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死者姓名的民法保护
【作者】 董炳和【作者单位】 烟台大学
【分类】 人身权【期刊年份】 1997年
【期号】 12【页码】 1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4832    
  在民法学界,对死者的姓名进行法律保护的必要性已为大家所认同,但在如何保护等具体问题上争论颇多。目前学术界关于死者姓名的保护问题的争论,往往只是着眼于民事权利能力和死者姓名所体现的法益等方面。依笔者之见,对死者姓名问题的讨论,必须从公民死亡前的姓名权出发,研究公民死亡对姓名权的影响,对公民死亡前后姓名所体现的各种利益进行分析,再考虑侵犯姓名权的行为在公民死亡前后的变化,以及与姓名有关的其他民事权利,方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一、公民死亡对其姓名权的影响
  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姓名权的客体就是姓名。对死者姓名的保护问题进行研究,必须从姓名开始。
  自然人作为权利义务的主体,既具有自然性,也具有社会性。从自然意义上来看,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不存在任何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所以,对自然意义的人的区别,可以通过人的自然属性中的特征予以辨认,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东西。但人又具有社会性。人的社会性表明,一个人每时每刻都在与他人发生着联系,必须将每一个人与其他人区别开来。由于社会成员的数量如此之大,需要借助外在的东西将每一个人特定化。这个外在的东西就是姓名。
  因此,姓名是将每一个人特定化的一种手段,一种符号。这种符号的作用和目的就是进行人身识别,将一个人同其他人区别开来。虽然由于重名现象的存在,姓名不能起到唯一确定的作用,但在日常生活中它却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方便的人身识别手段。
  姓名的原始作用就是进行人身识别,虽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姓名可能具有一定的财产价值,但此种财产价值不是由于姓名这个符号带来的,而是由这个符号所代表的特定的人带来的。
  所以,我们认为,作为姓名权的客体,姓名就是一个单纯的人身识别符号。这个人身识别符号既体现了个体的利益,也体现了社会的公共利益。在姓名中,个体利益是通过对姓名与特定主体之间的人身联系体现出来的,而公共利益,则是通过禁止故意混同这种联系以防止产生对社会成员的欺骗而体现出来的。民法上的姓名权,主要是为了保护姓名中所体现出来的个体利益,通过对个体利益的保护,间接地实现了姓名中所体现的公共利益。
  上述姓名的作用以及姓名权的目的,都是针对在世公民的姓名的。如果公民死亡[1]了,那么这一切会有什么变化呢?
  公民死亡,肉体归于消灭,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人身”了。由于肉体的消灭,一个人的主观认识能力丧失了。这一变化,在法律上引起严重的后果。
  第一,权利能力丧失。
  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的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终于死亡。死亡的事实使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终止。而民事权利能力又是民事主体资格的基础,丧失了权利能力,在一般情况下意味着丧失了民事主体资格,也就不能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因此,作为一个总的原则,公民的死亡使其权利能力终止,不能再取得和享有民事权利。
  第二,与人身有关利益消灭。
  公民的死亡导致人身的消亡。随着人身的消亡,依附于人身的利益也必然归于消灭。例如,对生命和健康所享有的任何利益都因死亡而不存在。这些利益的消灭使以这些利益为对象的权利无法存在。
  具体到姓名权而言,公民死亡所产生的后果之一就是该公民的姓名权消灭。因此,在法律上不存在死者的姓名权。我们这样主张,倒不是因为死者的民事权利能力的终止。以死者没有民事权利能力为由否认死者的权利,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正确的。我国著作权法对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规定足以说明问题。抛开死者的权利能力不论,我们认为,姓名权随公民死亡而消灭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公民死亡之后,其姓名虽然不会马上消失,但已丧失了其原有的意义和作用。姓名作为一种人身识别符号,在人身消灭之后,这种识别也就没有意义。因为被识别的对象已经不再存在了。当然,这并不是说死者与社会的全部关系都中断。公民死亡之后,其与社会的许多关系仍然存在。但是,由于其人身的不存在,凡属人身识别或者完全依附于人身的关系必然消灭。因此,姓名作为一种符号虽然存在,但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和作用,与姓名权保护的姓名的含义有了本质的不同。即使对死者姓名中的其他因素进行保护,也不再是保护姓名或者姓名权了。
  其二,公民死亡之后,其生前所享有的姓名权的基本内容无法实现。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因此,姓名权的基本内容有二:一是决定、使用和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利,二是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的权利。公民死亡之后,不可能再决定、使用或者改变自己的姓名,因此,对这些权利的干涉行为失去了意义。另外,盗用他人姓名、假冒他人姓名的行为可能存在,但已不能对死者造成损害。至于最高人民法院所规定的“盗用、假冒他人名义,以函、电等方式进行欺骗或者愚弄他人,并使其财产、名誉受到损害的,侵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里的受害人是被欺骗者或者受愚弄者,不是姓名所指向的那个人,因而与姓名或姓名权无关。所以,姓名权的基本内容在公民死亡之后是无法实现的,也就没有必要再为死者“保留”什么权利了。
  因此,公民死亡之后,其生前所享有的姓名权必然要归于消灭,不存在保护死者姓名权的问题了。
  二、姓名权与署名权
  在民法中,除了姓名权涉及姓名外,还有其他涉及姓名的,一是专利法所规定的发明人或设计人有在专利文件中写明自己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的权利,二是著作权法规定的署名权。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是著作权法所规定的作者的署名权。
  作者署名权是民法中一项特殊的权利,其特殊之处就在于署名权在作者死亡之后继续受到保护,是一种可以脱离权利主体而独立存在的权利。
  但是,署名权是一种与姓名权完全不同的权利。其不同之处主要表现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权利主体的资格不同。姓名权是任何人都享有的,不需要任何特殊的主体资格的要求;而署名权只有作者才享有,非作者不能享有署名权。因此,与其说署名权是一种人身权,倒不如说是一种身份权。
  二是客体不同。姓名权的客体是姓名,署名权的客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483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