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论国内独立保函与备用信用证在我国的法律地位
【副标题】 兼评最高人民法院独立保函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英文标题】 The Position of Domestic Demand Guarantees and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 in China
【英文副标题】 Commentary on the Draft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n Demand Guarantees
【作者】 高祥【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学博士}
【分类】 票据法
【中文关键词】 信用证;国内信用证;独立担保;独立保函
【英文关键词】 letters of credit;domestic letters of credit;independent guarantee;demand guarantee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6
【页码】 1
【摘要】

由于法律传统以及对信用证、备用信用证和独立保函的商业适用与法律性质认识不足,我国在司法实践中不承认国内独立担保的法律效力,不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可以适用于备用信用证,使得国内独立保函与备用信用证的法律适用出现不应有的局面。本文从这些金融工具的交易流程、法律特征以及国外和国际有关的法律与规则入手,揭示其法律性质,在此基础上讨论国内独立保函与备用信用证在我国的法律地位,认为无论从法学理论、国外经验,还是商业实践看,都应承认国内独立保函的法律效力,建议正在起草的独立保函司法解释涵盖备用信用证,并将其标题修改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和备用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英文摘要】

Due to legal tradition and lack of knowledge with regard to the commercial usage and the legal nature of letters of credit,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 and demand guarantees,not only domestic independent guarantees are not recognized by courts in China,but people also don’t know that the Rules of the Supreme People’‘Court concerning Several Issues in Adjudicating Letter of Credit Cases can be applied to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which has led to the awkward position for the application of law to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 and domestic independent guarantees. To explain the legal nature of these instruments,this Article has examined the commercial mechanism,the legal features,laws of other countries and international rules and conventions with respect to them. Based on those discussions,this Article has examined the position of domestic demand guarantees and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 in China, has formed the view that domestic demand guarantees should be recognized in China either on the basis of legal theory,foreign experience or commercial practice,and has suggested that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being drafted cover both demand guarantees and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and its title to be changed into Provis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Court on Several Issues in Adjudicating Cases of Demand Guarantees and Standby Letters of Credi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150    
  一、引言
  自“2009年以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的影响,涉及我国银企的见索即付独立保函纠纷案件处于高发期,给涉外民事审判工作带来新的挑战”。[1]为了便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开始起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独立保函规定》)。自《独立保函规定》起草、讨论和广泛征求意见以来,有两个问题一直在争论之中:一是要不要承认国内独立保函;二是要不要将备用信用证涵盖其中。
  对于这两个问题,2013年11月29日网上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独立保函征求意见稿》)的第2条和第31条作出了规定。《独立保函征求意见稿》第2条的第二种意见规定:“独立保函及其所对应的基础法律关系均不具有涉外因素,当事人主张保函独立性的约定有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该稿出台《独立保函规定》,国内独立保函将不被承认。《独立保函征求意见稿》第31条是有关备用信用证的规定,给出了两种意见:第一意见规定,“与备用信用证有关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第二种意见规定,“与独立保函性质相同的备用信用证,可以参照适用本规定”。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该征求意见稿的第一种意见出台《独立保函规定》,备用信用证在我国的法律适用可能成为问题。
  与其他技术性问题相比,这两个问题属于全局性、根本性的重大问题,能否适当解决,关系到《独立保函规定》的成败问题、相关制度在我国的发展问题和我国金融机构在相关领域的竞争力问题。本文拟就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展开讨论,以抛砖引玉,引起大家关注,从而为解决这些问题找到出路。
  其实,这两个问题在国际上已经得到解决,已经不是问题。之所以人家已经不是问题的问题对于我们还是大问题,是因为我们的金融业还不够发达,我国对这些金融工具的基本认识还不够充分。因此,本文第二部分从这两种金融工具的交易流程和法律特征说起,以便揭示其法律性质;第三部分接着讨论国外和国际有关的法律与规则,以便进一步揭示其法律性质;第四部分将对我国独立担保制度存在的问题展开讨论,并提出自己的观点与解决办法。
  二、独立保函与备用信用证的法律性质
  其实,无论是独立保函,还是备用信用证,都是从商业信用证制度学习发展而来。后者比前者的发展要早近一个世纪,[3]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际操作中均比前者成熟,是前者的“大哥”。为了更好地理解备用信用证的性质和特征,在讨论独立保函和备用信用证之前,先从它们“大哥”、大家比较熟悉的商业信用证说起。
  (一)商业信用证的交易流程
  一个典型的商业信用证的交易流程如下。假如,身处上海的卖方欲将某种设备卖给身处纽约的买方,但买卖双方互不相识,对彼此的经济实力和商业信用互不了解。卖方担心:自己在付出很大成本发运货物到纽约后买方可能会资不抵债或因其他原因拒绝付款;万一买方不付或付不了全款,自己不仅可能得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纽约起诉买方,而且还得承担额外费用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处理货物。因此,卖方不愿意在买方付款之前发货。同样,买方也不相信卖方的商业信用与偿付能力,不愿意在卖方发货之前付款。买方担心:自己预付货款后可能出现货物与合同约定的数量、质量不符的情形,或者出现更为糟糕的情况,即万一卖方资不抵债,自己会钱货两空。为了减少各方的这种合理担心,交易双方选择了商业信用证交易方式。
  在商业信用证交易方式中,纽约的买方同意去向第三方(通常为双方同意的信誉良好的纽约当地的银行)申请开立以上海的卖方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如果银行在审查买方的资信情况后接受其申请而开立以卖方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它会承诺只要卖方提交的单据与信用证规定的条件严格相符,它将对卖方承担第一性的直接的独立的承付义务。此类交易中的单据通常包括商业发票、保险单和清洁已装船提单等。
  这种安排具有很强的商业实用性,各方当事人均可从中受益。对于卖方来说,由于开证银行的银行信用代替了买方的商业信用,只要它本身能够按照信用证的规定提交单据,它就几乎避免了收不到货款的风险。卖方在向银行交单之前,由于持有代表货物的单据,它就能够始终保留对货物的所有权和处分权。当它把代表货物的单据提交银行时,它要么立即就从银行获得了付款,要么得到了银行对其所交汇票的承兑。对于买方来说,除非出现信用证欺诈的情况,它可以保证在银行收到信用证项下相符的单据之前货款不会被支付出去,而信用证项下相符的单据不仅表明卖方已经履行了买卖合同项下的义务,而且代表着合同货物的所有权。在这种交易中,因为无论卖方还是买方谁都不能同时既占有货物又占有货款,所以货款两空的情形基本可以避免。对于作为提供服务的银行来说,它也可以从中得到好处,即为此收取一笔佣金。虽然银行看起来似乎在得到买方偿付前要承担向其提供信贷的风险,但是它通常不仅会将卖方提交的信用证项下的单据作为质押,而且还会在开证前要求买方提供其他方面的担保。
  (二)备用信用证的交易流程
  一个典型的备用信用证的交易流程如下。假如,上述身处上海的卖方与身处纽约的买方按照上面的流程初步达成了用商业信用证支付买卖设备款项的协议。但是,对于买方来说,自己不仅担心设备的质量问题,而且因为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设备,不仅不知道如何安装、调试,而且还需要在成交后的一段时间内由卖方提供人员培训和售后服务。因此,买方要求卖方提供一种担保,能使自己在售后服务与质量保证方面有所保障,万一出现问题,可以迅速得到补偿。于是,卖方同意为买方提供一份备用信用证作为担保。这种信用证的金额一般为买卖合同价款的10%至20%。
  在备用信用证的交易过程中,上海的卖方同意去向第三方(一般为双方同意的信誉良好的银行)申请开立以纽约的买方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如果银行在审查卖方的资信情况后接受其申请而开立以买方为受益人的信用证,它会承诺只要买方提交的单据与信用证规定的条件严格相符,它将对买方承担第一性的直接的独立的承付义务。这种信用证交易中的单据可能包括买方本身对设备质量不符或卖方的售后服务不好等声明,或者由第三方对此出具的证明,或者二者兼而有之。这种信用证所要求的单据变化很大,得视双方的谈判能力和交易商品的性质而定。
  与商业信用证一样,这种安排同样具有很强的商业实用性,各方当事人均可从中受益。对于买方来说,由于开证银行的银行信用代替了卖方的商业信用,一旦出现卖方设备的质量问题或售后服务不符合合同要求的情形,只要买方按照信用证的规定提交有关单据,买方就可以迅速得到补偿,或者可以从开证人那里获得的补偿请第三人提供相关服务。对于卖方来说,除非出现信用证欺诈的情况,卖方不仅可以顺利销售货物,而且只要卖方能够忠实履行买卖合同,交付合同约定的设备,提供合格的售后服务,卖方也不用担心买方会请求开证银行付款。对于作为提供服务的银行来说,其也可以从中得到好处,即为此收取一笔佣金。虽然银行看起来可能会因卖方违约而出现付款的情况,但银行通常会在开证前要求卖方提供的担保。
  (三)备用信用证的适用范围
  备用信用证起源于美国。原因是美国的“法律与章程对美国银行的权力进行了严格限制”,[4]使美国银行无法从事担保业务,于是它们便从20世纪50年开始开立具有独立担保功能的备用信用证。备用信用证于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流行起来,到70年代开始风行于世界各个金融发达的国家。[5]
  备用信用证除了运用于上面提到的国际贸易的质量与售后服务担保之外,还可以运用于其他很多领域。备用信用证能够风行世界,与其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大量运用于中东的工程承包有关。最著名的要数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出现的一批“伊朗案件”。这些“伊朗案件”的事实很类似。在伊斯兰革命前,大量美国公司去伊朗“淘金”,[6]签订了很多利润丰厚的建筑合同。所有这些建筑合同都包含备用信用证的担保与反担保,都涉及四方当事人,即美国的建筑承包商,伊朗的政府机关,伊朗的银行和美国的银行。具体交易流程如下:美国的建筑承包商与伊朗的政府机关签订建筑承包基础合同,合同要求后者为建筑合同的履行提供由伊朗银行提供的独立担保;美国的建筑承包商于是就请美国的银行为伊朗的银行提供反担保。所有这些担保与反担保都是通过备用信用证实现的。[7]
  经常使用备用信用证的领域还有金融领域。如果商业公司想借助信誉好的银行资信提高其长期商业票据或公司债券的信用度,它就可以请银行开立备用信用证为这些商业票据或公司债券担保。[8]国际著名的信用证专家Dolan教授认为,“备用信用证可以使用的交易在种类上基本上是没有限制的。原则上,备用信用证可以运用于任何当事人能够履行的合同”。[9]其适用范围的广泛性在加拿大的Rosen v. Pullen[10]一案中被体现的得淋漓尽致。在此案件中,Rosen是一位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男士,Pullen是一位住在美国休斯顿的女士。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二人属于男女朋友的关系,Rosen每月大概要付给Pullen1500美元的生活费。由于Rosen与妻子分居,还没有离婚,所以Rosen和Pullen二人一直没有结婚,但讨论婚姻问题也有相当一段时间了。1981年1月,他们俩正式商量结婚协议,其中一项条件是由Rosen给Pullen开具一个备用信用证,以保证履行其与Pullen结婚的诺言。该信用证的付款条件是:(1) Pullen搬到多伦多与 Rosen同居;(2) Rosen到1982年3月还没有与Pullen结婚。信用证的开证人是加拿大的帝国商业银行。当信用证一送到Pullen手中,她根本没有按照信用证规定的请求条件就去银行请求付款了。因为银行知道他们之间的安排,所以在付款前告诉了Rosen 。 Rosen得知Pullen的付款请求时,认为与他们之间约定的付款条件不同,Pullen的请求存在欺诈,就请求法院止付了。法院经审理认为,Pullen的付款请求与信用证规定的条件不符,与Rosen到1982年3月还没有与Pullen结婚的付款条件差得很远,所以就将信用证止付了。由此可以看出,备用信用证连婚约保证都能适用,还有什么不可以适用的呢?
  鉴于备用信用证广泛的使用范围,备用信用证的金额要远远超过其“大哥”商业信用证,而且增长速度很快。根据James Byrne教授1989年调查,那年美国300家最大银行开立的备用信用证的余额大约为1700亿,而商业信用证的标的额则仅为300亿美元。[11]国际商会在 1998年做了一个类似的调查,结论是备用信用证的标的额是商业信用证的五倍多。[12]近年来,备用信用证的使用额度增长更快,而商业信用证的使用额度变化不大。比如,2007年,美国300家最大银行开立的备用信用证的余额为4298亿美元,而商业信用证的标的额仅为318亿美元;[13]仅2014年第二季度,美国164家银行开立的备用信用证的余额就为2064亿多美元,而商业信用证的标的额仅为103多亿美元。[14]
  (四)信用证的基本原则与法律特征
  信用证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被广泛使用,是因为它的两大基本原则:独立性原则和单证相符原则。所谓独立性原则,是指开证人在信用证项下向受益人付款的义务与开证申请人和受益人之间的基础合同以及开证申请人与开证人之间的开证申请协议是完全独立的。除非交易存在欺诈情形,在单据相符的情况下,无论基础合同和开证申请协议项下存在任何争议,开证人必须向受益人付款。所谓单证相符原则,是指信用证项下的任何付款请求人都必须提交在表面上与信用证条款相符的单据,否则即使它履行了基础合同项下的所有义务,也得不到付款。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根据这两项原则,在信用证交易中开证人惟一关心的是单证是否相符。如果单证相符,即使单据存在欺诈,或者受益人根本就没有根据基础合同的规定交付货物或承受损失,只要开证人的付款是善意的,在它付款后完全有权向申请人追索。即使基础交易已被撤销,或者开证申请人已经破产,只要受益人提交的单据与信用证规定的条件相符,开证人也必须付款。
  信用证的基本原则是根据信用证交易的客观实际发展起来的。信用证的开证人一般为银行,而银行的业务是跟钞票和文件打交道。它不是其他商业方面的专家,不可能让它去懂得、调查和确认其业务范围外的对它来说属于外行的事务。如果要求银行去从事它不能胜任的工作,去调查文件背后的事务,那它肯定做不好、不愿意做。如果没有银行的参与,信用证制度也就无法存在了。因此,信用证的单据性和基本原则不仅被规定在所有有关信用证的法律与规则中,而且被各国法院的判决普遍确认。
  (五)信用证的法律性质
  根据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信用证的法律性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表述:
  第一,信用证是担保工具。无论是商业信用证,还是备用信用证,从实体上来讲都是担保工具。前者担保的是货款的支付,后者担保的是违约赔偿。从形式上来讲,二者都是开证人或者担保人开立的一种独立保函,即由开证人出具的凭单据保证付款的书面承诺。
  第二,信用证是单据交易。根据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在信用证交易中,当事人惟一关心的是单证是否相符。
  第三,信用证是一种“先付款,后争议”(pay first, argue later)的交易工具。在商业信用证项下,如果开证人付款后,买方收货后发现货物质量不符合合同规定,它可以根据基础合同请求卖方赔偿或返回货款。在备用信用证项下,如果开证人付款后开证申请人认为自己没有违约或者受益人得到的款项太多,它可以根据基础合同,请求受益人退回不应获得的款项。但无论是在商业信用证项下,还是在备用信用证项下,只要使用信用证交易,对于开证申请人和开证人来说,都必须先付款,再解决争议。对于受益人来说,并不是一旦得到信用证项下的付款,就可以一走了之。如果受益人获得了不应获得的款项或者信用证项下的款项还不足以弥补对方违约给自己造成的损失,他应当根据基础合同解决,多退少补。
  (六)保函的商业应用、交易流程和法律性质
  上面提到,从信用证的法律性质上来说,无论是商业信用证还是备用信用证,它们其实都是“保函”。惟一不同的是,商业信用证担保的是货款支付,备用信用证担保的是违约赔偿。
  在商业应用方面,只要是能够使用备用信用证的地方,都可以使用独立保函。而且,二者的交易流程也是完全一样的。在法律性质上,二者也是完全一样的,都是单据交易,都是“先付款,后争议”,都是适用独立性原则和单证相符原则的独立担保。因此,本文中有些地方的“独立担保”涵盖二者。
  如果说备用信用证与独立保函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它们的使用地域不同、名称不同。在使用地域上,备用信用证使用于美国,独立保函使用于英国、英联邦国家、欧洲大陆、非洲和南美洲国家。[15]在亚洲、中东和世界其他地区,如果交易伙伴来自欧洲,一般使用独立保函;如果交易伙伴来自美国,则会使用备用信用证。在名称上,二者是“土豆”与“山药蛋”的关系。可以说,备用信用证的称谓更符合其法律性质,因为二者适用的其实都是信用证法律原则,而独立保函的称谓更符合其商业功能,因为二者发挥的都是担保功能。
  在商业实践中,独立保函有很多称谓,如:独立担保(independent guarantee)“银行保函”( bankguarantee)“第一请求担保”(first demand guarantee)、“即索即付保函”(demand guarantee) 、 “履约保函”(performance guarantee)、“无条件保证”(unconditional bond)、“履约保证”(performance bond)等等。[16]这些都是不同的当事人根据其强调的不同因素而叫出来的,在法律性质上没有区别。比如,“独立担保”强调的是其适用独立性原则的法律性质;“银行保函”强调的则是该保函是由银行开立的;而“即索即付保函”则强调的是请求即付款的交易特征。
  三、外国法律与国际规则
  (一)外国法律
  1.德国法上的独立担保制度
  在德国法上,保证(Burgschaft)是传统的担保形式,其基本特征为从属性担保。《德国民法典》第767条对此规定:“保证人的义务由主债务在其时的存在状况决定。特别是主债务因主债务人的过失或迟延而变更的,也适用此种规定。”[17]
  在德国,独立担保被称为“Garantie”。大部分德国学者认为德国独立担保的主要法律渊源是《德国民法典》第780条和德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18]《德国民法典》第780条规定:“为使以约定应独立设定义务的方式约定给付的合同(债务约定)有效,以未规定其他方式为限,需要以书面方式给予约定。”该条文被视为是关于无因债权契约的规定。也有学者认为,德国法上的独立担保并非直接源于《德国民法典》的规定,而是基于契约自由原则。[19]还有学者认为,传统的德国法只有保证或从属担保,而没有独立担保。后者出现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国际贸易中,慢慢地得到了法院的承认,并在国内交易中得到发展和承认。至今,在德国,人们如果能用保证,就不会用独立担保。[20]
  2.法国法上的独立担保制度
  在法国法上,传统的“人的担保”只有《法国民法典》规定的保证(Cautionnement)一种,[21]其法律特征为从属性担保。法国法上的独立担保最早出现在国际商事交易中,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也未获得普遍关注,仅有部分银行业务律师对其有一定的了解。[22]1967年6月法国法院的一个案件是目前所知的最早的独立担保案例。[23]从20世纪70年代起的一系列法院判例构成了法国独立担保制度的主要渊源。[24]法国最高法院在1982年至1990年不到10年间就作出了20多个关于独立担保的判决,其他低层级法院审理共计100多个独立担保案件(这还不包括仲裁案件)。[25]可见,独立担保案件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成为法国司法实践中的重要案件类型,也反映出法国的独立担保在商事交易中得到了日渐广泛的应用。
  随着独立担保在商事实践中的广泛运用,法院开始考虑如何确定其法律性质,即究竟应将其归入一种特殊的保证抑或是将其作为一种新型的法律工具。对于法国法院而言,由于独立担保与传统担保法上的保证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其法律性质的确定出现了争议。如果将其作为一种特殊的保证从而适用有关保证的法律规定,那就应当适用《法国民法典》中的保证规则。然而,虽然独立担保发挥着与保证相似的功能,但它与基础合同却是相分离的。由于传统法律理论的影响,在早期的独立担保案件中,法国法院相当抵触。[26]
  然而,法理上的争论并不能阻碍商业实践的发展,法院只能面对并设法解决问题。随着独立担保更广泛的应用,法国国内独立担保也得到发展。于是,在2006年的法国担保法改革时,将独立担保纳入了民法典中。修改后的《法国民法典》第2321条的规定:“独立担保是指担保人为第三方的债务所作出的承诺,以在索偿款项或者满足规定条件进行付款。”这种新型的权利结构安排改变了法国担保法保护保证人的立场,选择尊重当事人的意思。法国担保立法的变革改变了长期以来依靠法院判例的局面,使得独立担保从非典型担保成为法国法上的一种新型典型担保。[27]
  3.英国法上的独立担保制度
  在英国传统的普通法上,guarantee一词代表从属性(accessory)担保,大部分由保险公司等开立。随着商业的发展,银行开始开立独立保函。尽管独立担保制度一开始出现时,也给其法律制度带来了一些“诧异”,但英国法对此的接受不存在很大障碍。在Harbottle ( Mercantile) Ltd. v. NationalWestminster Bank案[28]中,Kerr法官指出,“尽管履约担保的条款是令人诧异的,但是我被告知独立担保绝不罕见,特别是在与中东客户的交易中。”[29]
  在英国法上,独立保函适用信用证法。与信用证一样,独立保函被视为“和现金一样的等同物”[30]在著名的Edward Owen v. Barclays Bank International案[31]中,丹宁法官对这种新的担保形式作了如下论述:“由前述我们可以得知,履约保函与信用证有着相似特征。在与保函条款一致的情况下,开出履约保函的银行必须承付。这与供应商是否履行了其合同义务无关,也与供应商是否违约无关。如果保函规定索款无需证明或者条件,那么银行必须在要求付款时进行付款。惟一的例外即是存在明确的欺诈。”[32]该案成为英国和其他一些普通法国家独立保函和信用证欺诈的经典判例[33]。
  4.美国法上的独立担保制度
  在美国,传统的“guarantee”、“bond”一般由保险公司、专门的担保公司等开立。市场上的“履约保函(performance bond) ”、“投标保函(bid bond)”等一般并不独立,也没有确定的金额,保函规定的金额本身是保证人所承担的最大责任限额。[34]因此,美国市场上的各种保函一般属于从属性保证,而非独立担保。
  美国法上承担独立担保角色的是备用信用证。备用信用证在美国的出现是因为美国1864年修订的《国民银行法(National Banking Act)》禁止银行对他人债务提供担保,所以银行为了承担此类业务借助信用证的方式。Bertrams教授认为,1864年修订的《国民银行法》对银行业务能力进行了授权性的规定,由于其中不包括担保业务,联邦注册银行和各州银行无权就债务提供担保,为了规避这一限制,美国的银行开始通过为汇票背书或者开出信用证的方式提供担保。[35]Ellinger教授认为,备用信用证的使用有可能是因为美国银行法限制银行提供担保。[36]
  在美国,备用信用证的法律与商业信用证是一致的,都适用《统一商法典》(Uniform CommercialCode)第五编(Article 5)有关信用证的规定。
  (二)国际规则
开弓没有回头箭

  1.《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
  《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Uniform Customs and Practice for Documentary Credits,以下简称“《统一惯例》”或“UCP”)是由国际商会制定的,于1933年在维也纳通过,至今已有80多年的历史。《统一惯例》是国际上接受的银行有关信用证惯例的综合汇编,是国际商法史上最成功的法律统一范例,解决了许许多多可能影响信用证制度顺利运行的技术性问题。目前,几乎所有的信用证都在适用这一惯例。《统一惯例》前后分别于1951年、1962年、1974年、1983年、1993年和2006年进行了六次修订。这六次修订的版本分别被简称为UCP151, UCP222, UCP290, UCP400, UCP500和UCP600
  《统一惯例》是为解决国际贸易结算中使用的商业信用证而制定的。但随着备用信用证的广泛使用,为了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从1983年的UCP400开始,便将备用信用证也纳人其适用范围。UCP400第1条规定:“这些条款适用于所有信用证,包括其可以适用的备用信用证,并对一切有关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除非信用证中另有明确规定。”[37]这样,从这一版本开始,《统一惯例》明确规定,它不仅适用于商业信用证,而且适用于备用信用证。此外,如果独立保函选择适用它,也是可以的。后来的UCP500和UCP600,均有类似规定。
  2.《国际备用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1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