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合作作品的构成
【副标题】 以我国《著作权法》第13条的修订为背景【作者】 卢海君
【作者单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合作作品;创作意图;实质性创作行为;思想;表达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79
【摘要】

合作作品的界定有两种立法例,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合作作品包括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和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美国、德国、我国台湾地区的著作权法规定合作作品必须不可以分割使用。对于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而言,其构成需要具备一定的要件。首先,需要作者具有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另外,还须合作作者具有实质性的创作行为。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无须满足成为合作作者意图这一要件。我国有关合作作品立法模式的立法相较于美国、德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具有不合理性。应当参照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的规定,规定合作作品必须不可以分割使用,可以分割使用的结合作品另行规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2946    
  
  一般而言,作品的创作是由单个人进行的。但在现实生活中,有诸多作品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合作完成,这种作品称之为合作作品(JointAuthorship)。不同于单个作品,对于合作作品,各国著作权法一般规定其著作权归合作创作者共同享有,我国亦是如此,我国《著作权法》第13条规定,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享有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可见,合作作品之著作权的享有与行使与单个作品并不相同,其权利归属须作特殊处理。而作此种特殊处理的前提是正确的确定合作作品之构成要件。
  一、合作作品界定的两种立法例
  在有关合作作品界定上,有两种不同的立法例。一种认为合作作品不仅包括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而且包括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一种认为合作作品仅指不可分割使用的作品。前者如法国、前苏联及我国的著作权法;后者包括美国、德国及我国台湾地区的著作权法。[1]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和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分别对应的是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规定的共同著作(合作作品)和结合著作两种情形。共同著作不以著作人间有意思联络为必要,且以不须同时作成。后来者对已故作者的作品进行修订补充也构成共同著作。[2]不同于共同著作,结合著作指多数人为共同利用之目的,将其著作互为结合者,该结合之多数著作在创作之际并无共同关系,各个著作间复可为独立分离而个别利用。[3]不同于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美国版权法、德国著作权法、我国台湾地区的著作权法都规定,要构成合作作品,合作作者个人的创作必须不能分离使用。美国版权法规定要构成合作作品,合作作者必须意图将他们的贡献合并到一个统一的整体中不可分割或相互依赖的组成部分。[4]德国著作权法第8条规定,当多人共同创作一部作品时,个人不能就各自的创作部分进行单独利用的,他们就是该作品的合作作者。[5]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第8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完成之著作,其个人之创作不能分离利用者,为共同著作。可见,我国台湾地区共同著作的构成要件有三:须两人以上共同创作;须创作之际有共同关系;须作者为单一之形态,致无法将个人创作部分予以分割而为个别之利用。[6]
  二、不可分割使用语境下合作作品的构成
  在不可分割使用语境下,合作作品必须是不可分割使用的,例如上述美国法、德国法、台湾地区法的规定。在此种立法例下,合作作品的构成要件有以下两项:
  (一)作者必须有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
  一般认为,要构成合作作品的关系,每个作者必须有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7]例如,在 Thomsonv. Larson[8]案中,法院认为要构成合作作者的关系,每个作者都要知道他们中的每个人在合作产物中享有利益,即分享收益的权利、控制作品的权利和被视为作者的权利,即必须有分享所有权和作者身份的意图。再如,审理Fisherv.Klein[9]案的法院认为,主要作者意图分享创作者的身份,合作作者的关系产生。美国众议院的报告也持相同观点:如果作者同他人进行合作,或者每个作者在进行自己之创作的时知道并意图使他的创作同其他人的创作合并成一个不可分割或相互依赖的统一整体,合作作品的要件满足。综上,合作作品成立的“试金石”是意图,即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意图将其创作的部分吸收进或合并进一个统一的整体的意图。[10]可见,要构成合作作品,须具备“成为合作作者的创作意图”之要件,此在版权立法、司法、学理中被广泛认可。
  然而,要构成合作作品,是否需要每个作者的贡献都构成独立的可版权性作品?共同创作的意图何时存在?要证明成为为合作作者的意图是否需要有明确表示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之事实的存在?还是可以从一定的行为中进行推断?如果可以进行这种推断,可以从什么样的行为中推断出共同创作的意图?构成合作作品的意图是否需要创作者知道合作作者是谁?还是仅有使自己的作品同他人的作品构成合作作品的意图,而不论该作者是否知道该他人是谁即可?这些有关合作作品之构成的问题在美国一些经典判例中得到解答。
  1. Maurel v. Smith案[11]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Maurel明晰了“成为合作作者之意图”的基本内涵。在Maurel一案中,几个当事人创造一部歌剧,原告写了戏剧情境,一个被告写了剧本,另外一个被告写了歌词。被告取得剧本的版权,然后签订了出版合同,将原告排除在出版收入人之外。Learned Hand法官分析道:假如两个人共同写一部戏剧,两人在戏剧梗概和设计方面达成一致,共同劳动写出这部戏剧,每个人将对整个创作作出贡献,他们可以被称之为该部戏剧的合作作者;然而,要构成一部合作作品,必须有共同的计划。法院判决:当几个合作者有意识的加入一部作品的创作时,而该部作品最初只作为一个整体呈现给大家,他们采取了共同的设计。除非他们明确的分配了任务,他们必须平均分担。
  该案说明,合作作品的构成需要合作者具有“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该“意图”的基本内涵是,作品的创作者必须“有意识”的加入到一部作品的创作之中。该案的判决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在合作作品的“一般”创作过程中,合作作者都“有意识”的加入到一部作品的创作之中。不过,在合作作品的“特殊”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并没有“有意识”加入到一部作品的创作之中,他们是否可以因为创作行为而成为合作作者?这个问题在其他判例中得到回答。
  2. Shapiro, Bernstein&Co. v. Jerry VogelMusic Co.案[12]
  Shapiro案说明要成为合作作者并不需要创作者明确表示成为合作作者的意图,该意图可以从一定的行为中推断出来。在Shapiro案中,一个作曲家作了一段曲子,同他妻子的歌词合成了一部名为“Melancholy”的合作作品。该作曲家和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出版该部合作作品。该作曲家后来将这部作品卖给了一个音乐出版商,在作者同意的情况下,配了新的歌词。配了新的歌词的作品被重新命名为“My Melancholy Baby”。第二巡回法院认为该部作品构成合作作品,因为该作曲家作曲时就带有合作的意图。他原初意图与其妻子合作这一事实并不相关,因为在其妻能够写出歌词之前可能已经死了,在这种情形下该作曲者仍然可能与另外一个人一起创作出合作作品。
  Shapiro案的法院丰富了合作作品的意图要件:不是看由合作所表明的作者在合作时的意图,而是要看作者的主观意图。[13]申言之,作者在创作作品的时候,可能意图同某甲一起创作一部合作作品,但他的主观意图却是创作自己的作品希望他人的作品同自己的创作共同构成合作作品,而不论该“他人”的身份如何,此时,不论这里的“他人”是否某甲,两人的创作都可以构成合作作品。
  3. Edward B. Marks Music Corp. v. Jerry Vo-gel Music Co.案[14]
  Edward B. Marks案回答了“构成合作作品的意图是否需要创作者知道合作作者是谁”这个问题。在该案中,一个出版者从一个抒情歌的作者手中购买了一首歌词,并委托一个作曲者为该词作曲。该作曲人不认识抒情歌的作者,也没有实际与他一起工作过。第二巡回法院认为合作作品所需要的共同计划存在,因为抒情歌的作者在创作歌词的时候就“有意”( with the intent)让作曲人为其作曲。Hand法官评价道:作者是否共同创作或者他们是否彼此认识并不是关键问题。只要他们“意识”(mean)到他们的创作是互补的,这些创作将体现在一个单独的作品中就足够了。Hand法官讲道:当双方主体计划一个不可分割的作品时,除非他们事先有其他约定,他们各自的利益就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
  Edward B. Marks案重新定义了合作作品的法则,合作作品的各当事人在一起工作并不必要。创作合作作品的意图,这种意图可以通过合作作品的实际结果得到证明。合作的事实而非合作的某种形式成为判断合作作品的最重要的因素。[15]不过,我国有些学者却持相反之观点。他们认为,为他人已经完成的诗词谱曲或者为他人已经完成的乐曲填词,由于缺乏共同创作一部作品的合意,由此完成的作品不构成合作作品。[16]
  从上述经典案例的判决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一部作品要构成合作作品,作者在创作作品的时候必须有就自己的作品同“他人”的作品结合成为合作作品的意图。这种意图既可以明确的表示出来,也可以从一定的行为中推断出来。但该“他人”是谁似乎并不需要在创作作品的时候就明确的知道。建立合作作品制度的目的是为了判定合作作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包括作者身份的确认。如果先前创作者有就自己的作品创作合作作品的意图,但并不知道具体的合作对象是谁,后来者将自己的作品同先前作者的作品结合成一个作品,只要后来者的结合行为并没有侵犯先前创作者的精神利益,可以认为该作品构成合作作品。法律可以规定后来者在创作合作作品的时候有通知先前创作者或者创作者的合法继承人的义务,否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好饿但是不想动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29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