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占有他人遗忘物后又归还不构成犯罪
【英文标题】 The Act of Possessing Articles Forgotten by Others, but Returned Right after, Shall not Constitute a Crime
【作者】 李敏费晔
【作者单位】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35【页码】 17
【摘要】 行为人在银行将他人遗忘的钱款占为己有,对其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行为人后来通过公安机关将占为己有的遗忘物还给了失主,其行为不符合我国刑法关于将他人的遗忘物占为己有且拒不退还或者拒不交出这一侵占罪的构成要件,对其行为也不能以侵占罪认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4269    
  □案号 一审:(2015)杨刑初字第1209号 二审:(2016)沪02刑终850号
  【案情】
  公诉机关: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周丽钰。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17日上午10时许,被告人周丽钰与丈夫至上海市江浦路291号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龙江路支行(以下简称工商银行龙江支行)等候办理业务期间,周丽钰在大厅左侧填单台与等候区座位之间来回走动。当被害人王生勤来到该行大厅左侧填单台时,将一只装有现金的信封放在填单台上。过了约一分钟,王生勤离开填单台,将信封遗忘在填单台上。又过了约20秒钟,王生勤回到大厅并经过填单台径直坐到等候区座位上低头看手中的读物,周丽钰仍在填单台与座位之间的空地来回走动。后周丽钰发现填单台上放着一只信封,经查看确认信封内装有现金,便立即将该信封藏入自己包内,并与坐在座位上的丈夫耳语后离开了银行。当天上午10时30分许,王生勤发现钱款不见了,在寻找未果的情况下拔打电话报警。同月29日,民警到周丽钰的住处询问周是否拿过他人钱款时,周丽钰承认曾在工商银行龙江支行捡到一只装有2万元的信封,但却不肯交给民警。同年8月3日,周丽钰到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平凉路派出所交还了上述现金,平凉派出所立即将该款归还给王生勤。同月12日,平凉派出所以周丽钰涉嫌犯盗窃罪立案侦查。
  【审判】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丽钰因一时贪念,在银行大厅内拿走他人遗忘的钱款,该行为虽有违中华民族拾金不昧的道德风尚,应予谴责,但不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遂判决周丽钰无罪。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支持杭诉。抗诉的主要理由是:1.原判没有认定装有现金的信封系被害人王生勤实际控制或占有,属认定事实错误。首先,银行是从事金融服务的特定场所,服务对象固定,顾客目的明确,对外开放的公共性有限,同时银行会设置一定数量的保安人员等安全措施维护银行大厅内的秩序,协助顾客占有或控制其财物的安全,故在银行内短暂离开身体的财物相对比较安全。其次,王生勤进入银行的目的是存款,随着银行业务的办理进程,王生勤很快会发现并立即找回装有现金的信封,其主观上始终未放弃对该财物的控制,且填单台与等候区座位距离近,装有现金的信封脱离王生勤的时间短,当时办理业务的人数较少,王生勤不仅对遗落处有明确的认识,而且对有可能拿走该信封的人也有明确认知,故能够认定王生勤仍然保持对该财物的实际控制和占有。再则,被告人周丽钰在没有对上述财物进行辩别以确信系遗忘物,且王生勤仍在现场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将该财物当作遗忘物予以侵占,不影响定性。2.原判以周丽钰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为由宣告周丽钰无罪,系定性错误。首先,周丽钰发现王生勤暂忘在填单台上装有现金的信封时,立即悄悄地将其藏匿于随身携带的包内并马上离开,致使王生勤失去对该财物的控制,周丽钰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其次,王生勤进入银行来到填单台到离开填单台后又返回并坐在等候区座位上等一系列举动,均在周丽钰近距离视线范围内,且当时等候区只有三人,周丽钰应当知道装有现金的信封可能是王生勤失落,但周丽钰没有进行任何询问、核实就迅速将涉案财物藏在包内离开银行,周丽钰实施的不是公开捡拾的行为,而是秘密窃取的行为。
  周丽钰没有提出上诉,她及其辩护人均认为,周丽钰在银行大厅的填单台上捡到一只装有现金的信封系被害人王生勤的遗忘物,且在王生勤从未摧讨情况下主动归还,其行为不是犯罪。
  上海二中院除对原判认定的主要事实予以确认外,还查明:1.银行监控录像证明,被害人王生勤离开填单台时手持读物和一只手提包住银行大门方向走去,不久又手持读物边走边看,并路过填单台直接到等候区的座位上坐下。2.被害人王生勤的陈述证明,王阅看的读物是银行宣传资料,且王生勤发现钱款丢失时,先看看座位上,再查看地上,后看填单台及周围,在没有找到装有现金的信封后即拨打电话报警。3.平凉派出所提供的报警电话录音证明,当时民警询问王生勤钱款是怎么不见的时,王生勤称忘记了。
  上海二中院认为,周丽钰非法占有的王生勤一只装有现金的信封,系王生勤丢失的遗忘物,不是王生勤或银行相关人员控制或占有的财物,周丽钰没有采用秘密窃取的方式获取财物,故对周丽钰的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内容并无不当,且诉讼程序合法。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不能成立,对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支持抗诉的意见不予采纳,对周丽钰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据此,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评析】
  我国刑法对在银行等特定公共场所内擅自拿走他人财物的行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主要规定了两个罪名,一是盗窃罪,二是侵占罪。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窃取、入户窃取、携带凶器窃取、扒窃的行为。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或者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且拒不退还或者拒不交出的行为。两个罪名在犯罪构成要件上既有共同点又有不同点。共同点主要表现在行为人都具有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不同点主要表现在行为人非法占有财物的方法上,盗窃罪采用的是秘密窃取的方法,具体是指行为人采取了自认为不会被财物所有者、保管者或者经手者发觉的方法暗中获取;侵占罪采取的是拒不退还或交出他人财物的方法。与此相对应的是,被侵占的财物在行为人非法占有之前,究竟是属于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财物还是他人的遗忘物,也就成为盗窃罪与侵占罪区别的主要标志。结合本案,如果认定周丽钰是在涉案财物系被害人王生勤实际控制或占有下秘密窃取,或者是在银行人员已经意识到涉案财物系王生勤遗忘物而进行控制或占有下秘密窃取,那么周丽钰的行为就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构成盗窃罪;如果认定周丽钰占有的涉案财物系王生勤遗忘物,那么其行为就具备了侵占罪的主要特征,有可能构成侵占罪。
  一、本案的涉案财物不能认定是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财物
  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虽然对财产类犯罪中何谓控制或占有等相关概念没有专门的定义,但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普遍的观点认为,占有是指对财物事实上的支配,它不仅包括物理支配范围内的支配,而且包括社会观念上可以推知财物的支配人的支配。[1]前者属于事实上的占有,它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后者属于观念上的占有,即财物虽然不在物理支配的控制范围内,但根据社会一般人的观念和习惯可以推定他人支配,如某人乘坐火车时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后因事短暂离开,此时该行李虽然脱离了物主物理控制力所予的场合,但不能否定物主对该行李仍然占有的事实等情形,就是典型的观念上的占有。控制是指对财物可以支配的状态,人对财物的控制、支配关系应当具备两个因素,一是在客观上已经对财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426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