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中国青少年网络犯罪研究综述
【作者】 王江淮【作者单位】 上海政法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网络犯罪;研究综述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2
【页码】 3
【摘要】

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现象、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成因、青少年网络被害人问题、青少年网络犯罪的预防对策四个方面。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的研究分为两个阶段:起步阶段(20世纪末-2001年)和兴起阶段(2001年至今)。在兴起阶段,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具有建构色彩。目前,学界关于该问题的研究主要存在定义缺失、将青少年网络犯罪妖魔化、研究方法单一、研究成果大量重复的弊端。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79    
  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三网融合[1]以后,网络已成为人们的生活要素之一。而网络环境被人们称为虚拟空间,更有学者称之为“双层社会”[2]中与现实社会并存的另一个社会。也有人认为:“不懂电脑知识的人是21世纪的文盲。”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催热”了一切与网络相关的事物。“网络”自然就成为一个热词。而“青少年”和“犯罪”早在多年前已成为学界、生活中不可避谈的“热词”。于是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组合,更是热极一时。根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中心2015年2月发布的《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统计数据,截至2014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4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7.9%,其中,10~19岁的人群比例为22.8%,约为1.48亿,10岁以下网民比例为1.7%,约为1103万。青少年网络犯罪似乎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学界、媒体对此更是不断“挖掘”。然而,关于青少年犯罪的事实就是人们从各种媒介中所感知的那样吗?该问题的解决必然要借助于对近十五年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研究。
  一、青少年网络犯罪研究的主要问题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关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研究基本上聚焦于四个问题: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类型与特征、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成因、青少年网络被害问题、青少年网络犯罪的预防对策。
  (一)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类型与特征
  肖剑鸣,郑怀瑾,吴璐琳认为,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类型主要有以下三种:一是网络赌博。理论上,只要有一部电脑,人人皆可上网,人人皆可赌博,如同置身赌场,且更容易使人上瘾。青少年基于娱乐和赢钱的心理,沉溺于网络赌博中。二是黑客入侵。主要有三种行为:入侵计算机网络系统行为;删除、修改、增加计算机数据;拒绝服务攻击,即一种破坏性攻击,使用户由于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电子邮件而无法正常工作,甚至导致系统瘫痪。三是网络盗窃。[3]刘士国则提出还包括网络诈骗、贪污等侵财行为和利用网络制作、传播、出售淫秽物品行为。[4]
  贾宇、舒洪水认为,青少年网络犯罪和一般网络犯罪一样,都具有手段的复杂性和先进性、犯罪行为的隐蔽性跨国性、犯罪主体的高智能型、犯罪现场的虚拟性以及犯罪的侦查、取证困难和犯罪证据的可修改性等特征。[5]李云龙、周亦峰认为,青少年网络犯罪还存在以下几个特征:犯罪主体的低龄化;主观恶性的极端性,即存在较大或轻微的两种主观恶性。[6]
  (二)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成因
  郭开元认为,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原因有下列几点:一是虚拟空间中的道德观念和法律观念的异化与失衡;二是网络立法的滞后性和不完善性;三是网络的虚拟性导致了部分青少年性格异化;四是不规范的网络环境导致青少年社会化不足,社会责任感薄弱;五是青少年的犯罪感虚无化;六是网络亚文化诱发了青少年网络心理障碍和青少年犯罪心理的形成。[7]这种观点主要是从网络(含网络立法)、青少年本身进行归因,即从犯罪主体和客体上寻找犯罪的原因。
  在青少年网络犯罪原因的问题上,大部分学者的观点趋于一致,认为是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但是也有一部分学者着力研究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心理原因。谢华、罗嗣明认为,大部分青少年面临大量信息时缺乏基本的选择判断和驾驭信息的能力,精神和意志易遭受控制。[8]张红薇则具体分析了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几种心理:一是猎奇心理。网络的虚拟性最大限度地激发了青少年的好奇心。越是不该看到的信息越具有神秘感,他们越要通过各种方式去窃取或偷看。而网络自身的特点也为青少年这种心理的实现提供了可能。二是权利博弈心理。网络的技术权、话语权、成为青少年追逐的目标,网络成为他们新的权利博弈战场。网络犯罪的部分青少年均以自己的计算机网络技能水平超群而孤傲、自负、喜欢挑战。三是放纵心理。放纵心理是指个体放弃对自我行动的自觉调节和控制的意志特征,它是人的内在欲望需要的无限性同自我行为调节的有限性的矛盾的显现。而部分进行网络犯罪的青少年具备这种心理。四是泄愤心理。由于青少年时期的神经系统结构和机能发育迅速,青少年特别容易兴奋,情感丰富、强烈但由于他们神经系统并末完全发育成熟,神经系统的兴奋和抑制矛盾运动不平衡,青少年容易激动,好感情用事,带有冲动性。如果他们在网上或在现实生活和学习中遇到某种不良刺激,就可能产生强烈的泄愤心理。五是焦虑心理。巨大的信息量易让人们无所适从,同时人与人之间的当面交流机会大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数字化的符号。“人际关系”与“人机关系”的混乱导致了个人心理上产生紧张、孤僻、焦虑甚至敌意心理,对于心理并不十分成熟的青少年来说更容易产生这种心理,从而导致犯罪。[9]
  当然,也有不少学者从家庭、社会、学校中的某个单独的方面探究青少年犯罪的原因,但在大量研究青少年犯罪的文献中所占的比例较小。
  (三)青少年网络被害问题
  学界关于青少年网络被害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问题:青少年网络被害现象、青少年网络被害原因、青少年网络被害预防。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关于青少年网络被害现象,刘守芬和叶慧娟认为,其主要包括三种表现形式:首先是精神性被害。青少年网络精神性被害包括人格被害和心理被害两方面。其次是物质性被害。青少年网络物质性被害包括人身被害和财产被害。最后是其他被害表现,主要有个人信息被害和社会交往被害,如被非法窥视、被盗号或入侵系统等。[10]赵国玲和傅建省在对1144名在校学生、758名未成年犯、350名中小学教师和189名学生家长进行调查研究后也得出相同的结论。[11]
  关于青少年网络被害原因问题,大部分学者的观点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原因基本相同,都是从青少年本身的特殊性、网络的特性、社会、家庭等内外因素进行分析。如刘守芬和叶慧娟认为,青少年易遭网络被害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青少年由于在智力上尚未发育健全,生理上处于未成熟期,认识能力、意志能力、情感控制能力较差,缺乏对被害场景的认识,缺乏对犯罪侵害行为的控制和反击能力。其次,青少年处于心理生长时期,一方面,好奇心强,喜好享受,被网络这个巨大的超现实世界所吸引,难以自拔;另一方面,青少年叛逆感强,不易听取他人规劝,导致被害。再次,由于社会等现实因素的制约,一些青少年由于各种原因,成为社会非主流或边缘化群体,在心理和人格上都被社会主流文化所排斥,从而成为社会亚文化的集结体。而网络无等级、无界限的“草根”社会特性对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败者显示出极大的优越性和吸引力。网络的开放性满足了青少年成长的需要,网络的无冕界域可以让他们在虚拟世界中发泄对现实生活的不满。由此容易成为利诱、被害的目标。[12]
  关于青少年网络被害预防,皮勇和刘为国认为,首先,应当开展网络知识普及教育,推进网络生活的主流化;其次,强化青少年安全教育;最后,构建社会性监管救助机制。[13]赵国玲和常磊则通过实证分析,研究青少年网络被害的学校教育原因,并由此认为,学校应当加强研究、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对学生的网络教育,以有效地预防青少年网络被害。[14]此外,赵国玲和常磊还进行了青少年网络被害的家庭教育原因实证分析,并且得出了应当加强家庭教育的结论。[15]
  (四)青少年网络犯罪的预防对策
  学界关于青少年网络犯罪预防对策的提出基本上是基于相应的犯罪原因提出的。如武玉红认为,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预防青少年网络犯罪:首先,采用法制手段,构建网络法制体系。法律就是规范网络生活最为刚性、最具权威的游戏规则;其次,采用德教手段:强化网络道德建设。网络道德建设是开展青少年网络保护、培育与强化青少年网络“免疫力”的基础性工作。最后,采用技术手段,提升网络监控技术。[16]“解铃还须系铃人”,科技带来的问题由科技解决。王晓阳则认为,预防青少年网络犯罪应坚持“政府主导、企业参与、行业自律、全社会协同”的原则。[17]
  与大多数学者不同的是,皮勇提到注重对当事人注意力的引导和迁移。[18]无论做到对青少年被害人还是青少年加害人注意力的引导和转移,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青少年沉溺于网络,而没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加害或者被害。此外,部分学者从具体的青少年网络犯罪类型着手,研究预防对策。比如,在网络色情控制对策上,姚建龙和王邕认为,我国应考虑采取以直接管制为主、间接管制为辅、“堵”“疏”结合的网络色情应对策略,加快完善网络管理立法,改进网络防控技术,增进互联网行业自律,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引导。[19]针对青少年网络聊天室的犯罪问题,皮勇认为,首先,应当改变网络聊天的绝对隐秘性特征,增设网络聊天者见面保护机制;其次,要强化网络聊天活动风险教育机制,增强网络聊天者的自我保护意识;最后,要增加网络聊天服务提供者的协助义务,加强对潜在犯罪的社会预警。[20]
  二、青少年网络犯罪研究的总体进程
  (一)起步阶段:现象研究(1998年-2000年)
  我国的青少年犯罪研究于20世纪80年代兴起,巧合的是网络犯罪的研究也是肇始于此时。国内第一篇关于网络犯罪的论文是杨冠宇的《计算机与犯罪》,[21]第一部关于网络犯罪的专著是《与计算机犯罪的战争》。[22]虽然青少年犯罪研究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初,但是关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研究却到20世纪90年代始有学者问津。国内第一篇关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论文是1998年马黎的《国外的青少年计算机犯罪》[9]。
  这个阶段研究青少年网络犯罪多是以犯罪学和刑法学的研究范式展开的,涉及的基本都是单学科问题,研究的基本上都是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现象,以及刑法的立法建言、法条阐释。对与青少年网络犯罪现象的认识尚处于对新事物的片面观察阶段。
  (二)兴起阶段: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的建构与研究的兴起(2001年至今)
  进入21世纪,经济的腾飞、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职业院校的增多以及全国高校的扩招都为互联网的普及提供了便利的、不可缺少的条件。网络行业的“燎原式”快速发展“催热”了“网络”这个词。与此同时,尽管青少年犯罪研究已经不复80年代的兴盛,甚至已走向了低谷,淡出了法学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7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