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思想战线》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
【英文标题】 Legal Attributes of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作者】 曹务坤辛纪元
【作者单位】 贵州财经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博士(贵州贵阳,550025)辛纪元,国家开发银行评审管理局博士
【分类】 经济主体法
【中文关键词】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法律实施;法律性质;功能主义
【英文关键词】 ethnic villages tourism cooperatives, nature of law, functionalism
【文章编码】 1001-778X (2018)06-015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53
【摘要】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近年来衍生的一种新型合作社,它不仅有独特的内涵,还有独特的法律属性。实践中,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涉及的诸多法律问题,如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治理结构、章程及法律属性、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成员的权利与义务等。在依法治国的语境下,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法律理论是建构合理的民族旅游合作社制度的前提条件,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则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重要法律理论基础。从功能主义的视角看,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具有互助性经济组织,非营利性法人,人合法人等法律属性,并与民族村寨的法律属性密切相关。随着民族村寨旅游扶贫开发的进一步升级,乡村旅游产业振兴战略的实施,针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等问题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A new type of cooperatives that have emerged in recent years,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have their own connotations and legal attributes. In practice, the operation of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involves many legal issues, such as the governance structure, the constitution and legal attributes of the cooperatives as well as th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members of the cooperativ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rule of law,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legal theory on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is the precondition for constructing a reasonable system of the cooperatives, and the legal attributes of the cooperatives are an important legal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cooperativ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unctionalism,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have the legal attributes of mutual-aid economic organization, non-profit legal person, legal person and so on, which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legal attributes of ethnic villages. With development-oriented poverty relief gaining momentum and strategies to revitalize rural tourism being implemented, the study on the legal attributes of ethnic village tourism cooperatives is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41    
  一、提出问题
  近年来,农民专业合作社突飞猛进,尤其是乡村旅游合作社的数量每年增加不少。乡村旅游合作社对乡村旅游的发展极为重要,对乡村旅游精准扶贫具有推动作用,并为“三农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的路径。乡村旅游合作社已成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不可忽视的新力军。就此,一些学者从经济学、管理学及社会学等视角,探讨了乡村旅游合作社的建设、发展、运行机制、治理结构等问题。[1]而就法学界而言,鲜有学者关注和研究乡村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机制和治理结构,仅有一些学者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为中心,反思和检讨了合作社的内涵、法律性质、法律属性等理论问题,探讨了合作社的信用合作和监管等问题。[2]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近年来衍生的一种新型合作社,[3]是实现民族村寨旅游精准扶贫的“驱动器”,[4]是实现民族村寨产业振兴的有机平台。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和发展是一个动态的系统工程,所涉及的内容甚多,本文仅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展开讨论,其缘由有三:一是虽说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具有自身的功能,[5]但在实践中,这些功能未能有效发挥,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存在不少问题。从表象上看,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政策缺位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未充分发挥其功能的动因,实质上,则是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认知不准确,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定位不准。二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成员在参与民族旅游开发中发生的纠纷较多,云南和贵州的调研数据都说明了这一点。[6]由于现行法律并没有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治理及会员的权利和义务作出特别规定,也没有此方面的司法解释和司法指导意见,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地位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需要从法学理论层面探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法律属性。三是如何提高旅游资源转化经济资本的效率值?如何发挥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在民族村寨旅游扶贫中的作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作为民族村寨旅游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本的重要载体,是提高旅游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本的效率值的驱动器。这其中,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良性运行,以及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独立法律人格都是当地旅游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本的效率值的重要前提。从国家政治需求层面看,发展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正是推进和落实产业精准扶贫的有力举措。实践中,这些都涉及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问题。
  本文沿着从“事实”到“理论”的研究进路,先探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然后,再从功能主义的视角,阐释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功能主义是法社会学的一种重要理论分析工具,其有不同的理论内涵,本文所采用的是法律概念定义和形成的目的理论,“在法律概念的构成上‘必须’考虑到拟借助该法律概念来达到的目的,或实现的价值。亦即必须考虑所构成之法律概念是否具备实现所期待之目的或价值的‘功能’。”[7]进而言之,对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法律属性研究时,主要考量充分实现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功能,把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功能特质,融合到民族村寨和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中来加以分析。
  二、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
  (一)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模式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机制是较为复杂的,不同地方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不同。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的动力和地位层面看,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有3种不同运行模式: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以及旅游开发企业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趋势看,旅游开发企业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已成为了主流。下面,将分别对这3种运行模式进行阐述。
  1.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
  这一模式指民族村寨社区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治理的核心主体,是推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的动力。如雷山县朗德苗寨和丽江市白沙镇玉湖村,便是典型的民族村寨社区主导运行模式。这一运行模式的特征有三:一是以“人的信用为本”。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模式的参与主体是民族村寨居民,民族村寨居民之间非常熟悉,相互之间的信任度高。雷山县朗德苗寨旅游合作社采用民族村寨资源共享,共同为游客提供服务,按照“工分制”分配民族村寨旅游开发收入。丽江市白沙镇玉湖村则是结合党建工作,推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玉湖村旅游合作社管理层的成员为党员,旅游合作社法人代表是村支书,旅游合作社整合全村资源,遵循“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按劳分配”的原则,推进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二是民族村寨居民自发开发民族村寨旅游。其主要形式如通过开设农家乐的方式吸引游客,为旅游者提供休闲住宿,组织一些民族文化活动,以及民族村寨居民自发组织打造民族村寨旅游景点,开展民族文化活动。三是民族村寨小规模进行旅游开发。受制于经济资本和技术资本等资本不足的影响,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开发规模较小,旅游产品主要为“农家乐”“休闲观光”等,而这些旅游产品所需要投入的经济资本不多,民族村寨居民可以各自投资,从而为游客提供服务。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2.基层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
  这一模式指基层政府作为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治理的核心主体,作为推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的动力。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扁担山镇革老坟村、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格凸河镇坝寨村等极度贫困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特征有三:一是基层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这是一种过渡型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是发展极度贫困民族村寨旅游开发的特有运行模式。极度贫困民族村寨旅游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基层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通常会转化为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或旅游开发企业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二是基层政府扮演了“经济人”的角色,这包含了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基层政府利用财政资金开发民族村寨旅游,通过征收税收方式获取收益;第二层含义是基层政府联合非国有旅游开发企业开发民族村寨旅游业。此特征决定了政府在开发民族村寨旅游业的价值目标是“以效率为主,兼顾公平”,反映了“民族村寨大旅游扶贫”观念。三是凸显了基层政府对民族村寨旅游资源的经济资本和象征资本等资本的享有。“国家可凭借对土地这一经济资本的象征支配和占有,而获得象征地权,并合理地参与土地收益的分配。”[8]
  3.旅游开发企业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
  这一模式指旅游开发企业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治理的核心主体,是推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的动力。如西江苗寨、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石头寨、花溪区青岩古镇等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这一模式具有以下三个特征:一是采用公司制治理。作为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股东(成员),旅游开发企业直接参与民族村寨旅游开发的管理,这些企业主要是政府控股的国有旅游开发企业。民族村寨居民主要是以劳动者的身份直接参与民族村寨旅游扶贫活动,或以小商人的身份参与民族村寨旅游扶贫活动。二是以旅游开发企业投资为主,政府拨款和民族村寨社区投资为辅。政府拨款主要用于民族村寨旅游扶贫基础建设,民族村寨社区投资主要用于民族村寨居民自己硬件设施、生产和销售旅游小商品等。三是在民族村寨旅游开发活动中,旅游扶贫开发企业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之间的权利义务由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章程和相关契约约定,而非法定。
  (二)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中存在的问题
  总体来说,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发展迅速,但从调查的情况来看,存在以下方面的问题。[9]
  1.部分地方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名存实亡
  有些地方的民族村寨是典型的“空壳村”,村里的主要人口是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为了应付上层政府的考核,为了争取上面政府下拨民族村寨旅游扶贫的专项资金,村干部牵头成立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或成立各种不同形式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这些合作社的章程上虽确定了一个经营范围是民族村寨文化旅游或民族村寨休闲旅游,但实际上,仅仅是零散的几家农家乐而已,合作社没有办公场所,更不用说开展经营活动。在桐梓县调研时发现,一些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不到半年,因会员变更、经营理念不合、部分会员经营资金没到位等诸方面的原因,从而引起纠纷,甚至导致合作社停摆。许多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章程大同小异,合作社的章程存在法律风险等问题,从而严重影响了合作社的正常经营活动。
  2.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旅游资源难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导致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财产信任度不高
  在滇黔的民族村寨旅游开发调研中发现,大部分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在运行中都存在此问题。虽说民族村寨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如传统建筑、土地资源、传统知识、民族文化资源等,但是受到现行土地制度、知识产权制度、金融制度、资产评估制度等制度的制约,导致民族村寨的旅游资源或难以转化市值意义上的货币、或难以以其为抵押资产到金融机构贷款、或难以转化为投资入股的公平的货币量。导致民族村寨和民族村寨居民的财产信任度不高。例如,滇黔的许多民族村寨拥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水族大歌、布依情歌、苗族飞歌及布苗水服饰、银饰、刺绣、返排木鼓舞、芦笙舞、水书等文化地理标识,当地也支持具有浓郁民族风情和地方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水族马尾绣、剪纸、罗甸玉石、牙舟陶瓷等特色旅游纪念品等产业发展,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发展手工艺品给予政策优惠和优先支持。然而,民族村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不能转化为经济资本。
  3.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中的纠纷较多
  不管是民族村寨社区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还是政府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以及旅游开发企业主导的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模式,都存在各种不同类型的纠纷。主要纠纷有以下几种类型:其一,因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中权益分配而引发的纠纷。例如凤凰古镇门票纠纷、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石头寨门票纠纷乃是典型的案例,且此类案例较多,只是当地政府通过行政方式暂时加以解决而已。其二,破坏民族村寨自然环境或人文环境而引发的纠纷。[10]其三,民族村寨居民的传统生活受到影响而引发的纠纷。[11]
  总的说来,造成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运行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视角不同,其原因的类型也有所不同。从财产法理论的角度看,民族村寨旅游资源属于民族村寨和民族村寨居民所有,然而,由于民族村寨旅游资源制度的缺位、民族村寨旅游吸引物的制度缺陷等因素,导致民族村寨和民族村寨居民不能完全实现民族村寨旅游资源权能。虽然通过规划湿地公园、规划公益林、规划工业园,政府成立了一些民族村寨的民族村寨旅游资源的支配者和控制者,但从实际运行来看,不管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名存实亡,还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旅游资源难以转化为经济资本,或是较多纠纷的发生,这些都反映出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会员的法律地位缺位、把旅游资源转化经济资本的能力较弱,在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运行、权益分配中话语权有限。而这些问题,又都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界定密切关联。
  三、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法律属性
  民族村寨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具有内在关联性。一方面,民族村寨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成立的物质性基础,具体而言:民族村寨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经营开发的对象。如民族村寨本身就是旅游景点,是民族文化旅游吸引物。另一方面,民族村寨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会员,或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监管主体,在特定情况下,民族村寨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身份和法律地位具有重合性。例如,民族村寨的全体户主都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会员,民族村寨寨主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的社长,民族村寨村干部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董事会理事或监事会监事。
  与旅游开发企业相比较,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具有以下一些法律属性:一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特殊企业法人;二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互助性经济组织;三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非营利性法人;四是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人合”经济组织。
  (一)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是特殊的企业法人
  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属于何种类型的民事法律主体呢?由于农民专业合作社与民族村寨旅游合作社具有紧密联系,所以,有必要先探讨一下农民专业合作社属于何种类型的民事法律主体。对于此问题,学术界既形成了一些共识,又存在不同观点。就共识而言:我国的合作社不是合伙组织,而是法人。至于是何种类型的法人,仍存在争议。“我国合作社既不属于企业法人,又不属于社会团体法人,即现有的法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北大法宝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