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司法改革背景下侦鉴分离制度之构建
【英文标题】 Construction of Separat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Juludicial Realeform
【作者】 裴煜【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侦查系{副教授}
【分类】 司法鉴定学【中文关键词】 刑事司法鉴定;侦鉴分离;公正;法治
【英文关键词】 Forensic Appraisal of Criminal Case; Separat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Integrat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Rule of Law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9)06―0097―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97
【摘要】

侦鉴分离是与侦鉴一体化相对应的一种刑事司法鉴定制度,具有司法鉴定人独立、鉴定程序公正、鉴定意见客观真实和鉴定管理集中等特点。当前构建侦鉴分离制度是实现依法治国方略、顺应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发展、预防减少刑事错案发生和刑事司法鉴定回归本源的客观现实需要。保证刑事司法鉴定客观公正、域外借鉴与我国国情相结合、循序渐进和法制统一是构建我国侦鉴分离制度应遵循的原则。构建侦鉴分离制度的具体路径为先实行侦鉴有限分离,这是构建我国侦鉴分离制度的近期目标;后实行侦鉴完全分离,这是构建我国侦鉴分离制度的远期目标。

【英文摘要】

The sepa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work is a criminal judicial appraisal system corresponding to the integ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work. It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dependence of forensic experts, fairness of appraisal procedure, objectivity and authenticity of appraisal opinions and centralization of appraisal management. Currently the building of separat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is necessary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rule of law, the complianc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riminal lawsuit system reform, and the reduction and prevention of the occurrence of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The principle of the building of separat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in China is to ensure objective and impartial forensic appraisal, combination of foreign experience and China's national conditions, and the combination of legal rules unification and the application of separat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step by step. The path of the building separat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ppraisal is to realize the separation within a limited area as a short-term goal, and to implement the separation on a completed basis as a long-term goa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5423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应坚持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当前,司法改革已拉开帷幕,改革目标就是要实现司法公正。{1}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刑事错案,如“浙江杭州张高平、张辉叔侄杀人案”、“福建念斌投毒案”等,使司法公正遭受质疑,司法权威受到挑战。为恢复司法权威和提升执法机关公信力,学者们开始对我国刑事错案产生原因进行深刻反思,要求对刑事错案产生源头的侦鉴一体化制度进行改革的呼声不断。基于此,笔者拟在对我国侦鉴分离制度内涵和特点进行初步分析的基础上,对构建我国侦鉴分离制度必要性、分离应遵循的原则以及侦鉴分离具体路径进行探讨。

一、侦鉴分离制度概述

侦鉴分离制度是指在侦查过程中,对于刑事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由独立于侦查人员的刑事司法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其进行鉴别、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一种刑事司法鉴定制度。简言之,在侦查过程中,调查收集与犯罪活动有关痕迹物证的侦查活动和后续与之关系密切的刑事司法鉴定活动由不同主体进行。该种制度下侦查人员只承担查明案件事实和调查取证的任务,鉴定人只对侦查人员提取、送检的痕迹物证进行检验鉴定并出具鉴定意见,调查取证的侦查人员和进行检验鉴定的鉴定人员身份不同,相互独立、法律地位平等。这是与侦鉴一体化相对应的一种刑事司法鉴定制度,具有以下特点:

(一)鉴定人员具有较强的独立性

司法鉴定中立是国际普遍遵守的一项诉讼原则。{2}无论是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鉴定人不应具有官员的地位和背景,只接受控辩双方或者法官的委任,帮助事实裁判者确认某一事实是否存在的人。{3}独立鉴定是我国司法鉴定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在我国司法鉴定基本原则体系中处于保障地位。根据诉讼公正理念的基本要求,刑事司法鉴定必须独立于包括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等职权机关在内的委托主体、决定主体。只有这样鉴定人才能不受委托人利益的影响,不被委托主体、决定主体意图所左右,能独立自主客观公正地进行司法鉴定。在侦鉴一体化制度下,具有侦查人员身份的刑事技术人员既承担调查收集证据工作,又对收集提取的痕迹物品进行鉴定,侦查人员和鉴定人员身份混同,而且隶属于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鉴定人因缺乏独立性为学界长期诟病。在侦鉴分离制度下,鉴定人员不出现场,不从事收集犯罪证据的活动,在法律地位上独立于从事收集犯罪证据活动的侦查人员,且不具有行政上的隶属关系。这种制度下的鉴定人员在鉴定活动过程中能保持中立性,满足了刑事司法鉴定活动的本质和规律要求,有利于鉴定人独立于控辩双方客观公正地进行鉴定。

(二)鉴定程序具有较强的公正性

程序是法治与恣意的分水岭。从发展趋势看,现代诉讼是以程序公正为本位,在有限能力的前提下,诉讼只能实现有限的实体公正,但可以实现完全的程序公正。在大多数现代法治国家的刑事诉讼法中,都已采取程序公正优先原则,即程序公正是第一位,实体公正是第二位,程序公正优先于实体公正。{4}因此,在刑事司法鉴定中,除了要保证鉴定意见实体真实外,在鉴定受理、鉴定实施以及鉴定意见告知等整个鉴定过程中鉴定程序应公正,鉴定程序公正优先于鉴定实体公正。在侦鉴一体化制度下,调查收集证据的侦查工作和司法鉴定工作均由侦查机关内部的刑事技术人员承担,违背了我国《刑事诉讼法》二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的担任过本案鉴定人不能从事本案侦查工作的回避规定。在侦鉴分离制度下,刑事司法鉴定是由独立于侦查人员之外的具有鉴定权的鉴定人员进行,鉴定人员和侦查人员身份不同,相互独立,法律地位平等,不存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二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的法定回避情形,从程序上保证了鉴定意见实体真实。相较侦鉴一体化制度,侦鉴分离制度在司法鉴定程序方面具有较强公正性。

(三)鉴定意见具有较强客观真实性

刑事司法鉴定是为刑事诉讼活动服务的,具有司法证明职能。因此,刑事司法鉴定意见必须是客观真实的。刑事司法鉴定过程中,鉴定人必须根据真实检材,使用先进技术方法并运用缜密思维进行科学认定,使鉴定意见无限接近于案件客观事实,努力使法律真实与客观真实相一致。在侦鉴一体化制度下,由于未对刑事技术鉴定和刑事司法鉴定进行科学区分,进行刑事技术鉴定过程中使用的技术就没有刑事司法鉴定中使用的技术要求严格,部分不成熟的刑事技术,如心理测试技术、气味和警犬鉴定等用于刑事司法鉴定,鉴定意见出现错误在所难免。此外,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的鉴定人过早接触案件,参与现场勘查以及其他收集证据的活动,在鉴定工作中难以消除“先入为主”的影响,往往会产生对侦查怀疑的内容通过鉴定转化为确认,因而难以避免地使鉴定意见出现一些偏差。{5}在侦鉴分离制度下,鉴定人使用的鉴定技术是科学的、成熟稳定的且可重复检验,不成熟的、不可重复检验的刑事技术因不符合鉴定标准和要求严禁在鉴定中使用,这在技术方法层面上保证了鉴定意见客观真实。此外,鉴定人不出现场,不从事调查收集证据工作,在鉴定之前不接触案情,只是对侦查机关送检的检料进行检验鉴定,因此鉴定人受先前案情因素影响较小,能保证鉴定意见客观真实。

(四)鉴定管理具有集中性

鉴定管理集中的优点是统一、高效和权威。为了提高刑事司法鉴定的统一性、权威性和规范性,现代法治国家刑事司法鉴定管理趋于集中,鉴定机构、鉴定人及其从事的刑事司法鉴定活动往往受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管理、控制和监督。在集中型的刑事司法鉴定管理模式下,管理的主客体统一于相同的法律规范和技术标准,能够促进体系完整、权责分明、结构合理、管理有效、运行高效的刑事司法鉴定运行机制的形成。在侦鉴一体化制度下,尽管2005年2月28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2005年《决定》”)赋予司法行政部门司法鉴定行政管理权,但由于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出于各自利益考量,相继通过颁布《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和《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无一例外地将其内设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排除在司法行政机关管理之外。在侦鉴分离制度下,侦查人员不承担鉴定工作,侦查过程的鉴定工作由独立于侦查人员之外的鉴定人员来进行。因此,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能够对独立于侦查人员之外的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实行统一的集中管理。相较于侦鉴一体化制度,在侦鉴分离制度下司法行政部门能对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实行统一的集中管理,从而消除因分散管理带来的鉴定机构彼此独立、各自为政、标准不一而造成的重复鉴定问题。

二、构建侦鉴分离制度之必要性

爱法律,有未来

(一)构建侦鉴分离制度是实现依法治国方略的客观需要

我国宪法已确立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方略。{6}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健全统一的司法鉴定体制,加快建设公正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7}这标志着我国刑事司法鉴定法治建设已全面进入“深化法治”的发展阶段。就刑事司法鉴定制度而言,统一管理的法治化是其追求的重要目标,一方面借助于统一的法治功能强化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刑事司法鉴定人的准入及其活动的法治化来确保鉴定质量;另一方面,通过统一刑事司法鉴定管理制度的法治化来保障统一的刑事司法鉴定管理体制与其他相关的刑事法律相衔接,使之保持统一的法治状态。在当前侦鉴一体化制度下,我国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和检察机关等部门以狭隘部门团体利益为导向,基于部门利益考量,从惯性思维出发,打着“依法办事”的幌子,去争夺本部门的利益{8},出台各自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各自行使司法鉴定管理权,2005年《决定》所体现出的由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对全国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进行统一管理的立法精神未能落到实处。为了维护刑事司法鉴定管理方面的法治统一,建立法治中国的刑事司法鉴定管理体制,应取消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内设机构的鉴定权,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侦鉴分离制度,将所有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及鉴定人纳入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管理的范畴,以实现刑事司法鉴定管理的法治统一。

(二)构建侦鉴分离制度是顺应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发展的必然要求

当前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指引下,我国刑事诉讼在承袭大陆法系国家超国家职权主义模式基础上,积极汲取英美法系国家当事人主义模式有益经验,实现由过去超国家职权主义模式向超国家职权主义与当事人主义相结合模式转变,通过预设中立程序解决犯罪追诉问题,通过公正程序来保证实体公正实现。过去,由于深受工具主义法律意识的影响和重视实质公正胜于形式公正的传统文化,以及出于惩罚犯罪现实的需要,在我国刑事诉讼中形成了与现代法治不相适应的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做法。就我国刑事司法鉴定制度而言,在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由刑事技术人员进行司法鉴定,这种带有超职权主义特征的侦鉴一体化制度,显然与正在进行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无论是从立法精神还是从制度设计来看都是大相径庭的,与现代法治国家做法相违背。司法鉴定在刑事诉讼中的主要功能是从科学技术角度帮助司法机关发现实体真实并确认证据。因此,按照司法公正的要求,从事刑事司法鉴定的机构和人员在程序上应居于中立地位。在鉴定过程中,鉴定人员除了遵循依法鉴定、客观鉴定和公正鉴定原则外,还必须要遵循独立鉴定原则,鉴定人员不能参与侦查、检察和审判活动。在刑事诉讼中实现鉴定职能与侦查职能、起诉职能和审判职能分离、分设,也是现代法治国家遵循原则的体现,那种“自侦自鉴”、“自检自鉴”、侦鉴不分、因违背程序公正和司法活动原则要求的做法也为现代法治国家所禁止。因此,有必要对我国刑事诉讼重要组成部分的侦鉴一体化制度进行相应改革,以侦鉴分离制度来替代侦鉴一体化制度,顺应我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

(三)构建侦鉴分离制度是预防减少和刑事错案发生的现实需要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刑事错案不断挑战着普通民众的公平底线。刑事错案带来的严重后果是不言而喻的,这不仅侵蚀了我们一直奉行的法治精神,而且严重削弱了我国司法机关的执法公信力。为弘扬法治精神和重振司法机关的执法公信力,理论界开始关注刑事错案,刑事错案预防研究逐渐成为当前我国刑事司法理论研究的核心内容和热点问题。刑事错案产生的原因有很多,既有司法实践中执法者违法办案的因素,也有我国刑事立法不完善的原因,还有部分法律制度不健全的缘故。{9}要真正有效预防和减少刑事错案的发生,必须从源头上采取强有力的针对性措施。当前我国侦鉴一体化制度存在缺陷,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因内设于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不具有天然中立性,导致部分鉴定意见丧失了其应有的可信性和可靠性,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刑事错案的发生。为了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刑事错案,有必要对我国现有侦鉴一体化制度进行改革,将鉴定人员与侦查人员予以适当分离,让承担案件侦破任务的侦查人员注重痕迹物证的发现、提取和送检等工作,并借助于送检过程中严格手续和程序要求来保证从现场取证的刑事技术人员严格按照现场勘查的法定要求,全面、细致地提取检材,认真、细致地做好检材相关记录,实现现场勘查规范化,从而保障检材转移过程连续性、安全性和客观性,同时又可使鉴定人集中精力于鉴定过程,严格按照鉴定程序要求实施鉴定活动,避免因过多过早了解案情而受到先入为主的不良干扰,减少因鉴定机制不公而出现鉴定偏向性,从而有效预防和减少因鉴定意见出现错误而导致的刑事错案。

(四)构建侦鉴分离制度是刑事司法鉴定回归本源的当然选择

从法理上讲,刑事司法鉴定和刑事技术鉴定是两种性质不同的法律活动,在法律性质、实施主体、使用的技术要求等方面有着本质区别。首先,在法律性质方面,刑事司法鉴定是依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公开进行,可发生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每一阶段,以一种相对被动方式启动的证据调查活动,而刑事技术鉴定是应用刑事技术进行特定的活动,只能发生于侦查阶段,带有明显主动性的侦查行为。其次,在实施主体方面,刑事司法鉴定是具有法定鉴定资格的鉴定人实施的,是服务于诉讼的证明活动,履行的是提供证据的职责,而刑事技术鉴定是侦查机关内部刑事技术人员实施的,其实施鉴定履行的是侦查机关侦查职能。再次,在两者所运用的刑事技术要求方面也有所差别。刑事司法鉴定意见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使用,因此,进行刑事司法鉴定过程中使用的技术必须是科学的、成熟稳定的、可重复检验性的技术,而刑事技术鉴定的结果是侦查阶段为查找和认定犯罪嫌疑人、确定侦查方向、划定侦查范围提供线索依据,在刑事技术鉴定过程中使用的技术就没有刑事司法鉴定中使用的技术要求严格,部分不成熟的刑事技术,如心理测试技术、气味和警犬鉴定等可用于刑事技术鉴定,但不能用于刑事司法鉴定。{10}新中国成立以来,为满足打击刑事犯罪的现实需要,在沿袭前苏联司法鉴定体制模式的基础上,我国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大多设在侦查机关内部,没有对刑事技术鉴定和刑事司法鉴定进行严格区分,刑事技术鉴定和刑事司法鉴定混为一谈,刑事技术人员在侦查活动中行使侦查与鉴定的双重职能。因此,当前我国刑事司法鉴定制度急需正本清源,在厘清刑事司法鉴定与刑事技术鉴定之间界限的基础上,通过对我国当前侦鉴一体化制度进行改革,将侦查机关与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予以分离,使刑事司法鉴定从过去的侦查行为转化到诉讼证明上来。

三、构建侦鉴分离制度应遵循的原则

(一)保证刑事司法鉴定客观公正原则

“诉讼制度和程序的真正永恒的生命基础在于它的公正性”,“公正在诉讼领域的意义始终带有根本性”。{11}因此,我国侦鉴分离制度的构建应当围绕客观公正这一主题来展开,树立公正、中立以及鉴定程序公开、公平的司法理念。笔者认为,该原则是我国进行侦鉴分离制度改革应遵循的首要原则。目前,对于公安机关等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与其设立的侦查机关相分离,是大多数学者和司法实务者的观点,与多数现代法治国家做法相一致。但对侦鉴如何分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认为,改革的结果应保证刑事司法鉴定客观公正,否则,这种改革就失去意义。至于如何客观鉴定公正鉴定,笔者认为,刑事司法鉴定客观公正原则内涵应包括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两方面,一是改革后的刑事司法鉴定制度应保证鉴定人在鉴定过程中能实事求是,摒弃主观臆断,鉴定结果真实可靠。如果改革后的刑事司法鉴定体制不能保证鉴定意见客观真实,那么这种改革就违背初衷,理应被摒弃。改革后的刑事司法鉴定体制能否保证鉴定意见客观真实、能否实现实体正义,是我们判断这种改革成功与否重要标准之一。二是刑事司法鉴定主体在鉴定过程中保持中立。依自然正义理念观点,“公正”要求“任何人不得担任自己案件的法官”,裁判者在裁判活动中须保持中立。鉴定人如同居中裁判的法官一样,在鉴定过程中须独立于控辩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霍宪丹,郭华.中国司法鉴定制度改革与发展范式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250.

{2}陈邦达.司法鉴定基本问题研究——以刑诉法司法鉴定条款实施情况为侧重点[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162.

{3}陈瑞华.司法鉴定制度改革之研究.司法部法规教育司.司法鉴定研究文集(第1辑)[A].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98.

{4}霍宪丹,郭华.中国司法鉴定制度改革与发展范式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252.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5}郭华.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鉴定问题的透视与分析——13起错案涉及鉴定问题的展开[J].证据科学,2008(4):447.

{6}王家福.进一步推进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实施[J].法学研究,2007(4):146.

{7}卞建林,郭志媛.健全统一规范公正的司法鉴定制度[J].中国司法鉴定,2015(3):1.

{8}王瑞恒.论我国司法鉴定管理权部门间配置新模式[J].中国司法鉴定,2017(3):14.

{9}罗彩荣.论我国主办侦查员制度之构建[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7(1):44.

{10}郭华.刑事技术、刑事技术鉴定与司法鉴定关系之考量[J].现代法学,2010(6):184-187.

{11}宁松.论我国司法鉴定的缺陷与弥补[J].中国司法鉴定,2005(1):20.

{12}裴兆斌.中国司法鉴定管理制度改革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13-25.

{13}钟起锚,贾宝祥.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鉴定制度[J].人民司法,2009(1):83.{14}陈永生.中国司法鉴定体制的进一步改革——以侦查机关鉴定机构的设置为中心[J].清华法学,2009(4):99.

{15}郭华.侦查机关内设鉴定机构的负面影响与消解[J].现代法学,2009(6):156.

{16}崔净齐“司法鉴定”列入“侦查”之下的弊端.——以《刑事诉讼法》为视角[J].法制与社会,2013(9):8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542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