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占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基础与范围
【作者】 卜祥洪【作者单位】 曲阜师范大学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占有;占有利益;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请求权基础;赔偿范围
【文章编码】 1003-4781(2011)04-0061-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4
【页码】 61
【摘要】

在占有损害赔偿问题中,最具实践意义的是请求权基础和赔偿范围二者。由于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属于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因此其请求权基础除《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以外,还包括《侵权责任法》第2条等相关规定。只有这些规范结合适用,占有损害赔偿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所谓占有损害,就是占有利益的损害,包括占有物使用利益的损害、收益利益的损害以及处分利益的损害三种形态。因为只有正当的占有利益受到损害才可以请求赔偿,所以只有有权占有的损害才是可获赔偿的损害。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911    
  一、问题的提出
  《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规定:“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对妨害占有的行为,占有人有权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损害的,占有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依此规定,占有人基于占有可享有四项请求权,即占有物返还请求权、占有妨害排除请求权、占有危险消除请求权以及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前三项,学理上统称为“占有保护请求权”,作为保护“占有圆满状态”的制度,其行使不以侵占者或妨害者的过错为要件,也不因有权占有和无权占有的不同而有所区别,《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前两段即为其充分的请求权基础。但是后一项,即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作为“损害填补”制度,其行使条件如何,却不无疑问。一方面,《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作为其请求权基础是否也已充分?其行使是否同样不以侵占者或妨害者的过错为要件?另一方面,占有损害的形态如何?究竟哪些占有损害可以获得赔偿?是否也不因有权占有和无权占有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此等问题必然会因现实纠纷的发生,随着《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的适用而显露出来。
  二、占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基础
  占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基础究竟何在?《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是否已足够充分?在这个问题上,司法实践恐怕会有分歧,因为人们在理论上对该请求权的性质还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其属“占有保护请求权”,有人认为其属“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1}(P761)性质不同,请求权基础就会不同,相应地,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行使条件也会不同。如果将其定性为占有保护请求权,则《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即为其充分的请求权基础。此时,该请求权的行使条件比较宽松,对占有人(请求权人)颇为有利,只要其占有因被他人侵占或妨害而遭受损害,他就有权请求赔偿,而不需要以侵占者或妨害者的过错为要件,也不因有权占有和无权占有的不同而有所区别。相反,如果定性为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则占有损害赔偿除需要适用《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之外,尚需援引《侵权责任法》之相关规定。此时,该请求权的行使条件相对严格,一般需要请求权人举证证明侵占者或妨害者有过错,而且会因有权占有和无权占有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因此,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性质问题,乃寻找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基础、确定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行使条件的前提。
  (一)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性质
  如果单纯从结论上看,对“占有保护请求权说”固然应予否定,但就其产生原因而言,该说却不容小觑。首先,“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由《物权法》而非《侵权责任法》规定,这一做法本身就给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涂上了“物权性质”的色彩,这很容易让人在体系解释上将其归入“物上请求权”的范畴。其次,《物权法》将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与占有物返还请求权、占有妨害排除请求权、占有危险消除请求权前后相继地规定在同一条同一款中,使四者看上去体系关联密切,从而有可能被认为同属“占有保护请求权”。[1]最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公开称:“占有人无论是否有权占有,其占有受他人侵害,即可行使法律赋予的占有保护请求权;而侵害人只要实施了本条所禁止的侵害行为,即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律不问其是否具有过失,也不问其对被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是否享有权利。”{2}(P434)作为《物权法》第245条的立法理由,此番阐释似乎是将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与其他三种请求权做了相同的考量,这无疑又从历史解释的角度强化了人们的上述观念。
  但是,如前所述,从结论上看,对“占有保护请求权说”实在不能赞同。该说仅仅以《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规定本身为立论基础,是经不起推敲的。该款在规定占有保护请求权的同时又规定了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应该只是出于立法技术上的考虑,与深层次的价值判断并不相干。换言之,立法者将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规定在第245条,目的并不是要把它与占有保护请求权在价值层面上等量齐观。实际上,二者的价值取向根本不同:占有保护请求权旨在维护和平,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则在维护正义。具体说来,前者是以作为事实的占有为保护对象,其目的是基于“私力禁止”的原理保护这种事实所体现的作为和平秩序的社会利益。{3}(P472)无论是占有物返还请求权、还是占有妨害排除请求权或者占有危险消除请求权,其目的无非是为了恢复占有的圆满状态。它们所针对的只是一种“状态责任”,而不是“行为责任"。{4} (P19-20)只要这种状态被破坏(侵占或妨害)甚至仅有被破坏的危险,占有人即可行使占有保护请求权,而且止于侵占或妨害状态的消除,并不会使侵占者或妨害者承受任何额外的负担,所以,占有保护请求权一般不以过错为要件。{5}(P123)
  而后者则不同,作为损害赔偿请求权,其保护对象是由占有所体现的合法的个人物质利益,其目的是按照正义(矫正正义)的要求填补占有人因占有被侵夺或妨害而生的不利益,即占有处于被侵占或妨害状态之外的财产利益的损失。该项损失的填补在本质上就是损失的分配,已涉及受害人的权益保护与行为人的自由尊重之间的平衡。因此,因权益受侵害而生的损害究竟应由被害人承担,还是让加害人负损害赔偿责任,便成为各国侵权责任法所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对此,各国法律多采相同原则,即被害人需自己承担所生损害,仅于有特殊理由时,才能向加害人请求赔偿。所谓特殊理由是指应将损害归由加害人承担,使其负赔偿责任的事由,学说上称之为损害归责事由或归责原则。这是侵权行为法的核心问题。{6}(P11-12)在这方面,过错原则首当其冲。因此,就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而言,作为解决损害赔偿问题的方式之一,其行使一般就需要以侵占者或妨害者的过错为要件,确保在维护权利人的合法利益的同时,又不对行为人的自由造成过分的限制。这就决定了,在性质上,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必然属于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而非前述所谓“占有保护请求权”。在比较法上,这也是比较普遍的立场。
  由此看来,《物权法》将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与占有保护请求权规定在同一条同一款,的确与深层次的价值判断无涉。这只是立法技术上的一种处理方法而已。[2]这样做的目的或许是为了表现法律保护体系的完整性。这一立法思想在“物权的保护”一章体现的最为充分:不但规定了物权请求权(第33条—第35条),还规定了侵权请求权(第36条、第37条);不但规定了实体权利,还规定了程序权利(第32条);不但规定了民事责任,还规定了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第38条)如果不是这样,而是在保护方法上维持物权法的纯粹性,不在物权法中、更不在占有保护请求权制度中规定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那么情况可能就会截然不同,“占有保护请求权说”这样的误会可能也就不会出现了。
  (二)占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基础
  由于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性质是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因此仅以《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作为请求权基础显然不够充分,该请求权的行使,还需要依据《侵权责任法》第2条(适用范围)、第3条(侵权责任关系的主体)、第6条(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等规定。这些规范的作用各有不同。就《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后段而言,除了前述立法技术上的意义之外,其将占有作为侵权责任法的保护对象明确规定下来或许是它唯一的实际价值。就此而言,可以说它就是《侵权责任法》第2条的一项特别规定,通过它,《侵权责任法》第2条的“财产权益”一词获得了一种具体化形态,这避免了通过解释这一抽象概念去保护占有的做法,减轻了法官的思维负担,节约了司法成本。而《侵权责任法》的上述其它条款,主要作用则在于确定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具体行使条件,如主体的范围、行为人的过错、损害的形态、赔偿的范围等等。只有这些规定结合起来适用,占有损害赔偿问题才有可能得到合理、圆满的解决。这是占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作为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必然要求。
  三、占有损害赔偿的范围
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一)占有利益与占有损害赔偿的形态
  占有的性质虽属事实,但就其作为事实的涵义而言,则是利益,而且是个人物质利益与社会利益的综合体:从个人生活的角度看,它体现的是占有人的个人物质利益;从社会生活的角度看,它体现的是社会群体的以和平秩序为内容的社会利益。{7}所谓占有损害指的就是其中的个人物质利益(为行文方便,下文所称“占有利益”即指该种利益)因占有被侵夺或妨害所遭受的各种损失,与社会利益无关。由于占有人主要是通过对占有物的使用、收益或处分来实现其占有利益,因此以占有利益的具体实现方式为标准,可以将其划分为对占有物的使用利益、收益利益以及处分利益。耕作农田、驾驶汽车属于实现占有物的使用利益;收获庄稼、养牛取乳属于实现占有物的收益利益;施撒化肥、转让房屋属于实现占有物的处分利益。当占有被他人侵夺或妨害时,上述占有利益的一种或几种难免遭受损害,如汽车被盗无车可用,发生汽车使用利益的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利明.物权法研究(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2}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民委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3}[日]我妻荣,有泉亨.我妻荣民法讲义Ⅱ·新订物权法[M].罗丽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

{4}[日]近江幸治.民法讲义Ⅱ·物权法[M].王茵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5}崔建远.物权:生长与成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6}王泽鉴.侵权行为法:1 [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7}卜祥洪.占有的法律性质及其涵义[J].齐鲁学刊,2010, (3).

{8}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三[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9}崔建远.物权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10}汪渊智.侵权责任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11}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八[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12}谢在全.民法物权论(下册)[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13}[德]梅迪库斯.德国债法分论[M].杜景林,卢谌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91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