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信息强制披露对公司管理的促进作用
【英文标题】 The Promoting Function on Information Required Disclosure to Corporate governance
【作者】 杨树明杨联明【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证券法【中文关键词】 信息强制披露 公司管理 股权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4
【页码】 7
【摘要】

信息强制披露的基本功能在于保护投资者,而很少有人注意到它还可以促进公司管理?信息强制披露有助于股东有效行使股权,有助于股东迫使管理者履行信托义务,有助于提高管理考的管理意识以及对公司管理的间接影响。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9597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布兰狄西在其《他人的金钱》一书中说:公开制度作为现代社会与产业弊病的矫正政策而被推崇,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电灯是最有效的警察。这是对信息披露的形象描述和充分肯定。英国1985年《公司法》、美国1934年《证券及证券交易法》和日本《证券交易法》等都对证券交易采取了完全的公开主义。素有“蓝天法”之称的美国各州证券法,虽大多数采用规制主义,但亦确认了信息公开制度。我国《证券法》、《公司法》亦有信息披露规定。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信息强制披露的另一基本功能在于它可以促进公司管理。

在本文中,“信息强制披露”,是指上市公司的管理者有法定义务提供其不愿提供的信息。“公司管理”,是指激励、约束、禁止公司管理者作出决策的各种机制。

尽管信息强制披露通过影响诸多利益从而影响公司管理,但本文仅关注其通过影响股东利益从而影响公司管理问题,是股份已经上市交易并且没有控股股东或股东集团的已经成立了的上市公司的管理。具体讲,信息强制披露对公司管理的促进作用主要表现在:

一、信息强制披露有助于股东有效行使股权

在股权中,对股东最有价值的莫过于自益权中的股利分配请求权和公益权中的董监选举权。前者可满足股东的经济需要,后者则可满足股东对公司经营管理阶层人事控制的需要。而这两种权利之行使莫不以股东表决权之行使为前提。信息强制披露对公司管理的影响的最明显之处就在于其有助于股东有效行使表决权。如果股东在行使公司董事选举表决权时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他们就很可能知道是否保留或者解聘现任董事;如果股东在行使股利分配表决权时能够获取更多的信息,就更有利于保护其股利分配请求权,限制董事会“虚构股利”等滥权行为。取决于股东表决权的特别提案,如公司章程的修改或者公司管理者获利的交易的批准,同样如此。信息强制披露对股东有效行使表决权具有明显影响,当然,对股东有效行使其他股权亦同样具有影响。

然而,如果信息不能随意免费获得,股东并不十分热衷于去获取信息,且不愿意独自承担搜集信息的费用。同时,如果让股东自己去搜集信息,会造成处于不同地位的大股东和小股东之间、个体股东和机构股东之间的信息分布之不对称。信息不对称的直接影响是不同股东获得信息的时间、成本和在同一时点获得信息的数量都存在很大差异,这使得部分股东不能在作出决策前对各种因素予以充分权衡。另外,要求每一个股东去搜集信息成本较大,而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其信息则成本相对较小。同样的信息对所有股东都有用,上市公司一次提供,而不是根据单个股东的请求而向其分别提供信息的作法,可使上市公司产生规模经济效益。信息强制披露使需要提供的信息以公开的方式而使股东行使股权更为有效,更为经济,更为公平。

谨防骗子

二、信息强制披露有助于股东迫使管理者履行信托义务

信息强制披露还可通过帮助股东迫使管理者履行信托义务而影响公司的管理。首先,上市公司的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股东与管理者通过订立合同,授与管理者某些决策权并代表其从事经营活动,形成信托关系。但是,由于股东无法象管理者一样了解经营活动,并且很难找到证据来证明管理者的偷懒行为和机会主义倾向。在这种情况下,管理者在处理涉及自身利益之事务时,基于人类之天性,可能利用自己的信息优势追求自身效用的最大化目标而置股东利益于不顾,甚至可能做出有损股东利益的行为。同时,在处理涉及第三人利益而该第三人之利益可能间接影响其利益之事务时,管理者亦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而图利他人。为此,股东一方面必须给予管理者适当的激励,将管理者的努力诱导出来,以克服偷懒行为,另一方面必须通过信息强制披露制度,将管理者的“隐蔽知识”逼迫出来,从而促进股东和管理者的信息对称以提高监控的有效程度,防止管理者的机会主义行为,迫使管理者忠实履行信托义务。而且,前者的有效实现,必须以以后的切实建立为条件。

其次,如果没有信息强制披露规定,即使表明管理者违反信托义务,其也不愿提供信息。没有提供的信息,股东通常不可能知道潜在的违约。对此笔者举例说明。第一,美国1934年《证券及证券交易法》规定的定期进行信息披露的焦点,是对管理者有利的上市公司的交易。一旦利益冲突的交易事实被公开,股东就会强迫管理者承担为使交易有效而产生的义务。为此,管理者必须表明,冲突的特性要么通过交易授权而消除了,要么交易的条款对上市公司而言已十分公正。如果股东不知道这一交易,美国公司法规定管理者承担此义务就毫无意义。我国《公司法》第61条亦规定:“董事、经理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或者从事损害本公司利益的活动。从事上述营业或者活动的,所得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董事、经理除公司章程规定或者股东会同意外,不得同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但是,如果股东不知道此类营业或者活动以及合同或者交易,该条规定就难以落实,毫无意义。第二,信息披露规则的另一个焦点是分阶段报告制,它要求上市公司对从事的每一经营行为作统计分析。在分阶段报告制中,股东要发现管理者的决策违反了忠实义务,应该容易得多。

三、信息强制披露有助于提高管理者的管理意识

美国学者布坎南认为,没有合适的法律和制度,市场就不会体现公平,更不会体现任何价值最大化意义上的效率。信息强制披露通过强迫管理者更加注意现实从而促进其对管理义务的履行,进而促进股东和管理者之间的公平,以及公司经营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爬数据可耻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959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