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涉外管辖协议的效力认定
【作者】 戴曙(二审承办法官)【作者单位】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1【页码】 5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6588    
  【裁判要旨】审查涉外管辖协议效力适用的法律为法院地法,即受理案件的法院所在地的法律,不应适用当事人协议选择的准据法;涉外管辖协议选择的法院可以只确定到特定国家或法域,并非必须确定到特定国家或法域内某一法院;协议选择的外国法院,只要与争议有实际联系,且不属于我国法院专属管辖的涉外管辖协议即应予认可;如果涉外管辖协议没有明确表明为非排他性的,则应推定解释为排他性协议;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前提是我国法院对案件本身享有管辖权,且必须同时满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32条规定的六项条件。
  □案号一审:(2016)沪02民初4号之一二审:(2016)沪民辖终99号
  【案情】
  原告:国泰世华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世华银行)。
  被告:高某。
  原告国泰世华银行诉被告高某保证合同纠纷一案,被告高某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理由为:1.高某与国泰世华银行系保证合同关系,在国泰世华银行提供的保证书上双方已约定涉讼时适用中国台湾地区法律为准据法,并由台湾地方法院为管辖法院。2.本案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专属管辖范畴,双方当事人无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协议管辖的约定,本案亦不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及其他公民、法人或组织的利益,且由中国台湾地区地方法院管辖更为方便,故请求驳回原告起诉,告知原告向我国台湾地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审判】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首先,根据原告国泰世华银行提供的证据,被告高某通过保证书为案外人公司向国泰世华银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书明确约定,“因本保证书涉讼时,合意以中国台湾—地方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双方合意由中国台湾的地方法院管辖涉案纠纷的意思表示清楚。其次,本案当事人之间不存在选择人民法院管辖的协议,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专属管辖;除管辖权异议申请人高某外,原告系台湾银行,主债务人系外国公司,本案不涉及国家和我国其他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利益;本案相关金融衍生品交易主合同系原告国泰世华银行的业务之一,保证合同关系中保证事实的查明和责任认定必须以主债务事实查明为前提条件,而本案法律关系实际联系地均在我国台湾地区,各方当事人已明确约定以中国台湾地区有关规定作为准据法,本案金融衍生品交易主合同及保证合同的履行情况、损失确定由中国台湾法院依照台湾地区有关规定审理更为方便。综上,被告高某提出双方已作管辖权约定及应由更方便的中国台湾法院管辖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原告国泰世华银行应根据保证书约定,向与本案有实际联系的中国台湾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据此,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0条、第531条、第532条、第551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国泰世华银行的起诉。
  一审裁定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
  国泰世华银行上诉称,涉案保证书约定,因本保证书涉讼时,合意以中国台湾地方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存在空白待协商部分,表明双方未就协议管辖的法院达成一致,属于约定不明。即使“台湾地方法院”的表述属于约定了管辖法院,但中国台湾地区有多个地方法院,上述管辖条款也能确定由哪一个地方法院作为第一审法院,因此上述管辖条款不具有确定性和排他性,不能排除其他法院依法行使管辖权。被上诉人高某的户籍地位于上海市政立路,本案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利益,不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根据民事诉讼法关于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的规定,一审法院依法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被上诉人高某答辩称,“中国台湾地方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应理解或解释为我国台湾地区有管辖权的地方法院作为第一审法院。本案中,在台湾地区有实际联系地点的法院为本案上诉人的住所地所在地法院,即中国台湾地区“台北地方法院”,故本案之台湾地区有管辖权的地方法院系中国台湾地区“台北地方法院”,涉案管辖条款应为明确有效。即使存在两个以上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法院,上诉人亦可在台湾地区多个法院中择一起诉。根据管辖条款约定,本案也不应该由台湾地区以外的法院管辖。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条件是被告提出案件应由更方便外屆法院管辖的请求,或者提出管辖异议,并非基于法院对案件有管辖权。本案被上诉人虽系中国公民,但不方便法院原则适用条件之一“案件不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利益”,应作限缩性解释为不涉及国家和我国其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利益,不应包括案件的原、被告。本案上诉人为中国台湾地区企业,涉案保证书以台湾地区所用之繁体字制作,且以中国台湾地区有关规定为准据法,主债权及其保证债权的履行地均在台湾地区,以台湾地区法院作为管辖法院,审理该案件更加方便。故本案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并无不当。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保证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51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我国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民事诉讼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本案上诉人住所地在我国台湾地区,且本案为管辖权纠纷,属于程序问题,一审法院对本案纠纷是否享有管辖权,应适用法院地法,即可以参照适用民事诉讼法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进行审查。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协议管辖条款是否有效、是否具有排他性以及本案是否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31条规定,涉外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侵权行为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外国法院管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和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专属管辖的案件,当事人不得协议选择外国法院管辖,但协议选择仲裁的除外。本案涉案保证书约定,因本保证书涉讼时,合意以中国台湾地方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本案上诉人住所地在中国台湾地区,与争议有实际联系,且本案不属于中国大陆法院专属管辖,故上述管辖协议应予认可。
  其次,人民法院对主合同纠纷或者担保合同纠纷享有管辖权,原告以主债务人和担保人为共同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对主合同纠纷和担保合同纠纷一并管辖。但主合同或者担保合同当事人订有仲裁协议或者管辖协议,约定纠纷由仲裁机构仲裁或者外国法院排他性管辖的,人民法院对订有此类协议的主合同纠纷或者担保合同纠纷不享有管辖权。
  是否属于排他性管辖,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2005年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第3条对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作了如下规定:(一)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是指由双方或多方当事人根据第3款要求而订立的协议,其指定某一缔约国法院或者某一缔约国的一个或者多个具体法院处理因某一特定法律关系而产生或者可能产生的争议,从而排除任何其他法院的管辖。(二)指定某一缔约国法院或者某一缔约国的一个或者多个真体法院的选择法院协议应当被视为是排他性的,除非当事人另作明确规定。
  (三)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必须以下列方式订立或者证明:1.以书面形式或者2.以任何其他交流形式,只要该形式能提供随后参阅可资利用的信息。(四)作为合同一部分的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应当被作为独立于合同其他条款的协议。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的效力不能仅因合同无效而受到置疑。参照公约规定,选择管辖法院条款是否具有排他性关键在于看协议用词是否明确。涉案保证书明确“因本保证书涉讼时,合意以中国台湾地方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而本案当事人未另作明确规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法小宝)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658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