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对中国法理学话语的影响与反思
【英文标题】 Influence and inflection of German classic rational philosophy on China's jurisprudential discourse
【作者】 涂少彬【作者单位】 中南民族大学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法理学;法哲学;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
【英文关键词】 jurisprudence;juristic philosophy;german classic rational philosophy
【文章编码】 1009—8005(2009)06—0073—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73
【摘要】

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在“讲什么”即道德义务本位尤其是“怎么讲”即通过寻找第一原理,进而进行—环套一环的抽象纯理论论述两个方面,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法理学话语:遗憾地是,前者和现代法治精神相龃龉,而后者则罔顾人的非理性存在与语言的工具性而易,使法理学论述存在遮蔽现实经验与问题并将其转换成文字游戏的危险。自觉的法理学话语应在重视主体人及其经验的同时,认清纯理逻辑的不可靠性及语言的工具性,以问题为导向并引入经验主义哲学中的缜密分析、重视实证的态度、方法与精神,进而以此来诠释与回应中国的经验与问题。

【英文摘要】

If China’sjuristic academia wants to“take up the speech”consciously,it must distinguish,reflect and judge on“what to speak”and“how to speak”.German classic rational philosophy exerts great influence on China’s jurisprudential discourse in two aspects:one is“what to speak”,that is core of moral obligations;the other is“how to speak”,that is to analyze the problems in logic reasoning by seeking the first principle.Regretfully,the former works against the modem spirit of the rule of law,and the latter neglects the irrational existence of Man and language’s nature as tool,which makes the jurisprudential discourse apt to blind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 and problems and change it into game of letters.While emphasizing on Man as subject and his experience,conscious jurisprudential discourse shall realize the unreliability of pure logic and instrumentality of language,focus on the problems and study the attitude,methodology and spirit of empiricism for the interpretation and response to China’S experience and problem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1962    
  尽管美国法学家波斯纳强调其法理学“使用哲学而不是创造哲学”,并“只想开掘那些对法律有用的哲学洞识。”{1}但中国的法理学可没那么轻松,因其从源头上来说是舶来品;又因法理学从根本上来说是要以一定的哲学话语体系为基础,因而对既往及当下中国法理学的哲学背景与根基进行一番盘点与反思,进而予以批判性的识别与厘清,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为什么是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
  (一)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论述对象的确定
  当代学者程燎原教授对“法理学”与“法律哲学”这个两个概念经过精细考证后认为,“近代中国的法学家们在界定‘法理学’与‘法律哲学’时,虽然基本上都认为它们是探求法的‘根本的’、‘普遍的’、‘最高的’原理或原则的学问。但此种‘原理’与‘原则’,究为何物,则很少予以诠释或常常不予深究。”{2}又有舒国滢教授在论述“法理学”与“法哲学”的概念时认为,“中国学者‘接着讲’的,不过是穗积氏‘法理学’之名称,其所承袭的并不是(或不完全是)德国、法国等大陆国家法哲学之知识传统(更确切地说,20世纪前50年讲英美法理学,后50年讲苏联‘国家与法的理论’)。”{3}基于上述判断,本文试图去分析法理学或法哲学背后“‘根本的’、‘普遍的’、‘最高的’原理或原则的学问”的哲学渊源并做出一些反思与判断。
  审慎地讲,舒教授判断中国“20世纪前50年讲英美法理学,后50年讲苏联‘国家与法的理论”’并不完全精准:因其前半句以英美法理学遮蔽了20世纪前50年欧陆尤其是德国法哲学的存在;而后半句则以苏联的“国家与法的理论”遮蔽了前述欧陆尤其是德国法哲学的存在。鉴于马克思主义法理学在我国已论述得较为充分,本文将论述的焦点集中在马克思主义法理学产生的前哲学体系——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及其对中国法理学的影响;因为舒教授所论及的20世纪“后50年讲苏联‘国家与法的理论”’若还原它特定思想史渊源关系发展的链条的话,大致为:卢梭→康德与黑格尔之古典理性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列宁斯大林主义(这一阶段也有被超越的情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其中,20世纪后50年苏联的“国家与法的理论”正是这一思想史发展到“列宁斯大林主义”阶段的法学化上。基于上述链条及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对中国法理学的基础性影响,且因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和欧陆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关系密切,本文论述中心可表述为以欧陆理性主义哲学为基础与外围话语体系的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之康德与黑格尔哲学及其对中国法理学的影响和反思。
  (二)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形式之魅力
  到底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有着何等魅力使得它对中国哲学及法理学有着深刻的影响?这首先在于它们有着特别的形式魅力。徐友渔教授认为,“中国哲学界有一种相当普遍的看法,认为西方思想传统中德国哲学最深刻,因为德国哲学的形而上学气味最浓。”{4}56哲学家李泽厚也认为,德国哲学有着“惊人的抽象思辨的深刻力量”。{5}290本文则对其魅力做出如下简要论述:
  1.偏好终极追问。近代哲学始祖笛卡尔从“我思故我在”的第一原理创立了他的庞大哲学体系。笛卡尔这种终极追问的偏好在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那里有着积极的响应:“由康德开创的整个德国超验哲学传统,……开辟了一种为政治学和法学寻找第一哲学的论证,从而为它们奠定可靠基础的可能性道路。”{4}61可以说,对终极追问的偏好是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的特征之一。
  2.论述周延精密。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家并不满足于笛卡尔式终极追问而来的“第一原理”。基于第一原理,他们开始依靠周延而精密的一环套一环的逻辑推理去进一步探索世界:他们通常充满严谨与怀疑精神,正是这些精神使得他们小心地沿着第一原理前行以编织有关主客观世界的思辨哲学体系。
  3.精于深刻思辨。西方哲学深刻而思辨的气质在古希腊就已被奠定。古希腊不仅奠定了西方哲学的基本范畴,更重要的是奠定了其深刻而思辨的思维气质。这一点在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家那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热衷于依赖他们的理性思辨来认识世界,并从此种思辨中演绎出庞大的哲学体系。
  4.热衷体系庞大。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喜好通过周延精密的推理创立宏大精密的唯理体系以求穷尽世界真理,其一般模式为:牢靠第一原理→周延精密推理→宏大精密唯理体系,亦即“从逻辑原则出发,推演出一个建立在针尖上的倒立金字塔”{6}。哈贝马斯这样评价这种体系偏好,这种哲学体系“把自己融入它所把握的整体性,想以此来满足一切前提由自己加以证明的要求。”{7}32
  5.行文纯理晦涩。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追求在其体系内自足地穷尽世界真理必然要求纯理抽象进而导致行文晦涩。事实上,“在德国高校传统中,……形成了一种重理论、轻实践的倾向,并有其内在根据。在轻视唯物论和实用论之际,逐渐形成了一种绝对主义的理论观,它不仅凌驾于经验和个别科学之上,而且剔除了其世俗源头所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变得十分‘纯粹’。”{7}32因此,阅读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对非常不习惯抽象思维的中国受众就倍加艰辛,甚至“连像王国维这样聪明的大师级人物也足足花了10年时间前后4次专攻康德哲学,都不敢说能无障碍地读懂它,更别说一般人了。”{8}
  相较中国传统儒家哲学,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形式上特有的异与难,对于近现代积极师法西方思想的知识界有着特殊的魅力。建立在哲学基础上的法理学也无法抵抗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的气质与魅力,更何况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之分支法哲学自身就有着同样的气质与魅力。
  (三)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与中国儒家哲学实体内容之合
  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不仅对中国哲学与法理学有着特殊形式魅力,而且它与中国传统儒家哲学在实体内容上有着惊人的暗合。
  1.道德义务本位的哲学体系。中国传统儒家哲学主张“内圣外王”,强调主体德性修养,然后才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法律制度上,道德法律化将儒家的德转化为法进而维持一个以“特权——义务”关系为模式的体现儒家道德理想的社会关系。而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虽长于逻辑、抽象和深刻,但这些充满魅力的形式理性却常常服务于道德义务本位的实体内容。康德在论及道德时抛开他所钟爱的形式理性直接付诸感情道出其心声:“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9}220实际上,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和《道德的形而上学》就是以他的道德义务本位为论证中心的,那些抽象而繁琐的形式理性不过是为了论证他心中所惊奇和敬畏的道德律。道德义务本位在中国传统儒家哲学与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中的惊人暗合恐怕是近现代中国法理学深受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影响最为深厚且隐秘的内在逻辑。
  2.道德具有先验性。中国传统儒家哲学在强调“君权天赋”的同时又要求君主“以德配天”,君主不过是被“天”要求在世俗社会中承载与代表德行来践行统治权力同时又德化臣民的。而康德则认为,“区别有经验原则构成整个根基的幸福论与毫无经验成分的道德论,是赋予纯粹实践理性分析论的第一和最重要的任务。”{9}144也就是说,康德“把道德基础从经验的外在对象(物)转移到先验的主体(人)的意志中来。”{10}
  3.道德义务具有刚性。中国传统社会非常强调道德义务的刚性,“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这种逻辑的必然发展结果。不仅如此,中国传统道德义务的法律化是这种刚性道德在世俗社会生活中的反映。而康德对道德义务刚性的强调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认为,“德性的法则是命令。”{9}49进而言之,“道德律相对一个最高完善的存在者的意志来说是一条神圣的法则,但对于每个有限的理性存在者的意志来说则是一条义务的法则,道德强迫的法则,以及通过对这法则的敬重并出于对自己义务的敬畏而规定他的行为的法则。”{9}112
  4.主体人丧失主体性而成为道德义务的社会载体。在中国传统社会,统治者要以德配天,百姓若触犯了特定道德规范甚至会被判处死刑。中国传统法律中的“十恶”有一半的罪名在现代看来最多不过违反了一般道德。而康德则这样赞扬道德的主体地位,“义务!你这崇高伟大的威名!你不在自身中容纳任何带有献媚的讨好,而是要求人服从,……而是树立一条法则,它自发地找到内在的入口,但却甚至违背意志而为自己赢得尊敬,而对这条法则,一切爱好都哑口无言,即使它们暗中抵制它。”{9}118
  5.对道德本位及其先验性、刚性与主体性的强调最后导致惊人相似的逻辑结果。中国哲学的逻辑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的实质是“修德”;而康德将道德法则与意志自由联系起来,认为人越自由便越能遵循道德法则去行动,道德就越发展;一个人越按道德法则去行动,道德越发展,他也就越自由。{11}不仅如此,康德还认为,政治和法律都要受道德法则或绝对命令的支配和指示,要吻合它。简言之,不同形式哲学理路下有着同构关系的道德义务本位观在现代中国形成了合流。
  二、“实用”或“深刻”的背后
  (一)英美经验主义哲学未得中国知识界倾心
  近代中国被西方打开国门并承受了一系列的挫败,这种挫败“干扰并毁灭了中国人对中国思想自足性的信心”,中国的知识分子便“固着且持续地寻求西方经验和理论的支援。”{12}然而,那时的西方经验与理论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笼统又模糊的概念。实际上,就哲学而言,它的内部有着“两个之间常常充满了敌意”的传统。{13}因而,中国知识界对西方经验和理论的求援必然有着其内在的学理与历史逻辑路径。从学理上来看,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不仅有着其形式与气质的魅力,尤其是它的实体内容与中国儒家哲学有着惊人的暗合;同时,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有着“科学的科学”之名,它偏好构建宏大周延精密的哲学体系,因此几乎能自足地从体系内寻找几乎一切主客观问题的形而上学上的答案,而“经验主义精神对此心不在焉”{14}61;并且,经验主义哲学强调个案解决问题,“很少留心严格的一致性和漫长的证明步骤”的普遍性理论体系,{14}56因而“中国学人治西方哲学,一般更喜欢德国哲学,而常常轻视或忽略英美经验论,总觉得它们‘不够味’。”{15}既然西方哲学是中国寻找复兴的理论支援,那宏大周延精密而具有理论自足性的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哲学被偏好,这是十分符合心理学逻辑的。
  不仅如此,英美的传统权利话语与对法律程序的推崇跟中国传统儒家哲学缺少文化上的交集;而且,对于一个急于救亡图存的民族知识界来讲,一个推崇权利与法律程序且缺乏形而上学味道,缺乏精神寄托的安排,缺乏严密精细的宏大哲学体系,浅显、世俗、偏好实用的经验主义哲学,它既缺乏美感与人文关怀,更缺乏形而上学上的自足性与安全感。因此,英美哲学并未得到中国知识界的倾心。
  (二)深刻与“安全”的第一始基并不牢靠
  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对宏大周延精密的哲学体系的偏好与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经验科学的发展使上帝与教会的地位衰落有关。“上帝死了”,哲学家们可以依赖的第一原理——“上帝”的替代物在哪里?在笛卡尔那里,第一原理是“我思故我在”;在康德那里,第一原理是“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之分;在黑格尔那里,第一原理是“理念”的先验与自足。德国古典理性主义沿着这种“第一原理一周延精密的逻辑推理”的模式走来,宏大周延精密的哲学体系产生了,它即是所谓的“科学的科学”,成了一切自然、社会、人生、人类思维与精神问题的权威答案库,剩下的问题便是对这种哲学权威的诠释与维护。
  然而,从笛卡尔深刻而谨慎的第一步开始,他和他的后继者就为他们的哲学体系埋下了许多致命的缺陷:如何保证用以构建古典理性主义哲学的前经验与知识体系的安全性?人能够纯粹依照理性精神思考与实践吗?如果“针尖”有问题,“倒金字塔”能独完吗?古典理性主义哲学中的论证与推理可靠吗?它到底是对应了现实还是仅仅是对应了词语本身?其中最为致命的是,作为主体人及其自然、社会与思维和精神活动的实践地位何在?事实是,笛卡尔从他的哲学体系中推出了上帝,黑格尔推出了近乎上帝的“理念”,而康德推出了“彼岸世界”与先验的实践理性与纯粹理性;无论是笛卡尔、黑格尔还是康德,他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波斯纳.法理学问题(M).苏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译文序2.

{2}程燎原.中国近代“法理学”、“法律哲学”名词考述(J).现代法学,2008,(2):152.

{3}舒国滢.走出概念的泥淖——“法理学”与“法哲学”之辩(J).学术界,2001,(1):104.

{4}徐友渔.政治哲学与形而上学(J).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1).

{5}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

{6}(英)罗素.西方哲学史(M).张作成,译.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135.

{7}(德)哈贝马斯.后形而上学思想(M).曾卫东,付德根,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1.

{8}杨河,邓安庆.康德黑格尔哲学在中国(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33.

{9}(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M).邓晓芒,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夫妻本是同林鸟

{10}李泽厚批判哲学的批判(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274..

{11}张宏生,谷春德.西方法律思想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271.

{12}邓正来.中国发展研究的检视:兼论中国市民社会研究(C)∥.杰弗里·亚历山大,邓正来:国家与市民社会——一种社会理论的研究路径.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459.

{13}蒯因.词语和对象(M).陈启伟,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总序一1.

{14}(美)萨托利.民主新论(M).冯克利,阎克文,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93.

{15}李泽厚.培根及其哲学序言(C)∥.余丽嫦.培根及其哲学.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序言1.

{16}(英)韦恩·莫里森.法理学——从古希腊到后现代(M).李桂林,等译.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179.

{17}周永坤.“部分法哲学”还是“部门法理学”?(J).法律科学,2008,(1):53.

{18}(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M).杨东柱,尹建军,译.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导论1—2.

{19}刘立群.德国哲学与文化漫论(J).德国研究,2002,(1):50.

{20}葛洪义.法理学及其与部门法的关系(EB/OL) http://law.xmu.edu.cn/v.asp?t=xsbg&id=340,2009—3—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19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