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国际习惯法在英国的适用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Customary Law in Britain
【作者】 金铮【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国际私法【中文关键词】 国际习惯法;英国国内法;并入说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customary law ; british municipal law ; theory of incorporation
【文章编码】 1008-6951(2011)03-0188-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
【页码】 188
【摘要】

在国际法渊源体系中,国际习惯法是最古老、最主要的渊源之一。关于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的学说最早于英国出现。英国作为普通法(判例法)国家,判例是英国法的重要渊源。文章以英国法院的实践为线索,通过评析相关重要案例,阐述国际习惯法如何在英国适用的问题。

【英文摘要】

International customary law is the main and the oldest sources of international law. The theories regarding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national law and municipal law appeared first in Britain in history. As the country ofcommon law,Britain has focused on the practices and the resolutions of problems rather than theories. Therefore,byexamining the cases of British courts in detail, this article analyzes how the rules of international customary law havebeen applied in Britai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329    
  一、并入适用原则
  国际习惯法自动地成为英国法的一部分,在英国具有法律效力,而且被英国的法院所承认并直接适用,但以不能与议会制定法或先前具有最终权威的司法判例相冲突,国际习惯的适用效力和范围由英国终审法院予以确定,一经确定而成为英国判例,则对所有的英国法院具有拘束力。这一“并入说”为18世纪英国法学权威布莱克斯通爵士(Sir Wil-liam Blackstone)所倡导,在其所著《英国法律释义》(Commentaries on the Law of England)一书中做了明确说明:“国际法是由自然理由法则(Nature Rea-son)演绎而来,得到了世界文明人类的普遍承认,所成为一个规则体系。”{1}此后得到很多权威学者的支持,该并入说在形成之初被称为“布莱克斯通主义”( Blackstone Doctrine)。布莱克斯通爵士认为国际习惯法自动地成为普通法的一部分,“不论何处的国际法任何问题的产生,成为适当的本国管辖的客体时,那么国际法在这里,它的全部已被普通法所完全采纳,也就因此成为国内法的一部分”{2}。狄更森(E. D. Dickinson)对布莱克斯通爵士所首创的并入说有如下的解释:就英国法院来看,把国际法纳入国内法的并入主义,是17、18世纪盛行的国内法或国际法的各种理论的一种非常自然的结果。那时检验无论国内法或国际法的标准,是看它是否是一种合理的、普遍的、不变的制度。其后在整个18世纪及19世纪的初期,大抵都沿用并入说的见解。
  与“并入说”相对的转化说(transformation)则主张:国际习惯法的规则只有经英国的议会法令或司法判决接受才构成英国法的一部分。认为国际习惯法如果没有以适当的形式,如司法判例或议会的立法、或现有惯例而被转化为英国的法律规则的一部分,则不能在英国的法律系统中适用,即不承认国际习惯法的直接运用性,倾向于二元论与实证主义。迄今,英国法院总体上支持“并入说”。但从历史看,尤其是在英格兰,关于国际习惯法地位如何以及如何运用,英国法院态度并非一直非常明确。
  二、判例实践
  在英国国内法院的判决历史上,1737年“巴布案”(Buvot v Babuit) {3}最早宣称国际法为英国国内法之一部分。塔尔博特(Talbot)勋爵在此案中作了一项明确的宣示性判词:“万国公法全部构成英国法的一部分。”(The law of nations in its full extentwas part of the law of England.)当然这个提法只适用于国际习惯法。就国际习惯法而言,在1764年至1861年之间的大量案件中,“并入说”原则被多次重申和适用{4}。在当时的国际社会中,英国作为强国对于国际习惯法的形成有重要的影响,因而将国际习惯法在英国国内直接适用更符合英国国家的意愿与利益。
  27年后的“特鲁凯特诉巴斯案”(Triquet v.Bath) {5}中,曼斯菲特(Mansfield)勋爵再度重申了“巴布案”中塔尔博特(Talbot )勋爵的判词意见—万国公法全部构成英国法的一部分。此案涉及的问题是:在解决外交豁免权的问题时,法院应依据议会的制定法,还是依据国际习惯法规则。曼斯菲特(Mansfield)勋爵就此指出:“外国公使及其家庭偿役的优惠特权是基于国际法;议会的法案仅具有宣示国际公法的性质,而该法案的制定并非是表明对国际法是英国法律的一部分有所怀疑。”曼斯菲特勋爵持自然主义观点,同意一元论的观点,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相互作用,国际习惯法规则不需要法院、英王或议会的任何措施而自然地成为英国法律的一部分。此案确认了国际法是英国法的一部分的“并入说”观点,并且认为议会的制定法只应被理解为对国际法的宣示(declaratory),而不应被认为是英国法院运用国际法的必要前提条件。即使没有议会法案,英国法院也可以直接运用国际惯例法则。
  “巴布案”和“特鲁凯特诉巴斯案”是两个最常被引作“并入说”证据的判例。18世纪至19世纪间,英国的普通法院及衡平法院在判决中均一再确认并入说的原则:通过认定“并入说”赋予国际法以效力,使国际法成为英国法律的一部分而成为英国法律已经建立的既成法规。但是,也许有必要区别两类国际法规则:一类是对某一行为过程加以规定或禁止的国际法规则;另一类是那些仅仅是属于许可性的国际法规则。而英国法院认为英国法律无须包含所有的国际法规则,仅是那些已被普遍承认的国际法规则可能被视为英国法律的一部分。就英国法院的实践看,虽然国际习惯规则可以在英国国内直接适用,但这并非意味着如果它们与英国制定法或司法判例有所抵触时优先适用国际法{6}。因为在英国,制定法有超越一切的效力。
  19世纪中期以后,国际法的自然法概念逐渐为实证法的理论所取代。国际法不再与国内法被视为属于相同的领域,而且不再被认为根源于同一不变的“自然正义原则”。一般认为国际法的成立必须得到国家的明示或默示的同意。因此1876年以来,一些权威机构在审理案件时,法律适用的“转化说”似乎取代了“并入说”,即习惯法只有在被明确采纳或通过立法、司法判决或现有惯例而被认定为英国法的一部分时,才能构成英国法。大多数学者认为此种观点的主要权威来源是皇家法院(the CourtCrown Cases Reserved)在“女王诉凯恩”( Regina v.Keyn){7}一案中的判决{8}。在此案中,德国的弗朗索娜号商船由于其船长的疏忽与一艘英国船在英国海岸线三海里的英吉利海峡相撞,英国船沉没,并使一名旅客丧生。德国船长在中央刑事法院(the Cen-tral Criminal Court)被控过失杀人罪。皇家法院发表的意见引发了如下的问题:作为海事管辖权(thejurisdiction of the admiral)的继任者,中央刑事法院是否享有管辖权?在由13人组成的法庭上,大多数法官认为法院不享有管辖权。主要的理由是,无论该行为是否在领海内发生,英国法律未规定给予法院此管辖权以审理发生在外国船舶上的外国人的违法行为。大多数法官主要关心英国法中刑事管辖权的主要事项。法院在考察英国法之后,继续寻找国际法相关规则。依据国际习惯法,英国在其领海内对外国船舶拥有管辖权。但是当时对于英国领海的范围存在疑问,国际法上关于领海的宽度还没有定论,而即使三海里的宽度是确定的国际法的领海宽度,但是英国法院是否可在没有国内法的相关规定的情况下直接适用国际法规则呢?科伯恩(Cock-bum)勋爵在本案判决理由中阐述了英国法院适用国际法规则两个特别的因素:一个因素是英国政府同意适用的国际法规则的必要证据—以条约等形式的明示或者默示来表明习惯规则的存在。此外,有关三海里海岸线的领海宽度的规定在国际法上只对主动主张它的国家成立(主张国家的同意),而非自动赋予。一个国家以其公开的实践或国内立法等明显的证据来表明主张。另一个因素是出于宪法性考虑:法院不能取代立法机关的职权而适用实际上构成新法律的国际规则。本案中,即使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其他国家已一致同意三海里的领海宽度规定,也不足以授权英国法院在尚无议会立法的情况下加以适用。如科伯恩法官指出的:“因为这样的适用,事实上等于适用一项新的法律。法院这样做应属无根据地取得了立法机关的职权范围。至于议会是否有权将三海里视为英国法律下的领海,以及是否符合国际法,那是议会该决定的事宜。议会的立法无论符合国际法与否,都将拘束英国法院。立法是否与国际法相抵触的问题应留给行政部门去解决。”该判决认为英国法院没有管辖权,表明英国法院对于“并入说”的怀疑与犹豫。
  在“西兰德中央金矿公司诉王室案”( WestRand Central Gold Mining Co.v.R)案{9}中,根据征服国(英国)在战争爆发前不是被征服国(南非共和国)财产责任继承人的事实,高等法院王座法庭(The King' s Bench Division)否定了作为南非征服者的英国依据国际法对于南非的前任政府的财政义务。为此,法官们针对“并入说”进行了讨论。阿尔夫斯通勋爵(Alverstone)在判决中重申了英国法院认可并适用国际习惯法(并入说),但同时提出了在英国法院如何确认一个国际习惯规则是否确立的问题。阿尔夫斯通同意科伯恩有关国际法规则证据问题的意见,强调英国的法院对适用任何国际法规则以该规则已被英国国家所承认为前提。他在判决中表示:“国际法构成英国法律的一部分,需要文字的说明及解释,那是相当正确的。就是凡是已经获得文明国家所同意者,必然已经获得英国国家的同意;并且那些经过我国及其他国家大致上所普遍同意的,就可被适当地称为国际法;而当此类诉讼案件发生时,审判法庭就必须适用相关的国际法原则;此时那些被认可的国际法就会被我们的国内法庭所适用。但是,任何如此被应用的原则必须是一个真正的被各国所接受而同意受其约束的国际法原则;而且那样的国际法也必须如同其他被法院所适用的原则一样,能够被充足的证据所证实,它是我国所承认和所依据的原则,或它是已
小词儿都挺能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2}{6}{18}吴嘉生.国际法与国内法关系之研析[M].台湾: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8.111.112.123.

{3}[1737]Forr. 280.

{4}{10}(英)M.阿库斯特.现代国际法概论[M].汪瑄,朱奇武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52,54.

{5}[1764]3 Burr. 1478.

{6}[1876] 2 Ex. D. 63.

{7}(英)伊恩·布朗利.国际公法原理(第五版)[M].曾令良,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44.

{8}[1905]2 K. B. 391.

{9}1906 8 F.( JC) 93(Scotland;High Ct. of Justiciar-y·

{10}[1925]1 KB 271-295.

{11}[1939] AC 160,167-8.

{12}[1974]Q. B. 684.

{13}[1975]1 W. L. R. 1485.

{14}[1977]Q B 529.

{15}[1968 ]2 Q. B. 740,CA.

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16}[1976] Q. B. 297,CA.

{17}[1976] W. L. R. 430at 436, HL.

{19}[英]伊恩·布朗利.国际公法原理(第五版)[M].曾令良,余敏友,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4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3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