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危险驾驶肇事犯罪的定罪量刑问题
【作者】 方文军【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危险驾驶;定罪;相关罪名;量刑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7
【页码】 53
【摘要】

危险驾驶行为在不同情形下构成不同犯罪。构成交通肇事罪对肇事结果的严重性和行为人所负责任的大小有要求,危险驾驶发生交通事故未必构成交通肇事罪。对危险驾驶行为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同时符合该罪的主客观条件,并且,醉驾型危险驾驶与追逐竞驶型危险驾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形有所不同。少数情况下,对危险驾驶行为的定性可能需要与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相区别。危险驾驶案件也会出现数罪并罚的情况。对危险驾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涉及死刑时应当特别慎重,但并不绝对排除适用死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4684    
  
  《刑法》133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实践中危险驾驶行为一旦出现肇事后果,就容易与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产生定性上的争议。并且,肇事后果越严重,量刑上如何把握宽严尺度,特别是在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况下能否判处死刑,也是实践中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本文就这些问题加以探讨,供办案中参考。
  一、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区分
  从立法目的看,《刑法修正案(八)》增设危险驾驶罪是为了遏制交通肇事犯罪的高发态势,降低危险驾驶行为演变为交通肇事罪甚至其他更严重犯罪的几率,更好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危险驾驶罪包括醉酒驾车与追逐竞驶两种类型,实践中醉酒驾车的发案率较高,也容易与交通肇事罪发生界限不明问题。这里主要探讨醉驾型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区别。危险驾驶罪是抽象危险犯,构成要件中并不要求发生交通事故,只要行为人醉酒后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就构成危险驾驶罪(对于极个别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而交通肇事罪是结果犯,要求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否则不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可见,是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是区别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关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制定的《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2条第2款的规定,酒后驾驶机动车肇事,致1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构成交通肇事罪。正是由于构成交通肇事罪对肇事结果的严重性和行为人所负责任的大小有要求,故即便是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也有相当一部分案件性质属于危险驾驶罪而不是交通肇事罪。具体而言,对于下列情形,应当认定构成危险驾驶罪。
  (一)醉酒驾驶机动车肇事,仅致人轻伤或者轻微伤的。如,致1人轻伤、1人轻微伤,或者致2人轻伤、2人轻微伤等。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致3人以上轻伤或者10人以上轻微伤,但没有人受重伤的,是否也只能认定构成危险驾驶罪?从《解释》的现有规定看,对这种情形似乎不宜认定为交通肇事罪。但不少人认为,《解释》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疏漏,对于醉酒驾车肇事,虽没有致人重伤,但致3人以上轻伤或者10人以上轻微伤的,也可以视为造成了与致1人以上重伤同等的危害后果。这种意见很有道理,下一步修改《解释》,宜在此方面作出完善。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肇事,致1人以上重伤,但负事故同等或者次要责任的。由于《解释》规定此种情形下行为人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才构成交通肇事罪,故可以推导出在负同等责任或者次要责任的情况下不构成交通肇事罪。如果危害后果是由被害人故意造成的,则行为人对该后果不承担交通肇事罪的刑事责任,而只承担危险驾驶罪的刑事责任。例如,甲想自杀,提前隐藏在路边,待车辆驶来时突然冲到车前,导致被撞死。此时,尽管行为人系醉酒驾车,但被害人采取这种自杀方式,即使行为人没有饮酒也难以躲避,故对该死亡后果不承担刑事责任,只对自己的醉驾行为承担刑事责任。[1]值得注意的是,不能仅因行为人属醉酒驾车,就认为其应对所造成的后果负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因为违反道路交通法规的情形较为复杂,醉酒驾车并不等于一定会同时出现其他违章行为。如果交通事故的发生主要是另一方的违章行为引起的,则醉驾者不负主要责任。
  (三)醉酒驾驶机动车肇事,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少于30万元的。根据《解释》第2条第1款第(三)项,普通情况下交通肇事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构成交通肇事罪。但是,《解释》没有规定酒后交通肇事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情况下,造成多少财产损失才构成交通肇事罪。有意见认为,可比照人员伤亡情况确定财产损失的入罪标准,即,普通情况下交通肇事重伤3人以上的构成交通肇事罪,而酒后驾车肇事致1人以上重伤的就构成交通肇事罪,不妨认定酒后驾车肇事造成直接财产损失在10万元以上的,也构成交通肇事罪。这种意见有一定合理性。但《解释》没有明确规定酒后驾车肇事仅造成财产损失的是否采取特殊的入罪数额标准,这可能是《解释》起草过程中的疏漏,也可能是有特殊考虑而没有作出规定。如果从财产损失不如人员伤亡重要的角度看,《解释》没有作出这方面的规定,也可以理解为在仅造成财产损失的情况下仍应当适用普通情形下的入罪标准,即,造成财产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才构成交通肇事罪。由此,醉酒驾车肇事,负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或者仅造成1-2人轻伤或轻微伤(即人员伤亡情况单独不够定罪标准),而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少于30万元的,只构成危险驾驶罪,而不构成交通肇事罪。
  二、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区分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一)醉驾型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区分
  首先有必要阐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刑法》114条和115条第1款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可见,“其他危险方法”是对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4种行为的兜底,根据刑法同类解释规则,对这4种行为之外的其他危险行为要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则应当要求该行为具有与这4种行为相当的危险性、破坏性,而不能泛指其他所有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同时,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行为人不仅故意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结果(包括具体危险)的发生。如对醉酒驾车行为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必须同时符合该罪的主客观条件,不能简单以危害后果判断醉酒驾车是否构成该罪。根据是否造成严重危害后果,醉酒驾车可以分为多种情形,不同情形下需要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厘清界限的程度也不同。
  1.醉酒驾车没有发生交通肇事即被查获的。这种行为在《刑法修正案(八)》施行前属于行政违法,在《刑法修正案(八)》施行后一般认定为危险驾驶罪。这一点没有疑问。不过,在极少数情况下,即便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如果醉酒驾车具有与放火、决水等4种行为相当的危险性、破坏性,也存在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余地。例如,行为人在繁华路段醉酒驾车,连续多次闯红灯,或者高速逆行,导致很多车辆急刹车,给其他驾车者和行人造成恐慌,后被交警截停而未造成事故。这种情形下,醉酒驾车给公共安全造成的是紧迫的高度危险,可以考虑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依照刑法第114条的规定,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当然,由于醉酒驾车出现具体危险但又没有造成事故的情形在实践中较为少见,故对于此类行为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是极个别情况。
  2.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等后果的。对此,不少人认为,醉酒驾车致人伤亡不同于普通交通肇事,说明驾车人对机动车缺乏有效控制力,对公共安全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和侵害性,而醉驾者明知这一点仍然驾车,说明对危害后果的发生至少持放任心态,故为严厉打击这种犯罪,应当一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这种意见体现了对醉酒驾车肇事犯罪的从严惩处,但实践中醉酒驾车肇事的情形较为复杂,如一律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不符合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和罪刑相适应原则,也会造成打击面的不当扩大。即使是醉酒驾车造成人员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也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定性,而不能一律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1)醉酒驾车肇事,只发生一次冲撞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如果行为人肇事致人伤亡或者造成财产损失较小,根据《解释》的规定尚不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应认定为危险驾驶罪,而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要理由是,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醉驾者对驾车行为虽出于故意,但对于发生肇事后果通常出于过失,如果尚未达到交通肇事罪这一过失犯罪的入罪标准,则不能反过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故意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即使确有证据表明醉驾者对危害后果持故意心态,也还要看其当时的醉驾行为是否具有与放火、决水等4种行为相当的危险性、破坏性,不能一概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醉驾者也可能出于报复目的而在道路上针对特定人员或者车辆实施撞击,此时醉驾者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毁坏财物罪,而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如果行为人醉酒驾车肇事属于一次撞击,所造成他人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后果达到了《解释》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则一般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罪,而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为肇事后果加重,并不当然表明醉驾行为具有与放火、决水等4种行为同等的危险性、破坏性,也不等于醉驾者对肇事后果一定持故意心态。实践中存在较大认识分歧的情形是,醉驾者一次性撞击造成特别重大的伤亡后果,如致2人以上死亡或者5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或者致6人以上死亡,负事故同等责任,对此情形能否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有意见认为,行为人醉酒驾车肇事,一次性撞击造成特别严重的伤亡后果,说明行为人醉驾程度严重,基本丧失对车辆的控制能力,且多属于严重超速行驶,对公共安全的危险程度高,故应当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这种意见有一定合理性。醉酒驾车一次性撞击造成特别重大伤亡的,客观上基本具有与放火、决水等4种行为相当的危险性、破坏性,故更有理由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实践中具体案件的情形较为复杂,尚不能仅因造成特别重大伤亡后果就认定行为人当时出于故意心态,还是要综合案件的具体情节来认定。例如,对于醉酒后不顾他人劝阻强行开车,并在人群密集的场所高速甚至超速行驶,从而一次性撞击造成重大伤亡的,可以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反之,如果在车流量、人流量不大的道路上醉酒驾车,也没有超速行驶或者违反交通信号灯等其他违章行为,因醉意上来一时疏忽没有注意到前方路边有多人在步行,一次性撞击造成多人伤亡的,则不宜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醉酒驾车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制定的《关于醉酒驾车犯罪法律适用问题的意见》(简称《意见》)提出:“行为人明知酒后驾车违法、醉酒驾车会危害公共安全,却无视法律醉酒驾车,特别是在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说明行为人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对此类醉酒驾车造成重大伤亡的,应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一般认为,《意见》的上述规定提出了认定醉酒驾车肇事在何种情形下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标准。即,醉酒驾车肇事,仅发生一次性冲撞的,一般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肇事后继续冲撞造成重大伤亡的,可以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意见》以黎景全案和孙伟铭案作了说明。这两个案例的被告人都是在严重醉酒状态下驾车肇事,连续冲撞,造成重大伤亡,说明二人主观上对他人伤亡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故二人的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说,对于类似孙伟铭案、黎景全案这种有连续冲撞行为的案件,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已基本形成共识。但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
  第一,如何看待前一次冲撞与后续冲撞之间的关系?多数情况下,第一次撞击时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是过失,后续冲撞多为间接故意,有的可能是直接故意。如果第一次撞击行为本身已经构成交通肇事罪,后续冲撞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则前后行为具有相对独立性,存在认定为两个罪名的余地。《意见》为了便于司法评价与操作,提出可以把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形统一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有其合理性的。不过,如果行为人肇事后逃逸途中只发生轻微交通事故,根据其逃逸时驾驶情形难以认定具有与放火、决水等行为相当的危险性、破坏性的,则不宜简单地以发生两次碰撞为由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二,对一次性撞击但有多个撞击点的,是否可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例如,行为人因醉酒而导致控车能力下降,撞到前方车辆后来不及刹车,出于本能往右打方向盘又撞到路边行人与车辆。这种情形与《意见》所说的二次撞击有所差别,因为这两次或多次撞击系一次性完成,可称为一次性多点撞击。在这种情形下,不能简单套用《意见》关于二次撞击造成重大伤亡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规定,而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分析判断。对于行为人高度醉酒后明显控车能力不足,又有超速、逆行、闯红灯等其他违法情节,肇事时一次性多点撞击,造成重大伤亡的,鉴于这种情形下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放任心态的理由较充分,故可以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如果行为人醉酒后没有明显降低控车能力,肇事前也没有其他交通违法情节,因一时疏忽而违章肇事,即使肇事时一次性有两个或多个撞击点,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的,也不宜简单地为了体现严惩而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该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的还是应当依法认定。
  (二)追逐竞驶型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区分
  危险驾驶罪包括追逐竞驶与醉酒驾车两种类型,但刑法对二者设置了不同的犯罪构成条件,追逐竞驶要求情节恶劣才构成危险驾驶罪,而醉酒驾车不需要这项条件。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追逐竞驶行为都构成犯罪,根据其危害程度,追逐竞驶的行为性质也不同。追逐竞驶情节一般的,仅属于行政违法行为;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构成危险驾驶罪。如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46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