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我国网络谣言之缘起、困境及应对
【英文标题】 The Origin, Dilemma and Solution of Internet Rumors in China
【作者】 张艳黄仪婷
【作者单位】 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中国科学院大学中丹学院
【分类】 刑法学【中文关键词】 网络谣言;困境;应对
【英文关键词】 internet rumors; dilemma; deal with【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1(第17卷)
【页码】 196
【摘要】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也引起了网络谣言的认知和应对问题。当下我国网络谣言的频繁出现是中国特定社会转型背景下政治、经济及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网络谣言虽然内容上可能与事实存在偏差,但其往往是普通民众的真实民意表达。如何有效应对我国网络谣言问题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英文摘要】

The appearance of internet has changed our lives, and resulted in the problem of how to understand and deal with internet rumors. The frequent appearance of internet rumors is the joint action of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factors in China during transition period. Internet rumors can be distorted facts. However, they may reflect the true feelings from the majority of people. It will be a long term and challenging task to deal with effectively the internet rumors problems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21    
  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催生了论坛、博客、微博等网络公共舆论空间的迅猛发展。在此背景下,我国民众选择网络作为言论表达方式的热情不断提升,网络已经成为民众舆论表达的重要载体。从2010年郴州市儿童医院以“工业氧”假冒“医用氧”事件,2011年郭美美炫富门事件,到2012年初甘肃兰州的食盐抢购闹剧、2012年底的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再到2013年甘肃张家川县初中生杨某造谣被拘事件,网络谣言问题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因此,认真研究网络谣言的特点与趋势、网络谣言的内在机理,并以此为基础探索建立科学的网络谣言应对机制,是当前我国网络领域健康发展所面临的重大而紧迫的任务。
  一、网络谣言之界定及特征
  对于“谣言”一词,《辞海》中将其定义为“没有事实根据的传闻,捏造的消息”[1];《汉语大词典》则认为它是“主动造假、凭空捏造而在一定时空中流传的言论”[2]。但从欧美心理学研究来看,“谣言”指向的是在缺乏可靠证据的情况下,人们基于自己的信念所作的特定或时事性陈述,一般经过口耳相传,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传播过程中,任何谣言都可能包含着某些真实的信息。[3]谣言的诞生并非源于互联网时代。谣言伴随着人类社会的产生而出现,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信息传播和信息评价方式。只是在互联网时代,谣言获得了网络这一更便捷、更迅速的传播媒体。我们认为,“网络谣言”是某种未经证实的网络言论或网络信息,但不能因其未经证实而将“网络谣言”划归为某种“虚构的”“凭空捏造”的言论或信息。事实上,从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以及***违纪微博实名举报事件等来看,网络谣言经历了从被当事人断然否定到最终被相关国家机关所证实的历程。在此期间,这些网络言论或信息“未经证实却未必虚妄谬误”[4]。
  网络谣言是传统意义上的谣言在网络条件下的新发展。作为一种新的谣言类型,它本质上带有传统谣言的特性,如传播来源的非官方性、传播内容的未经证实性、传播倾向的指向性以及传播途径的流传性。谣言常见的表述方式为“据我周围的亲朋好友亲眼所见”或者“据某个权威部门或供职于权威部门的权威人物透露”等。谣言虽在社会中流传,但尚未经官方渠道正式公布或已被官方渠道辟谣证明其真伪。而且,谣言的内容往往与重大社会事件或者民众所关心的社会问题等密切相关,由社会民众自发地予以广泛传播。由于传播者往往将自己的情感或情绪倾向加入到自己传播的谣言内容中,于是,在谣言传播过程中,不同传播主体所转述的信息相互影响,信息量不 断叠加和强化,信息内容不时变化,信息源头难以确认,谣言信息的正确性更难佐证。
  当然,相对于传统意义上的谣言,网络谣言也添加了一些新的网络元素,使其具有了自己的特征,如传播渠道走向多元化,传播速度快速提升,社会影响更加深远等。众所周知,传统的口传和行为媒介只有在近距离接触条件下才能传播信息,在这些传播媒介下谣言的传播能力非常受限制,主要在熟悉的人群.中传播。报纸、广播等媒介的出现尽管展现出较强的信息传播能力,但这些媒介往往被社会权威力量或知识精英等所掌控中,普通民众很难借助这些媒介来制造和传播信息,[5]然而,在网络环境下,这些障碍都不复存在。网络赋予普通民众更多的机会和自由来制造消息和传播消息。网民可选择借助公共论坛、私人博客、个人微博、社区空间等途径来发布和传递谣言信息。不仅如此,即时通讯、邮件等快捷信息传播工具则进一步便利了谣言的传播,提升了谣言传播效率。网络自媒体甚至可实现网络谣言信息制造和传播的同步化,信息提供和信息获知的同步化。借助现代网络媒体,网络谣言可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遍网络空间,影响也会立即从网络空间波及现实空间,进而在短期内激发网民的强烈情绪反应。[6]总之,网络谣言的信息发布和信息传播门槛低,而且,借助网络空间的开放性及其巨大的影响力,网络谣言信息一经发布,就可能迅速被大量转发而被社会民众广泛知晓,从此形成广泛的网络舆论压力,甚至可能引发社会集体事件,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
  二、当代中国网络谣言之缘起及其社会效应
  谣言的产生条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美国学者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从社会心理学的视角,提出“谣言”诞生的两个要件:谣言流传的重要性和模糊性。[7]其中,“重要性”意味着在传谣者和信谣者看来,谣言内容与特定的“重要”议题相关;“模糊性”意味着谣言所传递的信息并未得到权威性证实或否定,所传达的真实涵义是经过“模糊”处理的。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认为,谣言得以产生并广泛传播是跟所涉议题的受众关切的重要程度以及该议题在传播阶段真实信息的模糊性、隐藏性以及不确定性等共同作用的结果,“事件重要性与情境模糊性两个条件中,任意一个为零,谣言都不会出现。然而,事件到底有多重要、情境到底有多模糊,具体感知因人而异。”[8]学者Rosnow等人在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的基础上往公式中增加了一个重要的中介变量 “anxiety”,即“个体在心理上的焦虑与担忧”[9]。对于社会个体成员而言,一旦他们意识到谣言所涉议题与自己利益密切相关,而该议题的事实真相却迷雾重重,自己所获信息存在不确定性时,就会为谣言的产生创造条件,而此情境下社会成员内心的焦虑与担忧情绪会进一步加剧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为网络谣言的生成和传播提供了良好的土壤。改革开放为中国经济发展增添了无数的活力,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进而推动了社会政治领域的深刻变革。然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同时,中国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冲突也日益突出,社会贫富阶层之间的巨大鸿沟、社会腐败问题屡禁不绝、政府公信力的动摇、民众功利性思潮的盛行、民众社会焦虑感的提升等问题客观存在。谣言研究专家迪方佐曾指出人们相信谣言的最主要原因可能是,它们与听众的感觉、想法、态度、刻板形象、偏见、观点或者行为是一致的。”[10]当谣言内容符合人们从已有认知框架出发对外部世界作出的假设的情况下,就能引起他们情感上的共鸣。[11]网络谣言成为一部分社会群体宣泄其不满现实情绪的途径,网络谣言所涉及的敏感社会事件往往容易引起一些社会民众的心理共鸣,这也解释了为何一些意见偏激的网络谣言内容也会被部分民众接受,甚至有一些民众宁愿选择对谣言偏听偏信,也不愿接受经过官方或专家调查核实过的事件真相。而且,在政治层面,一些重大民生问题上主流媒体失语和民众利益表达意愿的提升进一步推动了网络谣言的盛行,毕竟“网络为公民,尤其是弱势群体提供了一个表达利益需求的平台和空间,使得舆论不仅有精英阶层的言论,更多的是表达来自底层的声音,这为打破话语权的垄断提供了一条新的道路”[12]。
  人们对于网络谣言褒贬不一,众说纷纭,这也正是网络谣言两面性的突出体现:一方面,网络谣言是对社会现实的关注,是对社会问题的认知,是社会民众政治参与的体现;而另一方面,一些网络谣言同客观事实存在较大偏差,带有明显的情绪倾向,容易引发社会群体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具体而言,首先,网络谣言,无论真实与否,都是社会现实生活或现实问题的反映。然而,网络谣言在传递信息的同时也往往承载了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的情绪,是其社会情绪的放大。一些网络谣言的传播者对于网络谣言内容进行的选择性传递和加工,导致网络谣言内容同其原始信息或社会事实有很大出入。其次,网络环境下信息发布主体的多元化改变了传统媒体在社会重大信息传播时一家独大主导舆论的格局,在一定程度上给社会民众获得更 多信息提供了便利,但同时也给网络谣言信息真伪性验证带来挑战。网络谣言的传播门槛低,这既为普通民众传递自己所见所闻的信息,发表自己的意见,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提供了便利的平台,也为虚假信息的滋生创造了便利条件。当前真伪摻杂的海量信息广泛存在于网络世界中,给网络谣言信息的查证带来了很多困难,而网络信息发布者的匿名性则进一步增大了追溯原始信息发布者的难度。另外,“把关”的弱化在促进社会民众自由发布网络信息,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同时,又使得网络谣言在发布和传播过程中更难以监控。传统媒体时代,政府或新闻机构承担着“把关人”的角色,负责筛选信息,摈弃不真实的或不适当的信息,禁止这些信息进入到信息传播渠道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