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关于未成年女子违法活动的犯罪学特征
【作者】 (苏)π·φ·巴格丹诺娃 (柯辉译)【分类】 犯罪学
【期刊年份】 1979年【期号】 6
【页码】 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763    
  苏联共产党廿五大决定,进一步完善制止犯罪活动的组织工作,并要求更充分地利用学术界建议,以便提高预防措施的效果。具体讲,此类建议的一种,就是从犯罪学上研究未成年女子的违法活动,并予以早期预防。[1]
  目前,对这个现实问题的研究越来越引起研究人员注意。因为,众所周知,女性特别是未成年少女的犯罪率,从一定程度上讲,是衡量全社会道德水平的标志。
  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道德危机和颓废表现为犯罪活动不断增长,其中也包括成年妇女和少女的危害性犯罪活动。例如在美国,从1966年到1977年期间,妇女的严重罪案增加了80%,而男子的刑事犯罪活动同期只增加了35%。[2]
  近来,从资产阶级社会少年犯罪活动中可以看出,出现了一种少女犯罪率增长超过男少年的稳定趋势。[3]
  少女的危害性犯罪活动增长得特别迅速。[4]比如在英国,1938——1964年期间,从14—17岁少女中间可以看到,犯罪率此同一年令组男少年增加了213.3%;[5]1938——1969年期间,男孩的严重罪案增加了2倍,女孩却增加了4倍多。[6]
  现在,少年男女违法活动的比例,美国为4:1,英国为8:1。但近些年来,如中φ·C·马赫夫指出的,出现了一种女少年违法活动剧增的趋向。[7]
  在我国,送交法庭判刑的全体少年犯中,女性所占比重不大,只占4—7%。[8]但她们的犯罪率高些。它在少年犯案件审理委员会和检查机构登记的少年中间占9—10%。[9]
  可是,经过研究证明,尽管犯罪少女为数不多,但恰恰是她们的违法活动给社会带来恶果而构成严重的社会危险。因此需要早期预防。
  少女犯罪活动本身就更不用说了,其恶劣行径造成的罪恶后果,会给违法男少年带来道德败坏的影响。
  犯罪学丛书早就提请注意,行为败坏的女少年往往就是构成性犯罪率升高的根源,具体讲,是构成强奸罪案增多的根源。为预防起见,这也是应当加以考虑的。
  少女破坏公众生活的行为使她们正常的智育发展和体格成长蒙受严重损害,有碍日后履行其做母亲和做儿童培育者的社会职能。过去违法的少女犯多半已补充到生活方式腐败并鄙视为母之道的那些母亲的行列。犯罪学丛书里常常谈到,母亲行为变坏与少年犯罪之间存在一种因果关系。很大一部分少年犯都是生活方式败坏的母亲教出来的。少年个性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做母亲的履行其教育职责的情况以及她们的道德面貌,因为做母亲的在历史上业已形成的不同的社会作用中对子女教育负主要责任。“母亲是天然的教育者。所以它对子女的影响很大。”[10]有鉴于此,必须加强对少女的道德教育,以便把她们培养成能尽贤妻良母义务的女子。
  要预防少女破坏公共生活的行动,使她们变好,困难重重,这跟她们的心理特征、犯罪性质以及犯罪原因的特殊性都有关系。因此对待违法少女需要采取特殊的预防手段。
  未成年女性破坏公共生活行为的社会学研究新近刚刚开始。[11]预防少女违法活动的方法在科学上尚未研究透彻,因而有碍预防方法推广,并可能对铲除此类违法活动的效果产生不良影响。
  列宁格勒举办的抽样调查研究证明,有些街区,违法少女在男女少年总数中的比重近几年有所提高。
  少年罪案审理委员会研究了少女行为的一切材料,证明就其性质而言,可分为以下几类:1)应当判刑的犯罪活动;2)道德败坏;3)其他,例如违反校纪,不老老实实干活,经常溜出家门,闲逛等等。
  在应当判刑的少女犯罪活动中间,最普遍的罪案是盗窃社会主义财产、偷窃私人财物和流氓行为。
  少女行为的大量材料都和道德败坏有关。比如,从少年犯案件审理委员会讨论过的道德败坏行为中可以看到,学令少女所占部分最大。
  研究工作表明,可把犯罪少女的个性特征勾划出来,使之成为研究制定最有效的预防性途径和方法并在实际工作中加以推广的基础。犯罪学丛书谈到性别对罪犯个性的影响时,往往不是着眼于他们的生物学特征,而是从社会条件出发,因为两性生物属性的成长要通过社会因素的中介,以致对男女成长起主要作用的恰恰是社会因素。[12]
  因此,只有研究了少女犯的一切社会属性和表现,研究了与社会对妇女提出的种种要求,以及与妇女在家庭、社会生活或生产中所起的特殊社会作用有关的成长条件和教育条件,才能获得有关少女犯个性的正确看法。
  要从犯罪学上研究违法少女的个性,最可取的方法是结构分析法,因为这种方法在研究个性时,从社会标志和道德心理标志的统一出发,并可把她们的特点勾划出来。
  本文作者所作的研究证明,在所研究的犯罪分子中间,14—16岁的少女是犯罪率较高的年令组。就这些少女的大多数而言,她们的教育水平和年令都不相适应。可作为这部分少女的特征的,通常是比普遍学校的同令少女低一、二年级。教育水平低,从发展仁爱特性以及形成精神需要和社会效益方面讲来,无疑不利于少女个性在道德心理上的成长。
  我们研究过的材料表明,全体犯罪少女中间,占最大比重的是职业技术学校和普通学校的女学生。而引起人们注视的是,缀学和未参加工作的少女所占比重很大,超过没有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76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