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演绎作品著作权的司法保护
【作者】 陈锦川【作者单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19【页码】 4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7226    
  一、演绎作品的构成及其范围
  演绎作品,也称派生作品或衍生作品,是指利用已有作品创作的作品。因此,演绎作品是相对于已有作品而言的,是基于已有作品产生的作品。
  构成演绎作品,需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如果没有利用已有作品的表达,或者只是利用了已有作品的思想,则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演绎。二是包含有演绎者的创作。在利用他人表达的基础上,演绎者进行了再创作,演绎的结果和原作相比具有独创性,符合作品的要件。如果仅仅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但是没有演绎者的创作,没有形成新的作品,也不构成演绎作品。
  演绎作品主要包括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的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即演绎创作的主要形式包括改编、翻译、注释、整理等。有的著作把汇编创作也当作演绎的一种形式,“如果汇编的对象是作品,且汇编的结果具有独创性,则该汇编作品也属于演绎作品”。“如果汇编作品的组成内容是不构成作品的材料,则该汇编作品属于原创作品。”{1}
  二、演绎作品的著作权
  演绎作品是在已有作品基础上再创作的作品,在已有作品还有著作权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已有作品的著作权与演绎作品的著作权的关系。对此,著作权法律制度确认的原则是:已有作品的著作权由原作者享有,演绎作品的著作权由演绎者享有,但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在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第十四条对此作了明确的规定。
  根据这一原则,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对演绎作品享有的是完整的但却不独立的权利。所谓完整的权利,是指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享有著作权法第十条所规定的全部的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其享有的著作权的范围与已有作品著作权人的著作权范围是一样的。所谓不独立的权利,是指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依附于已有作品的著作权,在行使时要受到已有作品著作权的控制。演绎作品是在已有作品基础上的再创作,包含着已有作品的表达,因此,已有作品著作权人对演绎作品的使用有控制权,演绎作品著作权人对演绎作品的使用要受到已有作品著作权的限制,故其权利是不独立的。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在以发表等形式使用演绎作品时,必须指明已有作品名称和作者姓名;在使用前,必须经已有作品作者的同意,或者要求第三方使用者必须另外取得已有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当然,如果已有作品著作权人已授予演绎作品著作权人某些权利,则在授予的权利范围内的使用或者许可使用无需再取得已有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如果已有作品已进入公有领域,由于著作人身权如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不受限制,故演绎作品在使用时仍应指明已有作品名称和作者姓名。
  因此,可以说,从第三人的角度,对演绎作品,演绎作品著作权人与已有作品著作权人各自的权利形成对演绎作品的双重控制权。第三人要使用演绎作品,除了须取得演绎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外,还应取得已有作品著作权人的同意,否则将同时构成对演绎作品著作权和已有作品著作权的侵犯。
  三、演绎作品著作权保护中的几个问题
  1.演绎作品独创性的判断。对演绎作品独创性的判断与其它作品是一样的,如果只对已有作品进行了很少的改变,改变的结果与已有作品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或者该差异不符合独创性的要求,则不应认定具有独创性。不同类型的演绎作品,其独创性体现在不同的方面。改编作品的独创性,体现在对已有作品的表现形式或者用途的改变上。但对已有作品进行同一文学、艺术形式的再度创作,也属于改编。郑成思教授曾指出:“从剧本改到剧本也是改编。表现形式就是我用的语言和你不一样了,我的情节、人物有所改变了,绝不是指艺术形式、载体、媒介,统统不是。”{2}
  翻译是将一种语言文字转换成另外一种语言文字,因此,翻译作品的独创性体现在对语言文字符号的转换上。但并非所有的转换文字符号的行为都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翻译,比如,将传统作品数字化,即依靠数字技术,将传统的文字作品、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等转换成用二进制数字编码表达的形式;将计算机源代码转换成目标代码,等等,都属于复制,而不是翻译。另外,将汉语改成盲文也不是翻译,因为汉语文字与盲文符号之间存在着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因此,将汉语改成盲文缺乏独创性。
  汇编作品的独创性应从对已有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断的选择或者编排方面寻找,即构成汇编作品,必须在选择或者编排已有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断方面体现出独创性,体现出编者的理解和判断。在王继明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著作权纠纷案中,原告主张权利的《全国万家出版发行名录》包括全国出版社、音像出版社、报社、杂志社、国家书刊印刷定点企业、新华书店、二级批发零售单位七大部分,排列按邮政编码/单位名称/地址/电话/联系人的顺序。显然,这种编排方式是一种常见、常用的编排方式,不能体现出独创性。辞海编辑委员会、上海辞书出版社、方诗铭诉王同义、海南出版社侵犯著作权案涉及《辞海》中的“少数民族分布简表”是否构成作品的问题。该表分民族名称、主要分布地区两栏。在民族名称栏中,该表按照国家对少数民族承认的时间先后排列了我国55个少数民族;在主要分布地区栏,该表对各少数民族的分布地区进行了选择,并按民族在各地区的人口数的多少为顺序对民族分布地区作了排列。从内容上看,该表选择了我国55个少数民族,因此在选择方面没有独创性。但是该表在编排方式上却可以有许多可选方案,如民族的排列可按人口数、分布地区、汉字笔画、国家承认先后、英文字体等。根据编著的目的、读者的研究兴趣,这类表格的编排依然能够表现出差异性。该表选择按民族在各地区的人口数的多少为顺序对民族分布地区作了排列,因此该表的编排有其独特之处,体现了编者的理解和判断。
  整理,指对内容零散、层次不清的已有文字作品或者材料进行条理化、系统化的加工,因此,整理是否具有独创性,应看是否对已有作品进行了构成条理化、系统化的加工。在一起侵犯著作权案件中,王洛宾是否音乐作品《阿拉木汗》、《达坂城的姑娘》的作者引起争议。对此法院认为:《阿拉木汗》、《达坂城的姑娘》为新疆维吾尔族民歌,属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任何公民或者单位均可以对其进行改编或者整理。现有证据表明,王洛宾对涉案民歌有加工或者改动,王洛宾是涉案民歌的收集、整理者,因此,王洛宾对其收集整理所形成的作品应当享有著作权。{3}
  2.利用已有作品的思想创作产生的作品是原创作品。著作权法对作品的保护仅及于作品的表达,而不及于作品的思想、操作方法、概念、发现、原理。这是著作权法的一个基本原理。
  演绎作品是基于已有作品、利用已有作品创作产生的作品,利用已有作品是构成演绎作品的前提条件。但所谓对已有作品的利用,利用的应当是已有作品的表达,而不是已有作品的思想、创意、观点、情感、概念、原理、发现等。如果利用已有作品的思想、创意、观点、情感、概念、原理、发现创作出新的作品,则新的作品并非已有作品的演绎作品,而是原创作品。因此,在实践中应注意区分对已有作品的利用情况,辨别利用的是思想还是表达。《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与《红楼春秋》小说的争议集中反映了这一问题。
  由原告霍国玲等撰写的《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提出:曹天佑与竺香玉自幼青梅竹马、两情相依。后竺香玉被选入宫,做了雍正的皇后。曹天佑与竺香玉二人用丹砂毒死了雍正。事后,竺香玉自杀,曹雪芹(即曹天佑)写下了《红楼梦》。另外,该文在人物和故事情节上也展开了文学创作。被告富振华看到该文后受到启发,撰写了一部25万字的章回体小说《红楼春秋》并出版。原告诉称:被告将竺香玉皇后身份写成贵妃,将脂砚斋本为曹天佑与其妻的批书笔名写成是另有其人,是对其作品的严重歪曲和篡改。原告的论文是构成“解梦理论体系”的理论支柱内容;原告对竺香玉的身份作了历史考证,被告的改编是一种歪曲、篡改。法院判决认为:被告的《红楼春秋》在进行了大量的自我创作的同时,亦勾画显露出与《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相一致的文学创作内容。故《红楼春秋》与《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存在改编关系。但被告在改编前得到了原告的同意,故不构成侵权。{4}
  在本案中,原告所主张的是其理论研究成果被被告使用。显然,研究成果应当属于思想、创意、观点、情感、概念、原理、发现的范畴,并非表达。因此,被告以此为启发创作《红楼春秋》,属于对他人已有作品思想的利用。相对于原告的作品,《红楼春秋》不构成演绎作品。从法院判决书看,法院认定《红楼春秋》有与《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相一致的文学创作内容,但没有进一步具体列明。仅从原告的主张看,《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是以“曹天佑与竺香玉二人用丹砂毒死雍正。事后,竺香玉自杀,曹雪芹(即曹天佑)写下了《红楼梦》”为基础展开创作的。如确如原告所主张,则应当认为,《红楼春秋》只是把《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作为创作的思想源泉,利用的是《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一文的研究成果,亦即思想,因此《红楼春秋》并不是对《红楼梦中隐入了何人何事》的改编。
  3.演绎作品应是利用已有作品的基本表达。演绎作品是利用已有作品创作的作品,但是,是否只要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而不管利用多少,都属于演绎作品呢?
  演绎有派生或衍生之意。通常认为,演绎作品是指基于已有作品产生的作品,或者是在已有作品的基础上经过创造性劳动而派生的作品。因此,已有作品应在演绎作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具有相当的份量,应当构成演绎作品的基础或者实质内容。正如有的学者所说的,“演绎作品的特点就在于它既包含有演绎者的独创性劳动成果,又保留了原作品的基本表达。”{5}“这种派生作品中虽有后一创作者的精神成果在内,但又并未改变原作之创作思想的基本表达形式。作为文学作品,即未改变原作的主要情节;作为艺术作品,即未改变原作的造型或画面结构。”{6}
  在实务中,对于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创作的作品,属于新作还是演绎作品,其判断标准应在于新作中保留原作情节或者结构的量的多少。司法实践中不少案件涉及争议作品是否构成演绎作品的问题。在黑龙江省饶河县四排赫哲族乡人民政府诉郭颂、中央电视台侵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是《乌苏里船歌》是否在《想情郎》等赫哲族民歌基础上改编而成的。法院判决认为:《乌苏里船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小词儿都挺能整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72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