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资产阶级专利制度的起源和阶级实质
【作者】 (苏)E·A·鲍加台赫、B·N·列夫钦科 (段瑞林译)
【分类】 专利法【期刊年份】 1979年
【期号】 6【页码】 4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771    
  (一)专利法的产生和发展
  专利法作为资产阶级法律的一个部门,是件随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产生而产生,并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而最后形成的。具有阶级内容的专利法是调整有关创造和使用发明的各种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合。
  发明作为一个技术范畴,在资本主义以前的时代就己经存在了,因为发明的创造是人们力图从自然界获取更多物质财富的意顾所制约的必然过程。然而,在资本主义以前的时期,发明是罕见的现象,技术在生产力中不占显著地位;贸易关系的不发达也促进不了新技术的创造和推广。因此,对于与发明的创造和采用相联系的各种关系也没有实行法律调整的必要。尽管如此,专利制度的某些因素在资本主义以前就产生了,这是由于在封建社会内部产生了一个新的阶级——资产阶级这一事实所决定的。就在那时,资产阶级在一些个别场合已经使其使用发明的独占权得到承认。这些权利的取得是以君主随意酌定授予商人和工厂主的特权的形式出现的。对发明的封建特权是保护发明的最初法律形式之一,是现代专利权的雏形。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条件下,新技术成为最有效的竞争手段之一。新技术的采用能够使资本主义企业降低产品的成本,提高其质量,从而取得不掌握新技术成果的竞争对手所得不到的额外利润。但是,先用者的优势只能持续到发明成为各竞争公司的财产之前。因此,企业主力图使其利用发明的垄断权得到确认,那怕在有限的期限内也好。专利就给予此种权利,它授予其持有者禁止其他一切人在一定期限内使用发明之权。美国第一个专利法规定:“政府授予在十七年期限内不准他人使用或销售该发明之权”。
  创造和采用新技术方案,通常要求大笔投资,而且冒着收不回投资的全部风险。专利在法律上确认其所有人占有新技术手段的优先权并延续其使用效率,从而能抵敷创造和掌握新技术所必需的开支,而且能取得利润。
  因此,资产阶级国家对涉及利用发明的各种关系的调整给予很大注意,那是十分自然的了。当资产阶级取得了政权并确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后,在所有的国家都马上施行了专利法。资产阶级通过了专利法,将其作为资产阶级民主的一块基石,从而宣告了发明者的权利。例如,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就曾宣布,作者和发明者的权利是“公民和人的不可剥夺的权利”。法国于1791年1月7日通过了第一个专利法。
  美国宪法授权国会“授予作者和发明人在一定期限内对其发现和作品的独占权”。从而奠定了国家专利制度的基础。美国第一个专利法是在1790年通过的。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其他国家也陆续施行了专利法。例如,在西班牙于1820年颁布了第一个专利法,而在俄国——于1870年,在德国——于1877年。
  英国于1623年通过了《垄断法规》,人们常常把它称为第一部专利法。毫无疑问,这个法规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最重要的成就之一。但是,《垄断法规》没有确立发给专利证书这一具有约束力的原则,也就是说,既使发明符合法律所规定的一切条件,也不授予发明人以要求享有垄断的权利。发给专利证书仍旧决定于君主的意志,即专利与封建特权没有本质的区别。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和完善,资产阶级的专利制度也不断改变。例如,在专利法形成时期,那时发明还是个别现象,专利发给的也不多,各国都实行专利呈报制度,即对专利申请材料不予审查。科学和技术不断发展,与此同时,发明的数量逐渐增多,这样,专利申请案也日渐增加。因为申请案的内容是不予审查的,所以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取得专种权,而且,其中有许多是不提供任何科学技术价值的。这种情况引起企业主的不满,他们耽心,专利垄断数量的增加,可能导致对自由竞争的限制。于是,对发明内容的新颖性进行审查,作为缩减专利数量的措施之一。各资本主义国家相继转入审查制:美国于1836年实行审查制,德国在1877年、英国在1905年实行审查制。到二十世纪初,大多数工业发达国家都实行了审查制度。
  发明的专利性能这个概念几经变化。如果说起初对任何一项在工业上有用的技术手段都给予专利的话,那么,到十九世纪中叶,对发明取得专利的标准就开始威到不够了,于是,在许多国家,首先是在美国提出另一项要求——发明的创造性。现在,在所有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这个标准成为发明能够获准专利的必不可少的因素,但其内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发明人创造活动的新课题层出无穷。
  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使发明的创造过程和发明活动的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二十世纪前,大多数发明是由所谓“个体发明人”和“单干手工业者”作出的,而且,他们往往既无设备,又无机构。可是,在现代,要作成发明,就要求昂责的技术投资,一个发明人的努力通常是不够的,因而,新技术方案产生于整个集体创造性劳动的结晶。资本主义世界里大多数发明是由科学研究机构、企业创造出来的,作者则是它们的雇员。因此,在现代专利法中都列入了确定职务发明的概念和地位的规范,用以调整作者与雇主之间的关系。在一些国家这些规范专门划为单行法。
  关于外国申请人的权利方面的专利立法也是经过变化的。第一批专利法或者根本不给外国发明人以保护,或者规定一些限制。例如,1836年为在美国取得专利美国人须缴纳三十美元,除英国人以外的外国人须缴纳三百美元,而英国人则须缴五百美元。最初由于国际贸易不发达,对企业主来说还过得去。到十九世纪中叶情况就改变了。对销售市场的争夺,无情的竞争,垄断组织的出现——这一切迫使资本家在国外市场上到处寻找产品的销路,而任何一种形式的贸易限制,都不如专利那样能够提供对市场的有效控制。资本主义国家为保护大企业主的利盆一个接着一个地开始向外国人提供专利权。工业上先进的国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本国资本家在国外的高额利润;经济落后的国家则是为了吸引先进的外国技术以发展民族工业。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科学技术革命的条件下,世界专利制度经受了一次巨大的变革。多数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制定了新的专利法,或者对现行法律作了重大修改。荷兰于1963年制定了新专利法,斯堪的纳维亚各国于1967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于1967年和1976年、法国于1968年、印度和日本于1970年、英国于1977年,都相继重定了专利法。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国对专利法规范作了重大修改。
  以殖民主义国家及其他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立法为范本建立起来的发展中国家的专利法,目前也都以新的更能适应民族经济利益的专利法所取代。1966年阿尔及利亚通过了新的专利法,1969年至1971年巴西彻底改革了专利法,1970年印度、秘鲁、尼日利亚、伊拉克通过了新专利法。1971年委内瑞拉、哥伦比亚,1976年墨西哥也通过了新专利法。阿根廷、叙利亚及其他国家对专利法都作了重大修改。
  更新专利法的过程还没有结束。许多国家(美国、联合王国、加拿大)正在讨论专利法草案,可能近期就会通过。
  更新专利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现代世界科学技术的革命及由此而来的发明数量的激增和发明活动新课题的纷纷出现。国际科技合作和对外贸易、特别是工业品的对外贸易的扩大成为调整授予专利的专利法律规范发生重大变化的另一个前提。
  发明源源而来,技术日趋复杂,竞争残酷无情,在这种条件下专利主管部门通常所采用的审查制度(呈报制和审查制)显得无能为力了。主管部门已负担不起自己的任务——及时发给合乎法律要求的专利,从而不能满足垄断资本的需要。必须使申请案的审查和发给专利的程序从根本上现代化。
  某些国家找到了出路,转入实行延迟审查制度。这种制度使专利主管部门从审查大量无望取得专利的申请案的工作中摆脱出来,从而大大缩减了工作量。在美国、加拿大、瑞典和其他一些国家整顿和强化了专利主管部门中申请案通过的程序。譬如,在美国于1962年实行了审查申请案的所请“紧凑”程序,结果缩短了发明的审查期限。许多专利主管部门大大提高了发明审查税和专利证书税。
  同时,各国工业界和科学界在发明的新颖性审查方面主要寄希望于国际合作,认为这是彻底解决减轻专利当局负担、及时发给完全合格的专利的唯一途径。
  由于科学技术革命,化学、电子学和自动化技术领域发明的数量和意义迅速增长;在生物学方面的知识扩大了,人更积极地掌握了合理地影响生物机体的方式;微生物过程和机体获得工业上的意义;技术手段除了其传统的作用——代替膂力和扩大人的实际活动能力——外开始执行智力性质的业务。所有这些现象应当在专利法中得到反映。所以,进一步扩大发明的专利保护范围是专利立法改革的另一趋势。
  欧洲、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许多国家的经济整体化,对专利立法的变革也发生了重大影响。经济整体化的结果使得各国专利法趋于接近,甚至在个别区域通过一个立法(非洲马达加斯加诸国)或统一立法(斯堪的纳维亚诸国)。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国家对国家经济生活的积极干涉,对新专利法的内容也有一定的影响。新专利法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资产阶级国家在取得专利权和利用已取得专利的发明方面所享有的权利。
  如所周知,在科学技术革命条件下,科学变成直接的乖土会生产力。现在,发明创造工作被看作一个特殊生产部门,而且与其他部门相比在投资额和投资增长速度方面占第一位。资本主义公司的竞争地位决定于产品的质量和成本,而后者又全靠科学研究工作的规模和效率。例如,意大利的庞然大物《蒙泰基逊》公司被《埃特·那茨欧那勒·伊得罗迦尔布里》和《伊斯迪都特·派尔·拉·列柯斯特鲁茨奥涅·伊都斯特利阿列》(“埃尼”和“伊利”)两个国家企业所吞食的原因之一就是它没有足够重视科学研究工作。
  随着在生产上采用科技创造成果的规模不断扩大,专利作为巩固资本家件随利用新技术而来的优势的手段作用也在不断增长。例如,日本《索尼》公司的金融经济地位得到迅速加强和巩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积极开展专利许可业务。该公司获得第136997号《声波高频混合方法》专利是它成功的第一步,达成为它后来取得许多成就的前提。
  因此,资本主义的专利是资本家为了在竞争中夺取市场上的优势地位、获取超额利润而利用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法律工具。
  专利垄断同任何垄断一样对经济起着阻碍作用。垄断化在一定时间内妨碍新技术手段的推广和在生产中迅速而广泛的采取。与此同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以专利为手段垄断市场和获得额外利润的前景对发明活动的开展,从而对整个科学技术进步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专利垄断性质本身推动着科学技术工作加速发展和寻找能绕开“别人的”专利的新技术方案。结果是解决同一个技术任务的各种新方法创造出来,运用已知手段的新领域被发掘出来等等。
  在评价专利制度的意义时,不应当忘记,只是在资本家觉得有利可图时,它才能促进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因为法律在任何一个社会经济形态下总是首先为统治阶级的利盆服务的,专利法自然也不例外。当整个社会利益不符合资本家的利盆时,专利法同任何其他资产阶级法律一样,保护着资本家的利盆。
  (二)资产阶级的专利法理论
  为了替个人垄断科技成果及资本家对科研人员和发明人的劳动成果实行私人占有和剥创进行辩解并寻找理论根据,产生了为数众多,形形色色的理论。我们仅研究其中有实际意义的一些理论,因为它们反映在现行立法中并被司法实践所接受。然而,仍具有意义的一些旧学说逐渐适应了现代的要求并经过改头换面之后仍在起着作用。
  十八世纪末,在专利法产生的时期,占统治地位的是自然法学派和工业产权理论。这些理论为美国和法国第一批专利法奠定了基础。
  根据自然法学派理沦,发明人的权利是人和公民不可剥夺的自然的仅利,是其精神创作的结果。它不依国家政权是否承认为转移而独立存在,国家政权仅仅是保障这种权利,保护它免受第三者的侵害。授予专利权,照这个理论支持者的看法,只不过是确认发明人已有的由创造行为所决定的自然权利而巳。
  工业产权理论把发明人对其精神创造成果的权利与对物的所有权等量齐观。该理论的卫护者的推论如下:人的劳动创造物质财富。劳动成果,不管是物质成果还是精神成果,是人(其创造者)的财产。发明出现于世界上,只能归功于其创造者的活动,因此,创造者作为所有人有随意处置产物之权:公布于世或者保守秘密,利用或者拒绝利用,甚至将其消灭。不经发明作者同意谁也无权使用发明,或者完成某种妨碍发明人使用发明的行为。所有第三者对所有权的客体都承担此种义务。发明人作为所有人的权利这一观点在理论上的阐述清楚地表现在第一部法国专利法的序言中: “国民议会认为,任何一个新的构思,当将其公布和实施对社会有益时,属于其创造人,并且,如果不将新的工业上发明看作是其创作人的财产,那将是对人权的一种限制”。
  工业产权论对上一世纪专利法的形成和发展起了显著作用。现在它仍有很大意义,是确认专利权所有人的权能,惩罚侵犯专利权行为等的专利法规范的理论基础。就在目前,专利权仍然被看作是与物质客体相并列的一种非物质客体。这个理论把发明权、商标权和外观设计权等叫作《工业产权》,这个名称在立法、实践和法律文献中已广为采用。
  柯列尔的非物质论对德国法系专利法的形成和发展给予很大影响。该理论在上个世纪后二十五年很流行。它以自然法学派理沦和工业产权论的基本原则为出发点,并对它们作了发展和补充。它的内容如下:一个人创造了这样或那样的发明,就如同将他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贯注其中,因此,第三者对发明的任何侵害应被视为对创造者人身权利的侵害。
  专利法所授予的权利只不过是发明人对其创造物实行实际占有的一种反映。对发明的所有权,如同任阿所有权一样,是一种天然的所有权。发明权和作者权,与所有权一样,是一种绝对的权利,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列入这些权利客体的还有消费物品,这些物品是可以转让的。同时,非物质论,顾名思意,强调发明人劳动成果的理想性,并由此引伸出所有人门勺权利和发明人的权利之间的区别。发明人的权利与所有人的权利的区别在于财产权和人身权的组合。发明人财产权的主要内容是对构想的专用权;发明人的人身权首先意味着作者权。
  柯列尔的非物质论比自然法学派和工业产权论前进了一步。它更正确地反映了发明人权利的性质(由财产权和人身权组成),强调指出发明人权利与所有人权利的区别,并将调整与创造和使有发明有关的各种关系的规范划分为民法的一个特殊部分。
  著名比利时法学家彼卡尔德提出的知识权利论强调发明人权利的独特性。根据这个理论,对文学、艺术和发明创造成果的权利产生于其创造事实本身,并不是法律关系的产物。著名的罗马分类法将民法关系分为物法关系,债法关系和人身关系。知识权利是一个特殊的范畴,不能按上述分类法归类。在彼卡尔德看来,对发明、工业品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商标以及厂商名称等等的所有权组成特殊的《知识产权》,而且,知识产权与对物的所有权有本质的区别。例如,它有时间上的限制,而所肓权原则上是永久性的,随着物的产生而产生,随着物的消灭而终止。对一定对象的所有权在一定时刻只能属对一个人(或一组人——共同所有权),而知识成果的使用权同时可能属于数量无限的人,因为允许无限制的复制。
  知识产权这个概念现在已被广泛使用,这尤其表现在从事发明、科学、文学和艺术领域的作者权问题的国际组织所取的名称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到目前为止所谓专利契约论曾起过并正在起着更大的实际作用,它对专利法各种制度的内容给予重大影响。
  专利契约论产生于自然法学派和工业产权论,并对它们作了进一步发展。这特别涉及到以专利契约沦为基础的柯列尔的非物质论。契约论的本质归结为以下各点:思想是发明人的产权,但是发明人单纯占有思想对他是不够的,他需要有利用它的可能性。可是思想不是物,一旦将它揭示,不同的人均可独立地利用它。为做到只有发明人一人能利用他的思想,他应获得禁止其他一切人利用其思想的权利。为此他与社会签订契约,根据该契约,他有义务揭开自己的秘密,并作为交换而取得独占使用权。由此可见,根据契约论专利是国家为代表的社会与发明人之间签订的一种特殊形式的契约,根据该契约,因发明人公开其发明的实质而授予他在一定期限内利用其发明的专有权。这个契约对双方都是有利的。对发明的垄断给发明人以很大的好处,特别是假如发明是重大的而且用卢需要,这不仅使创造发明时所花费的开支得到补偿,而且还能得到利润。秘密实施发明带有很大的复杂性,有时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社会得到的利益是新的知识,它丰富了科学和技术,是它们继续向前发展的先决条件。专利有效期限届满之后发明就成为社会财富井可以自由使用。假如没有专利垄断,发明人将不得不保守发明秘密,社会通往新知识的道路将被阻挡,于是将会有一种危险:发明人将其机密带入坟墓,而社会也将一无所得。
  契约论表现在许多国家的专利法中。例如,关于在专利说明书中要求公开发明实质的那些规定,就是以该理论为基础的。的确如此,如果专利是因发明人与社会分享共思想而发给,那么对思想的说明就应当十分清楚和完整,以使该知识领域的任何一名专家不需作者的帮助或者补充发明就能理解、分析以及在实践中再现该思想。在许多国家(法国、比利时及其它国家)以契约论解释下述规定:有权取得专利权的不是发明人,而是任何第一个提出专利权申请的人。如果专利是因揭开一个新思想而不是因创造一个新思想而授予,那么,谁与社会分享该思想,的确都是一样的。谁首先报知技术上的新东西,谁就得到利用它的垄断权。1967年以前法国立法甚至不给予发明人以向申请人或专利权持有人提出无作者权的事诉权。
  因此,根据契约论的主张,专利是为发明人所付出的劳动而给予他们的一种奖偿,以鼓励有创造天才之士去从事艰难的、充满着各种偶然和险阻的创造技术上新发明的工作。
  专利契约论的弊病在于纯法律上的错误,它甚至在形式上都不能使发明权的独占性自圆其说。现在发明人的身份完全溶合在资本主义公司科学技术实验室集体里。如上所述,大多数发明是在企业创造的,并且不是由发明人而是由创造该发明的那个公司取得这些发明的专利权。因而,专利制度失去了刺激个体发明人从事创造活动的作用。而资本家甚至不管能否取得专利权,是不能拒绝进行科学研究工作的,因为完善技术是他们在竞争中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在现今的发明创造工作中有大量人员参加,所以,使发明长期保密是不可能的或者是非常困难的,因而因发明人死亡而使思想消失的危险已不复存在。不仅如此,在许多国家(美国、加拿大,西班牙等国)申请案审查期限冗长(三至五年)兼而保密,这就阻碍新知识的及时推广,对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
  一切资产阶级的专利理论,对专利垄断——工业和科技革命时代取得超额利润极重要的、在竞争中有效的工具这个真正实质,由于完全明了的原因,没有甚至也不可能予以揭露。上述各种理论是在歪曲专利法规范的阶级性,企图把它们装扮成对新技术创造人利益的可靠保护。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这在客观上是不可能的。
  (三)专利法系和专利法渊源
  每一个国家的专利法律规范的内容决定于它的社会经济的和历史的发展特点,决定于其社会的政治结构和民族传统。与此同时,如上所述,英国、美国和法国的第一批专利法奠定了资本主义专利制度的基础,对世界各国专利立法的形成起了决定性作用,并以此为契机出现了三个专利法系——英国法系、法国法系和美国法系。英国法系和法国法系获得特别广泛的传播。美国法系的影响比较小;直到二十世纪中叶它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其它法系而发展并仅对美洲大陆某些国家的法律发生过影响。
  在上个世纪末,又出现了一个法系——德国法系。德国第一部专利法于1877年通过,成为资产阶级专利法的一个发展阶段。该法吸取了其它国家立法和实践的经验和成果并更能适应发展起来的垄断资产阶级的需要,更好地保证资本家攫取发明并从中榨取最大利润。因此,德国专利法成了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专利法的楷模。帝国主义德国的殖民政策对其专利法的传播也起了一定作用。
  目前存在着下列四个专利法系:英国法系、法国法系、美国法系和德国法系。没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或发展中国家是没受到四个法系之一影响的。
  英国专利法系除了联合王国外,还在澳大利亚、希腊、依色列、印度、爱尔兰、冰岛、肯尼亚、塞浦路斯、尼日利亚、新西兰、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及其他过去政治上和经济上从属于联合王国的各国发生作用。
  法国法系为下列国家发明关系的调整奠定了基础:比利时,阿尔及利亚人民民主共和国、几内亚、卢森堡、莫洛哥、非洲马达加斯加联盟诸国等;对巴西、哥伦此亚、意大利、智力等国的专利法给予了颇大的影响。
  美国法系除美国外还在加拿大、阿根廷、墨西哥、菲律宾及其它国家起着作用。
  德国法系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广泛传播:奥地利、荷兰、丹麦、挪威、芬兰、瑞典、瑞士和日本。
  接受某一法系的各国在专利法基本原则上以及法庭和主管部门对现行法的解释和执行上都具有一致性。同时,接受某一体系各国的专利法又不是一样的,区别是由各个国家历史发展的特殊性和社会经济条件所决定的。在一个法系中为主的一个国家的法律对这个或那个国家专利法律关系调整的影响也不相同。一些国家照搬照抄成为法系基础的专利法的条文,而另一些国家则只采用其基本原则,并根据民族经济的需要加以补充和修改。一些国家的专利法是在几个法系的影响之下形成的。譬如,意大利专利法是在德国和法国专利制度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而日本专利法受德国和美国专利制度的影响比较大。虽然加拿大专利法具有美国专利法系的基本特点,但是英国专利法对它也发生了一定作用。在巴西、阿拉伯埃及共和国、秘鲁及其它国家的专利法中也有类似的情况。
  发展中国家有关创造和利用发明的各种关系的法律调整具有本质上的不同。这些国家捍卫政治自由和独立自主,不过在经济上仍然从属于老殖民主义大国(英国、法国、比利时等)或者其它工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西德、日本)。这些国家将发展中国家看作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原料基地,并力图使用它们所掌握的一切手段阻止它们解放、首先是经济领域解放的进程。在这些手段中专利法占有重要地位,资本主义垄断组织企图用专利法这个工具去保持和巩固自己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阵地。
  在所有发展中国家,不管其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77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