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俄罗斯民法典的编纂与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A Research on Codification of Russian Civil Cod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作者】 施刚【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俄罗斯;民法典的编纂;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
【英文关键词】 Russia; composition of the Civil Code; codific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legislation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第17卷)【页码】 218
【摘要】

俄罗斯属于大陆法系国家,结构严谨、逻辑严密、包罗万象的成文法典是立法者追求的终极目标,知识产权立法也不例外,将知识产权法纳人民法典中统一规定是俄罗斯民事立法的传统。本文拟通过对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与民法典的编纂之间关系的历史传统及其法律基础的考察,探讨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产生和发展的内在规律,从而为我国知识产权立法理论研究和立法实践的提供有益的借鉴。

【英文摘要】

Russia, upon its application of the Civil Law system, urges its legislators towards the establishment of structurally precise, logically meticulous and comprehensively codified statutes. Such ideal of law establishment includ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especially as the tradition of Russian civil legislation indicates,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atutes have always been part of the Russian Civil Code.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inherent rule within the birth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odification of Russi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by observing the historical tradition as well as the legal basis between the Russi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and the composition of the Russian Civil Code. It is intended, by the mentioned analysis, to provide constructive references and advices to the theoretical research and legislative practice of the Chinese intellectual property legisl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13    
  世界进入了网络时代,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很多人认为互联网颠覆了我们的生活,颠覆了我们的法律制度,尤其是知识产权制度。但是回顾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知识产权制度也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与沉淀,这些制度并没有因为新技术的出现而颠覆,反而得到延续和发展。基于这样的考虑,本文结合我们的邻国俄罗斯的立法实践,从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及其与民法典的编纂之间关系的视角,反思我国知识产权立法的理论与实践问题。
  俄罗斯属于大陆法系国家,结构严谨、逻辑严密、包罗万象的成文法典是立法者追求的终极目标,知识产立法也不例外,将知识产权法纳人民法典中统一规定是俄罗斯民事立法的传统。
  俄罗斯民法典的编纂始于18世纪初期,在1700年2月彼得一世就设立法典编纂局[1],专门负责法典编纂与立法体系化。从彼得一世开始,俄罗斯专制制度就开始奉行建立合乎法律的国家方针,这一点更是催生和强化了俄罗斯国家权力进行法典化的意愿。[2]19世纪初亚历山大一世统治时期,斯佩兰斯基伯爵受命领导的一个委员会负责汇编俄罗斯历代沙皇颁布的法令,然而斯氏却热衷于效法法国编纂俄罗斯的民法典,最后因为条件不成熟而放弃。[3]在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每一任沙皇都试图编纂一部新的法典,但都以失败告终。可见,民法典的编纂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只有私法理论的发展,卓越私法人才的培养与立法技术的完善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水到渠成。
  俄罗斯帝国在1893年至1907年公布了三部民法典草案,其中《俄罗斯帝国民事法律汇编》将知识产权纳入“所有权”的范畴,《俄罗斯帝国民法典草案》试图在“物权法”范围内将知识产权法完全民法典化,该部法典于1914年提交国家杜马审议,后因战争和革命而未能完成立法程序。
  十月革命后,苏联对旧法传统进行了清算和批判,否定了旧法原则和理论学说。因此,1922年匆忙制定的《苏俄民法典》只有四编,不包括有关知识产权的内容。1961 年颁布的《苏联和各加盟共和国民事立法纲要》(以下简称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有关知识产权法的内容包括著作权、发明权、合理化建议和外观设计以及发现权各编。[4]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虽然并非适用于全苏联的民法典,但却成了包括俄罗斯联邦在内的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制定民法典的指导原则和必须参照的范本。根据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于1964年通过的第二个《苏俄民法典》分为八编,其中第四编为著作权,第五编为发现权,第六编为发明权[5],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规定知识产权制度的民法典。
  2006年12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第230号联邦法律,宣布通过《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第四部分,成为民法典独立的一编,并自2008年1月1日起生效,从而完成了自1994年开始至2006年年底结束,历时13年的民法典编纂进程,俄罗斯知识产权法的民法典化终告完成。随着2008年1月1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的正式实施,知识产权法内容从此获得了与物权法和债法同样重要的地位,成为民事基本法的组成部分。
  本文拟通过对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与民法典的编纂之间关系的历史传统及其法律基础的考察,探讨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产生和发展的内在规律,从而为我国知识产权立法理论研究和立法实践的提供有益的借鉴。
  一、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历史传统
  (一)帝俄时期民法典的编纂与知识产权立法
  1.《俄罗斯帝国民事法律汇编》将知识产权纳入“所有权”的范畴
  作为俄罗斯帝国时期实质意义上的民法典的《俄罗斯帝国民事法律汇编》第一部分第10卷,其第420条规定了所有权的定义,但并非仅仅对作为所有权客体的有形物适用,而且也适用于著作权,其附注二规定,关于文学及艺术之著作所有权利属于其于著作人或其著作人之承继人,又属于从甲者或者乙者所授予所有权利者名为文学及艺术上之所有物,而关于音乐之著作所有权名为音乐上之所有物,又此类所有权利之根据,及享有其利之期限并与此所有权利合一之权利,有侵犯之争论时保护之顺序皆规定于相关之法律及民事裁判法中。”[6]可见,此时俄罗斯帝国时期的立法将著作权视为所有权之一种,与有形物的所有权并无多大区别,以民法典中的“物权(所有权)”规范调整著作权,这也是当时所流行的知识产权所有权理论影响结果。此种立法在体例上也有其特点,那就对知识产权法律调整的一般规定放置于民法典中,且适用民法的 一般规定,而在单行法中规定知识产权法律调整的特殊规定。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2.《俄罗斯帝国民法典草案》试图在“物权法”范围内将知识产权法完全民法典化在1907年公布的《俄罗斯帝国民法典草案》中,第三卷“物权”的构成中包括八编:第一编“一般规定”,第二编“所有权”,第三编“占有”,第四编“他物权”,第五编“抵押与质押”,第六编“土地所有权的特殊类型”,第七编“著作权”,第八编“发明,商标及商号权”。该民法典草案曾提交国家杜马审议,但由于战争和革命没有完成立法程序。
  在该草案中,第七编著作权编包括文学所有权,音乐所有权,戏剧作品、音乐作品和音乐剧作品公开表演权,艺术所有权四章,而第八编则包括了发明权、商标权和商号权三章。对于著作权的定义,第1264条规定:“根据其属于文学作品、音乐作品或者艺术作品。著作权称之为文学所有权、音乐所有权或者艺术所有权”。涉及文学所有权的有36个条文,涉及音乐所有权的有10个条文,而涉及戏剧作品、音乐作品和音乐剧作品公开表演权的有5个条文,涉及艺术所有权的有16个条文,全编共计68个条文。发明、商标及商号权一编包括发明权、商标权和商号权三章,共计12个条文。
  在立法体系上将包括著作权在内的知识产权纳人民法典“物权”部分是俄罗斯帝国时期知识产权立法的创见,百余年后俄罗斯联邦在知识产权立法的体例上与帝国时期的立法具有强烈的历史承继性,即将知识产权立法民法典化,但不同的地方在于,帝国时期的立法是将知识产权立法部分“物权法”的框架内予以法典化,而《俄罗斯联邦民法典》是将知识产权立法作为与所有权和他物权相并行的独立一编予以法典化。[7]
  (二)苏俄时期民法典的编纂与知识产权立法
  1. 1922年《苏俄民法典》没有规定知识产权的内容
  1922年匆忙制定的《苏俄民法典》只有四编,不包括有关知识产权法的内容。[8]在1922年苏俄民法典中没有纳入著作权和发明权的规范也不令人惊奇,因为根本不能如期完成对它们的起草工作[9],正如盖伊赫巴尔克所解释的:“由于非常复杂的关系5在我们这里相应的法还处在首先必须保护这些利益的有关部门的起草中”。[10]所以在《民法典》通过后的1924年9月12日颁布了发明专利权的决议,1925年1月30日颁布了著作权法原则的决议。[11]这是苏维埃第一部著作权法,在1928年进行了某些修改。在1925年苏联《著作权法》中,著作权的有效期限不是作者终生,而是从作品公布之时起25年。在1928年《著作权法》中,著作权的效力期限为作者终生和自作者死后15年。在法律中包含了一些在当时已经是被认为是落后于现实的规范 (анахранизм),特别是并不认为翻译他人作品、利用他人作品创作新作品等为侵犯著作权的行为。1928年《著作权法》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仍然有效,当时它的被修改的内容都进入了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
  2.1964年《苏俄民法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规定知识产权制度的民法典
  在1922年苏俄《民法典》之后,试图修改该民法典的1940年、1947年、1948年和1951年苏联《民法典草案》中都包括了著作权规范,其中1940年和1951年《草案》还包括发明权规范的内容。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的内容就包括了著作权、发明权、合理化建议和工业设计以及发现权各编。
  1964年《苏俄民法典》共分为八编,将著作权、发现权和发明权的内容单列为三编,以特别强调对这些权利的调整与保护。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规定知识产权制度的民法典,它将知识产权制度纳入民法典的调整范围之内,确认了无形财产权与有形财产权的并重地位。尽管在法国民法典颁布后,法国的判例和学说讨论过保护知识产权的可能[12],但一直未能行之于文;尽管在1883年就已经签订了巴黎公约,但1896年的德国民法典的“有体物理论框架”对此种无形财产也依然视而不见。1961年《民事立法纲要》和1964年《苏俄民法典》则做到了这一点,同时法典也对知识产权制度本身也有创造性的规定,首创了发明人奖励制度,并将之纳入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尽管现在看来不能有效激励发明创造,但在当时无疑是社会主义知识产权制度的一个重要创新。[13]
  (三)俄联邦时期民法典的编纂与知识产权立法
  在前苏联时期,由于计划经济时期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决定了知识产权立法不可能有较大发展空间。这一情况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实行政治经济彻底改革以后才真正改观。
  在独联体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新阶段是从三个立法文件生效后开始的:一是1991年5月31日《苏联和加盟共和国民事立法纲要》;二是1992年9月23日俄罗斯联邦《计算机软件和数据库权利保护法》;三是1993年7月9日俄罗斯联邦《著作权与邻接权法》。
  1991年新的苏联《民事立法纲要》的基本结构是总则、物权、债权、著作权、在生产中利用发明和其他创作成果的权利、继承法和国际私法,共七编。其中,除著作权以外的“创作成果的权利”包括专利权、外观设计权、商标权、商号权、合理化建议作者权、商业秘密权和植物新品种权。[14]从苏联1991年《民事立法纲要》的整个结构内容来 看,知识产权法规范已较为全面。这是一个将知识产权法内容全方位纳入民法典的立法模式。但在编别上,仍然没有统一起来,将知识产权的内容分为两编分别规定。说明对整个知识产权制度还缺乏理论上的概括归纳。
  俄罗斯联邦《著作权与邻接权法》草案是由著名的俄罗斯专家小组起草的,而且其中增加了许多在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中提出的内容。这部法律符合这个时代著作权和邻接权保护的国际规范。可以说,俄罗斯在过了1982年后才拥有了一部在本质上超越了1911年《俄罗斯帝国著作权条例》的立法。著作权的有效期限达到了1837年规定的标准,法律也开始承认了对邻接权以及对许多新的科学、文学和艺术作品类型的保护,用专章规定了自1870年起就开始发展的作者财产权利集体管理体制。俄联邦《著作权与邻接权法》成为所有独联体国家制定民族立法的基础。因此,独联体国家在著作权和邻接权领域中的立法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统一的。
  (四)《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的一元保护时期
  自20世纪90年代初期俄罗斯《民法典》编纂计划付诸实施时起,在《民法典》框架内进行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意图就已经非常明显。俄罗斯学者们对于将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意见比较一致,他们之间的分歧仅在于选择何种法典化途径:是仅仅在民法典中规定关于知识产权法的一般规定,还是将知识产权的立法规范全部纳入民法典之中?[15]俄罗斯学者对此进行了十多年激烈的争论,甚至在法律通过后这种争论也没有停止。
  按照曾经参与《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起草工作的А.П. Сергеев[16]的观点,俄罗斯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进程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在这三个阶段分别完成了三个主要的《民法典》“知识产权编”草案的起草工作:
  1.知识产权法典化编纂第一阶段(1994—2001年)
  在这一阶段,《民法典》第三部分第五编(即后来的《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四部分“知识产权编”)的起草工作是由В. А. Дзорцев教授领导的私法研究中心[17]的工作组负责完成的。最初,起草者打算将知识产权部分纳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二部分,但是1995年初公布的草案太过粗糙,不仅不适宜纳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二部分的一般草案中,甚至也不适于深入讨论。最初的知识产权编草案称为“创造活动成果与个别化手段权(专属权)”,由7章构成,包括:一般规定,著作权,邻接权、发明、实用新型,商业秘密与反不正当竞争保护,商品个性化方式、企业名称、商标、原产地名称。该草案充满了明显的矛盾、漏洞和错误的决定。后来上述草案被多次增补,特别是增加 了新的章节和新的权利保护客体。被更新的1997年、1999年和2000年草案就是该工作的阶段性成果。最后在2001年根据上述草案在俄罗斯联邦经济发展与贸易部的庇护之下由那些专家草拟了最后的草案。实际上,1997年草案的轮廓在后来基本上没有改变。不言而喻的是,2001年的草案在立法技术质量上有了很大的改善,草案的篇幅也大大增加,受保护对象的范围也扩大了。但所有这些草案对知识产权关系的法律调整都持统一的观点。В. А. Дзорцев教授是该观点的奠基人。他在20世纪90年代的出版物中阐述了自己对专有权立法体系的观点。他并不认同“知识产权”术语,更愿意使用“专有权”的表述。В.А. Дзорцев教授认为,知识产权立法法典化的最佳道路就是“包含一般规定的文件,涉及客体种类的民事权利的基本规定。但同时还要存在几个规制特定种类的特别法”。[18]按照他的观点,该文件可以是民法典,也可以是某个专门的文件,他认为最好是将专有权的一般规定纳人民法典。1995—2001年的所有草案都是以该思想为基础的。该草案遭到了大多数俄罗斯国内专家的激烈批判。最终该草案没有得到行政机关的支持,也没有被提交国家杜马。
  2.知识产权法典化编纂第二阶段(2001

  ······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