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侵占罪的财产关系
【英文标题】 Property Relationship in the Embezzling Crime
【作者】 张福德【作者单位】 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侵占罪;财产关系;代管物;遗忘物;埋藏物
【英文关键词】 embezzling crime;property relationship;administered things;forgotten things;buried thing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3—0035—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3
【页码】 35
【摘要】

具有特定性质的财产关系是侵占罪成立的前提条件。就代管物来讲,侵占行为发生时的财产关系是一种支配持有的关系,即代管物的物主以所有人身份对物具有支配控制力,行为人仅为达到某种目的或完成某种约定而持有该物。就遗忘物来讲,侵占行为发生时的财产关系是物主虽已将某物遗忘于特定场所,但能够恢复对该物的控制,行为人仅以拾得行为而持有该物。就埋藏物来讲,侵占行为发生时的财产关系是行为人以消极、无害的方式持有了他人的埋藏物。对物的财产关系的性质具有划分侵占罪罪与非罪的界限功能。

【英文摘要】

The property relationship is the premising constituent of the embezzling crime for its specific Character.For the administered things, its property relationship is of dominance and of possession upon embezzling, i.e.the owner of the administered,as a proprietor,has the right to dominate and control his things while the conductor holds it aiming at accomplishing a destination or a contract only.For the forgotten things,its Property relationship demonstrates that the owner can regain the control to his things though he has forgotten it left in a place while the conductor holds it only for his finding.For the buried things,its property relationship shows that the conductor holds it only by a negative or innocent means.The character of these things’property relationship enjoys the function in distinguishing crime from innoc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46    
  
  

从我国刑法对普通侵犯财产的罪种设定中可以看出,侵犯财产罪的犯罪过程,就是行为人以某种方式从事实上改变财产占有关系,从而对他人的财产权构成的一种严重侵害。侵犯财产行为的危害性不仅跟改变财产占有状态的方式有关,同样也跟行为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状态有关。对于抢劫罪来讲,改变财产占有状态的方式是暴力或威胁,而行为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状态是财物的所有人或占有人对物的直接控制、占有。在像抢劫罪一类的普通侵犯财产罪种里,法律无需界定行为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关系,因为他是非常明确的,而对于侵占罪,由于其自身的特殊性,界定财产占有关系却是一种必需。我国刑法规定侵占行为是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因此行为人必须具有保管他人财物的行为,这是侵占罪成立的前提条件{1}。在这里,侵占罪成立的前提条件,事实上就是侵占行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关系。因为侵占行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关系是侵占罪成立的前提,其影响着侵占罪的成立与否,在此,特有研究的必要。我国刑法规定侵占行为是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遗忘物、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根据侵占行为侵害的对象不同,侵占行为所改变的财产关系可以分为三类,即有关代管物的财产关系、遗忘物的财产关系、埋藏物的财产关系。

一、关于代管物的财产关系,

侵占代管物的行为所改变的财产占有关系的性质如何,我国大陆的刑法理论者少有论述。我国台湾地区学者陈朴生认为,侵占罪所持有他人之物,系为他人而持有之物,而不是占有他人之物,持有以不改变所有权为前提,而占有却有更改所有权的意思。因法律行为所为之给付,依其契约或其他法律行为之内容,其所有权已转移于相对人者,如买卖契约所支付之价金,依租赁契约所支付之租金,依消费借贷契约所交付之金钱或其他替代物,依承揽契约所支付之报酬等等,徒相对人负有为一定之给付之义务,并未履行,但该给付在相对人持有中,并非持有他人之物,自不生侵占之问题。反之给付人仍保有其所有权者,在相对人持有中,乃属持有他人之物,如持有人持有租赁物之类{2}。在这里,该观点认为相对人(行为人)只是持有了他人所有之物,并没有拥有对该物的所有权,其虽对该物实施着实事上的控制,但不能处分该物。给付人虽然将财物转移于持有人,但给付人所给付的只是物的持有,而不是物的所有权,给付人对于该财物并不是没有了任何联系,而是拥有以所有权人身份对该物的终极控制力。笔者认为该观点论及了侵占行为所改变的财产关系的本质。

具体来讲,对于侵占代管物的行为,人对代管物的财产关系实质是一种支配持有关系,其由两个关系构成,即支配关系和持有关系。支配关系是物之原所有人以物之原所有人身份对物的终极的支配,即其对该物具有最后的处分权,持有关系是行为人对物的事实上的控制。如甲将手提包交由乙保管,甲对手提包的财产关系是支配关系,乙对手提包的财产关系是持有关系。从本质属性上讲,支配关系是物之原所有人有意识地让渡物的部分控制占有权,而不是让渡所有权,其并没有完全放弃对物的控制的意思,在将来的某一时间还想完全控制占有该物,并且有恢复对物的控制占有的法律保障。持有关系是行为人对该物具有一定的控制权,但没有最终的处分权。就财产权利的转移来讲,支配持有关系是一种不转移所有权,只转移持有权的财产关系。代管物的支配持有关系作为侵占罪成立的前提条件之一,其意义是非常明显的,具有标定罪与非罪的界限功能。界定某一行为是否可能构成侵占罪,首先应判明行为人所改变的财产关系是否在本质上具有支配持有特性。

在现实生活中,有哪些财产关系具体表现为支配持有关系呢?

在我国刑法理论界,有的学者认为,“代为保管”主要是指基于委托、习惯而成立的委托、信任关系所拥有的对他人财物的管理与保存{3}。有的人认为“代为保管”应理解为基于委托合同关系,或者根据事实上的管理,以及习惯而成立的委托、信任关系所拥有的对他人财物的持有管理{4}。笔者认为,上述两种观点有一定的正确性质,虽指出了代为保管的成因,但并没有指出这种成因所反映的财产关系的本质。如进一步考察,能够反映支配持有关系本质的成因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通过法律的方式,如保管关系、租赁关系、承揽关系、质押关系等,另一类是通过事实的方式,如无因管理等。不管是通过法律的方式,还是通过事实的方式,最终所形成的财产关系必须是一种支配持有关系。下面就各种类型略述之。1.保管关系。在保管关系中,被保管人基于信任将保管物的占有暂时转移给保管人,保管人事实上占有了该保管物,但其对该物的控制是有限的,他只能为完成保管义务而控制该物,而不能随意处分该物,否则可能构成侵占罪。与保管关系类似的还有委托代购、委托代销等。2.租赁关系。在租赁关系中,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与承租人使用,也仅是暂时转移占有,承租人虽在事实上持有该物,也只是使用该物的前提,除此之外,不能随意处分该物。3.承揽关系。以定作人是否提供材料为标准可以把承揽关系分为两类。在定作人提供材料的情况下,定作人仅将材料的占有暂时转移于承揽人,并无转移所有权的意思,对该材料有最终的处分权,承揽人对该材料的控制也仅基于对承揽工作的完成,除此之外不能处分该材料,否则可构成侵占罪。在定作人不提供材料的情况下,定作人对定作物无从形成一定的控制力,承揽人可以随意处分定作物,此时承揽人承担的是民事责任而不是刑事责任,不能定为侵占罪。4.质押关系。在质押关系中,质权人占有债务人移交的动产,也仅仅是持有而已,不能随意处分质押物,否则有可能构成侵占罪。5.无因管理。无因管理是无法定或约定义务而为他人管理事务的行为,在无因管理关系中,管理人因管理事务所事实上占有的财物、孳息,都应交付本人,也不能随意处分这些财物、孳息,否则可能构成侵占罪。夫妻本是同林鸟

正是由于对进入刑法所保护范围的代管物所体现的财产关系本质的认识不清,导致理论上和实践中有些人把一些不具有支配持有关系的财物纳入了刑法保护对象的范围,使定罪产生错误。如有的学者认为非法占有不当得利之物或因无效的合同、可撤销的合同、不成立的合同而占有的他人之物等,都可构成侵占罪。笔者认为判断此类物品是否可成为侵占罪的对象,主要问题应涉及到是否能形成对财物的支配持有关系。有的学者认为,对于不当得利应当视为行为人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如行为人占有的财物是所有人基于错误而交付的货物、金钱等。这不仅是基于充分保护他人财物所有权的客观需要,而且不当得利人在不少情况下是基于一定的事实而占有他人的财物,完全可以为代管物所包容,这是不当得利可视为侵占罪对象的原因{5}。笔者认为这一观点有失详察。基于一定的事实而占有的不当得利之物与基于一定事实而占有的无因管理之物是不相同的,就管理的义务而言,无因管理是一种行为人主动为自己设置管理义务的行为,其所管理的物品,自然可看作为代管物;而有些不当得利是物之原所有人、占有人因错误而交付的货物、金钱等,行为人不必然产生管理该财物的义务,因此不能当然把不当得利之物视为代管物。就侵占行为着手之时的财物控制状态而言,无因管理之物处于被支配持有的状态,物之原所有人不想失去对该物的支配性控制和随时恢复对该物的支配控制处于持续状态;对于不当得利之物是基于错误而交付的,失去对该物的支配控制是物之原所有人自己的原因所致,且已失去对该物的实际控制,也不能随时恢复对该物的控制,如要恢复得依赖于行为人的行为,因此对于不当得利之物不能形成一种支配持有的财产关系,对占有不当得利之物拒不交还的不能构成侵占罪,只能依民事债权救济的方法,使物之原所有人的财产权获得保护。因无效的合同、可撤销的合同、不成立的合同而占有的他人之物,同样不能形成支配持有关系。因为财物已经交付的,按合同财物的所有权已经转移,给付人已将财物转移于相对人,给付人所给付的自然是物的所有权,而不是物的持有权,此时给付人已失去了以所有权人身份对该物的终极控制力。虽然其后因合同无效、不成立或合同可撤销,行为人已失去拥有这些财物合法所有权的基础,但在没有重新交还这些财物之前,行为人还是这些财物的实际占有者。行为人占有这些物品而拒不退还的基础是物之原所有人已失去对该物的持续控制,这与侵占代管物时物之原所有人持续地保持对代管物的终极控制是不同的,因此,此种情况下的行为人占有他人的财物拒不交还的,只能负民事上的责任,不能构成侵占罪。

二、关于遗忘物的财产关系

我国刑法对侵占代管物行为的前提条件有较为明确的规定,而对侵占遗忘物行为的前提条件没有加以规定。从刑法公正性角度讲,侵占代管物行为与侵占遗忘物行为的前提条件应具有相同或相似的性质,即行为人虽巳实际占有财物,但物之原所有人还有可能对该物加以控制,这样才不致于出现定罪与量刑的失衡。虽然刑法没有对侵占遗忘物的行为前提条件加以规定,但从遗忘物的定义中可以概括出这一前提条件的内容。所谓遗忘物是指所有人遗忘于某处而忘记带走的财物,所有人一般对财物丢失于何处,何时丢失能够很快回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苏惠渔.刑法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665.

{2}陈朴生.刑法各论(M).正中书局出版社,1978.328—331.

{3}何秉松.刑法教科书(M).中国法制出版社,1997.847.

{4}胡康生.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M).法律出版社,.1997.383.果然是京城土著

{5}赵秉志.等.疑难刑事问题司法对策(M).吉林人民出版社,1999.992.

{6}黄太云,滕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与适用指南(M).红旗出版社,1997.386.

{7}陈兴良.非法占有他人遗忘在特定场所之财物的定性(A).法学前沿(C).法律出版社,1997(第一辑).180.

{8}黄祥青.侵占罪若干适用问题探析(J).法学评论,2000,(4):12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