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青少年弑亲行为的主要特征、成因分析与防治对策
【副标题】 基于2010-2019年的31起典型案件分析【作者】 于阳周丽宁
【作者单位】 天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天津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分类】 刑法学【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弑亲行为;罪因分析防治对策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1
【页码】 68
【摘要】

青少年弑亲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社会现象,但近年来在我国部分地区却时有发生。弑亲行为在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同时,也严重违背伦理道德。通过对2010-2019年发生在我国的31起青少年弑亲典型案件进行回溯性、描述性研究后发现,导致青少年实施弑亲行为的因素主要有两类:既有内在的个人因素,也有外在的家庭因素与学校因素。考虑到这一类青少年群体具有的特殊性,建议在具体预防对策方面采取与青少年有天然亲近感的“非正式的社会控制”。主要包括以社会资源提供全面支持、以心理干预化解弑亲倾向、以生命教育促进人格健全、以亲职教育实现被害预防。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7441    
  

西方世界中有许多关于杀父或者杀母的神话传说,此类以弑亲为主题的文本反映出在西方社会观念中父母权威的可挑战性。在17世纪关于父权制度的争论中,弑亲行为被看作是对权威的反抗。[1]与此不同,我国的历史或是传说中几乎难以找到以弑亲为主题的故事,即使存在代际之间的冲突也多以年轻一辈的失败和服从而告终,挑战父母权威的行为不仅在现实中不被认可,在文学作品中也几乎“销声匿迹”。我国古代社会奉行的儒家文化强调伦理纲常,并有相对应的严厉惩罚机制,在这样的文化观念中对父母的敌意和冲突是被绝对禁止的。但是将目光转向现代,我们会发现,即使中国和西方社会的思想观念差异巨大,现实中却都存在弑亲的现象,尽管弑亲行为相对来说比较罕见。但在美国,全国各地执法机构向联邦调查局报告的杀人案表明,平均每年有200至300名父母被他们的未成年或成年子女杀害。有关逮捕数据表明,在1976年至2007年的32年期间,美国平均每年约有132位生父、115位生母、47位继父和7位继母被杀。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父亲和母亲约占所有谋杀案受害者的2%;在加拿大和塞尔维亚,这一比例不到4%;在法国大概是2%-3%;在突尼斯的统计中弑亲案件占所有谋杀案的1%-5%。[2]在我国,虽然没有发现大范围的统计数据,但是从现有的国内研究来看,我国的弑亲案件同样在不同区域时有发生。有学者曾分析了2011-2013年间我国中部某省区域内发生的135例“杀亲案件”,两年间在我国的一个省份内发生了44起孩子杀害父母的案件。[3]

当前,我国的相关研究多集中在各个年龄段的弑亲案件,在笔者看来,将青少年阶段的弑亲案件作为独立的研究对象具有重要价值。一方面,青少年往往在生理和心理方面有其特殊之处,当所处的家庭环境对他们不利时,他们往往别无选择,因为尚无摆脱家庭独立生活的能力,反倒更有可能去选择这种极端的弑亲行为。同时,这一年龄阶段的孩子社会经验匮乏,也导致其在面临复杂的环境时没有更多处理方案,更不会尽可能去考虑权衡利弊。与此同时,面对同样的困境,那些完全成熟的个体更可能选择离开这样的环境。另一方面,弑亲犯罪往往有潜伏期,青少年时期受到各种诱发弑亲行为因素的影响,可能在成年后发生现实中的弑亲犯罪。因此,相对而言,青少年弑亲行为更容易进行预防和矫治。本文通过对相关典型案例的分析整理,发现那些影响青少年弑亲行为的相关因素,从而探索有针对性的预防措施。由此一来,不仅能够直接针对青少年弑亲者这一特殊群体进行有效防治,而且对于预防其他年龄段的弑亲犯罪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社会实践价值。

一、青少年弑亲行为的概念界定

青少年的年龄范围在世界犯罪学领域始终没有统一明确的界定。出于事前预防的需要,青少年的年龄范围也不需要做到与相关刑事法规完全一致。笔者认为,将青少年犯罪中的年龄范围界定为6~25周岁是合理的。[4]具体到弑亲案件中,美国最近的一项青少年弑亲犯罪研究显示,被确认实施了弑亲行为的人中,年龄最小的是8岁,这与美国允许合法持枪有一定联系。一般而言,年龄在8岁的孩子往往不具有单独杀死父母的体力,除非使用枪支。[5]从笔者收集到的2010-2019年我国发生的青少年弑亲案件来看,行为人最小年龄为12周岁,所以将本文研究的青少年弑亲案件中青少年年龄下限界定为12周岁。[6]而将青少年弑亲案件中青少年的年龄上限界定为25周岁。主要基于以下三点考虑:其一,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弑亲犯罪中未成年人(18岁以下)所占比例是20%左右,超过30%的弑亲者年龄在20岁以上。而将年龄上限提高到25岁,会发现在所有因杀害父亲而被逮捕的人中,年龄在25岁以下的占比超过50%;因杀害母亲而被捕的人中,超过33%的人年龄在25岁以下。[7]其二,英国心理学家研究发现,人类的大脑直到25岁才能完全发育成熟,此前人的认知水平也会随着大脑皮层的发育而不断发展。英国伦敦塔维斯托克诊所的儿童心理学家拉弗内·安特罗伯斯(Laverne Antrobus)就认为,满18岁就进入成年其实是不恰当的。英国的临床心理学家莎拉·赫普斯(Sarah Helps)也表示,大脑的发育会持续到20岁中期甚至30岁早期。心理学领域将青春期划分成了三个阶段:早期为12-14岁,中期为15-17岁,后期则为18-25岁。[8]因此可以做出判断,从12-25岁都是心理学意义上的青春期。其三,随着社会经济和教育事业的发展,青年人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普遍较长,25岁的青少年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在心理方面,一般还无法完全脱离对家庭的依附进而独立生活。综合各方面因素分析后,笔者认为将弑亲案件中青少年的年龄范围界定为12-25周岁是较为合理的。

此外,“弑亲”的概念也需要重新界定。自汉代起,儒家思想成为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其所倡导的伦理纲常等礼教被法律所吸纳。为维护以父权为主体的家庭关系,进而达到稳固封建统治秩序的目的,弑亲行为在我国古代的法律中多有规定。《北齐律》中有“重罪十条”,其中“恶逆”指的是殴打、谋杀尊亲属的行为,其后的隋朝《开皇律》将“重罪十条”修订为“十恶”,其中的“恶逆”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了谋杀父母、祖父母这样的列举。[9]《唐律疏议》沿用了《开皇律》中的“十恶”。从国外立法规定和相关研究状况来看,1907年4月24日公布,1908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日本刑法典》第200条规定了“杀害尊亲属罪”,将尊亲属定义为父母。[10]英美法系国家一些专门研究弑亲犯罪的学者也将弑亲概念限定为杀害父母的行为。[11]因此,宜将弑亲定义为杀害父母的行为,包括杀害母亲、杀害父亲或者杀害双亲。其中“亲”的范围涵盖亲生父母、继父继母以及养父养母。[12]综上所述,笔者将青少年弑亲行为定义为12-25周岁的青少年实施的故意杀害(包括预备、未遂和中止等各种故意犯罪的未完成形态)父母(包括亲生父母、继父母、养父母)的行为。

二、青少年弑亲行为的主要特征

笔者从国内新闻媒体报道以及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随机收集到2010-2019年间发生在我国境内的31起典型青少年弑亲案件。针对这些典型案例,笔者进行了描述性的数据统计,并分析了青少年弑亲案件在时间与空间、行为、行为人以及被害人等方面具有的基本特征。相关结果统计分析如下:

(一)时空特征

1.案件数量变化趋势较平稳。从2010-2019年的青少年弑亲案件数量变化趋势来看(参见图1),除2016年出现发案高峰外,其余年份案件数量基本平稳,近年来并无明显上升或下降趋势。其中3起行为人年龄为12周岁的案件中,有2起发生在2012年;另有1起发生在2018年。总体来看,低龄青少年弑亲案件并未出现明显增多。我国青少年弑亲案件本身罕见,数量趋势平稳,年平均发案数在3-4件。

(图略)

图12010-2019年我国青少年弑亲案件数量变化趋势

2.案件发生地域广泛,南方省份居多。我国青少年弑亲案件发生的地域广泛。31个案例遍及全国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可见青少年弑亲案件并非个别省份的特有问题。其中西南部、东南沿海、东部沿海省份案发数量偏多,这与西南部经济不发达,东部及东南沿海外来务工人员较多有一定关系。此前有研究表明,青少年弑亲案件多发生在农村地区。[13]与此不同的是,本文研究的案例中青少年弑亲案件在城市和农村的地域分布较为均衡,基本各占50%。可能是因为近年来离开农村外出务工的人员较多,子女随其迁入务工城市,对周边环境的不适应成为弑亲行为的可能诱因。例如,2015年重庆发生的一起14岁少年杀害其父的案件,行为人本为留守儿童,后辍学随父亲打工,因工作劳苦多次提出想要回家,父亲非但不允反而当众责骂,便心生怨愤趁父亲熟睡将其杀死。[14]

(二)弑亲行为特征

1.作案手段趋向暴力化。在31起案件中,有90%以上的行为人采用暴力手段作案,少数极其残忍

并有毁坏尸体行为。其中有一半以上的行为人使用菜刀或水果刀砍刺。除此之外,还有行为人使用铁锤或榔头击打、铁棍击打、电棍击打、勒颈等,少数行为人结合使用上述多种作案工具。绝大多数行为人选择有巨大杀伤力的工具,而且袭击部位多为脑后、脖颈等致命部位。可见,行为人目的性明确,同时也反映出这些青少年生命观的缺失和对于生命的漠视。

2.即发性犯罪相对较多。虽然从样本来看,青少年弑亲案件中即时犯与预谋犯并存,但预谋犯罪的数量明显较少,只有不到30%的弑亲者有事前预谋。但是,这些青少年即使是有预谋,也并非是进行了成熟细致的谋划,只不过大多数案件体现在购买工具和选择被害人熟睡时作案。大部分青少年弑亲者是在与父母发生了言语或者轻微肢体冲突后,情绪激动之下即实施杀人行为。这与青少年生理心理发育不成熟,情绪控制能力弱,冲动易怒的特点有一定关联性。值得关注的是,这些一时冲动实施弑亲行为的青少年,虽然达不到早有预谋的程度,但是一般在内心早有过弑亲的想法,对父母的不满和怨愤通常压抑已久。如2016年的一起弑父案中,行为人坦言,自己早在10岁时就有了杀死父亲的念头,因为从小父亲就一直有酗酒的习惯,经常酒后打骂他,小时候他便怨恨父亲。直到20岁那年,在父亲再一次酒后责骂他后,他在凌晨趁父亲熟睡时挥刀弑父。[15]弑亲行为虽然多为激情犯罪,但通常有很长的潜伏期,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弑亲行为具有预防的可能性。

(三)行为主体特征

1.行为主体以男性为主。行为人绝大多数为男性,所占比例超过90%。31个青少年弑亲案例中只

有3个行为主体是女性,其中一例采取下毒手段,一例采取囚禁方式将母亲饿死伴有暴力殴打行为,还有一例是在父母一方服用安眠药的情况下将其勒死。男性相比于女性发育成熟更晚,更冲动易怒,发生冲突时更容易采取极端暴力方式,而且比女性具有体力上的优势。在当前的青少年犯罪中,女性暴力犯罪案件虽然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但在极端暴力犯罪案件中,女性行为主体依然极为罕见。[16]

2.行为主体多为辍学、无业者,且文化水平较低。本文收集的31个青少年弑亲案件,有14个是未成年人所为,17个是成年人所为。前者中有接近一半的人辍学,后者中则有近60%的人无业。同时,如图2所示,从学历状况来看,在成年弑亲者中有超过70%的人学历在初中及以下,只有极少数接受过高等教育(大专)。在两例受过高等教育者实施的弑亲案中,行为人的杀人动机与其他案例有较大差异—并非由于单纯不服父母管教或是厌烦父母对自己行为的干涉,而是具有特殊性和偶然性。例如,在2011年吴某某与其母共同杀害其父的案件中,行为人吴某某与家人长期受到父亲严重家暴,曾被辱骂殴打,其母亲郑某某右眼被踢失明,其妹不堪忍受父亲虐打曾欲自杀,后离家出走。某日父亲再次酒后生事殴打吴某某与母亲,二人不堪忍受便使用电线共同将被害人勒死。[17]另一起2019年的弑亲案例中,21岁的行为人为支付培训费用、因Java +大数据等原因在多个银行和网络公司贷款,后无力偿还到期贷款,其父亲案发前曾受到电话催债骚扰。行为人便有预谋地杀害母亲取得钱款。[18]可见,受教育程度是对青少年弑亲犯罪影响较大的因素。

(图略)

图22010-2019年弑亲成年青年学历状况

3.成年弑亲者更多患有精神疾病。样本案例中有4个案件行为人患有精神疾病,其中3个均为成

年青年,这与国外临床医生的观察和学者的研究结果符合。即从逻辑上来看,成年人毕竟相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在情感和精神方面的发育都更为成熟,其实施弑亲行为是更加不寻常的事情。研究者也在杀害父母的成年犯罪人中,发现更多人有精神疾病史和广泛的精神病会诊史,而在未成年弑亲者中则没有这种现象。所以有学者指出,弑亲行为本可以通过更加密切的精神病学观察和护理来加以避免。[19]

(四)被害人特征

1.被害人的身份特征。总体来看,只杀害母亲、只杀害父亲、同时杀害双亲的案件数量基本各占三分之一,父亲受害数量并未显著高于母亲。但在分别观察12-18岁弑亲者与19-25岁弑亲者的行为对象后,可以发现前者中母亲被害比例比父亲被害比例约高出40%,而在后者中正好相反,父亲被害比例比母亲高出40%左右。有大约2/3的未成年弑亲者为留守儿童或有过留守经历,父亲常年不在家,多在母亲或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溺爱下长大,因对母亲干涉自己的行为产生不满而将其杀害,如因母亲阻止自己打游戏、上网、抽烟等。同时囿于未成年人自身体力和对父亲权威的忌惮,更可能选择比较弱势的母亲作为行为对象。在已成年的青年中,有超过一半的弑亲者实施弑亲犯罪是由于父亲曾经对自己有过严重暴力行为或者打骂行为。因此,成年青年的弑亲行为更多体现出行为人有能力之后对父亲权威的反抗与挑战,以及一直以来压抑的怨愤的极度宣泄。(参见表1)

2.被害人的行为特征。由于弑亲案件的行为人与被害人关系特殊,二者之间的互动性体现得更为明显,被害人的行为直接影响到行为人所处的生活环境,正如德国犯罪学家、被害人学先驱汉斯·冯·亨蒂所指出的,被害人“影响和塑造了他的罪犯”。[20]在所研究的样本中,父母一方或双方外出常年不在家的家庭占到30%,父母离异或一方死亡的约占25%。由此分析,有超过一半的行为人生活在并不完整的家庭环境中。从被害人与行为人的日常互动中来看,约有1/4的被害人是溺爱型家长。虽然实施过家庭暴力的被害人只在4起案例中出现,但是严厉管教并使用简单粗暴方式与孩子沟通的被害人则超过三分之一。同时,在案发时(前)打骂行为人,与其发生言语或肢体冲突的被害人所占比例高达70%。如2017年发生的四川大竹13岁少年弑母案,其父母文化水平低,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不知如何与孩子沟通,只知道“不听话就打”。最终,这个在旁人眼里听话、有礼貌而且时常帮爷爷奶奶干活的男孩,以杀害母亲的方式结束了她对自己过于严格的管教。[21]近年来,国外一些学者开始反思先前将家暴(虐待)与弑亲行为紧密联系的研究方式,不再认为家暴(虐待)是导致青少年弑亲的主要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被害人简单粗暴的沟通方式(尚未达到家暴和虐待的程度),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青少年的弑亲行为。[22]

表12010-2019年青少年弑亲案件中被害人身份特征统计

┌─────────────────────────────────────────┐
│被害人身份特征                                  │
├─────────────┬──────┬──────┬──────┬──────┤
│被害人身份        │母亲    │父亲    │父母    │案件总数  │
│行为人年龄(周岁)    │      │      │      │      │
├─────────────┼──────┼──────┼──────┼──────┤
│12-25           │11     │10     │10     │31     │
│             ├──────┼──────┼──────┼──────┤
│             │35.48%   │32.26%   │32.26%   │100.00%   │
├─────────────┼──────┼──────┼──────┼──────┤
│12-18           │8      │2      │4      │14     │
│             ├──────┼──────┼──────┼──────┤
│             │57.14%   │14.29%   │28.57%   │100.00%   │
├─────────────┼──────┼──────┼──────┼──────┤
│19-25           │3      │8      │6      │17     │
│             ├──────┼──────┼──────┼──────┤
│             │17.65%   │47.06%   │35.29%   │100.00%   │
└─────────────┴──────┴──────┴──────┴──────┘

三、青少年弑亲行为之成因分析

我国犯罪学界对于罪因结构最具代表性的认识,即罪因由内因与外因共同组成。内因与外因的划分以犯罪主体自身为基准,二者之间的互动最终促成犯罪行为的产生。据此,笔者结合上文对青少年弑亲行为特征的描述,将引起弑亲行为的因素划分为内因与外因。内因即个人因素,外因则包括家庭因素与学校因素。个人因素与家庭和学校因素相互依存、相互作用,推动青少年实施弑亲行为。

(一)个人因素

犯罪原因中的个人因素主要是指,诱发主体实施犯罪行为的内在生理和心理特质。个人因素在青少年弑亲行为中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一方面,外在环境因素只有通过个人的内在缺陷才能触发犯罪行为;另一方面,只有具体地分析个人因素,才能很好地解答为什么处于同样的环境中,有的个体选择实施犯罪行为,而有的个体却并非如此。

1.特殊年龄阶段成为弑亲犯罪的现实客观因素。青少年时期作为生命历程中一个特殊的年龄阶段,在犯罪学领域受到诸多关注。处于青少年时期的个人,大脑结构尚未发育成熟,认知能力也随之处于发展阶段。其个性发展中存在的诸多缺陷,如“辨别能力弱”“道德意识淡薄”“叛逆意识”等,均有可能成为弑亲行为的推动性因素。在2016年福建省发生的一起17岁女孩毒杀父母案中,还是高中生的行为人王某与有妇之夫陈某相恋。后来王某为了摆脱父母对自己恋情的干涉,向家里的锅中投入带有剧毒的氰化物,父母发现米饭有异味后并未食用,但王某却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找机会向父母食用的饭菜中投放鼠药。最终父母中毒就医,东窗事发。该起案件中的行为人陷入畸形恋情而不能自拔,对父母的纠偏行为有严重逆反心理,反映出其社会经验匮乏、辨别是非能力薄弱以及道德感缺失。正是基于行为人在这一年龄阶段特殊的心理特质,父母的不当干涉(令其辍学打工)以及陈某的引诱等外在因素才得以在推动其弑亲行为中发挥重要作用。

2.不良情绪成为弑亲犯罪的内在主观因素。不良情绪是消极的、具有破坏性的情感力量,往往表现为痛苦、仇恨、失意、愤怒等。不良情绪本身不一定导致犯罪行为的产生,重点在于不良情绪能否被合理排解。如果不良情绪能通过适当的渠道得以宣泄,或者得以转化为正面情绪,则不会推动犯罪行为的产生,反之则会成为引发犯罪的内在因素。在笔者收集的31个案例中,行为人最常见的不良情绪就是仇恨与愤怒,这通常是由于与父母的不良互动所产生的。正如犯罪学家艾奇霍恩所指出的,父母行为造成的子女情绪伤残是导致行为主体行为失范的重要因素。[23]相关案例分析数据显示,在弑亲行为发生之前,约有70%的青少年与父母之间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言语或肢体上的冲突。在与父母沟通不畅、处于相对薄弱的社会联系中(案例中行为人多为辍学或无业)的状况下,加之自身情绪控制能力较弱,这部分青少年往往无法排遣和宣泄自己的仇恨、愤怒,从而产生复仇的想法,并有可能因此实施极端行为。在实施弑亲行为的青少年中,这些不良情绪还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方俊杰、肖圣兵、秦明、陈林:《“杀亲案件”135例法医学回顾分析》,载《中国法医学杂志》2017年第3期。

{2}于阳:《城市青少年犯罪防控比较研究—基于英美国家的理论和实践》,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5年版。

{3}张威:《社会解组理论视角下青少年犯罪的社区预防》,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16年第6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74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