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论证人匿名作证制度
【英文标题】 On the System of Anonymous Witnesses【作者】 张吉喜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分类】 诉讼制度
【中文关键词】 证人;匿名;对质权
【英文关键词】 witness;anonymous;right of confrontation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6
【页码】 113
【摘要】

新《刑事诉讼法》第62条规定了证人匿名作证制度。从比较法的角度来看,在国际法层面,多数国际刑事司法机构和国际人权司法机构都表达了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其中,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的证人匿名作证制度最为详细;在国内法层面,英国和法国对证人匿名作证作了具体规定,而意大利则禁止证人匿名作证。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英国和法国对待匿名证人的态度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之处。证人匿名作证虽然限制了被告人的对质权,但是从权利冲突的角度来看,这种限制是具有一定正当性的。我国当前关于证人匿名作证的规定较为粗疏,尚存在相关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

【英文摘要】

Article 62 of the new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provides the system of anonymous witnes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parative law,Most International Judicial Agencies of Criminal Cases and International Judicial Agencies of Human Rights expressed their attitudes towards the anonymous witnesses. Among them,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and 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provided the most detailed anonymous witnesses system. U. K. and France make specific provisions for anonymous witnesses,and Italy prohibits anonymous witnesses. There are some common points and differences concerning the attitude towards anonymous witnesses betwee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and 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the U. K. and France. Although witnesses testifying anonymously restrict the defendant’s right of confrontation,it is legitimat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ight confliction. The current regulations on anonymous witnesses in China shall be clarified in some aspects because they are relatively crud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151    
  
  证人匿名作证是指证人以隐瞒真实身份的方式作证。[1]采用匿名的方式作证的证人在理论上被称为匿名证人。我国最早关于证人匿名作证的规定是2010年“两高三部”颁布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16条规定:“证人出庭作证,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采取限制公开证人信息、限制询问、遮蔽容貌、改变声音等保护性措施。”2012年《刑事诉讼法》62条吸收了《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16条的规定,从适用范围、适用理由和保护措施等方面对证人、鉴定人和被害人的匿名作证问题作了更加具体的规定。[2]
  证人匿名作证在国际司法机构和国外都受到较大关注。在我国,证人匿名作证尚属于一项较新的证人作证方式,不仅理论界缺乏深入的研究,实践中也少见典型案例。从比较法的角度探讨证人匿名作证制度,不仅能够让我们对证人匿名作证问题有更加全面的认识,也能够对我国证人匿名作证制度的实施和完善有所启迪。
  一、国际司法机构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在国际司法机构中,[3]只有国际刑事司法机构和国际人权司法机构处理刑事案件。国际刑事司法机构主要有国际刑事法院以及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等。[4]国际人权司法机构包括全球和区域性的人权监督机制,主要有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欧洲人权法院、美洲人权委员会、美洲人权法院、非洲人权委员会以及非洲人权法院等。多数国际刑事司法机构和国际人权司法机构都表达了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一)国际刑事司法机构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世界上最早设立的国际刑事法庭。它们高度依赖书面证据进行审理,所以没有涉及到证人匿名作证问题。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不同,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和国际刑事法院主要依赖证人证言进行审理,[5]这为证人匿名作证提供了实践的空间。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于1995年8月10日在塔迪奇案(Prosecutor v. Tadic)中允许了匿名证人作证。[6]前南国际刑事法庭认为使用匿名证人符合《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章程》以及《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程序和证据规则》。麦克唐纳德(McDonald)法官在代表多数法官撰写的意见中指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和《美洲人权公约》中都有权利克减的条款,公正审判权原则下被告人的权利不是全部不能改变的。麦克唐纳德法官认为,在对抗式诉讼中,一般情况下所有证据都必须在公开的法庭上在被告人面前出示;然而,公正审判不仅意味着公正地对待被告人,还要求公正地对待控方和证人。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没有警力和证人保护方案来保护证人,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这一特征决定其可以降低国际标准。麦克唐纳德法官据此认为,使用匿名证人的证言不会侵犯被告人的公正审判权。麦克唐纳德法官指出,在充分考虑下列因素的情况下可以允许证人匿名作证:首先,披露证人身份会造成证人的恐惧心理;其次,证人对控方非常重要;第三,没有证人不可信的证据;第四,没有其他更好的证人保护方法。麦克唐纳德法官还指出,在证人匿名作证时,应当采取以下两项保障措施:首先,法官必须能够观察证人的举止且清楚证人的身份;其次,辩方必须有充分的机会询问证人(与身份有关的问题除外);最后,麦克唐纳德法官认为,在不需要继续担心证人的安全时,应当公开证人的身份。
  在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审理的案件中,没有出现证人匿名作证的情形。[7]这可能归因于以下三项原因。第一,在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审理案件时,战争已经结束。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在审理塔迪奇案时,战争尚未结束。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是在种族灭绝行为结束一年后,即1995年才建立的。在战争结束后,尽管证人在法庭作证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危险,但是与战争进行时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第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已经确立了一定的证人保护方案。而在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审理塔迪奇案时,尚不存在证人保护方案。第三,卢旺达人以第一人称传递信息的文化传统。在卢旺达,多数人以第一人称,即以自己作为目击者的身份传递信息,无论该事实是其自己亲眼看见的,还是转述其他人的。因此,辩方需要了解证人的身份,并通过交叉询问,查明出庭作证的证人与案件事实之间的关系。[8]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和《国际刑事法院程序和证据规则》虽然都没有明确规定匿名证人制度,但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68条第1款规定,法院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保护被害人和证人的安全、身体和精神健康、尊严和隐私。这在理论上可以被解释为允许证人匿名作证。同时,该款还对上述保护性措施的运用作了限制性规定:这些措施不应当对被告人形成偏见或与被告人的权利和公正、不偏不倚的审判不符。在马泰隆·鲁古德鸠骆·崔案(Prosecutor v. Mathieu Ngudjolo Chui)中,国际刑事法院的一审法庭允许两名被害人匿名作证。被告人于2012年12月18日被一审法庭宣判无罪后,检察官提起了上诉。2013年9月23日,国际刑事法院的上诉法庭决定允许两名被害人继续以匿名的方式在上诉中作证。[9]
  (二)国际人权司法机构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在国际人权司法机构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和欧洲人权法院都表达了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非常关注缔约国刑事诉讼中匿名证人的适用范围。人权事务委员会在2001年8月27日的《人权事务委员会总结性意见:荷兰》中指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国可以在适当的和必要的案件中适用证人匿名作证,但是在对证人的身份进行保密的同时,应当努力通过赋予被告人更多的质证机会来保障被告人的公正审判权。
  与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相比,欧洲人权法院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更加明确、详细。因此,下文中重点介绍欧洲人权法院判例中的证人匿名作证规则。
  欧洲人权法院允许证人匿名作证,但是需要进行严格的审查以确保对辩方权利的限制被控制在合理的限度内。[10]一般认为,在被告人可能对证人或其亲属进行威胁和恐吓的案件中可以使用匿名证据。那么如何判断证人或其亲属是否存在被威胁和恐吓的危险呢?欧洲人权法院的判例体现了下列精神:缔约国的法院可以依据犯罪的严重程度、被告人的品格及其他情形来推定是否存在上述风险;在不同类型的案件中可以采取不同的标准,如在有组织犯罪案件中应当适用较为宽松的标准,因为在这些案件中普通的社会控制手段是无效的。
  荷兰的道森(Doorson)案是一个与毒品相关的案件。荷兰警方对阿姆斯特丹的海洛因市场展开行动,收集了一组贩毒嫌疑人的照片。为了获取进一步的证据,荷兰警方向一些吸毒者(警方用代码指代)展示了这些照片,吸毒者认出了嫌疑人,但是希望匿名作证。后来,匿名作证的请求获得了法院的准许。最终,嫌疑人被法院定罪。被定罪的贩毒者认为荷兰法院允许证人匿名作证,侵犯了他们的公正审判权,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欧洲人权法院指出:“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证人Y15和Y16受到过申诉人的威胁,但是让他们匿名作证的决定本身并非不合理,(考虑到)贩毒者常常对指控他们的证人进行威胁或实施暴力。”[11]欧洲人权法院在道森案中的态度表明,毒品犯罪案件的特殊性决定着限制被告人的对质权是正当的,不需要有证据直接表明证人受到过被告人的威胁或恐吓。在克欧克(Kok)案中,欧洲人权法院表明了相同的态度。在克欧克案中,证人知道被告人持有枪支,因此申请通过匿名的方式作证,该申请也得到了国内法院的许可。但是被告人认为其没有采取任何手段威胁或恐吓证人,证人匿名作证侵犯了其公正审判权,遂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欧洲人权法院指出,对于知道申诉人持有枪支的证人来说,其感到公开自己的姓名可能会使自己陷入危险之中,是正当合理的,并不需要被告人实际实施过威胁或恐吓证人的行为。[12]但是在普通的刑事案件中,欧洲人权法院对于匿名证人采取了相对比较严格的态度。在威瑟(Visser)案中,证人以威瑟的同案被告具有暴力倾向为由而请求匿名作证,该请求得到了国内法院的准许。被告人威瑟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欧洲人权法院推翻了国内法院的判决,并指出,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申诉人具有危害证人的生命和健康的可能性,仅以申诉人的共犯具有暴力倾向为由允许证人匿名作证,侵犯了申诉人的对质权。[13]
  证人通过匿名的方式作证对对质权有着一定的影响,因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不了解证人与被告人之间的关系、证人的先前不诚实行为等,增强了对证人可信性(credibility)的质疑。因此,为了确保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欧洲人权法院指出,对匿名证人的证言实行不可靠推定,即定罪不能惟一或在决定性程度上依赖匿名证人的证言。[14]在过去,欧洲人权法院往往对补强匿名证人证言的证据从总体上进行模糊的评价,但是近年来,欧洲人权法院对补强匿名证人证言的每一个证据都进行具体的评价;[15]而且匿名证人的证言之间不能相互补强。[16]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2012年的埃利斯,森斯和马田案中,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证人证言的证明力问题作了新的解释。在一般情况下,不熟悉证人的身份限制了辩方质疑证人的可信性。但是,如果证人虽然以匿名的方式作证,但是却并不会从根本上影响辩方对其可信性的质疑和审判人员对其可信性的认定,那么情况则会有所不同。在埃利斯,森斯和马田案中,在证人匿名作证的同时,控方向辩方公开了与匿名证人可信性有关的信息,包括该证人与该犯罪组织之间的关系以及该证人的犯罪记录和刑期。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在该案中,被告人能够有效地质疑匿名证人的可信性,陪审团也能够公正地评价匿名证人的可信性;因此,该匿名证人的证言可以作为定案的决定性证据。[17]
  匿名证人在出庭作证时,为了不泄露其真实身份,应当采用有别于询问一般证人的特殊询问方式。欧洲人权法院在审查相关案件时详细地讨论了对匿名证人进行询问的特殊方式。欧洲人权法院赞同国内法院对匿名证人的下列特殊询问方式:第一,将被告人暂时带离法庭;第二,将证人与旁听民众和被告人隔开;第三,在法庭外由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询问证人;第四,限制辩方向证人提出可能暴露证人身份的问题。欧洲人权法院在凡·米彻伦(Van Mechelen)案中强调,无论用何种匿名作证方式,法官应当知悉证人的身份,被告人的律师应当在能够观察证人举止的情况下询问证人(可能导致泄露证人身份的问题除外)。[18]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的传闻证据的态度。[19]在2002年的比鲁蒂斯(Biruti6案20]中,申诉人因组织监狱暴动而被定罪,证据是几名被一起羁押的罪犯的匿名证言和一些狱警的匿名证言。这些证人都没有出庭作证。在欧洲人权法院审理该案时,申诉人在其答辩书中提出了对事件的不同解释:匿名证人的证言与申诉人自己的陈述不一致,这是因为被共同羁押的罪犯为了获得更好的羁押条件,与监狱管理者之间进行了勾结。根据申诉人的答辩,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国内法院应当询问匿名证人。在该案中,欧洲人权法院表达了一个基本的态度:匿名证人必须出庭作证。
  (三)国际司法机构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之比较
  由于在国际司法机构中,只有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确立了证人匿名作证的具体适用规则,因此,这里只对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的证人匿名作证制度进行比较。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证人的态度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证人的态度具有如下相同之处。第一,在允许证人匿名作证的同时,都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情形作了严格的限制。在前南国际刑事法庭,麦克唐纳德法官指出了在决定证人匿名作证时需要考虑的四项因素。欧洲人权法院主张根据犯罪的严重程度、被告人的品格及其他情形来推定被告人是否可能对证人或其亲属进行威胁和恐吓。第二,法官都必须知悉匿名证人的身份。第三,辩方都必须有机会询问匿名证人。在前南国际刑事法庭,麦克唐纳德法官指出辩方必须有充分的机会询问匿名证人(与身份有关的问题除外)。欧洲人权法院在被告人的律师询问匿名证人(可能导致泄露证人身份的问题除外)的基础上,还要求被告人的律师能够观察匿名证人的举止。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和欧洲人权法院在匿名证人制度方面的不同之处表现在: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证人的证明力和匿名的传闻证据进行了限制,但是,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没有提及这两方面的问题。为了确保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一般情况下,欧洲人权法院对匿名证人的证言实行不可靠推定,即定罪不能惟一或在决定性程度上依赖匿名证人的证言(证人匿名作证不会对其可信性的质疑和认定产生实质性影响的除外);另外,欧洲人权法院要求匿名证人必须出庭作证,即匿名的传闻证据不具有可采性。笔者认为,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没有涉及到匿名证人证言的证明力和匿名的传闻证据问题,可能是因为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审理的案件相对较为单一,尚没有机会处理这两方面的问题。在塔迪奇案中,涉及到三位证人匿名作证。由于辩方对其中两位匿名证人的身份和匿名作证无异议,即对其可信性没有异议,[21]因此,这两位证人采用匿名的方式作证不会对他们证言的证明力有实质性的影响,当然不会涉及到对其证言证明力的限制问题。在该案中,尽管辩方对另外一名证人的匿名作证有异议,但是由于该证人的证言并非案件事实的惟一证据或具有决定性的证据,所以也不会涉及到限制其证言证明力的问题。另外,这三位匿名证人都出庭作证了,所以该案也无法涉及到匿名的传闻证据问题。
  二、相关国家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为了使对证人匿名作证制度的比较考察具有代表性,我们在考察对象的选择上遵循了这样的标准:既有职权主义诉讼模式的国家和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国家,又有混合式诉讼模式的国家。因此,我们选择了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作为考察的对象,其中,英国是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国家,法国是职权主义诉讼模式的国家,意大利是混合式诉讼模式的国家。
  (一)英国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在英国普通法中,被告人有知悉证人身份的基本权利,[22]但是,为了使证人不会拒绝出庭作证,法院也有权采取合理的措施保护证人,如当证人遭受威胁和报复的风险较大时,法院可以发出禁止公开证人身份的命令。由于证人匿名作证影响了被告人对质权的行使,因此,在英国的普通法中,只有在极其例外的情况下才允许证人以匿名的方式作证。为了进一步规范证人匿名作证,英国颁布了《2008年刑事证据(证人匿名)法》,对证人匿名作证作了全面规定。自该法颁布后,普通法中关于匿名证人的规定不再适用。
  根据《2008年刑事证据(证人匿名)法》第3条的规定,证人匿名作证的申请包括两种方式:公诉人向法院提出证人匿名令的申请和被告人向法院提出证人匿名令的申请。[23]如果公诉人提出申请,公诉人必须(除非法院有另外要求)告知法院证人的身份,但是不要求公诉人向任何其他主体或其代理人公开证人的身份,或者使证人被识别的任何信息。如果申请是由被告人提出的,被告人必须告知法院和公诉人证人的身份,但是(如果被告人为两人或两人以上)不能要求提出申请的被告人向任何其他的被告人或其代理人公开该证人的身份,或者使该证人被识别的任何信息。该条还规定,法院应当给予任何一方当事人对证人匿名作证表达意见的机会。根据《2008年刑事证据(证人匿名)法》第4条的规定,只有在满足条件A至C时,法院才能够发出证人匿名作证令。条件A:为了保护证人或其他人员的安全,或防止财产的严重损失,或者为了防止对公共利益的现实损害。条件B:采取匿名措施与被告人获得公正审判相符。条件C:为了司法利益必须采取匿名措施,因为在法院看来证人作证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如果没有匿名作证令的话,该证人不愿意作证。根据《2008年刑事证据(证人匿名)法》第5条的规定,法院在决定是否满足条件A至条件C时,必须考虑相关因素。这些因素包括:被告人知悉证人身份的一般权利;证人可信性对其证言证明力影响的程度;该证言是否是惟一或关键证据;不公开证人的身份,是否能够评估该证言的证明力;考虑到证人先前的有罪判决或证人与被告人或其亲属的关系,是否有理由相信证人有可能不诚实或者在该案中有不诚实的动机;是否有证人匿名令之外的其他保护证人的方法。
  对于证人匿名作证的方式,《2008年刑事证据(证人匿名)法》第2条规定,证人匿名作证时,可以要求采取下列一项或多项保护措施:(a)不公开证人的姓名和其他身份信息;(b)证人可以使用假名;(c)不能向证人提出可能泄露其身份的问题;(d)遮蔽证人的容貌;(e)改变证人的声音。该条同时规定,法院不能要求下列人员看不到证人的容貌:法官或其他法庭成员;陪审团;翻译人员或其他法院指定协助证人的人员。另外,法院也不能够要求上述人员无法听见证人的自然声音。
  在陪审团审判时,为了防止陪审团因证人匿名作证对被告人形成偏见,该法第7条要求法官必须以合适的方式指示陪审团,确保证人匿名令不会对被告人造成偏见。
  在英国的司法实践中,法院拒绝将匿名令扩展到传闻证据。英国法院认为,将匿名和传闻合并起来,被告人将承受匿名证人制度和传闻证据的所有不利因素:被告人既没有机会知道证人的身份,质疑其可信性,也不能够对证人进行交叉询问。[24]
  (二)法国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25]
  《法国刑事诉讼法典》明确规定了证人匿名作证的条件和方式。第2001-1062号法律将保护证人的规定引入《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57条至第706-63条),肯定了公共利益优于个人基本权利。第2001-1062号法律为在刑事程序的各阶段使用匿名证人的证言提供了依据。根据《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 - 58条的规定,在符合下列两项条件的情况下,证人可以通过匿名的方式作证:第一,重罪或者至少当处3年监禁刑的轻罪;第二,公开证人的身份可能使证人、证人的家庭成员或近亲属的生命或安全面临严重危险。在符合上述两项条件的情况下,经共和国检察官或预审法官申请,自由与羁押法官可以决定不在诉讼案卷中出现证人的真实身份。
  《法国刑事诉讼法典》在允许使用匿名证人的证言的同时,也为被告人的权利保障确立了一定的规则。首先,为了防止证人匿名作证对辩方的对质权造成实质的影响,《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60条规定,辩方对证人匿名作证有提出异议的权利;如果从实施犯罪的具体情节或者从证人的人格来看,辩方必须了解证人的身份,那么证人就不能匿名作证。其次,证人的真实身份情况必须向相关的司法机关公开并予以记录,且法官可以询问匿名证人。[26]《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58条规定,证人身份的事项和地址,应当记录于与诉讼案卷分开的另一案卷;自由与羁押法官应当亲自听取匿名证人的证言。再次,被告人或律师有权在审判时对匿名证人进行询问。《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61条规定,被告人可以请求通过远程作证的技术设备与匿名证人进行对质,或者请求由其律师通过该设备询问匿名证人。在此种情况下,应当对证人的声音作适当处理,使被告人和律师不能通过声音识别证人的真实身份。复次,不能只依据匿名证人的证言给被告人定罪。《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706-62条规定,任何有罪判决,均不得惟一依据匿名证人的证言。
  虽然《法国刑事诉讼法典》没有规定匿名的传闻证据问题,但是从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匿名的传闻证据在法国是具有可采性的。《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331条第4款规定:“除第309条规定外,证人在作证时不受打断。”《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309条规定:“审判长有权维护庭审秩序并指挥庭审。”“审判长对一切有损法庭审案尊严或者旨在拖延审理,使之不能得出肯定的准确结果的言行,均应予驳回。”根据上述两个法条的规定,除了违反法庭秩序之外,证人可以自由地、不被打断地陈述案情。证人在陈述案情时提及其他人告知的信息是十分常见的。在这种情形下,信息的直接来源处于未知状态。这便属于匿名的传闻证据。《法国刑事诉讼法典》没有规定上述证人证言不具有可采性。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会对此种证言的证明力作适当限制。
  (三)意大利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
  《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对匿名证人持否定的态度。根据《意大利刑事诉讼法》第468条的规定,所有控方证人的身份都必须在开庭7日以前向辩方开示;而且,只有在询问笔录中记载了证人的身份且向辩方开示了证人身份的情况下,才可以在法庭上宣读该证人的证言。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意大利,无论被指控的犯罪多么严重,无论对证人进行报复和恐吓的风险多么巨大,匿名证人的证言都不具有可采性。
  既然匿名证人的证言不具有可采性,匿名的传闻证据当然也不具有可采性。《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第194条第3款规定:“不得就公众中的传闻作证,也不得在作证中发表个人称颂,除非这是在就事实进行作证时不可避免的。”《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第195条第7款规定:“如果证人拒绝或者不能够指出他获知有关事实的来源,不得对该证人的证言加以使用。”根据上述规定,在任何情况下匿名的传闻证据都不具有可采性。因此,密探所提供的证言在庭审中通常没有使用价值,因为无法强迫密探向辩方开示告密者的身份。对此,《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第203条规定:“法官不得强令司法警官和警员以及情报和军事或安全机构的工作人员泄露其情报人员的名字。如果对这些情报人员不作为证人加以询问,则不得调取和使用由他们提供的情报。”
  (四)相关国家对证人匿名作证的态度之比较
  在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中,英国和法国允许证人匿名作证,意大利禁止证人匿名作证。意大利禁止证人匿名作证的原因,可以援引意大利学者的观点来解释。意大利学者认为,匿名证人不仅会对被告人形成歧视,而且还会对司法裁判的准确性造成危害;极权主义社会的标志之一是以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1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