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矫正原则与策略研究
【英文标题】 A Research on Correction Principles and Strategies of Investigators’ Cognitive Deviation
【作者】 刘启刚【作者单位】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刑事犯罪侦查系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矫正原则;矫正策略
【英文关键词】 investigators; cognitive deviation; correction principles; correction strategy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9)04-0049-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49
【摘要】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是侦查错误乃至侦查错案发生的深层次心理原因,有针对性地矫正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从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基本特点、产生原因和作用机制出发,有针对性地矫正侦查人员认知偏差是可能的。矫正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应当坚持针对性原则、时效性原则、预防性原则和控制性原则。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矫正策略主要包括基于侦查人员心理与行为的矫正策略、基于侦查机关组织环境与文化氛围的矫正策略和基于方法工具的矫正策略三个方面。

【英文摘要】

Investigators’cognitive deviation is the deep-rooted psychological cause of investigation errors and even the occurrence of wrong cases, so targeted correction of cognitive deviation of investigators has important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and practical value. It is possible to correct cognitive deviation of investigators in a targted way, starting from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causes and action mechanism of investigators’ cognitive deviation. We should stick to principles of targetedness, timelines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he correction strategies of investigators’ cognitive deviation mainly include three aspects: correction strategy based on psychology and behavior of investigators, correction strategy based on organizational environment and cultural atmosphere of investigation organs, as well as correction strategy based on methods and tool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6533    
  
  

受内外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广泛存在于侦查过程中,在不同的侦查阶段表征为不同的样态,在侦查工作中的案件定性、犯罪嫌疑人身份认定、证据收集及侦查终结等关键环节发挥着十分明显的消极作用。可以说,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是造成侦查错误乃至侦查错案的重要原因{1}。因此,对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和矫正对于防控侦查错案和提升办案质量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然而,目前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系统性研究较少,对如何矫正和干预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探索更是十分匮乏。传统对侦查错误和侦查错案的研究大多聚焦于办案程序与取证等方面{2},相关研究在推进到一定程度后,便遇到了研究与应用的“天花板”,无法获得更大突破,对于侦查错误和侦查错案反复发生的深层原因无法给出有力解释,也就很难提出进一步消减侦查错案发生的有效措施。在导致侦查错误和侦查错案反复发生的各种因素背后,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在其中起着更为根本性的作用。因此,有针对性地提出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矫正策略,是拓展侦查错误和侦查错案研究领域的重要尝试,也是转换侦查错误和侦查错案研究视角的重要尝试,相关研究结果对于减少和防控侦查错误与侦查错案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可能性

个体有限理性的研究假说{3}与认知心理学对个体认知加工局限性的相关研究都表明,要完全消除个体认知加工过程中的认知偏差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单纯从个体认知层面进行矫正来消除个体认知加工过程中的认知偏差是不可能的。对于侦查人员而言,侦查工作比其他认知对象更为复杂,侦查人员自身的认知思维方式也存在固有的局限性。这些因素都导致矫正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存在着更多的困难。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矫正是不可能的,我们完全可以结合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特点、发生原因、产生过程、典型样态及作用机制等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和矫正。

对于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而言,其产生和发挥作用很大程度上受内外因素的影响。由于个体认知加工能力是有限的,也就是说个体不可能在同一单位时间内对所有的刺激信息进行认知加工,并以此为依据作出认知判断。侦查人员的认知加工面对这种客观情况并不是无能为力的,侦查人员无法改变自身认知能力的有限性,使其能对所有刺激信息进行加工,但可以优化其对关键刺激信息的选择方式。也就是说,侦查人员在对外部刺激感知过程中,可以提高其对案件线索与证据等刺激信息的选择能力,从而使个体可以依据关键的案件线索与证据等刺激信息进行认识加工,同时忽略那些无关的、对侦查人员认知加工不产生重要影响的案件刺激信息。这就为侦查人员在不改变认知能力有限及不能获取所有案件刺激信息的条件下进行准确的认知加工与认知判断提供了可能。当然,即便侦查人员可以准确选择用于认识加工的重要案件线索与证据等刺激信息,其在认知加工方式上存在的一些缺陷,也容易导致认知偏差的产生。对于由于认知加工方式的缺陷引发的认知偏差,侦查人员可以结合相关认知偏差典型样态、产生原因和作用机制进行有针对性的矫正。此方面的认知偏差很大程度是由于侦查人员不良加工方式导致的,侦查人员可以通过优化自身的认知思维方式,灵活运用智能决策的辅助工具来提高侦查决策的准确率,从而消减因侦查人员自身存在认知加工缺陷导致的认知偏差。

由此可见,对于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要从根本上杜绝是不现实的,但侦查实践中大多数认知偏差的产生及作用发挥并非完全由不可控因素导致,侦查人员自身结合自身认知和工作特点,完全可以采取一定的干预措施消解认知偏差产生的消极作用,从而避免这些认知偏差对侦查工作产生干扰。也就是说,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有针对性的矫正,从而尽可能消减其消极影响是可能的。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尽可能消减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对侦查工作的消极影响,也是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研究的落脚点和归宿。

二、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理论意义与实践价值

(一)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理论意义

开展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理论意义主要有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拓展认知心理学对于个体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广度与深度。认知心理学对个体认知偏差矫正的研究,大部分局限于一般的社会个体,很少以行业性岗位群体为视角进行认知偏差矫正的研究,这导致相关研究比较宏观和比较原则。通过以侦查人员这一特殊群体为研究对象开展认知偏差的矫正研究,一方面在研究对象上选择了一个十分特殊又十分重要的执法群体,这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广度;另一方面,对于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研究将结合侦查人员的认识心理特点和侦查工作的具体情境展开,通过综合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基本特点、发生原因、产生过程、典型样态及作用机制等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和矫正,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认知偏差研究的广度与深度。

第二,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丰富侦查学的研究内容,完善侦查学学科体系。长期以来,侦查学的学科基础薄弱,研究成果水平较低、研究层次较浅,对其他学科研究成果借鉴少,导致侦查学的发展长期在低水平徘徊。在侦查学的诸多研究领域中,侦查错案是一个兼具理论性和实践性的研究课题,也是侦查学的核心研究主题。一定意义上说,如果侦查错案的研究能够取得突破性成果,那么对于引领侦查学其他领域的研究就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通过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获得相关研究成果,有助于丰富侦查学的研究内容,为侦查学研究补充新鲜血液,对于更新和完善侦查学的学科体系也具有重要价值。

第三,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为跨学科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视角。开展跨学科研究是当前研究的新趋势。在现今学术研究领域,仍然固守传统的学科界限,独自开展属于本学科的研究,取得有价值成果的难度越来越大。开展跨学科研究,通过吸取不同学科的资源来研究复杂和疑难的问题,是当前学术研究的一个新取向。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就是融合了侦查学和认知心理学两个学科的研究资源,力图从更为全面系统的角度研究侦查错案这一理论界和实务界持续关注的热点问题。将认知科学对于个体认知运行规律的科学研究结果引介到侦查错案的研究中,拓展了认知科学的理论空间与应用价值,对认知科学的发展与完善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侦查研究秉承开放式的思维与视野,尤其将认知科学应用于侦查错案这一侦查的核心研究主题,将极大提高侦查研究的创新力与生命力。因此,通过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并取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将为学术界开展跨学科的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视角,也会进一步促使侦查领域的研究者思考如何借鉴其他学科资源,开展更多、更有价值的跨学科研究,进而为促进侦查学的发展,推动跨学科研究往深层次发展提供重要启示。

(二)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研究的实践价值

开展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实践价值主要有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为侦查机关防控侦查错案提供新的视角和途径。侦查错案是侦查工作中的顽疾,也是影响侦查机关形象,损害司法公正、侵害当事人权益的重大威胁。长期以来,侦查机关采取了多种措施来防控侦查错案,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然而,侦查实践中,侦查错误乃至侦查错案仍反复性、规律性地发生,这说明有必要尝试其他防控侦查错案的视角与途径。矫正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是从深层心理动因的角度来矫正侦查错案发生过程中的侦查取证行为异常,对于防控侦查错案而言具有更为根本性的价值。通过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取得相关的研究成果,将为侦查机关有效防控错案提供崭新的理论基础、操作规范和应用依据。

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第二,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提高侦查人员的办案能力与水平。长期以来,对侦查人员素质的认识还停留在侦查人员的政治素质、法律素质、纪律素质、业务素质、心理素质、身体素质等宏观层面。对侦查人员的办案能力与水平也主要聚焦于其业务素质,也就是依照法律与办案规范开展侦查及取证的能力。对于侦查人员的办案能力与水平中的心理素质理解得还比较浅显,仅关注侦查过程中侦查人员心理是否存在异常等方面。实际上,侦查人员的心理素质,特别是对案件办理的认知能力,是其办案能力与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效提高侦查人员的认知能力,将有助于侦查人员在业务素质与能力提高的基础上实现再提升和再飞跃。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厘清影响办案质量的认知因素,采取有效措施矫正相关认知偏差,是优化和提高侦查人员认知能力与认知素质的重要方面,对于提高侦查人员的办案能力与水平有着更为根本的意义与价值。

第三,开展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的矫正研究,有助于落实主办侦查员制度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主办侦查员制度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是将防控侦查错案和提升办案质量的责任主体进一步明确,希望通过赋予主办侦查员更大的办案权和更强的办案责任来防控侦查错案和提升办案质量{4}。需要注意的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主办侦查员具有较强的认知能力、执法水平、办案责任心等主体素质。也就是说,主办侦查员的认知能力在落实主办侦查员制度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如果主办侦查员认知能力较低,在开展侦查工作过程中无法有效应对自身存在的认知偏差,进而酿成侦查错误乃至侦查错案,就会严重影响主办侦查员制度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的顺利实施。因此,开展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矫正研究,研发应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有效策略,进而提升侦查人员的认知能力、素质与水平,是落实主办侦查员制度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的重要保障。

三、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基本原则

(一)针对性原则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针对性原则是指,应当根据侦查人员具体认知偏差的特性进行有针对性的矫正,从而发挥矫正和干预对策的实施效果。侦查人员不同认知偏差的产生原因、基本样态及作用机制均存在一定的差异。结合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特点,相关矫正和干预对策从宏观方面可以分为心理与行为的矫正策略、组织环境与文化氛围的矫正策略和方法工具矫正策略等三个层面。从整体角度来看,上述三个层面对所有的认知偏差均具有一定的效果,但落实到特定的认知偏差时,相关矫正和干预对策在实施效果上还是存在一定差异的。也就是说,对侦查人员具体认知偏差在采取矫正和干预措施时,既要注重总体措施的效果,又应有所侧重,针对具体的认知偏差采取针对性较强的干预和矫正策略,从而更好地发挥相关矫正和干预措施的应对效果。譬如,针对侦查人员因首因效应而产生的认知偏差,应主要采取心理与行为方面的矫正策略,使侦查人员意识到第一印象是不可靠的,在对案件进行认知判断时必须坚持从实际出发不断调整和优化自己的认知决策,尽可能地减少首因效应对认知判断的消极影响。对于侦查人员因群体思维引起的认识偏差,应注重从侦查机关工作环境、组织文化及办案决策规范等方面入手,进行有针对性的外部环境干预,弱化因侦查机关群体思维较强而导致的侦查人员产生的认知偏差,给侦查人员个体发表意见、观点和看法以充足的空间、条件和机会。也就是说,通过采取外部环境干预,可以有针对性地消解部分认知偏差产生的可能性。对于侦查人员因认知闭合需要而产生的认知偏差,应当采取方法手段进行干预,也就是说,在侦查人员进行认知决策时,不能任由侦查人员受认知闭合的心理惯性驱动来完成认知决策,在对案件进行认知决策时,应当考虑引进决策辅助工具或软件,从而提高决策的客观性、科学性和准确性。需要注意的是,我们论述的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针对性,仅是从宏观意义上阐述的,目的是为了在针对特定认知偏差进行干预时,明确矫正和干预手段的可用性及有效性。实际上,对于大多数认知偏差而言,至少都有两个甚至更多有效的矫正和干预措施可以发挥作用,但这并不影响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时需要遵循的针对性原则。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干预的针对性原则要求相关矫正和干预手段应针对特定认知偏差的主要特点展开,以便更大程度上提高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干预的效果。

(二)时效性原则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时效性原则是指,在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干预时必须重视时间和效益,应及时开展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从而使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及时取得最佳效果。侦查工作是一项对时间有明确规定的执法工作,时间因素是侦查人员开展侦查工作时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侦查人员在开展侦查工作过程中,如果违反了法定时限的要求,既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使自身面临法律追究责任的风险,更使获取的相关证据的合法性受到质疑。侦查人员的认知判断是融合在侦查工作的具体过程之中的,既然法律对侦查人员行为活动的时间有明确的规定,隐含的要求就是侦查人员必须在法律允许的时限内作出侦查认知决策。否则,再好、再正确的侦查认知决策都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在犯罪形势变化多端,侦查工作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侦查人员的认知决策也必须符合侦查工作发展的时代背景。侦查人员只有快速准确地作出侦查认知判断,才能适应侦查工作发展的现实需要。然而,在侦查人员认知偏差频发的背景下,对侦查认知决策提高时限要求无疑又进一步增大了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发生的概率。这就要求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和矫正也应当遵循时限性原则。根据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阶段性特征,在证据信息收集、整合和评估的每个阶段都有一些对应的认知偏差。按照侦查人员认识偏差矫正的时效性原则,侦查人员应当提前或及时对可能发生的相关认知偏差进行干预和矫正,从而避免认知偏差对侦查认知决策产生消极影响。否则,一旦侦查人员认识偏差已经产生或者已经形成消极影响,再进行事后干预,不仅干预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丧失干预和矫正的最佳时机,造成前期侦查资源的浪费,甚至很难弥补已酿成的消极后果。这种干预和矫正就失去了预防的意义,而变成了事后补救,对于已经引发消极后果的认知偏差干预和矫正是不值得肯定和提倡的。因此,在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过程中,应当遵循及时性原则,从而尽可能地减少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对侦查认知判断及侦查工作的危害。

(三)预防性原则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预防性原则是指,在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干预时,应当根据侦查人员认知加工的特点和侦查工作的现实要求,从预防的角度提前对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进行矫正与干预。由于侦查工作遵循规范的流程,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也大都带有一些规律性特点。也就是说,由于侦查工作所具有的岗位性和情景性的特点,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何时发生,有哪些典型样态,如何产消极影响,都有其客观规律。这一方面为采取措施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和矫正提供了可能,相关的干预和矫正方案容易取得预期效果;另一方面,由于可以对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实现把握和了解,就有必要在侦查人员开展侦查工作之前就对其可能产生的认知偏差进行矫正和干预。对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进行矫正和干预时坚持预防性原则,可以使侦查人员明确意识到侦查工作过程中可能有哪些认知偏差,应当通过何种方式对这些认知偏差进行自我矫正和干预,从而在开展侦查工作时有意识地消减这些认知偏差带来的消极影响。对于侦查人员而言,某些认知偏差在其平常的生活中就存在,只是和侦查工作结合在一起后形成了不良的执法后果。因此,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在日常生活中就对其进行积极的干预和矫正,对于侦查工作中产生的认知偏差而言具有预防性的意义。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矫正坚持预防性原则的积极意义在于,在侦查人员开展侦查工作之前已经将认知偏差产生并发挥消极影响的可能限制到最低水平,这样就使由于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引发的侦查错误及侦查错案的可能性降低到比较低的水平。需要注意的是,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和矫正坚持预防性原则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侦查具体过程中对认知偏差的矫正和干预。某些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顽固性就在于,即便侦查人员事先意识到了这些认知偏差的类型及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但在具体的侦查过程之中,仍然不自觉地陷入到这些认知偏差中去。这就要求在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进行干预与矫正的时候,必须将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的预防性与实时控制性结合在一起,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不同的时机开展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与矫正,从而最大限度地消减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对侦查工作带来的消极影响。

(四)控制性原则

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矫正的控制性原则是指在侦查的具体过程之中,采取有效措施和手段针对不同的认知偏差进行控制和干预,从而消减其可能引发的消极后果。正如前文所言,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是很难完全杜绝的,完全消除侦查人员的认知偏差是不可能的。在这一前提下,控制认知偏差产生的频率、引发的消极后果就成为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干预和矫正时应当遵循的重要原则。在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贯彻控制性原则的时候,可根据侦查人员认知判断的基本过程认知偏差的阶段性特征,将对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干预和矫正划分为事前预防控制、事中过程控制和事后反馈控制。侦查人员认知偏差的事前预防控制是一种未然的控制,是指在侦查人员开展侦查工作之前,或者说在侦查人员认知偏差还未产生及发挥消极作用之前就对侦查过程中侦查人员的各种认知偏差的概率进行预估并采取防范措施。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立云.认知科学视野下侦查错案的原因与应对[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5,(2):98-103.

{2}胡志风.我国刑事错案侦查程序的特点[J].扬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3):50-54.

{3}庄锦英.决策心理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7.

{4}王晓伟.建立主办侦查员制度有关问题的探讨[J].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6,(4):25-33.爬数据可耻

{5}王均平.侦查行为选择锚定效应偏差的诊断与修正[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5):34-46.

{6}王均平.侦查认知及行为选择证实偏差的诊断与修正[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63-67.

{7}Croskerry P. Achieving quality in clinical decision making: cognitive strategies and detection of bias[J]. Academic Emergency Medicine,2002,(11):184-204.

{8}刘杰.侦查情报分析中的群体思维偏差及其修正[J].情报杂志,2016,(11):10-13.

{9}Nettles A. B. The case for broader application of red teaming within homeland security[M]. California: 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2001.17.

{10}Joint Force Commander and Chief of Staff, A guide to Red teaming[M]. Wiltshire: Ministry of Defense,2013.1-3.

{11}严贝妮.情报分析中的个体认知偏差及其干预策略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200-2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65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