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日本近代刑罚概要
【作者】 日本律师联合会编【分类】 刑法总则
【文献标识码】 外法学期刊年份=1979期刊号=4 总第5期页码=8标题=日本近代刑罚概要英文标题=副标题=
【期刊年份】 1979年【期号】 4
【页码】 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777    
  一、刑罚的近代化
  日本代替身体刑、流放刑,而以自由刑作为刑罚的中心,是在明治初年制定暂行刑律、惩役法等,才开始的。自由刑作为刑罚中心地位的历史,在日本国外也并不是太早。一般地说,在中世纪的欧洲,是以死刑或者割掉手、耳等身体刑为主的,自由刑则是次要的。
  欧洲近代的自由刑,是从1557年布赖顿建设的惩役监以及在其影响下,于1596年开始建设的阿姆斯特丹的惩役监,才开始的。以后到十七世纪前半叶,在欧洲的各城市,才逐渐建设起同一类型的监狱。与此相应地,许多审判官宣告以自由刑代替旧的刑罚,终于使自由刑成为刑罚制度的中心。并且在法国革命后的刑法中,明确规定了废除身体刑和流放刑,只保留了死刑。
  当初的阿姆斯特丹惩役监和布赖顿惩役监,之所以被称为近代自由刑发祥地,是因为它计划通过“劳动教养,改造犯人。”在这一点上,已引进了特别予防的思想。的确,这些措施,明显地反映了刑罚近代化的开端。
  由于它是一种以自由刑作为刑罚制度的中心,以此代替过去的身体刑和流放刑等残酷刑罚,所以说它是刑罚人道化的第一步,评价它是刑罚近代化的开端。所谓刑罚的近代化,可以说是将人权思想确定为制度的过程。在将人权思想确定为制度的过程中,首先,最为重要的是废除残酷刑罚,使刑罚人道化,维护国民人权,防止对受刑者滥用国家刑罚权。因此,将具有“劳动教养,改造犯人”的特别予防思想作为刑罚近代化的目标,很难说是妥当的。因为刑罚近代化不外是尊重受刑者的人权和刑罚的方式人道化。具体地说,它是以自由刑为中心,代替生命刑、身体刑、流放刑、家族刑等等残酷的刑罚。在执行自由刑时,一方面要保障受刑者的人权,另一方面,在执行自由刑的同时,要取消恶劣的拘役。进而使拘役本身走上缓和的途径。从这样的观点出发,回顾日本的近代刑罚,研究执行监狱法,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二、江户幕府的刑罚
  (一)刑罚体系
  江户幕府的刑罚体系,原来基本上是处理武士的刑罚,后来由于德川的八代将军吉宗,加以修改和补充,乃成为处理庶民的刑罚体系。吉宗“修改刑法”的要点,是废除连坐,限制流放刑,采用墨刑和笞刑,扩大财产刑。这些改革集大成于《御定书百条》,直至1868年制定暂行刑律(同年10月30日行政官916号布告),它成为处理庶民的刑罚法规被确认下来。
  《御定书百条》所规定的处理庶民的刑罚,大体分为:死刑、流放刑、奴隶刑、肉刑、自由刑、劳役刑、财产刑等七种刑罚。其中死刑,分为:斩首、腰斩、枭首、磔刑、火罪(火烤)、锯刑。流放刑则分为:远岛流放、重流放、中流放、轻流放以及驱逐出江户十里四方、驱逐出江户、驱逐出住所、驱逐出衙门等等。
  这些刑罚主要是处理有固定住所庶民的。但是吉宗治世也从当时已经开始出现“无住所”的庶民出发(由于贫穷等原因,造成的脱离村落共同体的游民),在以后幕府的刑事政策中,竟然使处理“无住所”庶民的政策,占了重要地位。
  1790年,出现的苦力收容所制度,就是对于无罪的“无住所”的庶民,一种限制制度。制定这种制度的目的,是为了给予“无住所”的庶民“就业更生”而采取的一种行政性的保安处分。显而易见,在江户幕府的刑罚体系中,生命刑、身体刑、流放刑等,仍占主要地位,而自由刑则不起多大作用。以自由刑为中心,是在明治以后的事情。
  (二)牢房
  江户的牢房,庆长年间迁于小传马町,明治维新后的明治政府,将它继承下来,一直沿用到1875年9月。牢房的原则,杂居、拘役。它所收容的人员,是正在进行刑事审讯过程中的被调查者。在审讯时,对于被调查者加以拷问。可见,牢房主要起着对于未决犯拘留所的作用。此外,牢房还起着对于宣告有罪的犯人,直至执行流放时为止的拘留所作用。此外,它还关押因为过失和怠慢等轻微罪行而被罚款的犯人。由此可见,在大多数场合,牢房是作为对于未决嫌疑者和被告人拘留的场所而存在的。幕府公开承认,没有极端暴虐的牢房头目,是不能进行统治的。据说:“在江户没有没进过牢房的男人,当然更没有没见过牢房的男人”。牢房就是“人间地狱”。
  日本牢房,是施加酷刑拷问的场所。在有罪推定思想支配下,将相当多的嫌疑者和被告人,关押在恶劣生活条件的牢房,施加酷刑,进行拷问,以便逼迫招供。尽管明治以来,日本刑罚已近代化,但是搜查的警宪,仍然利用警察设施,作为代用监狱,统治着嫌疑者和被告人的全部生活。显而易见,只要残存着代用监狱,进行拷问,强迫招供等等侵犯人权的勾当,就必然发生。所以代用监狱是侵犯人权的温床。
  (三)苦力收容所
  如上所述,早期的苦力收容所是一种行政性的保安处分。它的直接目的,是肃清充满江户的“无住所”的劳动人民,以便使“无住所”的劳动人民,在江卢重新定居下来。但是,自1820年收容被宣告判处驱逐出江户以上流放刑者以来,它开始变成执行自由刑的场所。1841年由于水野忠邦进行天保改革,对于苦力的劳动,更加繁重,以致使苦力遭受刑罚性的痛苦。例如在增加劳动收益的名义下,采取“绞油”等重体力劳动。其结果,收容所不仅具有保安处分的性质,而且增添了色彩浓重的惩罚监狱的性质。
  是否可以将这种具有牛保安处分性质和牛惩罚监狱性质的设施——苦力收容所,评价为日本“近代化”刑罚的发展呢?首先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近代化”刑罚的标准问题。在刑罚方面来说,近代化刑罚要求体现人权思想和人道主义。所以对于上面所说的阿姆斯特丹惩役监的评价,同样都存在着疑问。因为人权保障,不以废除残酷刑罚作为前提,那是不能成立的,这是一个不可动摇的原则。所以进行所谓自上而下的行政保安处分,着重进行“感化教育”就可以评价为近代化刑罚,那是困难的。
  三、明治维新制定监狱规章时期
  明治维新以后直至1908年公布监狱法为止,是日本刑罚制度的过渡时期。在这个时期里,可以分为:(一)1872年以前——暂行刑律、新律纲领时期;(二)1872年制定监狱规章时期;(三)1882年修改监狱规章时期;(四)1899年修改监狱规章时期。
  (一)1872年以前——暂行刑律、新律纲领时期。
  这一时期,是废除江户时代惨酷刑罚和流放刑的时期。它是日本刑罚制度走向自由刑和劳役刑为中心的过渡时期。它在日本刑罚史上,由于采取了如下的一些措施,可以称做刑罚人道化的时期。
  根据1868年10月30日公布的行政官916号布告,新政府刑事政策的根本方针,主要内容是大力限制磔刑,废除火刑和流放刑,变更流放刑地点等等。同时,也规定了新政府《暂行刑律》的宗旨:“直到目前所发生的事件”,旧幕府处理公事的《御定书百条》,仍然有效。
  继而在1870年3月20日,日本政府采取明、清律,制定了新律纲领。新律纲领规定的刑罚为笞、杖、徒、流等五种刑罚,共20等级。作为被判处徒刑者的囚禁场所——苦力收容所,改称为徒场,实行强制劳动。
  在新律纲领公布前后,采取了彻底地宽刑主义,逐渐废除了游街、日晒、锯刑、枭首、没收土地和财产、流、刺墨等等残酷刑罚。凡被判处流放刑者,发配到北海道,存在实际困难,可以改判徒刑。另外,江卢时代的笞刑仍然保存下来,直到1873年4月制定了惩役法,才被废除。这样,日本的刑罚,才形成以劳役刑、自由刑为中心的刑罚体系。
  虽然废除江卢时代的身体刑、流放刑,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已走向刑罚的人道化。但是,生命刑还保留了死刑,而且在自由刑执行过程中,受刑者的人权,还远远未能得到保障。在执行自由刑时,经常出现种种侵犯法律规定的犯人应该享受的权利。
  在明治初期,徒场的戒护办法,仍然采取牢头制度。牢头是非常残暴的,他们掌握戒护徒场大权,对于越狱逃跑者,采取了极其残暴的制裁手段,而且使用的戒具,仍然是幕府以来的手拷、脚钌、足枷等等。
  (二)制定监狱规章时期
  (1)1872年11月颁布了小原重哉起草的监狱规章以及建筑监狱的图纸。小原起草的监狱规章是参观了香港、新加坡的监狱,学习了英国的监狱制度后制定的。日本的自出刑,虽然首先从西方学习的,但是它并不是来源于启蒙思想的人权思想,而是欧洲式的石头、砖墙,庞大的监狱建筑。显而易见,这是从外形上模仿欧洲的刑罚。
  监狱规章的基本精神,不是启蒙主义的人权思想,正如序言所说:“监狱须以仁爱之心爱人,非以残暴施于人;惩戒于人,并非使人成为痛苦者。”可见,新律纲领的宽刑主义,是来源于儒教仁爱思想的。
  根据小原建筑监狱的图纸,虽然想要立即建筑欧洲式的石头、砖墙,庞大的监狱,但是由于遭到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7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