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工伤认定中不确定法律概念的司法判断
【副标题】 以“途中工伤”类型化案例为样本【作者】 谷昔伟
【作者单位】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劳动合同法
【中文关键词】 上下班途中;工伤认定;“实质合理性”;判断标准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24
【页码】 95
【摘要】

“上下班途中”作为描述性不确定法律概念具有模糊性和多义性,行政机关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解释适用并非自由裁量权的范畴,不享有判断余地,司法机关应予全面审查。综合运用语义学、社会学等解释方法,对绕道、未按规定时间上下班、未认定事故责任等特殊情形,结合时间、空间、目的三因素,采取“实质合理性”判断标准,除“显失合理”外,一般应认定工伤。对于合理性认定有疑义时,适用疑义判断规则,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解释,以激励和督促更多的企业积极购买工伤保险,实现工伤保险广覆盖的价值目标。同时,注重社会学解释方法,尊重立法文本,避免造成反向不公,对“上下班途中”非交通事故伤害不予参照适用,避免过度保护个体劳动者而不当增加用人单位的负担,对用人单位和普遍意义上的劳动者造成不公平对待。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1396    
  
  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款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但由于“上下班途中”概念的不确定性,引发诸多争议,本文结合司法实践中有关“途中工伤”的典型案例,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社会保险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答复,探讨工伤认定中不确定法律概念具体化的判断标准。
  一、“上下班途中”作为行政法问题的文本解读
  法律通过语言表达相应的概念,由于语言本身的多义性、模糊性,同一个语词在不同的语境下,具有多种含义。正如“上下班途中”作为日常生活用语,其概念较为宽泛,普通人对该概念的理解较为确定。但“上下班途中”规定于法律法规时,其概念内涵受到目的性、合理性等价值因素的制约,对于该概念的理解具有不确定性。法律语词常常会有一个“涵义空间”。正确地界定法律用语的涵义,乃是法律解释的主要任务。[1]
  (一)“上下班途中”限定条件的变迁
  2003年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职工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该条将途中工伤的条件限定为“机动车事故”。随着我国电动车的普及,大量交通事故由电动车所导致,但电动车难以归入道路交通安全法定义的机动车之列。行政机关认定工伤时亦将电动车排除在外,但部分法院对于机动车的概念进行目的性扩张,将电动车亦涵盖到机动车概念中。[2]同时,通过个案的裁判将火车认定为《工伤保险条例》中的机动车。[3]由于司法个案的突破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国务院于2010年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删除了限定条件“机动车”,对“途中工伤”的限制条件变为“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同时,明确了火车、轨道交通等造成事故应当认定工伤。
  (二)司法解释中的“上下班途中”
  职工未按规定时间上下班、上下班绕道接送孩子等情形,能否认定“途中工伤”,备受争议。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条规定了职工在合理的时间、合理的路线以上下班为目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该条将“途中工伤”认定的范围予以适度扩大,但对何为“合理”并不确定,需要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在个案中予以判断。
  (三)最高院答复、纪要中的“上下班途中”
  概念的不确定性和现实生活的复杂性,导致“途中工伤”认定的复杂性,对于疑难复杂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以纪要或个案答复形式对下指导适用。如《关于审理与低温雨雪冰冻灾害有关的行政案件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法小宝》(法139号)认为,低温雨雪冰冻灾害期间,上下班的路线、不宜只严格掌握为工作地点和居住地点之间特定的、固定的路线。只要路线没有显失合理且方向正确,一般应予认定。对于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因无证驾驶机动车、驾驶无牌机动车或者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事故导致伤亡应否认定工伤的,最高人民法院先后作出两份答复。[4]此外,还有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工,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的答复。[5]
  工伤保险系法律课以用人单位的强制性义务,主要目的在于保护劳动者受到工伤时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是我国社会保险的重要险种之一,根据《社会保险法》第3条的规定,社会保险制度坚持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方针,社会保险水平应当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上下班途中”作为劳动者工作范围的合理延伸,纳入工伤保障的范围符合国际劳动标准,也是多数国家的政策选择。[6]限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对于职工“上下班途中”受到伤害不加区分地认定工伤,社会保险显然无法承受。同时,由于现实中个案的复杂性,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对于“途中工伤”予以具体化解释,但依然争议不断。
  二、基于案例的类型化梳理:司法实践中“途中工伤”的认定现状
  笔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途中工伤”案件,截止2016年7月3日,共5405件,其中,涉及交通事故3816件。由于我国工伤由行政机关先行认定,职工或用人单位对于认定工伤不服的可以提起诉讼,即进入法院实体审理的案件只是其中一部分。可见,当前,涉及职工“途中工伤”认定问题,法院、行政机关、当事人、用人单位的认识存在较大差别。
  (一)上下班途中绕道
  案例1:在“杜国菊诉枝江市人社局工伤行政确认案”中,一二审法院认为,周某发生交通事故时离上班时间还有80分钟,且在家到宿舍途中,并非上下班途中。但再审法院认为,周某以上班为目的,从周湖村的家中出发,在单位宿舍放车、换衣服,稍作休息之后再去上班,是出于日常生活的需要,符合工人们的上班习惯,属于《工伤保险条例》中所指的“上下班途中”。[7]
  (二)上下班途中存在违法行为
  案例2:在“再审人高荣梅诉被申请人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纠纷案”中,再审法院认为,吕某在下班途中穿越铁路线回家的行为虽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的相关规定,但其行为目的是为抄近道回家,仍属于”在上下班途中”。另被申请人也无证据证明该事故发生具有《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为工伤的情形。[8]
  案例3:在“桂阳县鸿达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因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中,法院认为,虽然李某属于无牌、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但并不是不予认定工伤的法定情形。[9]
  (三)未按规定时间上下班
  案例4:在“莱州市柞村西朱宋茂石采石矿诉烟台市人社局行政确认案中”,二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及相关规定并没有对“上下班途中”的概念作出明确解释,更没有将“上下班途中”限定为“正常上下班途中”、“完成工作后的上下班途中”。应从《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出发,作出有利于受伤职工的解释。[10]
  案例5:在“杨国平、张海清诉重庆市奉节县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纠纷案”中,法院认为,杨某于法定休息日从奉节县老家返回其位于奉节县县城的非固定居所,系探亲休假之后返回奉节县县城,其目的是为次日正常上班作准备,而不是直接返回奉节县县城其工作场所上班,故其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不应认定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11]
  案例6:在“吕某诉城固县人社局、第三人城固县供电分公司工伤认定纠纷案”中,冯某2013年9月2日至8日轮休,9日上午十点上班,其家离单位300多公里,因晕车,冯某通常骑摩托车上班。2013年9月7日、8日汉中大范围小到中雨,其于9月7日冒雨返回城固县,在途径210国道时发生交通事故,对方负主要责任。法院认为,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不能简单理解为用人单位考勤规定的上下班时间。上下班有一个时间区域,可能早一点,也可能晚一点,这“一点”是否合理,必须具有正当性,应结合距离、路况条件、交通工具的类型和季节气候的变化等作出客观、合理、全面的判断,遂撤销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重新作出决定。[12]
  案例7:在“申请人赵艳雷诉被申请人沛县人社局工伤行政确认案”中,法院认为,窦某虽然与其所在单位的领导宁连盛共同与外单位人员用餐,但该用餐行为并非为单位利益而付出劳动;在用餐过程中,窦某离席返回家中的行为亦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中所规定的上下班通勤行为。[13]
  (四)未认定事故责任
  案例8:在“施建新诉南通市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纠纷案”中,法院认为,在道路交通事故一方逃逸,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对交通事故责任没有明确认定的情形下,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对交通事故是否属于非劳动者本人主要责任作出判断,不能以事故责任无法认定为由,不予认定工伤。[14]
  就上述案例,绝大多数采取有利于劳动者的认定标准,对于存在疑义的,均肯定“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性,进一步加剧了对工伤认定的扩大化和趋同化。一方面,对劳动者的倾斜保护,符合工伤保险作为社会保险的定位;另一方面,囿于我国现阶段的经济发展现状,过度保护个案中的劳动者势必损害企业的正当利益和作为普遍意义上劳动者的权利。就此,如何判断“合理性”成为当前“途中工伤”认定的难题。
  三、基于不确定法律概念的解读:“上下班途中”的解释方法和判断规则
  (一)何为经验性不确定法律概念
  1.法律概念分为确定性法律概念和不确定性法律概念,前者是指意思确定具有一义性的法律概念,通常只有数字时间等属于此类;而后者则是指意思不确定具有多义性的法律概念。[15]在法律中,绝对确定的概念是罕见的。法律概念的“不确定性”可能基于概念语词的多义性。[16]不确定性法律概念包括经验(描述性)概念和规范(价值性)概念。经验性不确定法律概念,又被称之为描述性、事实性不确定法律概念,是指纯粹以现实世界中原则上可以用感官或其它方式经验化的客体作为指称的对象,例如黑暗、夜间、黄昏、噪音等这种不确定法律概念通常被认为可以通过经验法则一义性解决。价值性不确定法律概念,又被称之为规范性不确定法律概念,是指需要法律适用者补充评价的概念,例如,不可信赖性、公共利益、重大过失等。[17]“上下班途中”属于描述性法律概念,核心要素为上下班,外延具有不确定性。近代行政法学或行政法实务关于行政裁量与不确定法律概念的讨论上,渐有判断余地的观点被提出,认为行政机关就存在于构成要件中之不确定的法律概念之了解,有时例外地享有判断余地。对于行政机关的见解在判断余地范围内,法院对之不得审查。[18]一般而言,对于描述性法律概念,行政机关不享有判断余地,司法机关有完全的审查权。司法审查权究其本质,在于对不确定性法律概念的价值补充,即社会学解释。
  2.经验性概念与价值性概念的区分并非泾渭分明。“人”“黑暗”等“描述性概念”在根本上也当是“规范性概念”。[19]而非纯粹的经验描述,只是对于该价值评判,是建立在社会人普遍的生活经验之上。对于可欲结果的探求,在于确定个案中符合立法目的的相对合理化结果。不确定法律概念的具体化不存在“唯一正确答案”,但不确定法律概念适用于具体个案事实时,形成唯一正确的事实判断;不确定法律概念具体化不存在“唯一正确答案”,但经由法律论证,甚至是加上裁判者的推理和想象后,使得个案的裁判结果有了“唯一正确答案”。[20]
  (二)“上下班途中”的解释
  法律条款的适用,最终依赖于法官的解释。赛尔修斯认为“法律解释不是拘泥于文字,而是要实现其意义和目的。”[21]法官对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正当性和实体合法性进行审查。实体合法性审查的关键是对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13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