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不可抗力与合同中的民事责任承担
【副标题】 兼与罗万里先生商榷【英文标题】 Civil Liability under Force Majesture
【作者】 谭启平龚军伟【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合同履行;不可抗力;民事责任;风险;免责规则
【英文关键词】 contract enforcing;force majesture;civil liability;risks;exception rule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3—0125—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3
【页码】 125
【摘要】

通过对不可抗力下不同合同履行情况进行个别分析,认为不可抗力下并非可以“一刀切”地免除所生的所有民事责任,可免除的责任仅限于违约金责任和违约损害赔偿责任;进一步分析不可抗力规则下双方利益状况,由此认为不可抗力免贵规则是合乎公平之原则,反之,若采按比例分配风险规则将导致不公。

【英文摘要】

It is proved that all the civil liability cannot be exempted thoroughly under force majesture by analyzing individual,situations.The exempted liability is only limited in the liquidated damages or breach of contract involving damages.Further study on the interest statuses of both parties under force majesture reveals that:the force majesture rule accords with fairness,on the contrary,the rule that is put forward by Mr Luo Wanli is bound to lead to unfaimes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21    
  
  

“不可抗力”根据《法学词典》解释即“不可抗拒的力量”,指人力所无法抗拒的强制力{1}。不可抗力的概念最初源于罗马法,当时的“不可抗力”除了现代意义的不可抗力事件外,还涵益了意外事故在内{2}。法学概念的日益特定化和精确化使罗马法的不可抗力分离出意外事故,并赋有了与不可抗力不同的法律意义。一般而言,意外事故并非一概的作为免责事由,而不可抗力在各国法律中基本上被确定为免责事由,并且是一项法定的免责事由{3}对于不可抗力的内涵界定,判例和学说存在着不同观点,主要有主观说、客观说和折衷说{3}。主观说强调事件发生的不可避免性。即当事人主观上尽了最大注意仍不能防止阻碍合同履行的事件发生;客观说强调事件是客观情况,即外在于人的行为,发生在当事人意志之外的事件;折衷说则棵和了主观说与客观说的主要观点,既认为事件是外在客观的,又要求当事人主观无过错。如我国《民法通则》定义不可抗力为“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即采取了折衷说观点。比较而言,折衷说更全面,更能说明不可抗力与免责之间的内在联系:一是事件发生的非人意志性,二是当事人没有过错。在这种界定下,不可抗力的外延包括某些自然现象(如地震、台风、洪水、海啸等)和某些社会现象(如战争等)。

由于理论上以及实践中不可抗力与意外事件往往十分接近但性质却迥异,因此许多学者也试图以通过区分不可抗力与意外事件,以求给不可抗力确定一个明晰的边界。例如有的学者提出意外事件是特定当事人不能预见和不能防止,而不可抗力则是一般人主观上不可预见和不可防止;意外事件的不可预见性是指特定的当事人尽到合理的注意而不可预见,而不可抗力则即使尽到高度的注意和谨慎也不可预见;意外事件虽具有不可预见性,但常常能够改变和克服,而不可抗力即使预见到也是不可避免和克服的,或者认为,意外事故是无法预料、无法防止的事件,与不可抗力有某种联系,由不可抗力间接引起的一些事件{3}。

理论上还有另外一种对不可抗力的界定,即与情事变更制度相对应的不可抗力制度,此处的“不可抗力”主要是指引起合同履行不能的客观情况,而非固定的某些事件。在大陆法系的理论中,这两个制度十分接近又严格区分,各自的适用范围并非从事件本身的性质来确定,而是根据事件引起的后果来区分:如果因遭受不可预见、不可避免、不可克服的事变致使合同无法履行的,适用不可抗力;因不可预见、不可归责的事变,使得维持合同原有效力将导致双方利益关系严重失衡的适用情事变更制度。从客观表现来看,二者所包含的范围具有相当大的重叠,情事变更事件除影响合同履行的社会经济形势的剧变之外,前述的天灾、罢工、政府干预等自然现象和社会异常现象也可能引起合同的情变。同一事件既可能引起情事变更,也可能引起不可抗力,其性质必须结合该事件对合同的影响程度来确定{4},我国1997年统一《合同法》未规定情事变更制度,因此若由上述如自然现象、社会异常现象等不可抗力事件引起的履行艰难或不实际或无意义时,似乎也一概地以不可抗力适用之。这将使不可抗力与免责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

下文将就不可抗力事件对合同的影响程度以及不同程度下的责任承担情况进行分析。

二、我国不可抗力与民事责任承担

我国《合同法》“违约责任”一章的第11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民法通则》更将不可抗力作为免除合同责任,包括违约责任在内的一切民事责任的事由,其第10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两条规定确立了不可抗力作为法定免责事由的法律地位。如上所述,我国并以“事件十对合同影响”两标准来界定不可抗力,因此不可抗力事件如多位学者所描述的将会引起合同的迟延履行、部分履行、全部不能履行、不适当履行、履行艰难或无意义等多种形态,在不同的形态下不可抗力所导致的免责各有不同,并且由于法律赋予违约方免责,则使合同双方当事人对违约造成的损害,也可称为“不可抗力风险”的分担与一般违约中的合同责任分担有所不同。下文分别阐述:

1.不可抗力导致迟延履行时的责任承担。

不可抗力导致合同必须迟延履行的情形,如因不可抗力发生交通中断,不可抗力导致的供水供电中断以致生产中断等,即不可抗力未导致合同标的物毁损,但标的物的按时运送、完工等在时间上有所延迟,暂时阻碍了合同的履行,障碍解除后受不可抗力方尚有能力履行合同,这时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对方仍要求履行,二是合同目的落空,对方要求解除合同,这里只讨论前一情况,后一情况在下文另作阐述。前一情况即迟延履行,这时受不可抗力方仍应履行合同,但由于迟延导致的违约责任,如违约金责任、损害赔偿责任,可以依据不可抗力免责规则予以免除。

北大法宝

金钱债务的当事人可否援用不可抗力免责条款,有的观点认为“金钱之债一般不适用不可抗力”{4}。类似的观点如“履行不能不包括金钱之债……”{5};笔者认为不可抗力固然不能导致金钱之债的履行不能即不可能免除金钱债务,但金钱之债仍可能因不可抗力引起迟延履行,如因不可抗力致使银行系统线路中断,因不可抗力导致金钱筹措困难等。这些情况下的迟延同样是因客观存在的不可预见、不可避免并克服的情况引发的,违约方没有主观过错,因此依法律对不可抗力的条件要求,违约方可以援用之获得免责。

2.不可抗力导致部分履行不能的责任承担。

由于不可抗力导致部分履行不能,主要指因不可抗力导致标的物部分丧失,并且不论该标的物是特定物或种类物,都将导致合同部分履行不能{5}。王利明教授认为如果不可抗力的发生导致合同部分不能履行,应由对方决定不履行一方是否履行合同。双方认为继续履行对其没有意义,则应当免除不履行一方的履行责任和违约责任。如果对方要求部分履行,则不履行一方应当继续履行其能够履行的部分{3}。据此,部分履行不能同样会引起合同目的落空或仍应继续履行两种不同结果。部分履行不能造成合同目的落空进而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双方的责任承担情况,下文专门阐述,在此只讨论合同仍有履行意义的情形。

若是双方均未履行之前面一方遭受不可抗力,则违约方可以只履行一部分,对未履行部分可以不再履行并不承担违约责任。被违约方也仅需履行相应部分的合同义务,对剩余部分合同义务,可以行使同时履行或先履行抗辩权拒绝履行;若是被违约方已先履行合同义务而后违约方才遭受不可抗力,则违约方仍只需履行可履行的部分,至于被违约方已履行的、违约方被免除履行责任相对应的那部分履行(一般是金钱或劳务),违约方对此未支付对价,因此没有保留这部分利益的权利,被违约方可以依据不当得利请求违约方返还。至于违约方可否依据不可抗力免责规则,免除其返还不当得利的义务,笔者认为是不可以的。首先,返还不当得利本身是一项义务,而非责任,其性质上并没有责难义务方的含义;其次,不可抗力免责是指因不可抗力而产生的一些责任,由于无可归责而免予承担,而不当得利之债却不是由不可抗力所引起的,而是衡量双方的现存利益,如果不返还则对一方过于有利,另一方过于不利,出于公平而负担于一方的义务,因此不可抗力免责规则不能在此处适用。

3.不可抗力引起不适当履行的责任承担。

因不可抗力如水灾、地震导致标的物质量出现瑕疵,或是加害给付,都引起不适当履行。不适当履行的违约责任包括采取补救措施、赔偿损失、支付违约金、解除合同{3},不可抗力是否可使全部责任得到免除不无疑问。笔者认为,不适当履行应类比部分履行处理,对于可继续履行或可采取补救措施的部分不得免责,对于无法补救或补救后仍存在的损失可免责。因不适当履行致合同解除的,其处理在下文一并阐述。

4.不可抗力导致合同全部不能履行及合同解除的责任承担。

合同全部不能履行,只能发生在标的物全部遭不可抗力而毁损灭失的情形下,此时合同目的必定无法实现,因此引起的法律后果是合同解除。由合同解除产生的责任承担与不可抗力的关系是本节讨论重点,由于不可抗力导致合同解除的事由还有迟延履行债务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或是部分不履行,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因此下文一并论述。

根据《合同法》第97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合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该条规定的“赔偿损失”究竟是什么损失在解决可否依不可抗力免责问题上至关重要。各国关于合同解除与损害赔偿之间的关系有不同的观点。法国民法认为,在债务人违约的情况下,损害赔偿已经成立,即使合同解除了,该损害赔偿仍然存在。德国民法认为合同解除场合不存在合同不履行的损害赔偿。瑞士债务关系法则考虑到非违约方的损害也需要适当赔偿,允许非违约方请求因合同解除所致损害赔偿,即所谓信赖利益的赔偿。我国《合同法》没有说明该损害赔偿范围究竟有哪些,学界则歧见纷呈,有的认为该损害赔偿包括无过错方所遭受的全部损失,有的认为该损害赔偿仅是债务不履行所生责任,还有的认为在许多情况下损害赔偿与合同解除是相互排斥的{3}。笔者认为第一种观点较为合理,合同的解除并非抛弃先前的对合同的救济,而是避免损害进一步扩大,因此合同解除时合同不履行而产生的责任包括违约金及损害赔偿。至于损害赔偿的程度存在两种标准:一是赔偿当事人因违约所失的期待利益,使其处于如同合同被履行一样的状态;一是赔偿当事人的信赖利益,使其恢复到合同订立前的状态。显然前者是违约中的损害赔偿,后者才是合同解除中的损害赔偿。因此,合同解除时违约方应赔偿的损害是对方的信赖利益损失。富勒在其名篇《合同损害赔偿的信赖利益》一文中称“信赖利益须解释为至少主要包括‘妨碍的收益’和‘造成的损失’”{6}。其中“妨碍.的收益”等同于丧失的机会利益,“造成的损失”则指为履行而投入的成本。

笔者认为不可抗力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法学词典·增订版(M).上海辞书出版社,1984.86.

{2}(意)彼德罗·彭梵得.黄风译.罗马法教科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3}王利明.违约责任论·修订版(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4}张照东.错位的“合同目的落空”(J).人大复印资料·台、港、澳及海外法学,2000,(7).

{5}王家福.民法债权(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1.

{6}(美)富勒.韩世远译.合同损害赔偿的信赖利益(A).北京:民商法论丛,7(C).法律出版社.

{7}傅静坤.二十世纪契约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97.

{8}罗万里.论不可抗力的风险分配与公平原则(J).河北法学,2001,(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