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科技进步立法总体构思刍议
【作者】 倪正茂【分类】 科技法学
【期刊年份】 1987年【期号】 5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9214    

当代科学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一大批新兴技术领域飞快崛起,日新月异,促成了席卷全球的新技术革命浪潮,正视新技术革命浪潮的冲击,认真加以研究,抓住时机,采取正确的对策。将成为我国跻身于强国之林的契机。

综观各发达国家发展科学技术的对策,不外行政、经济与法律三种激励手段。建立行政、经济,法律三元的综合配套激励机制,应成为高层决策的战略指导思想。但行政、经济手段本身在许多情况下还要依靠法制的保障。因此,科技进步的立法激励,当是迎接新技术革命挑战的首要一环,这样,科技进步立法的总体构思,就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了。

发达国家科技进步立法给我国提供了参考。无论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他们的科技立法都有总体上的共同点,这些共同点主要是。

第一,基础性立法、新技术立法与相关性立法三结合。

这是为着科技进步的共同目的而采取的层次不同的三种立法,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首要者为基础性立法,包括宪法规范、促进和保障科技发展的一般性立法、科技机构法规、科技发展基金立法。教育立法、人才立法、智力产权保护立法以及技术交易、发明奖励基金立法等,也属于必要的基础性立法范畴之内,没有这些基础性立法,不用说今天的新技术革命不能产生,就是往昔的科技发展也不可能存在,更不用说将来新技术革命的进一步高涨了。第二层次是各个新技术领域的直接立法。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新技术,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跃入新的阶段,科技的专业分工越来越细密,因而立法也应分门别类地进行,以便促进和保障特定科技领域的发展。发达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着力制定的原子能法以及关于生物技术、空间技术,海洋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等等的立法,都在新技术立法之列。这类立法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是极为明显的。第三层次是与新技术发展间接相关的立法,如税法、合同法标准化法、技术评估法、科研生产协作法以至商业法、运输法等。这些立法与科技全部领域都相关,但在新技术革命蓬勃发展的今天,正被更广泛、更灵活、更巧妙地用来促进新技术的发展。

上述基础性立法、新技术立法与相关性立法三个层次,不但是缺一不可的,而且必须是配套制定,同步发展,紧密结合的,如果“各自为政”、“各行其是”,仍然不能充分发挥各自对科技进步的促进作用。例如美国于1787年通过的宪法,在世界各国中率先规定,联邦有权为了鼓励科学和民用工艺的进步,给予著作家、发明家对他们的作品和发明享有限定年份的专利权。接着。美国在1791年最先制定了《专利法》,使宪法的原则性规定具体化。以后,美国在一系列的新技术立法中,也涉及专利权的享有的法律规定,这样,由于三个层次的立法都具备了,新技术专利权的保护就比较切实有力。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社会性与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必然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时至今日,资本主义国家仍然得以较快的速度发展其社会生产力,原因之一,可能就在于这些国家以比较健全的科技立法保障了生产力中最革命,最活跃的科学技术因素的发展。对此,值得我们深加思索,认真研究,积极借鉴。

第二。中央立法机构、受委托立法的部门和地方立法机构三结合。

这是立法的组织保证方面的三个不同层次。这三者同样是科技进步立法所不可或缺而又必须紧密结合的。中央立法机构如议会、苏维埃代表大会,有立法的审批权,在立法预测、立法决策和立法审批方面,起指导性和组织领导性的作用。但中央立法机构不可能包揽一切,对各个科学技术部门和各个地方。不可能全然了如指掌。因此,被委托部门的立法起草工作和地方的立法工作,就成了中央立法工作的重要基础,尤其是地方立法这一层次,在联邦制国家中,特别重要。即使是在单一制国家里,地方立法与中央立法的配套与紧密结合,也是科技进步的重要保证。因为中央是不可能离开地方而独立存在的,同样,地方也必须在中央统辖范围之内动作。被委托部门的立法,必须提交中央立法机构审核通过才能施行,也必须在地方立法中得到体现才能顺利实现,所以,它与其他二者的关系也是十分密切的。

第三。近期、中期,长期立法三结合。

这是科技进步立法在时间范畴内的调节性措施,近期立法具有“急功近利”的性质,要求“立竿见影”,大多是针对十分具体的科技领域而制定的。中期立法是对可以预见的时期内科技进步的方向,范围,目标,要求等的法律规定,它所涉及的权利义务关系是肯定的,明确的,在中期立法规定的期限内是必须兑现的。长期立法具有预示性,指导性,但它决不是可望不可及,可议不可行的。实际上,所有的近期、中期立法,都与长期立法有关,是长期立法指导下的对近期与中期科技进步要求的比较具体的法律规定。三者同样必须紧密结合,环环相扣。日本的一系列机电振兴法,就具有紧密结合、环环相扣的优点,但它不是近期、中期、长期的三结合,我国可以仿行日本的机电振兴系列法律,並加以改进,有长期立法的战略眼光,有中期立法和近期立法的战术性决策,形成三者紧密结合的立法总体构思,以求立法的有机性、系统性,科学性,正确性和有效性。

此外,立法中的立、改、废三结合、立法、司法,守法三结合,法制建设、法制宣教、法学研究三结合,以及立法中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达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加以统筹结合的借鉴等等,都与科技进步立法总体构思直接或间接地相关联,都必须充分兼顾,认真对待。

借鉴与参照别国的经验,不是照搬照抄,生吞活剥,必须从我国的国情、基础、条件出发,也必须顾及我国已经形成了习惯与传统的做法。例如,我国长期以来大多依靠政策来调整社会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关系,与发展科技相关的各种社会关系也一直依靠政策加以调整。这样,从以政策调节为主到以法律调节为主的转变,就必须有一个必要的过渡时期。当前的经济体制改革和科技体制改革,就是必要的过渡。它将以法律调节为激励科技进步的主要手段,奠定组织基础,体制基础和习惯、心理的基础。但是尽管如此,在研讨科技进步立法总体构思时,其战略着眼点,却在于认同发达国家的先进的科技立法。因此,上述发达国家科技进步立法的若干个三结合经验,原则上都可作“他山之石”以“攻”我之“玉”。

第一,我国也应重视科技立法中的基础性立法、新技术立法与相关性立法的三结合。

从这一方面看,不能不承认,首先,这三方面的立法都还很不够,其次,对这三方面立法的紧密结合、同步发展、综合配套,基本上还未加关注。

在基础性立法中,发达国家大多十分重视以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为科技进步的崇高地位、积极作用、广阔领域、主要原则等作出有力的规定。这些国家促进科技进步的宪法规范的特点主要有:(一)早。如美国宪法早在距今整整200年前即规定了“奖励科学及实用技艺的进步”的专利权原则;瑞士宪法也在一百多年前的1874年以较多的条款作了保障科技进步的规定。(二)优。如与我一衣带水的近邻日本明确规定“对科学技术的促进应在国民发展事业中占优先地位”。(三)特。如意大利宪法规定给予科技成就卓著者以政治殊荣,即可被共和国总统指定为终身参议员,日本宪法规定“对有特别才能的公民”提供奖学金、补助金或其他形式的奖励;波兰宪法规定“对于有创造能力的知识分子”“给予特别的关怀”。(四)详。如苏联和发展中国家南斯拉夫宪法,都以各国宪法所罕见的详尽条款,对科技进步的促进作法制保障性规定。

在新技术立法方面,我国几乎还是一个空白,同发达国家的有关立法相比较,落后了整整半个世纪。以美国为例,该国半个多世纪前就开始了高技术的积极立法。如调整能源问题的法律,美国现在就有。能源部组织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法宝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92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