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评析
【英文标题】 Reflection on 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作者】 蔡晓东阳贤文【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反假冒协议;亚太经合组织;版权和邻接权;限制和例外
【英文关键词】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he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copyright and related rights; limitations and exceptions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第17卷)【页码】 207
【摘要】

《TRIPS协议》之后,除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主持制定了《因特网版权条约》(包括《版权条约》和《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之外,国际知识产权版权协议的制定逐渐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转向了自由贸易协定(含有版权协定),如双边贸易协定(FTA)、多边贸易协定(如反假冒协议)及近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PPT)。其中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与以前的知识产权协议的规定相比,保护标准更高,该草案继续强化版权保护期限、范围、执行措施,但对版权的限制、例外及使用者的合法利益保护不足。

【英文摘要】

The TPP draft reflects this general and long-standing trend in U. S.post-TRIPS FTAs, and as such would disadvantage the public interest in appropriately balanced copyright systems. It insists on increasing the duration, scope, and enforcement of copyrights, especially on the Internet and through intermediaries, but it does so frequently without any correlative expansions of limitations, excep- tions, and users’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29    
  引言
  20世纪80年代、90年代美国是许多国际性知识产权条约[1]的主要推动者[2],后《TRIPS协议》时代则随着多哈宣言的制定、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展议程的启动以及人们对知识产权涉及公共利益问题的关注,发达国家认识到:再通过制定国际性的知识产权条约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益愈困难。美国转而寻求制定“封闭性”的双边和多边贸易协议。首先,美国与一些关系较为密切的国家和经济实力较弱的国家达成了一系列双边贸易协定,例如2001年《美国——约旦自由贸易协定》,在这些协议中美国以市场准入为诱饵换取对方接受比《TRIPS协议》更高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即TRIPS-plus条款。其次,美国与一些区域虽不同但都属于发达国家(日本、韩国、欧盟、瑞士、澳大利亚、墨西哥、新加坡、摩洛哥)制定了《反假冒协议》(ACTA),以供其他国家加入。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有关协议的公开、透明制定程序不同,《反假冒协议》则是以封闭和秘密的双边谈判形式进行的,这样做起初是为了避免公众或者发展中国家对协议批评和指责,但是纸包不住火,该《协议》的制定过程还是泄露了,这引起了公众、学者、消费者及其他协议方的警觉。该《协议》制定完成之后,首先在欧洲议会遭到了否决,更不要说像中国、印度、巴西会怎样反对它了,目前反假冒协议命运未卜难料。第三,美国与亚太经合组织四个成员文莱、智利、新加坡、新西兰于2005年达成了《贸易伙伴协议(P-4协议)》,以供亚太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加入,美国后来认为该《协 议》中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条款规定不够充分[3],2008年美国宣布把该《协议》扩大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并把反假冒协议和“美国一韩国”自由贸易协定的相关内容纳入其中。与反假冒协议相似,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现已吸收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秘鲁、越南加入秘密谈判。本文主要是从公众利益的角度分析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给作品使用者带来的负面影响:首先,该《草案》有损于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并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发展议程”、国际知识产权条约知识产权的限制条款和弹性条款相冲突。其次,与言论自由、获取信息自由原则相冲突。再次,该《草案》新的、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扩大了知识产权诉讼的主体、法院审判管辖权,甚至允许权利人起诉成员方政府。该《草案》继续强化版权保护期限、范围、执行措施,但对版权的限制、例外及使用者的权利保护不足。
  一、临时复制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第4.1条规定:成员方应规定作者、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有权授权或者禁止以任何方式、形式永久或者临时(包括电子形式的临时存储)复制其作品、表演和录音制品。
  与之相似,早在199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制定网络版权条约时,美国的“数字议程”(绿皮书,白皮书)就把版权保护扩大到计算机随机存储器临时复制和网络作品[4],美国支持把《伯尔尼公约》第9(1)条的复制权扩大到包括“不管是任何形式或者方式的永久、临时地直接和间接地复制作品”。为了避免该建议的保护范围过于宽泛,其对“临时或者偶尔”复制也规定了限制和例外:在遵守《伯尔尼公约》第9(1)条的前提下,协议方也可在下述情况下限制复制权即临时复制的唯一目的是为了感知作品或者是获得了作者授权、法律允许为了使用作品而临时、偶尔复制。美国的建议在国内外遭到了消费者、图书馆、网络公司的强烈反对。反对者认为:在线网络服务商把网络作品从发送者传送到用户时,其技术设备要对作品进行临时复制,该建议只是减轻了在线服务提供商潜在的侵权责任,而没有减轻网络用户使用网络作品的侵权风险。为此, 数字未来联盟提出了更为广泛的限制和例外包括该复制是:(A)为了感知作品;(B)偶尔或者临时的;(C)便于传输作品且没有独立的经济价值,这包括复制与作品的正常利用不冲突、没有损害作者的合法利益;(E)符合《伯尔尼公约》第9(2)条“三步检验”的临时复制。最终在制定因特网版权条约的外交会议上美国的建议被放弃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第7条规定了:表演者和录音制作者“以任何形式、方式间接地、直接地复制录音作品”的排他权[5],但《版权条约》第10条允许缔约方在不与作品的正常利用相抵触、也不无理损害作者合法利益的特殊情况下,可在其国内立法中对依本条约授予文学和艺术作品作者的权利规定限制或者例外。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照搬了美国的“数字议程”最具争议的部分,没有规定复制权的任何限制或者例外。其实即使是美国版权法也没有这样过于宽泛的保护规定,例如其版权法规定了复制权不包括保护临时复制[6],欧盟也规定了在正常使用某些计算机软件作品时“没有独立经济价值的临时复制保护例外”[7]。另外美国—智利自由贸易协定有关数字环境下版权保护的弹性规定[8],也没有规定在版权草案当中。
  自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启动以来,许多关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的制定就缺少了利益攸关方的参与。版权草案许多条款没有体现知识产权保护利益平衡原则,版权持有人将为此获取更大的利益,网络技术服务商因提供网络作品传输服务而受到更大的侵权威胁。而在制定因特网条约的过程中,每个成员方的建议草案都得到了各利益相关方的充分讨论和评价。版权草案有关数字复制权的规定应遵守两个因特网条约,限制草案对临时复制过分保护的规定。协议各方要摒弃秘密谈判的方式,充分考虑各方的利益诉求,支持电子商务的发展。
  二、版权穷竭和平行进口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第4.2条规定:未经授权制作的作品、表演、录音复制件或者已获授权在境外制作的上述复制件,成员方应规定作者、表演者和录音作品制作者有权允许或者禁止其进口。版权人已把作品或者录音制品的复制件投入市场上流通的,成员方可规定该条只适用于书籍、杂志、乐谱、录音、计算机软件、视听作品,当然成员方也可扩大保护范围。
  该《草案》第4.2条是关于版权穷竭问题的规定,它却与大多数国际知识产权条约的规定冲突[9],版权穷竭的依据是首次销售原则,即权利人把受保护的知识产品投入某国市场上后,其他国家可以从该国合法“平行进口”该产品。[10]
  没有知识产权国际穷竭制度,权利人就能在世界范围内人为地分割知识产品市场并在每个市场上制定垄断价格和营销策略,许多国家因此受到不利影响,特别是像新西兰、澳大利亚这样市场规模较小的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没有足够多的消费者来吸引知识产品进入其市场,结果是他们难以获得版权作品或者是只能以更高的价格购买知识产品。要是适用版权国际穷竭制度,消费者就能从其他价格较低的国家平行进口到与国内同样的知识产品。美国版权法没有明确规定权利人是否能禁止平行进口知识产品[11],不管是否存在相关的判例,平行进口问题应该由国会通过立法来解决,但是草案的制定者却先斩后奏通过太平洋伙伴协议剥夺了立法机关的权利。因为按照内国法的解释应与条约义务履行一致原则,对于内国法没有规定或者规定不明确的问题,应间接适用具有约束力的贸易协定,贸易协定属于一国应该履行的国际义务,内国立法机关也应遵守。
  三、权利位阶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第4.4条规定:为了消除作品作者权利和表演者、录音制作者权利的差别,缔约方应规定既要获得音乐作品作者的授权又要获得 音乐作品的表演者和制作者的授权,也就是说获得了表演者和制作者的授权,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作者的授权,同样获得了作者授权,并不意味着不需要表演者和制作者的授权。
  该条规定目的是要消除同一作品各权利人的权利“位阶”,这在其他知识产权国际条约中是少有的。从历史角度来看同一知识产权客体可能存在多个权利和权利主体,其权利是存在“位阶”差异的,第一个国际性的版权条约《伯尔尼公约》就只保护文字作品和艺术作品。后来的《罗马公约》要求成员方保护邻接权包括表演者和录音作品制作者的权利,但是上述条约对各个权利人权利的保护水平是有差异的[12],其原因就是人们一般认为邻接权客体的创造性没有文学艺术作品的高。晚近199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第17条赋予了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与作者相同的保护期,最近达成的《视听表演北京条约》虽未生效,但其第11条也赋予了表演者以前没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上述条约一个共同特点是不管使用什么类型的作品,都要求获得权利人的相应授权。但是禁止对权利位阶区别,使用任何作品都需要单独授权,可能有损于第三方或者公共利益。例如,为了更快更有效地利用音乐作品,音乐作品的作者享有专有权,而对音乐作品的表演者、制作者来说就可以适用强制许可,支付补偿金就行了;像“孤儿作品”因找不到其权利人或者没有权利人,为了方便公众接触这类作品,也可适用强制许可。
  四、延长版权期限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版权草案》第4.5条规定:把现有的版权保护期限从作者终身及其死后50年[13]延长到作者死后70年,或者是作品出版后的95年,或者是未出版作品完成后的120年。
  该条来自于美国1998年制定的《版权期限延长法案》,延长版权期限并没有给公众带来什么益处,也限制了活着的作者利用现有作品进行创作的能力,却让死去的作者的继承人获得了意外的好处。把版权期限延长的规定纳入到伙伴协议之后,也将会给其他成员方带来更沉重的负担,有些成员方因为知识产权市场规模较小或者经济欠发达,他们更多依赖于公共领域,延长版权期限对他们来说是获取知识和信息的障碍。更加糟糕的是该草案第4.6条还是现有作品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小词儿都挺能整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