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河北检察机关新刑诉法实施调研报告
【作者】 樊崇义<等>【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羁押必要性审查;庭前会议;非法证据排除;刑事和解;未成年人案件诉讼程序
【文章编码】 1004-9428(2014)03-0003-1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3
【页码】 3
【摘要】

河北省检察机关在新刑诉法实施过程中严格落实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保障制度;律师辩护的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准确把握逮捕条件变化,加强对社会危险性的审查;完善规范审查逮捕程序;建立羁押必要性审查机制;加强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督;完善规范全程录音录像移送和审查工作制度;庭前会议程序进一步细化;完善死刑案件二审程序;完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依法制定实施细则,把刑诉法落到了实处。但在对逮捕条件的理解与执行、羁押必要性审查、非法证据排除、侦查监督、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审查起诉阶段辩护律师权利的保障、不起诉制度、庭前会议、证人出庭、量刑建议、简易程序、二审开庭、刑事和解、未成年人案件诉讼程序等方面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4858    
【编者按】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对我国1979年制定的刑事诉讼法进行了第二次修改,新法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为了解各地检察机关实施新刑诉法的情况,推动新刑诉法的进一步贯彻落实,最高检委托“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对新刑诉法贯彻落实一年的情况进行调研,本刊特将相关调研报告摘要刊发,敬请关注。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委托,中国政法大学“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调研组一行于2013年12月8—11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展开实地调研,现将调研情况简要整理如下。
  一、新刑事诉讼法实施过程中的主要做法与经验
  (一)严格落实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保障制度
  新刑诉法规定,检察院审查逮捕时可以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律师意见和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这种诉讼化的审查程序确定下来,对于防范错捕、发现和纠正违法,准确适用逮捕措施具有积极作用。今年以来,河北省各级检察院侦监部门在进一步提高对推行诉讼化审查程序之重要性的认识的基础上,积极采取措施对该程序进行规范和强化,努力克服各种不利因素,切实落实刑诉法和刑诉规则的相关规定,并通过细化提审程序、讯问范围、讯问内容、办案纪律等,保证提审的效果;通过明确听取律师意见的方式、审批程序、工作流程、结果反馈等,规范听取辩护律师意见工作,使其收到应有的成效,从而有助于逮捕措施的正确适用。一些检察院相继出台了《审查逮捕阶段听取律师意见的规定》,要求办案人员严格按照制度去执行,通过诉讼化的审查程序,使办案人员能够更加全面地了解掌握案情,有助于客观公正地提出审查意见,从而提升逮捕案件质量。
  在拓宽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法定告知范围方面,除一审案件受案后三日内依法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外,还建立了上诉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制度。河北省检察院制定了详细的告知书,列明上诉人的法定诉讼义务。在第一次讯问上诉人时,将告知书交其阅知签字,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充分保障二审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在依法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其无罪、罪轻的辩解方面,河北省检察院每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时,都主动告知其有权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并向其核实侦查人员是否存在非法取证的情形;在办理聋哑人犯罪案件、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无期徒刑、死刑案件时,及时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提供辩护。同时,充分保障辩护人的阅卷权,建立辩护人查阅、摘抄、复制记录档案。
  (二)律师辩护的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
  新《刑事诉讼法》38条规定意味着辩护律师的阅卷范围不再限于以前规定的“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而扩大至现行规定的“本案的案卷材料”,这就使得辩护律师可以更全面地了解案情和证据,了解侦查机关和检察院、法院的办案情况,可以更容易发现是否存在侵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的情况,以利于辩护人确定辩护方向和辩护重点,提高法庭辩护的质量和效率,促进案件的依法公正处理,对于辩护律师充分展开辩护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河北省晋州市检察院按照上级要求于2012年成立了案件管理办公室,案管办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高检《规则》)第48至54条等规定制订了晋州市人民检察院《律师接待办法》,规定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辩护律师到检察院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由案件管理部门及时安排,负责协调公诉部门及时提供案卷材料。因公诉部门工作等原因无法及时安排的,应当向辩护人说明,并安排辩护人自即日起三个工作日以内阅卷,公诉部门应当予以配合。检察院为此还设置了专门的律师阅卷室,方便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为律师阅卷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
  (三)准确把握逮捕条件变化,加强对社会危险性的审查
  新刑诉法对逮捕条件进行了细化,主要针对的是对逮捕措施的刑罚要件和必要性条件,对逮捕措施的事实证据要件没有进行改动,凸显了该要件在逮捕三条件中的决定性作用。对此,河北省检察院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切实把证据事实要件作为审查批捕的前提和基础,努力增强证据意识,联系办案实际,根据不同的案件,加强了对社会危险性的审查。
  具体做法是:一是综合案件事实和证据情况,对符合三种法定“应当”逮捕情形的案件,直接依据新《刑事诉讼法》79条第2款的规定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二是对不符合三种法定“应当”逮捕情形的案件,在确定证据要件和刑罚要件成立的前提下,着重对必要性要件进行审查,根据案件性质、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是否属于初犯、从犯以及有无悔罪表现等,并结合其生活背景、生活环境等因素,综合审查判断是否符合五种社会危险情形,对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予以逮捕,切实保障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结合全案情况综合审查后,认为不足以证明具有五种社会危险性之一的,一般不予以批捕,减少不必要的羁押。
  在具体的工作实际中,河北省检察院侦查部门还建立了逮捕的社会危险性证明和论证说理机制,即侦查部门报请逮捕时,既要移送证明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证据,也要提供证明犯罪嫌疑人具有法定社会危险性情形的证据,并在《提请批准逮捕书》中论证说明犯罪嫌疑人存在妨碍诉讼活动、再次危害社会等的现实情况或可能性;侦监部门根据案件事实和危险性证据对是否符合逮捕条件全面审查,综合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如认为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或者说明具有社会危险性,采取取保候审能够保障侦查工作需要的,不能作出逮捕决定,同时向侦查部门阐明不捕理由及依据。
  在职务犯罪侦查监督方面,今年以来,河北省各级检察院侦监部门在办案中按照逮捕条件的要求严格审查把关,依据证据标准,不仅注重审查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而且注重审查证明涉案赃款的来源、去向、用途的证据和受贿案件谋取利益方面的证据等。对相关证据缺口太大、确实不能证明有犯罪事实的,依法作出不捕决定,防止了错案的发生,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截至2013年10月,省市院受理的363件442人职务犯罪案件均严格依法在期限内办结,无一起超期羁押案件,无一起撤案、不诉和法院判无罪案件,无一起引发涉检上访案件,捕后已起诉的大多数案件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
  (四)完善规范审查逮捕程序,增强了审查逮捕工作的诉讼性
  长期以来,侦查监督部门往往采取审查报请逮捕材料,单方面听取侦查部门意见的方式开展工作,因此审查逮捕带有强烈的行政审批色彩,不利于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不能确保审查逮捕案件质量。此次新刑诉法在最高检2010年大力推行的审查逮捕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制度的基础上,作出了审查逮捕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诉讼参与人和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新规定,从而使审查逮捕程序向“控辩审”三方诉讼化构造积极推进,逐步淡化了办案人员的追诉立场,强化了客观义务。
  面对新的更为规范的审查逮捕程序,全省侦查监督部门积极转变工作模式,严格落实审查逮捕阶段开展讯问犯罪嫌疑人的规定。一是严格依法开展讯问工作。按照新刑诉法相关规定,结合审查逮捕阶段讯问规律和特点,严格依法开展讯问工作。对属于法律规定的对逮捕条件有疑问、犯罪嫌疑人要求讯问的,河北省各级检察院均开展了讯问工作;对一些受客观因素限制或案件事实清楚、证据比较充分拟不讯问的,都按照规定送达了听取犯罪嫌疑人意见书,由犯罪嫌疑人填写后及时收回审查并附卷;对未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时,主动征求侦查部门意见,并做好办案安全风险评估工作,防止因讯问不当出现办案安全事故或妨碍诉讼。二是提高讯问的质量和效果。截至2013年10月,全省讯问率平均已达到79%,廊坊等个别有条件的地方已推行案案讯问,讯问率达90%以上。三是切实规范了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程序。年初专门召开了听取律师意见工作的实施情况座谈会,要求办案中要严格按照新刑诉法的要求,认真听取律师意见,不走过场。
  (五)建立羁押必要性审查机制,加强捕后跟踪监督
  羁押必要性审查是新刑诉法确立的一项保障人权、减少羁押的重要制度,又赋予了检察机关新的监督职责。面对这一新的工作任务的要求,今年以来,河北省侦监部门普遍加强了对此项工作的探索,联系办案实际研究制定了具体针对性措施,强化捕后跟踪监督力度。一方面着手研究细化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的方法,规范启动、调查核实、审批的程序,逐步建立起行之有效的审查机制;另一方面主动与公安机关及时沟通,共同商定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具体条件和情形,达成共识一并实施,从而防止一捕了之、一押到底侵权问题的出现,不断增强监督实效。
  新刑诉法实施前,作为省院试点单位的石家庄市新华区检察院即探索制定了《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办法(试行)》,其经验在全省予以了转发。新刑诉法实施时,各地相继在建立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办法的同时,通过与公安机关沟通,确立了应当采纳检察院建议的情形,严格限制不必要的羁押。
  无极县检察院通过实行“一问、二听、三审查”的方式(“一问”是指再次讯问犯罪嫌疑人、了解其认罪态度,有无悔罪表现等情况;“二听”是指听取案件受害人和辩护律师的意见;“三审查”是指实行案件承办人进行初步审查、科长审核把关、分管检察长审查决定的三级审批程序),逐步建立和完善“权利告知、风险评估、信息通报、跟踪回访”四项机制,加强了对犯罪嫌疑人捕后羁押必要性的审查工作。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六)加强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督
  新《刑事诉讼法》73条第四款规定“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和执行进行监督”,刑诉规则将公安机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是否合法的监督权赋予侦监部门,这是刑诉法修改后赋予侦监部门的一项新职能。石家庄、沧州、唐山、承德等地有针对性地采取了有效措施,强化了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督。一是建立信息互通及备案机制。与公安法制部门建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信息通报机制,公安机关在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后,立即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通报,并在3日内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决定书、证明犯罪嫌疑人符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条件的相关证明以及其他相关材料报送检察院,公安机关在作出解除或撤销监视居住的决定后3日内将解除或撤销监视居住决定书报送检察院。二是建立专人负责,三级审查机制。对公安机关报送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文书及相关材料,指定办案人首先对指定监视居住是否合法进行审查,审查完毕后填写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审查表,交由科、处负责人审核,最后由主管检察长审批,重点审查犯罪嫌疑人是否属于在本地无固定居所,是否符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是否按法定程序履行批准手续、是否在规定时间内通知家属等方面。三是建立内部协作机制。根据刑诉规则的规定,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决定的监督由侦查监督部门负责,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的监督由监所检察部门负责,为此侦监部门与监所部门建立了协作机制。公安机关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决定书、证明犯罪嫌疑人符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条件的相关证明以及其他相关材料报送侦监部门后,侦查监督部门在审查决定的同时抄送一份给监所部门,必要时两个部门一同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的硬件条件是否符合法律要求、被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充分保障等进行检查。
  (七)完善规范全程录音录像移送和审查工作制度
  2005年12月高检院在全国检察机关大力推行职务犯罪全程录音录像制度,在遏制刑讯逼供、固定犯罪证据、提高案件质量等方面取得良好成效。新《刑事诉讼法》121条将适用范围扩大到其他重大刑事犯罪案件,并对讯问犯罪嫌疑人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制度进行了完善和规范。今年以来,我们加强了对录音录像资料移送的审查力度,建立了全程录音录像移送机制,把审查全程录音录像资料作为审查证据合法性、开展侦查监督的有效途径,主动加强与侦查部门的沟通协调,促使其严格按照程序开展录音录像及依法移送录音录像工作。进一步明确了审查重点,对规定范围内的案件是否进行录音录像,录音录像是否全程、同步、完整,讯问过程是否合法,有无刑讯逼供违法情形,录音录像资料制作是否符合规定和操作规程等进行全面审查。
  (八)庭前会议程序进一步细化
  庭前会议制度是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对我国刑事审判庭前准备程序的一项全新改革,对于检察机关来说,也是一项全新的课题。河北省检察院以新刑诉法、刑诉规则和高法的刑诉法解释为依据,在公诉工作中积极探索实施庭前会议制度,各基层检察院也不断开展司法实践和探索。
  今年以来,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会同桥西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8次,在提高公诉质量、确保司法公正、保障当事人权益方面均取得了一定效果。具体做法是:一是在实践中探索完善庭前会议实施规范。该院制定了《石家庄市桥西区刑事审判庭前会议实施办法》,细化了庭前会议程序的适用范围、参与主体、会议任务和操作流程等,确保庭前会议依法有序进行。明确庭前会议由负责该案审理的审判人员召集、主持,参加人员包括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经被告人认可和充分授权的,被告人不参加庭前会议,由辩护人代表其提出意见;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应当参加;被告人提出受到刑讯逼供,申请非法证据排除的,被告人应当参加。庭前会议应在审判人员的主持下,对各项程序性问题依次分别讨论,按照公诉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顺序了解情况、提出和交换意见。将可能影响案件审理的一系列程序性问题,如管辖、回避、出庭证人名单、非法证据排除、是否公开审理、是否适用简易程序等,在庭前会议提出和交换意见,并在庭前解决。二是完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切实维护司法公正。该院将非法证据排除作为庭前会议的最重要任务,尽量在庭前解决证据合法性争议。对于当事人在庭前会议中提出非法证据排除请求的,公诉人要当场予以说明、解释,通过播放同步录音录像或出示体检表、出所入所记录、提取证据清单等相关材料,以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需要调查核实的,公诉人可在会后要求侦查机关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说明或者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必要时可以自行调查核实。公诉人发现证据确系非法方法收集,依法应当排除的,应当在开庭前撤回相关证据。三是引入证据开示制度,提高庭审活动效率。公诉人、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就对证据有无异议发表意见,由书记员记录在案。对于控辩双方均无异议的证据,在将来开庭审理时,可以仅就证据的名称及所证明的事项作出说明,大大简化举证、质证过程。控辩双方在庭前会议中还需说明是否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以防止开庭时出现证据突袭。四是明确了庭前会议的法律效力。庭前会议内容需记明笔录,并由参会人员签名确认,经过庭前会议确定的程序性事项,除非有新的证据或作出合理解释,否则不得在庭审中提出新的意见。对于非法证据排除,控辩双方可以就申请排除的证据达成一致意见,由公诉人在庭前撤回非法证据,或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撤回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五是会前精心准备,会上有力应对,会后查漏补缺,及时调整公诉策略。庭前会议召开前,公诉人要结合案件情况,对于当事人和法院可能提出的问题、意见作出合理预测,并准备好相关证明材料。会上适时出示相关材料,充分阐明意见,与辩方、审判人员及时沟通,争取得到法院支持。会后要根据会议情况,及时查漏补缺,补正瑕疵证据,调查核实情况,完善证据链条,必要时通知公安机关补充材料或做好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准备。调整出庭公诉重点,围绕双方争议焦点,完善出庭预案,为出庭公诉做好充分准备。
  (九)完善死刑案件二审程序
  完善审查报告格式,适应修改后刑诉法要求。修改后刑诉法对证据审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举证责任的明确、证据标准的具体化、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确立以及检察机关对证据收集合法性承担证明责任的规定,使得公诉机关责任更加重大,公诉人的工作量增加,对公诉人综合分析判断能力的要求更高。为适应这一变化,河北省检察院公诉处结合死刑二审办案特点,经过调查研究并征求全处同志的意见,制定了专门针对死刑上诉二审案件的审查报告参考样本。证据摘录根据两个证据规定要求,按照先客观性后主观性证据排列,先物证后书证排列,建立以客观证据为基石的证据体系。审查意见重在说理性,要达到不阅卷就能对后果作出评估的效果。
  严格落实二审出庭规范化,适应修改后刑诉法的变化。修改后刑诉法加强了对辩护权的保障,也对公诉人员出席法庭的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公诉案件的风险防控、法律监督提出了新要求。为适应新的变化,河北省检察院采取多项措施,不断提高二审出庭应变的能力。一是案件承办人必须根据案件事实和证据,针对上诉人和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观点既提出明确的审查意见,又做出详尽的出庭预案。出庭预案包括了庭审重点、讯问提纲、示证和质证提纲、答辩提纲、出庭意见、突出问题应急处置方案等。二是实行讯问笔录、庭审笔录全部电子化,需要和有条件采用多媒体示证的,一律使用多媒体示证,有效提高了指控犯罪的效果。此外,2012年5至11月,省检察院还通过开展“优秀出庭预案评比”等岗位练兵活动,提高检察人员的二审出庭能力。
  严格落实办案期限规定,不断提高办案效率。新《刑事诉讼法》224条明确规定,对于二审开庭审理的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以内阅卷完毕。针对修改后刑诉法对二审阅卷期限的明确限定,河北省检察院公诉处专门召开全处会议,要求所有案件必须在一个月内办结,并且将原来的案件审批表进行了完善,将受案日期和结案日期标注于显著位置,以提醒承办人在法定期限内审阅案卷。
  (十)完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
  修改后刑诉法确立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既是保障人权、依法维护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的有效途径,同时也是对侦查监督工作的考验,为强化侦查监督提供了动力和法律武器,是保证案件质量的重要手段之一,对非法证据要立足于早发现早排除,在审查批准逮捕阶段就严格把关,为此,各地侦查监督部门相继建立和完善了相关制度。一是根据非法证据的不同情况,不同程度地予以排除。对侦查阶段的讯问或询问笔录可能违反程序的或获取的途径有疑问的,一经核实,即予以排除,不予采信,以保障犯罪嫌疑人或被害人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于收集的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则要求公安机关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如不能补正或者做出合理解释的,则对该证据完全予以排除,不予采信。二是建立非法证据排除权利告知制度。在讯问犯罪嫌疑人及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进行书面权利义务告知时,依法讯问其是否受到刑讯逼供或者暴力威胁等,着重告知其有权向检察机关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三是三项措施确保非法证据得以排除。首先确立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对于重大、疑难、复杂案件适时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注意及时发现并纠正侦查机关在侦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从源头上杜绝非法证据的形成。其次在审查过程中细查细看,防微杜渐,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做到每案必提。对于案件事实不清、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前后矛盾、据以定罪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重大矛盾等案件,要集体研究,详细制定讯问(询问)提纲,以核实相关问题,保证审查逮捕案件的质量。最后,加强捕后跟踪监督,建立非法证据查询档案,在捕后发现存在非法证据的,要及时通报公安机关予以改正,查明原因,落实责任。
  河北省检察院还特地组织召开了全省公诉案件“非法证据排除”适用研讨会,进一步细化操作规程,统一执法标准。对非法证据的适用范围、非法证据的认定、非法证据的排除标准、由非法证据衍生出的合法证据是否排除等问题达成共识。进一步细化了操作规程,统一了执法标准。2013年1-10月全省公诉部门要求对证据进行补正或解释152件191人;受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72件112人,提出纠正66件89人,已纠正62件83人,建议追究刑事责任2件4人。
  (十一)依法制定实施细则,把刑诉法落到实处
  河北省检察院率先垂范,鼓励各级检察院大胆尝试、积极创新、用科学、理性的司法理念指导刑事诉讼法各项具体实施工作,涌现出了一些很好的做法,创制了一些具有可操作性的实施意见或细则,主要包括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审查逮捕案件建立社会危险性证明制度的暂行规定(试行)》、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检察院《公诉案件刑事和解工作办法》、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刑事公诉案件庭前会议实施细则(试行)》、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检察院、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石家庄市公安局新华分局《逮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办法(试行)》、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检察院、石家庄市新华区司法局《关于对未成年人实施法律援助的工作办法(试行)》等系列规定。
  二、新刑事诉讼法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一)对逮捕条件的理解与执行
  刑事诉讼法将逮捕分为“一般逮捕、应当逮捕、可以转捕”三种情形,并将社会危险性采用列举方式细化为五种情形,为全面审查案件、准确适用逮捕措施提供了具体标准。但是,对于“一般逮捕”案件司法实践中存在着如何把握“可能”、“企图”、“现实危险”等条件的问题。要达到客观、准确、及时判断嫌疑人是否具备社会危险性,还需承办人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和证据进行综合判断。调研中发现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公安机关在提请批捕时,基本上不提供存在社会危险性的相关证据材料,在提捕书上只笼统表述“有社会危险性”,很少阐述具体理由。其次,由于未出台认定五种情形的权威标准,在侦查机关不能充分提供相关证据材料的情况下,办案人员只能根据案情分析推测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凭经验把握,造成执法结果不一致。再次,在办理一些轻微、过失犯罪、涉及外地人犯罪案件、团伙犯罪案件中的胁从犯等批捕工作中,在虽不具备五种社会危险性的情况下,存在因担心被害人上访或担心打击不力、影响侦查等原因而做出批捕决定的情况。
  其次,办案中依然存在“重打击轻保护”、“重配合轻制约”、“重实体轻程序”的错误倾向,仍存在“够罪即捕”的思想。一方面,受传统的执法思维习惯的影响,对于轻伤害和交通肇事案件,公安机关明知不符合逮捕条件,但为了“省事”,促使双方尽快达成和解,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批准逮捕,借助逮捕措施的强制功能,以捕促调;个别基层法院还存在将羁押作为促使嫌疑人、被告人作出赔偿、收取罚金等目的的手段,决定逮捕时脱离逮捕条件,以捕促罚,以捕代罚。重配合、轻监督的传统执法观念未根本改变,加之陷于被上访的窘境,部分检察机关人为放宽逮捕条件,扭曲逮捕的司法功能,不仅严重影响逮捕案件的质量,也违背修改逮捕条件的初衷,与刑事诉讼保障人权的要求相背离。
  最后,司法实践中,看守所收押条件制约了逮捕措施的适用。如看守所以嫌疑人患有传染性疾病为由不予收押,使得符合逮捕条件的嫌疑人无法被实际执行逮捕,只能采取取保候审措施,而嫌疑人利用不被羁押的时机再次作案的现象时有发生。
  (二)羁押必要性审查
  2013年1-10月,河北省公诉部门共提出建议155件247人,已采纳127件209人。实施中存在的具体问题是:
  第一,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内容和标准不明确。对于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是否有羁押必要性,应从哪些方面去审查,在达到何种标准后可以变更强制措施,缺乏完整明确和统一的标准。
  第二,羁押必要性审查监督保障机制不完善。法检两家对是否应继续羁押的认识存在分歧,法院对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不配合。实践中公诉部门向法院提出被逮捕的被告人无羁押必要性并提出释放被告人的建议时,法院经常以其认为有羁押必要性作简单答复,对发出的检察建议置之不理,导致监督流于形式。对于是否应当继续羁押,虽然刑诉规则和各院的运作机制中都有细化规定,但是具体到个案,仍需要由办案人把握,由于不同的办案人对羁押事实和证据存在不同理解,往往导致检法两家对是否需要继续羁押被告人存在不同意见。
  第三,依职权进行审查时,时间点不好把握。在实践中发现,有一部分案件还未到审查时间法院就已经出判,导致审查失去意义。而如果法院一受理就进行审查,一是人手不够,二是此时往往并未出现不需要继续羁押的情况。
  第四,羁押必要性审查的案件范围难以把握。实践中的审查重点为可能达成和解、赔偿的案件以及情节较轻的未成年人、老年人犯罪案件。对于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人身危险性较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重点审查是否患有严重疾病。其它案件审查重点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继续存在可能实施新的犯罪,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串供,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自杀或者逃跑等的可能性,并且进行动态、多次审查。
  (三)非法证据排除
  在非法证据排除方面,主要存在以下问题: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第一,批捕阶段的瑕疵证据难以处理。批捕阶段一些证据存在瑕疵,需要补正后使用,但是批捕时间只有7天,时间较短,如果补正不了,能否作为批捕的依据?目前的做法是:先排除,如果排除后可以达到逮捕所要求的证据标准,即“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证据证明该犯罪事实是该犯罪嫌疑人实施的,证明该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经查证属实的”即可批准逮捕。
  第二,审查逮捕阶段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无明确规定。侦查监督部门在排除非法证据时缺乏相应的可操作性规定,而单纯借鉴公诉部门或法院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会出现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复杂性与审查逮捕阶段办案期限短暂的矛盾,如果处理不好,会直接影响审查逮捕案件的质量和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保障。
  第三,发现非法证据的途径单一。司法实践中主要通过审查证据发现,通过申诉控告、与律师交流、与相关内设机构的信息衔接等途径发现较少。
  第四,对证据的合法性证明困难。问题集中体现在讯问时录音录像的制作不规范,有些死刑案件未按照法律规定制作同步录音录像;有些录音录像未全程进行;有的不标注时间,不能确定是哪次的讯问录像,无法与讯问笔录相对应;有些标注的时间错误;有些案件侦查机关自称设备坏了,没有录音录像或没有全程录像,有的案件录了但看不清。
  第五,瑕疵证据与非法证据的界限把握不严。司法实践中对非法证据和瑕疵证据有时难以区分,导致有些瑕疵证据被当做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导致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适用范围的不当扩张。本可补正的瑕疵证据被不当排除后,可能影响案件证据锁链的形成,影响刑事诉讼打击和惩罚犯罪目的的实现。
  (四)侦查监督
  2013年前10个月,河北省检察机关共提出纠正违法意见4072件次,纠正漏捕1243件2110人。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
  第一,监督的材料来源单一。对侦查活动中的刑讯逼供、诱供等非法收集证据等违法行为,实践中仅通过审查案卷材料、讯问犯罪嫌疑人等方式很难发现,影响监督力度。目前刑事案件信息通报制度尚未正式启动,主要通过书面审查侦查部门报送的案卷材料进行监督,而侦查中的违法情况基本不可能反映在案卷材料中,检察机关难以做到及时掌握、同步监督。
  第二,监督的手段单一,监督方式滞后。目前的监督手段仅为纠正违法通知书和检察建议两种。监督方式主要是事后监督,具有先天的被动性和滞后性。缺乏审前、事中监督机制。
  第三,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无强制力作后盾,监督效果软弱无力。被监督机关不采纳监督意见时,检察机关缺乏对被监督机关的处置措施。例如检察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后,公安机关如果不纠正,由于缺乏法律强制力,导致检察机关的监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48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