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的完善与运用
【副标题】 两种心理学的视角【作者】 徐昀
【作者单位】 燕山大学【分类】 法律心理学
【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现代心理学;人格测量;五因素人格模型;社会建构论心理学
【文章编码】 1003-4781(2011)04-0102-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4
【页码】 102
【摘要】

未成年人人身危险性由人格尤其是犯罪危险性人格体现,当前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缺乏对人格的重点关注与科学调查。根据现代心理学的视角,应通过人格测量技术尽可能准确地查明未成年人的人格,其中五因素人格模型具有比较优势。根据社会建构论心理学的视角,应以“向善的建构”原则运用社会调查的结论,以善的人格作为出罪轻刑的依据,而恶的人格不作为入罪重刑的依据,使未成年犯罪人的人格向善的方向建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909    
  一、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的功能
  社会调查制度,也称品格调查制度、人格调查制度、审前调查制度、量刑调查报告制度、判决前调查制度等,即对犯罪人的性格、特点、家庭环境、社会交往、成长经历、犯罪行为特征、事后表现等进行全方位的社会调查,最终对其人身危险性和责任程度进行评估,以此作为法院实施个别化处遇的参考。{1}(P26)
  因此,社会调查制度的主要目标就是调查行为人的人身危险性。人身危险性有广狭之分,广义包括初犯可能性和再犯可能性,狭义仅指再犯可能性,基于必要的价值考量,主流观点一般限于狭义。{2}在人格刑法学看来,人身危险性由行为人的人格体现,人格的范畴大于并包涵人身危险性的范畴;{3}在犯罪学看来,“在绝大多数犯罪中,行为人之人身危险性与其人格结构及要素之间存在着基本的一致性”。{4}联接人身危险性和人格概念的是“犯罪危险性人格”。张文借鉴现代心理学的“危险性人格障碍”一词,将易于导致犯罪的危险性人格障碍称为犯罪危险性人格,是对我国以往关于犯罪者人格通称的“犯罪人格”的修正,因为“犯罪人格”之称谓,“对于已然犯罪的人而言尚可,但是对虞犯来说则不恰当”。{5}(P9)故张文的犯罪危险性人格对应广义的人身危险性,但本文仅对应狭义的人身危险性。犯罪危险性人格与人身危险性的关系是,有犯罪危险性人格的犯罪人,其人身危险性即再犯可能性更大。因此,犯罪危险性人格与人身危险性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一面是人格,一面是未来行为的可能性,这符合现代心理学的人格理论。从根源上说,人格刑法学建立在现代心理学的人格理论之上。
  综上,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的功能,是通过调查行为人的“人格”,查明行为人有无“犯罪危险性人格”,以发现其“人身危险性”的大小,并以此作为法院实施个别化处遇的参照。
  二、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制度争论的盲点
  由于社会调查制度正在探索之中,各地司法实践并不一致,除了“冷思考”之外{6},学界对制度的具体建构也存在不同观点。这些争论包括调查主体、调查启动时间、调查报告的法律属性、应否进人定罪阶段、应否扩展到成年人犯罪领域等。
  根据《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21条,调查内容却大致相同。有人在借鉴国外研究的基础上,将调查内容划分为四项:一是身心方面,包括年龄、性别、健康状况、需要、气质、性格、能力;二是家庭和社会交往方面,包括家庭结构、经济、教育、居住状况;三是成长经历;四是案发前后表现。{1} (P48-53)实际上,对该制度探索最早的上海长宁法院总结的少年犯罪审理方法的“六个注重”,第一就是注重查清导致少年犯罪的具体原因,“着重调查少年案犯的成长过程、道德品行、智力结构、个性特征、身心状况、家庭结构、在家庭中的地位、与家庭成员的感情、家长的管教方法、日常表现以及与老师、同学、朋友的交往关系等,藉以查清犯罪的主要根源,分析其犯罪心理的形成和演变过程。”{7}
  但笔者认为,恰恰是调查内容存在盲点,导致制度的运作与实践已经背离初衷,不恰当地成为行为人极其有效的“制度性辩护人”。该盲点是,调查内容虽全面,但缺乏对行为人人格的重点关注与科学调查,以致内容空泛流于形式。已有人指出,在宽严相济政策下,对未成年犯罪一概从轻处理,忽视了人身危险性,很可能导致其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增强。{8}有关实证研究也表明,青少年犯罪中刑期越短再犯可能性就越大。{9}因此,要根据未成年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进行裁量。但即便引入该制度,如未真正关注人身危险性,该制度本身也难免成为一概从轻的借口。社会调查制度通过揭示行为人人身危险性的有无与大小,作为对其量刑、行刑、矫正乃至定罪的参考,而反映人身危险性的核心特质就是人格(这即是被称为人格调查的理由),尤其是犯罪危险性人格。一旦要追问原因,就需要进入人格刑法学和心理学的领域。笔者认为,专业性的心理学人格测量是对人身危险性最为可靠的调查,因而是社会调查制度中的核心内容,社会调查制度需要正式引入专业性的心理学人格测量。
  三、未成年人犯罪危险性人格的测量—现代心理学的视角
  (一)现代心理学的人格理论与人格刑法学的两大支柱
  现代心理学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内心结构(人格结构),包含着个体的认知、情感、意志、性格、气质、能力、智力、自我意识、需要、态度等心理因素,是遗传基因与外在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它一经形成,就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而由自我的稳定性带来行为表现的规律性,就是现代心理学寻求以内部稳定的心理机制来解释和预测人的行为的前提。{10}(P179-180)故此,通过人格来预测和控制行为就是心理学的核心任务。
  人格刑法学的两大理论支柱是人格行为论与人格责任论。人格行为论,实质上是现代心理学的人格理论在刑法中的运用。人格行为理论是在批判地继承了自然行为论、社会行为论、目的行为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3}并称为刑法学四大行为论。该理论的要旨是:“单纯的反射运动和受强制的动作从一开始就不相当于刑法中的行为……重要的是,人的身体动静,要与其背后的行为人的主体性的人格态度相结合,把它看作人格的主体性的现实化时,—也只有在这样的场合,才能将它解释为行为,行为是作为行为者人格的主体性现实化的活生生的活动,它具有生物学的基础和社会学的基础。”{3}
  人格责任论是与旧派刑法的行为责任论相对的归责理论。团藤重光认为人的意志是相对自由的,因此,人格责任论的责任基础不仅仅是具体的行为,而且是行为人内在的人格。{3}在团藤看来,“在行为的背后还存在受素质和环境制约的、由行为人主体性努力所形成的人格,非难行为人是对这种人格形成中的人格态度进行非难。”因而主张“第一层次的责任是行为责任,第二层次的责任是人格形成责任,两者的统一体才能称为人格责任。”{11}而人格责任的确定,则需要考察行为人人格形成的过程,包括天生的遗传基因、从小生活的环境、所受的教育、交往的范围、职业、婚姻、一贯表现、犯罪后的认罪态度、改造情况等。{3}
  (二)未成年人犯罪危险性人格的心理学测量
  尽管对犯罪者人格特征的研究一直有争论,是否存在犯罪性人格仍值得怀疑,但已有研究还是发现了犯罪者共有的一些人格特征,即高精神质、高紧张性、敏感、冲动、爱冒险、低服从、缺乏自律、自我中心、对智力活动不感兴趣等,从总体上分析,犯罪青少年具有社会适应不良的特点,少数的确具有精神病理性人格。{12}国内外犯罪学实证研究的一个基本结论就是,人格障碍者较正常人格者更容易产生犯罪行为;{1} (P80-83)其中严重偏离正常人格的反社会型(社交紊乱型)、冲动型、偏执型、分裂型人格障碍具有致罪性,是犯罪危险性人格{5}(P138)。朱明霞等人以北京安康医院1988-2002年司法精神病鉴定中诊断为人格障碍的90名犯罪人进行的研究表明,存在上述四种人格障碍者达到了86人。{13}而且,由于人格的相对稳定性,存在此类人格障碍者,通常具有较高的人身危险性,如何在未成年犯罪人中发现此类人格障碍者就具有重大意义。
  心理学中常用的人格测量方法包括投射测验、自陈量表、主体测验和行为评估技术,基于对象范围不同和实际条件的限制,人格测量的某些方式并不适合人格障碍的测量。{5} (P156-157)人格障碍测量中应用最广的是自陈量表方式,其中发展历史较悠久、运用较多的测量工具包括明尼苏达多相人格测验(MMPI)、艾森克人格问卷(EPQ)、卡特尔16项人格因素测验(16PF)、加利福尼亚人格问卷(CPI)。这些量表都有相应的中国修订版本,在国内心理学领域运用相当广泛。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不过,上述人格测量方法还存在弊端。例如,对MMPI而言,以其得分图来解释人格理论时,效度并不显著,另因题量巨大,被试在很多项目上敷衍回答,直接影响结果的准确性和可靠性。{5} (P173)对16PF和CPI而言,前者主要适用于16岁以上,对未成年人并非很好的测量工具,而两者明显的缺点是,包含了过多的人格维度,各维度之间有许多重叠。{12}近年来运用EPQ的实证结论是,其精神质P的人格维度能够稳定地预测青少年犯罪,而外倾性E和神经质N的预测力并不稳定,故该三因素过于笼统,不能很好地代表人格的基本维度。{12}
  通过上述不同种类经典量表的比较分析,张春妹等认为,1980年代以来发展起来的“大五”人格模型(Big Five)或五因素人格模型(FFM)[1]及其量表(NEO)较其他量表更优,能更准确地预测青少年犯罪。{12}根据五因素人格模型,人格包括五个特质,分别是神经质N、外向性E、开放性O、宜人性A和谨慎性C。[2]
  心理学界一般认为五因素结构具有较强的整合性:与EPQ相比,其N和E的含义相同,A和C与艾森克的精神质重合,高精神质就是低宜人性和低谨慎性的结合;与16PF相比,16PF中性与谨慎性C相关,持强性和实验性与宜人性A相关;与CPI相比,CPI中的的规范和价值维度也有几个侧面与谨慎性C和宜人性A有关。{12}因此,五因素人格结构可以很好地整合犯罪与人格的关系研究,同时,其问卷的二阶子量表还可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刘立霞,路海霞,尹璐.品格证据在刑事案件中的运用[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

{2}游伟,陆建红.人身危险性在我国刑法中的功能定位[J].法学研究,2004, (4).

{3}胡学相,陈文滔.刑法中的人格问题初探—兼评人格刑法学[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7, (3).

{4}刘建清.论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及其人格测评[J].中国监狱学刊,2005, (4).

{5}张文,刘艳红,甘怡群.人格刑法导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6}陈海平.未成年犯罪案件社会调查制度冷思考[J].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1).

{7}万开锋.访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少年庭[J].新疆社科论坛,1990, (4).

{8}郭欣阳.从人身危险性出发正确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以未成年人犯罪为视角[J].河北法学,2009,(2).

{9}孔一.少年再犯研究[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6, (4).

{10}杨莉萍.社会建构论心理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

{11}[日]大家仁.人格刑法学的构想(上)[J].张凌译.政法论坛,2004, (2).

{12}张春妹,邹泓.人格与青少年犯罪的关系研究[J].心理科学进展,2006, (2).

{13}朱明霞,范秀花.人格障碍的犯罪学特征[J].中国法医学杂志,2003, (5).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14}Patrick C. L. Heaven. Personality and Self-reported Delinquency Analysis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Dimen-sions [J],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996,(1).

{15}聂衍刚等.青少年社会适应行为与大五人格的关系[J].心理科学,2008, (4).

{16}翟中东.刑罚个别化的蕴涵:从发展的角度所作的考察—兼与邱兴隆教授商榷[J].中国法学,2001,(2).

{17}翟中东.刑法中的人格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3.

{18}孙昌军,周亮.刑法人格主义的检讨与革新[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06, (2).

{19}刘立霞,张晶.以模糊视角审视性侵犯案件中被告人的品格证据[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 (7).

{20}叶浩生.当代心理学的困境与心理学的多元化趋向[A].杨莉萍.社会建构论心理学[C].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

{21}张曙光.人格刑法专题研讨会集粹[J].中外法学,2009, (5).

{22}徐昀.品格证据规则的反思与重构[J].河北法学,2009, (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9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