分的,均为law,但可以用定冠词和不定冠词、单数和复数来区别:前者为the law, law,后者为a law, laws.(参看吉尔达特:《英国法要论》)此外,英语的law以及德语的Gesetz及其他语种相应的字还可当规律(法则)解。我们讲的“法律”,则不能也当“规律”解。
  我国新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制定“法律”。这一“法律”只能译成laws,德语Gesetz及其他语种相应的字(复数),而不能译成law或德语Recht等相应的字。因为这里是指狭义的、具体的或形式意义的法,即法律,而不是指抽象的、广义的或实质意义的法律,即法。反之,我们不能将国际法称为“international laws”,或“loi internationale”,等等,因为这里国际法的“法”是指抽象的法律,即法。
  (二)
  在西方语文中抽象的“法”字,如Recht, пpaBo, droit,derecho,diritto、jus,除当法解外,还可以当权利解(但英文除外),即法和权利两字不分,这就造成许多麻烦。这也就是造成将burgerliches Recht译为“资产阶级法权”的主要原因。因为在其他西方语文里,遇到这个词一般就可分别译为资产阶级的пpaBo或droit或derecho或diritto等等(我说一般,是因为德语的burgerliches Recht还可以译为“民法”),而不象英语那样,要考虑这些字译成法(law)还是译成权利(right)。这个词,在《哥达纲领批判》有关部分和《国家与革命》第五章第(三)节以下的英译本里是译成bourgeois right,而不是译成bourgeois law的,因为这里只能当作资产阶级权利,而不能当作资产阶级的法来解。
  以上是指在具体情况下,将Recht等字联系上下文来理解的。如果没有上下文来联系时,有时西方的著作中还加了定语来说明其意义,如说“主观意义上的”пpaBo。时,即指权利。“客观意义上的”пpaBo时,即指法:主观意义上的jus即指权利,客观意义上的jus即指法(参看布菜克:《法律词典》,1933年版,第1041页)。
  此外,有些同志说西方的“法”字还有公平、正义、正确、权利等意义,这是不完全正确的。我们只能说Recht、droit,derecho, jus等字含有法、公平、正义、正确、权利和法的总称(总和)的意义(参看布菜克:《法律词典》,1979年版,第1141、398、445、770页)。因为我们既然将Recht等字当“法”解,则不能同时当其他解。
  (三)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1959年,我学习了党的八届六中全会的文件之后,写了一篇题为《关于“资产阶级法权残余”问题—兼论“按劳分配”还是“资产阶级权利”》的文章(见《上海(九三)社讯》第2期,1959年3月18日)。我在这篇文章里写道:“我认为为了对于‘资产阶级法权’概念有比较统一的认识,避免有一部分人在这里把‘法权’理解为‘权利’,而另一部分人理解为‘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建议不能再将Recht,пpaBo, droit等字眼译作‘法权,这一意义含混不清的词汇了。应该译作‘法’或是译作‘权利’,抑或译作其他字眼,需根据具体情况来决定。” 1979年陈中绳同志也撰文,建议“废除‘法权,这个译名”。(《社会科学》1979年第1期,第57页)
  这里不能不指出,在40年代初期以前,我们也曾使用过“法权”这个字眼,但这不是从Recht这些字眼译过来的,而是指“法律管辖权”或“司法管辖权”(jurisdiction)。抗战前掀起的收回“法权”运动,是指我们要取消帝国主义国家依据不平等条约在我国取得的非法的、不平等的“治外法权”(extraterritoriality),一般即指领事裁判权。
  我的文章接着还说:“同时我也认为《哥达纲领批判》有关部分和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第五章第(三)节以下,其中提到的das burgerliche Recht、 бypжyaeHoe пpaBo, droit bourgeois,应该理解为‘资产阶级权利’,应该译作资产阶级权利,《人民日报》1959年2月7日所登载的一篇报告,已开始扭转了过去的译法,但嫌美中不足的是,多了一个‘式’字,即译为资产阶级式的权利’。”
  文章接着又说:“当然我在这里并没有丝毫绝对的意思,认为德语里的burgerliches Recht,以及俄语里和法语里相应的字眼,在所有其他场合都应该译作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法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85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