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著作权侵权诉讼举证责任的分配
【作者】 陈锦川【作者单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侵权法【期刊年份】 2007年
【期号】 5【页码】 7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6608    
  著作权侵权诉讼是民事诉讼的一种,因此在著作权侵权诉讼中,确定当事人举证责任负担时同样应贯彻执行民事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那种认为著作权侵权纠纷有其特殊性因此不应适用民事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的观点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大的原则和前提。当然,由于各类民事案件都有其自身的特点,因此,在适用民事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时,又要注意结合各类案件的特点来具体运用,审理著作权侵权案件时也同样如此。
  根据民事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在著作权侵权诉讼中,一般情况下,原告应举证证明其享有所主张的作品的著作权、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的证据;被告否认侵权的,对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著作权权利人的证明。
  主张权利的人首先必须是标的物的权利所有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应举证证明自己是所主张著作权的权利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争议的焦点在于,原告应该如何提供证据、证明到何种程度才算完成举证责任。有一种观点认为:原告首先必须举出证据证明自己是权利人,而且证据必须是充分的,否则不能就被告的行为是否侵权进行审理。对此,笔者认为,对此问题的理解首先应该了解著作权法对著作权权利归属的规定的本意,其次要注意结合著作权的特点。
  我国相关法律对著作权权利归属证明问题作了规定。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使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可以看出,法律对如何证明著作权人规定了几个规则:
  1.原告提交证据证明作品上署有其名的,即推定原告为著作权人,除非有相反证据推翻。对此规则的运用,还要注意以下三点:第一,上述具有推定效力的署名必须是正式的署名,对图书作品而言,正式的书名应该写在封面和版权页上,对其他作品,也应符合行业惯例和大众习惯,让人确信那是作者的署名;{1}第二,所署的名既可以是真名,也可以是笔名、假名、艺名等,但是对于后者,应该是根据笔名、假名、艺名等可以毫无疑问地确定作者的身份;第三,所谓作品,既包括作品的原件,也包括作品的复制件。
  2.原告提交了所主张著作权的作品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查证属实的,可以认定原告为著作权人;被告否认原告为著作权人的,应由被告举出相反的证据反驳。持有作品的底稿、原件本身,相当程度上可以表明持有人是作品的作者,因此能起到证明持有人是著作权人的作用。这里的“合法出版物”是指符合国家新闻出版的规定、有书号、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承认的出版物,对原告提供合法出版物作为享有权利的证据的,法院不得以原告未提供其取得著作权人授权的证据,直接否定其权利人的身份。关于著作权登记,我国法律规定的是自愿原则。《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国家版权局《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等都规定了有关作品登记事宜。根据这些规定,著作权登记证书可以作为认定著作权归属的初步证据。
  3.以署名的方式对权利人进行推定或者以上述证据对权利归属进行证明的,可以被逆转、被推翻。以署名的方式认定作者的身份毕竟是一种推定,在有相反证据足以证明署名人并非作者的情况下,这种推定可以被逆转。作品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等证据,不能查证属实,或者被告举出了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的,也可以推翻原告的主张。
  从法律规定以及上述分析,笔者认为,关于权利人认定的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是:权利人只要举出能证明自己是权利人的初步证据就达到了证明要求;对方对权利人提出异议的,应由对方举证证明;对方不能提供证据或者提供的证据不充分的,应当确认主张权利人享有权利。来自北大法宝
  为什么对著作权权利人的证明采用这样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主要是针对著作权的特点,为了解决举证上的困难。作品具有无形性、分散性的特点,作者对作品也无法实际占有。有些作品如摄影作品、口述作品、数字化作品,其创作过程一般不会伴随着相应的资料,因此要求主张权利的人应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是作者,客观上是相当困难的。即便如文字作品,其底稿、原件是创作的重要证据,但稍作追究,实际上是否所谓的底稿、原件是否就是客观的底稿、原件本身就是难以证明的,因此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所以要求原告必须充分证明自己是作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符合现实的。正是基于作品创作的这个特点,有关国际公约、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大都采用了作者身份推定制。《伯尔尼公约》第15条第1款“作者身份的推定”规定:受本公约保护的文学或艺术作品的作者,如果其姓名以通常方式出现在作品上,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被推定为作者,并有权在本联盟成员国提起侵权诉讼。即使作者采用化名署名,只要化名明确无误地表示其本人,也适用本款规定。《公约指南》在解释该款时,又进一步指出,如果被诉侵权的人想表明作者不是著作权人,他必须证明这一点。法国知识产权法典L.113-1条规定:如无相反证明,作品以其名义发表者为作者。德国等国家法律也有类似规定。如此规定创设了一种谁有权主张作品的著作权而提起诉讼的推定。这一推定源自著作权自动产生的特点,它一方面减轻了作者在行使著作权时对自己身份的举证责任,另一方面也为法官判定著作权人资格提供了依据;便于著作权的实际行使,{2}便于处理著作权纠纷。{3}在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总结审判经验,针对可能存在署名、著作权经常发生转让等实际,在《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使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中又规定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这样做是为了方便主持审判案件的法官,也减轻了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也正是在上述法律规定、司法解释的基础上,笔者认为,权利人只要举出能证明自己是权利人的初步证据就达到了证明要求,不应要求原告必须充分证明自己是作者。
  采取这样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也是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著作权应当受到尊重,即使在作者不明的情况下亦如此,这一思想贯穿在各国的著作权法中。德国著作权法第10条第2款规定:当作者没有按照第1款的规定署名时,就推定作品复制件上署名的编者有权行使作者的权利。当不存在编者时,就推定出版者取得了上述授权。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规定: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由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作者身份确定后,由作者或者其继承人行使著作权。伯尔尼公约第15条第3款也有类似规定。这些规定体现了一种思想:尽管作者必然不为人所知,但他的著作权仍然必须受到尊重,占有人或者出版者承担起确保这类作品受到尊重的义务。因此,出于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这一原则,司法实践中,法官不应对被控侵权物本身明显是盗版、假冒的事实视而不见,而反过来要求原告必须充分证明自己是权利人。这种做法是与法律本意相违背的。
  著作权侵权的证明。
  原告指控被告侵犯其著作权的,应举证证明被告实施了侵犯其著作权的行为。这是“谁主张,谁举证”的要求。
  构成著作权侵权的前提,必须是被告未经授权以复制、发行、表演、改编、展览等方式使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或者说,被控侵权作品复制了或来源于享有著作权的作品。
  “接触加实质性相似”是通过多年著作权保护实践总结出来的认定被控侵权作品复制了或来源于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被告构成著作权侵权的一个规则,为司法实务所普遍运用。认定被告使用了原告的作品的前提之一,必须是被告作品中有与原告作品相同的内容,被告作品与原告之间存在表达上的相同或者实质性相似。但仅此还是不够的,不能仅依被告作品中有与原告作品相同内容的事实就认定被告作品来自原告作品。因为,就相同部分,有可能属于创作巧合,也可能均来自公有领域或者第三方,等等。但是,在两者相同、相似的前提下,如果存在后者曾经接触过前者的事实,就能推定在后的作品来自于在前的作品,即基于被告曾接触原告的作品、而被告作品又与原告作品有实质性相似的事实,可以推定被告复制了原告的作品。
  根据这一规则,指控被告侵犯其著作权,原告应证明被告接触了原告的作品,被控侵权物与原告的作品有实质性相似。
  1.接触的证明。所谓接触,不限于以直接证据证明实际阅读,凡依社会通常情况,被告应有合理之机会或合理之可能性阅读或者听闻使用原告之著作,即足以构成接触。{4}对于接触,可以直接证据来证明,比如证明被告曾阅读过、见到过、购买过、收到过、被告曾在原告处工作等等方式接触过原告的作品;也可以间接证据予以证明,比如原告作品在被告作品之前已通过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等方式公之于众,原告之前已对其作品办理注册或者登记,而注册或者登记档案可供公众查阅,另外,被告不具有对被控侵权作品自行创作能力、被告以不平常速度完成作品创作等事实也可以作为证明被告接触原告作品的间接证据。下列情形下,也可以推定被告接触了原告的作品:被告的作品与原告的作品明显近似,足可合理排除被告独立创造的可能性;被告的作品中包含有与原告作品中相同的错误,而这些错误对作品毫无帮助;被告的作品中包含着与原告作品中相同的特点、风格或者技巧,而这些相同之处很难用偶然的巧合来解释。{5}
  被告是否接触过原告的作品,应由原告负举证责任。原告已举出直接证据或者间接证据证明被告实际接触或者有“合理的机会”或“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66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