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保护探析
【英文标题】 Analysis on the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reations
【作者】 李菊丹【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
【分类】 人工智能【中文关键词】 作者;作品;人工智能;著作权;邻接权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6
【页码】 25
【摘要】

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自然人的智力活动成果。尽管人工智能对某些类别作品的创作过程和创作效率产生较大影响,但仍然没有改变人类创作行为的本质,本文从作者与作品的关系角度,根据自然人是否在三类人工智能“创作”中发挥作者的作用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4448    
  
  人工智能的实质“就是研究如何用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1],“人工智能创作物”实际上是一种拟人化的表达,其本质是人类利用计算机系统或者计算机系统本身自动生成的内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称“计算机生成内容”更为贴切。关于计算机生成内容的著作权保护问题,早在上世纪末就有学者进行讨论,当时被称为“电子创作”[2]或者是“计算机产生的作品”[3]。自2016年谷歌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战败韩国职业围棋棋手李世石九段以来,人工智能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包括对新闻和视觉艺术领域创作的影响再次引起关注。有学者认为,“人工智能对人类创作行为的替代,对现行著作权规则提出了新的挑战”[4],“人工智能创作物突破了原有的版权客体保护范围”,“作者”是谁,权利归属如何认定,有待商榷、[5]。“传统版权理论若墨守成规,便难以有效地应对社会实践之变迁”[6]。从人工智能对人类创作行为的参与程度来说,尽管其对某些类别作品的创作过程和创作效率产生影响,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改变人类创作行为的本质。现行著作权法的基本保护规则对分析“人工智能创作物”的著作权保护,依然有效。本文拟从作者与作品的关系角度,分析目前人工智能参与人类创作的三种形态分别应适用的著作权保护规则。
  一、作品是作者的智力活动成果
  知识产权是人们就某些智力活动成果所享有的权利。“智力活动成果是指人的大脑与客观物质和其他信息相互作用而产生的信息”[7],Comish将其称为“思想应用的产物”(applications of ideas)[8], GuyTritton则直接称为“智力成果”(intellectual creation)[9]。这表明,知识产权保护的客体与人的大脑有关,在著作权领域,作品就是人的大脑发挥作用的结果。如何界定作品呢?李明德教授认为,作品是通过文字、音符、数字、线条、色彩、造型、以及形体动作等不同形式对思想观念的表达,表达必须具有独创性或原创性[10]。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2条将“作品”明确为“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因此,作品必须是“人类的智力成果”,除了必须具备“可被客观感知的外在表达”以及“须是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的成果”外,还必须具有“独创性”[11]。无论是作品必须是人类的智力活动成果,还是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的要求,事实上都强调了著作权所保护的作品必须反映出作者与作品的关系:作品是自然人的智力创作成果。
  首先,强调作品必须是人的智力活动成果,表明著作权法上的“作者”必须是自然人,而不是其他的机器或者动物。“作品展现了人类的智慧”,“某人或者某些人(在多人创作的情况下)在创作智力成果的过程中完全独立或者使用了他人的资源的情况下所创作的作品是基于该人(或者这些人)本身的智慧所带来的”[12]。正是在此种意义上,王迁教授强调只有“人的智力活动才能被称为‘创作’”,“不是人的智力创作成果,也就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13]。上述的“人”指的是“作者”。《伯尔尼公约》的规定以及大多数国家的著作权立法实践表明,“作者”就是“自然人”。郑成思教授在其《版权法》中明确指出[14],西班牙、俄罗斯、拉脱维亚、瑞士、巴拿马、希腊、捷克等国家的著作权法明确规定创作作品的自然人系作者;法国《知识产权法》(1995年修订)规定“用心灵创作作品之人方系作者”;《伯尔尼公约》的相关条款表明其只承认“作者”是自然人。郑成思教授还指出,尽管英国和美国在版权法条款上承认法人作者,但英美法系国家的版权法学家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作者只应当是能通过大脑从事创作的自然人,这些学者包括Sam Ricketson、William Cornish和David Nimmer等。我国现行《著作权法》11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条明确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在特定情况下,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视为作者。尽管我国《著作权法》承认法人作者,但其规定是将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这里的“视为”实际上主要解决特殊作品的著作权归属问题。由此可见,著作权法的本质是“保护与鼓励用头脑从事创作之人”[15]。众所周知,只有自然人才拥有从事创作的“头脑”,才有进行智力活动的特殊能力。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才将“创作”定义为“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计算机通过相关程序直接生成某些内容,即使这些内容具有人物、情节和逻辑等作品要素,也不属于作品,因为惟有人类才能真正进行智力创作,并形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
  其次,强调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表明作者在作品创作过程中必须投入或者付出具有自身特征的精神劳动和智力判断。那些没有为作品独创性付出劳动的工作,包括购买计算机、进行程序设计、收集材料等工作,都不是创作的工作。独创性是作品获得著作权保护的必要条件。实践中,独创性的判断与作品的学术质量和市场销量无关,与专利法对专利所规定的创造性和新颖性也不同。“原创性”一词并不意味着作品必须是对新的创造性思想的表达,也不意味着表达必须具有原创的或新颖的形式,而是强调作品不是复制于其他作品,是源于作者的。著作权法上原创性的核心在于被创作的作品与创作者之间的关系:作品源于作者的身心投入,作品中必须存在某些显示作者独特风格的内容[16]。美国版权法上所使用的原创性,是指作品是由作者独立创作的,而不是从其他作品中复制而来,以及至少具有最低程度的创造性[17]。德国著作权法学者雷炳德也强调说,尽管作品具有独立于作者本人人格权的独立性,但作者与作品之间仍然存在着一种非常紧密的关系,作品体现了作者的独特性格,这种独特性格是作品的标志,也就是独创性[18]。当然,与英美法系不同,德国著作权法对独创性更强调“创造性”内涵,认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至少应具有“小硬币”的独创性高度,那些人人皆可为之的东西不具有独创性。考虑到作品独创性的特殊内涵,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为他人创作进行组织工作,提供咨询意见、物质条件,或者进行其他辅助工作,均不视为创作。因为这些工作没有使相关人员在作品中体现具有自身特征的精神劳动和智力判断。
  二、作者是判断“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属于作品的关键
  “与人类智能的两个领域(思维与行为)相对应,微处理器诞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法小宝)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44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