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关于日本《少年法》的若干问题
【作者】 (日)泽登俊雄 (曹韬摘译)【分类】 其他
【期刊年份】 1979年【期号】 6
【页码】 2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762    
  一、关于青少年违法行为的对策问题
  青少年违法行为是反映社会的一面镜子。青少年违法行为这种社会现象,在量和质上的变化,锐敏地反映着社会生活环境的变化。一般说来,由于青少年尚处于未成熟时期,所以特别容易接受环境的影响。若单就陷入违法行为的青少年而论,那就更加明显地反映出其幼稚阶段的特点。
  战后,欧美各国青少年犯罪人数急剧增长,直至恶性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我国作为一个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反倒比较安定。这是什么原因呢?这个问题,目前正在研究,尚未作出肯定性的结论。即使确实是由于青少年违法行为对策方面做了有益的工作,从而获得这样良好的结果,我们仍然不能忽视问题的严重性。仅从统计数字来看,情况就是很不乐观的。更何况数字只是表面现象,还必须透过数量看实质。看实质,也不能仅仅停留在说青少年违法行为病入膏肓,还应该进一步地充分研究情况发展的社会根源。
  那么,我国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主要社会根源是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从生活贫困型向享乐型的变化”。这就是说,现代的青少年违法行为,是“繁荣的产物”。他们认为,过度丰富的物质生活,反而给青少年精神上带来贫困。而这种精神上贫困,正是造成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主要原因。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从反社会型向非社会型的变化”。这就是说,最近的许多青少年违法行为,是由于对人生没有明确的目的,企图逃避各种社会压力,把自己封闭于自我的小天地之中,使之与外界隔绝。而这种所谓“前途无望”的精神状态和心理倾向,乃是产生大量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主要原因。这些违法行为,从表面上看,虽然都是一些比较轻微的盗窃和暴行,但却社会根源很深,很难处置。
  如果说现代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主要特征,就是如上所述,那么我们对于违法行为采取对策的前提,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显然必须是努力改善包括家庭、学校、工作岗位等所有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纠正对于青少年的整个社会教育体制的缺陷。
  社会教育体制的中心,仍然是学校。而在学校教育这块阵地上,许多教师们既要为争取达到考试的指标,对学生进行指导,又要对学生整个人格进行培养,同时又由于种种社会原因,使教师们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不定,进退维谷。多次进行教育行政改革,是不是解除了教师这种左右为难的苦恼了呢?没有。不但没有,反而日盆加重了这种苦恼。考试竞争的激化,是日本学历社会特殊的反映,但这种学历社会的结构,正在日趋巩固。教育阵地的这种悲观状况所造成的“前途无望”气氛,强烈地感染着儿童和学生。因而必须充分考虑造成这种“非社会型”一青少年违法行为的社会背景。归根到底,在对青少年违法行为研究对策的基础上,对国家教育行政,必须认真进行检查,批判其不良倾向,端正其应有的政治态度。
  如果说贯彻考试竞争的学习指导,是造成“前途无望”的原因,还不如说这种教育的结果,是由于“前途无望”所促成的。在这些“教育弃民”的身上,如果再被刑事司法给贴上“违法行为青少年”的标签,而且这样做又不违反正义的话,那么在另一方面,势必造成做父母的为了确保自己孩子在这个社会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并以此定为人生目标,而迫切希望学校进一步加强这种指导考试的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青少年不能充分满足双亲的热烈期望,那么就不能不受到家庭的“冶落”。而家庭教育不够,也是造成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从上面对有关青少年违法行为的原因所作的分析,虽然不能立即提出什么有效的对策,但是从这样一个全局的观点来看问题,研究每个具体对策的思想方法,我认为是重要的。因为我们都强烈地成觉到把陷于违法行为的青少年拉回到健康的道路上来,是整个社会应该承担的义务。
  二、关于《少年法》的作用问题
  既然青少年违法行为是由于社会教育制度的缺陷造成的,那么把陷于违法行为的青少年从违法行为中拯救出来,当然就不能不寄希望于社会的自然净化作用;既然把青少年从违法行为中挽救出来,是社会的责任,就应该筹划以健康培养陷于违法行为的青少年为目的的各种施政方针,作为国家福利政策的一个重要环节。但是,在另一方面,青少年的违法行为不但腐蚀着青少年本身,而且对全体市民的生活也是一种威胁。所以,国家应该把青少年的违法行为,提高到对市民生活的威胁和陷于违法行为的青少年将成为成年人犯罪预备军的高度来对待,按照预防犯罪的刑事政策的目的,筹划各种施政方针。就是说,对于陷于违法行为的青少年的处置,既要达到福利政策的目的,又要达到刑事政策的目的,使二者兼收成果。
  在陷入违法行为青少年处置问题上,明显地反映出具有这种双重目的性的基本结构的法律,就是《少年法》。但是,在一个法律上将这两种目的完满地融合在一起是非常困难的。例如,局限于传统性的刑事政策思想,国家对于违法行为中的犯罪行为有刑罚权。这是从犯罪青少年应该受刑罚制裁的前提作为出发点的。但是,由于在宣判刑罚的同时,给青少年贴上了犯罪的标签,从而在很多场合,反倒妨碍了对于青少年的健康培养。因此,作为《少年法》的一个原则,是尽量迥避刑罚,使保护处分及其他措施处于优先地位。所以,一般认为《少年法》的方针,是以福利政策的目的,处于优先地位的。但是,局限于一般预防乃至从注意社会威情这些方面来考虑问题,在贯彻上述《少年法》的方针时,又使人威到举棋不定,左右为难。提出调和刑罚与保护处分这样暧昧的概念,就是这种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处境的反映。然而,保护处分的绝对优先地位,终于还是被否定了。在什么样的场合判处刑罚呢?《少年法》第二十条规定了刑罚的要件,但这条规定的内容本身,也未必就是明确的(参照该条所规定的罪行性质及情况)。从这里产生了关于保护处分的要件问题,即需要保护的要件,要附以“符合保护性质的意见”。这就是说,即使从青少年本身来看,保护处分是适当的,但是还要考虑到被害人的感情和社会感情。如果认为给予刑事处分  是必要时, “不符合保护性质的意见”,就成为采取刑事处罚的理由。因此,这种附以“符合保护性质的意见”,被认为是牺牲福利政策,使刑事政策目的(主要是一般预防的目的)处于优先地位的意见。
  由此可见,当刑事政策的目的和福利政策的目的,在一个案件处理上不能统一,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762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