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被遗忘权”:言论自由与隐私自主的博弈与衡平
【英文标题】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The Balance Between Freedom of Expressien and Privacy
【作者】 李文曾【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被遗忘权;言论自由;隐私自主;平衡与博弈;适用与限制
【英文关键词】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freedom of speech; privacy independence ;balance and game; apply and limit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第17卷)【页码】 268
【摘要】

传播技术的突飞猛进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给人类带来了一些新的困扰。如何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防范政府权力的不当干涉和侵犯,依然成为公法领域的新课题。“被遗忘”权是数字化时代为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权,由自然人享有的一项新型的权利。它是指在特定条件下数据主体有权要求数据控制者永久删除其信息并停止传播的权利。“被遗忘”权是人们应有的权利,它涉及言论自由与隐私自主的博弈与衡平,应予以认真对待,该权利的引进将深刻改变目前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的格面。

【英文摘要】

Swift expansion of communicating technology has brought about great convenience, but it also causes new worries and problems. How to protect the personal information so as to avoid the unjust interference and infringement from governments has become a new research top in the fields of public law.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is a new right, which is enjoyed by a natural person.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safety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and privacy,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has been put forward in the network era.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means that a natural person has the right to demand information controller to delete his information, when a legal or contractual reason appears. We are entitled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it involves the balance and game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privacy independence, we should be taken seriously,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right will profoundly change the grid surface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of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06    
毫不夸张地说,在记忆能力上,Google甚至比我们自己还了解我们。
  ——迈尔·舍恩伯格
  一、问题的提出
  2014年5月13日欧洲法院(The 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对于此前西班牙籍男子起诉报社和谷歌公司案[1]作出最终裁定,法院认为一般人应该享有“被遗忘权”(a right to be forgotten),即在某些信息属于“不足够、无关系或已过时”的情况下,有权要求搜索引擎从搜寻结果中移除有关个人资料的相关链接。[2]由于欧洲法院的判决结果除了适用于整个欧盟国家外,也将深刻影响到在欧盟国家有广泛经营的包括谷歌及Facebook等国际著名网络公司。因此,该判决一经发布,立即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其实类似的事情也会发生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如果上网搜索一下自己的名字,很多人也会发现一些多年前关于自己的信息,有的可能是自己有意无意在网上留下的,有的则可能是别人给自己留下的网络数字化痕迹,这些信息中有些内容想必也当属于自己不愿意让自己和他人知晓或再次看到的。在英国牛津大学网络学院教授维克托·迈耶—肖恩伯格(Viktor Mayer-Schonberger)所著的《删除——数字肘代里遗忘的美德》(Delete the Virtue of Forgetting in the Digital Age)一书中记载的史黛西·施奈德(Stacy Snyder)梦想破灭一事也就是归因于互联网记住了史黛西想要忘记的信息,结果 事与愿违,不但应聘没成功反而让自己陷入了网络舆情的困扰。
  就以往而言,纸质文本由于印刷有限,发行影响范围有限,个人信息的保存也面临许多困难。然而,数字时代的到来使得原有的数据存储的现实发生了变化,各大搜索引擎在每分钟都会产生大量“网页快照”,数据存储大为快捷和低廉,使得保存技术反倒比湮灭信息更为便利,信息一经产生,随时均可以通过搜寻获得,对任何一个个体来说,与他相关的各类信息将很容易得到全部保存和展示,随时供他人获取,个人在网络聚焦灯下已变得对所有人透明可见,搜索已然成为数字化时代的一种基本生活方式。
  这其中,对于公众人物而言,由于特殊的身份决定了其不受强隐私保护或者受隐私保护克减的限制,信息的迅速传播使得他们的信息更容易被“人肉搜索”或数据挖掘所发现,这对于此类群体来说有时可能反倒是一件好事,既节省了其宣传成本,而且也有利于增加他们的知名度。但这对普通民众而言则恰恰相反,一个人犯下的错误,经网络传播迅速将其行为以数据的形式加以固化,使得犯错误者永远在犯错的后果中生存和挣扎,这不利于人们成长和面对未来。有些时候即使不是犯错,比如个人重要的信息(邮箱、住址、身份证号)、病历、工作经历和就业去向等痕迹也会经常被人获取并利用,这会使每一个人的生活不自在,甚至陷于危险境地。这些看似是无害的数据,在特定条件下如无法删除,也许它会在未来时刻影响人的职业选择与发展等等。
  在互联网时代,也许不少人时刻都在关心着如何在网上“秀”“晒”“表现”和“沟通”,但与此同时,如何隐身、如何被遗忘、如何保全自己也成为一大难题。[3]网络原本作为人类某些器官功能在电子化平面的扩展与延伸,但这种扩展与延伸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无尽的烦恼,同时也对现行的法律提出了新挑战。“被遗忘”成了数字时代个人权利上的一项奢侈品,从而“被遗忘权”的概念也就因此应运而生。[4]为此,本文试图以“被遗忘权”为研究对象,探讨“被遗忘权”及其产生过程、“被遗忘权”作为一种权利的实践意义、“被遗忘权”的适用与限制等,以期对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有所助益。
  二、“被遗忘权”及其发展
  2009年11月,法国两名议员向议会提出了一个新的法律概念——“数字遗忘权”。简而言之,它是一个人应该拥有的被网络和数字媒介遗忘的权利,即个人可以依法要求从网络上删除有关本人的某些行为和言论记录,而不应该事无巨细地被永远“网”住。[5]
  “被遗忘权”,又称为“删除权”(right to erasure/right to be forgotten/right to oblivi on/right to delete),指数据主体有权要求数据控制者永久删除有关数据主体的个人数据,有权被互联网所遗忘,除非数据的保留有合法的理由。[6]这意味着,在不违背言论自由和损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只要用户想终止或避免自己的个人数据在互联网领域或数字化时代被使用、传播或泄露,他就有权要求数据收集方和使用方彻底删除其数据。
  从现有研究资料来看,当前学界对“被遗忘权”没有统一的定义,尚存很多争议。该权利的提出原本是为了应对数据时代个人信息收集、存储和使用过程中涉及的隐私保护问题。西方学者认为“被遗忘权”虽然由维克托首先提出[7],但它并不是一个崭新的权利[8],而是“隐私自主权”或“个人信息自主权”的分支。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国家或地区,如欧盟、德国、英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就在个人信息保护立法中规定了信息主体在一定条件下有权要求信息控制者删除其个人信息,这可以看作是“被遗忘权”的雏形。[9]
  个人数据保护问题随着新信息时代的来临日渐突出。针对层出不穷的个人数据泄露和滥用事件,2012年1月25日欧盟委员会公布《关于涉及个人数据处理的个人保护以及此类数据自由流动的第2012/72、73号草案》,在议案中提出数据主体应享有“被遗忘的权利”[10]。美国加州近来也通过一项名为“橡皮擦”法案,要求互联网公司在用户投诉下,需删除所涉及的网络内容。根据日程安排,该法案将于2015年生效。[11]
  如果说“被遗忘权”在欧盟议会还只是处于立法提案阶段,在美国加州的法案尚未生效的话,那么阿根廷和西班牙则已经开始了关于“被遗忘权”的司法实践。2011年4月,西班牙数据保护当局以“被遗忘权”为由下令谷歌在一个月内删除关于90名原告 在互联网上的相关链接。[12]而在阿根廷,超过130个[13]个案裁定搜索引擎删除或限制相关个人数据。[14]
  三、“被遗忘权”的实践意义述评
  “被遗忘权”作为隐私权延伸的一种新型权利形态,自其提出之日起即受到广泛的争议,在欧盟和美国,学者们关于“被遗忘”能否成为一项权利还曾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和激烈的辩论。在社交媒体和云计算无处不在的时代里,为了有效评估“被遗忘权”的立法价值,我们有必要对其实践意义先做适当评述。
  (一)积极意义
  1.承认“被遗忘权”有利于强化个人隐私的保护
  “被遗忘权”的提出原初就是为了对自身某些隐私保护的特殊考虑,在当事人的请求下,对于某些不希望别人看到的信息,要求网络运营商或其他服务商删除其内容和痕迹的措施。因此,“被遗忘权”概念的提出在某种意义上有利于强化个人隐私的保护,更好的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事项。根据欧洲的一项民调显示,高达75%的欧洲民众愿意选择性地删除他们留在网上的个人数据。[15]
  2.承认“被遗忘权”有利于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特殊保护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在网络社交群体中未成年人的使用量越来越多,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高。然而,未成年人作为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其在使用网络社交资源时,由于自身素质和自制力的不足,特别是在某些网络服务便利条件的诱惑下,不适当的有意或无意的在网络空间披露和留存一些个人的隐私信息,而这些信息在特定条件下有可能被不法分子所利用,在不特定的将来给其带来可能的风险。因此,如果赋予未成年人一定的机会删除过往在网络上留下的信息进而保护自己的声誉,未成年人的隐私将得到更好的保障。
  (二)负面影响
  在看到“被遗忘权”对人们的隐私权保护带来巨大优益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该权利的设定不可避免地对言论自由和公共信息传播造成损害与阻碍。
  首先,“被遗忘权”会在一定程度上损害言论自由。“隐私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与“言论(新闻)自由”存在内在的冲突可能,即使《宪法》赋予了人们言论自由的重要权能,如果仅仅是因为当事人的要求,网络运营服务商就删除网络上有关当事人自己留下或者他人留下的言论,或者删除搜索结果中的一些敏感信息,那无疑是对发表言论一方的言论自由形成妨碍,不利于信息的有效沟通和传播。谷歌首席隐私顾问彼得·弗莱舍指出,尽管《2012年欧盟草案》提出“专为新闻、艺术或文学的目的的自由表达”可成为行使被遗忘权的例外,但《2012年欧盟草案》对该例外的界定过于模糊[16],实际上赋予了网络运营商删除信息的决定权,在当前行业自律严重不足的环境下,网络运营商在面对可能受到巨额处罚等风险下有可能会不适当的完成判断删除与否的角色,有损人们的言论自由。
  其次,“被遗忘权”会在一定程度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爱法律,有未来;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10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