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困境及其突破
【英文标题】 On Dilemma and its Breakthrough Countermeasures of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Big Data
【作者】 马方张升魁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
【分类】 刑事侦察学【中文关键词】 大数据;侦查协作;信息壁垒;机制
【英文关键词】 big data;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information barriers; mechanism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9)04-0066-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66
【摘要】

侦查协作是侦查工作特有的一种形式,本为方便侦查工作在不同机关的开展,提升侦查工作效率。随着犯罪形式多样化、犯罪手段隐蔽化、非传统化等不利因素的逐渐增多,大数据战略背景下侦查协作开展出现信息交流壁垒、常态化运行的侦查协作机制缺失、低数据权限下侦查人员惰性思维以及数据分析技术欠缺等理论、技术、实务三个层面的困境。要实现侦查协作常态化、精准化、高效化,需要顺应大数据潮流,从革新侦查思维、审视侦查体制出发,打破数据壁垒,加快数据库及侦查协作运行机制的建设,进而加快实现我国侦查协作工作数据化、智能化,使其能够顺应时代潮流,成功突破自身发展瓶颈,释放侦查机关战斗力,提升公安工作效率。

【英文摘要】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is a unique form of investigation work, which facilitates the development of investigation work in different organs and promotes investigation efficiency. Due to increased adverse factors such as diversified crime forms, covert amd non-traditional criminal means, there are three levels of theoretical, technological and practical dilemma including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barriers, lack of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mechanism under normalized operation, investigators’ inert thinking under low data access as well as lack of data analysis technology in terms of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in the context of national strategy of big data. In order to achieve normalized, accurate and efficient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starting from the innovation of investigation thinking and review of investigation system, we need to keep up with the trend of big data, break data barriers,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database and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operation mechanism to further accelerate our country’s digital and intelligent investigation collaboration, for the purpose of making collaborative work to conform to the trend of times to successfully break through its own development bottlenecks, develop investigation organs’ fighting capacity and improve efficiency of public security work.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6535    
  
  

大数据在为我们带来财富与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极大的风险,这种风险在犯罪领域具象化的结果就是犯罪趋势的新变化{1},即犯罪行为的超时空性、虚拟化、犯罪要素的多样性以及组合方式的随机性。在这种情况下,犯罪行为与犯罪结果在时间、空间上形成分离之态,侦查工作的开展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尤其是面对有组织犯罪、涉黑涉毒犯罪以及网络犯罪,单纯依靠某一主管机关侦查,更是难上加难。深究原因会发现,此类案件中犯罪行为隐蔽性以及犯罪行为再生性较其他犯罪更强,主管机关在发现犯罪行为、确定嫌疑对象、获取犯罪证据等方面存在困难,以至于出现打击不及时的现象。为了应对发现案件信息获取难、取证难、打击难的问题,需从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概念入手,探讨其特殊机理,在分析以往协作困境的基础上,探究侦查协作常态化机制。在侦查协作机制良性运转以及协作机关密切配合的基础上形成打击犯罪合力,快速打击犯罪。

一、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再认知

(一)侦查协作概念重构

在协作治理理论中,协作可以解释为相互配合,共同完成某项任务。新时期,协作治理理论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突出表现在一定规制下的信息资源共享,通过多元化治理主体,保障社会利益的实现。一个面向未来的可持续性的公共管理,不能仅通过政策和各种指令从上而下实现,为了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活动还必须以共识和灵活的多方协作作为行动的基础。{2}依据资源依赖理论,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是自给自足的,所有组织都必须为了生存而与其环境进行交换。{3}而在社会治理方面,侦查机关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也会在侦查机关之间以及其他单位之间进行信息互换,展开协作。传统侦查协作主要存在于享有侦查权的机关之间,是侦查工作中相互支持、协同作战的一种高效的侦查办案手段。{4}之所以开展侦查协作不仅为了充分利用侦查资源,提升侦查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增强国家公权力机关对于社会的控制力,形成打击犯罪的联动机制。但是,传统侦查协作因为协作主体受限、协作方式落后、协作成本过高等原因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犯罪跨时空、跨行业、跨领域的现状。面对作案手段、行为智能化、隐蔽化、虚拟化等特征,传统以人力侦查为基础的侦查协作已经出现协作不及时、协作效率低、对于危害社会人员控制乏力等弊端。资源的稀缺性和重要性则决定组织依赖性的本质和范围,依赖性是权力的对应面。{5}而协作的目的就是充分利用一方稀缺资源,以达到侦查目的。面对以上种种困难,我们对于侦查协作可以作出如下反思:

其一,从协作主体看来,狭义侦查协作对协作主体和协作对象的覆盖范围小,只包括公安机关以及其他有侦查权的部门,极大地限制了侦查协作机制功能的发挥。这无疑是将其他拥有大量信息资源的部门单位拒之门外,会使侦查机关在办案时仅仅依靠侦查机关内部建立的信息数据库。而侦查机关内部数据库又常常存在壁垒,具有排他性、单一性以及极强针对性等特点,关注的大多是特殊人群,涉及信息面不广不全,难以全面分析、综合利用各行各业整体信息。现阶段限定侦查协作主体在一定情况下是对侦查协作机制整体效能的一种束缚。

其二,在协作成本上看,传统侦查协作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侦查协作各机关需要在两地之间长途奔袭,耗资极大。成本控制论认为,控制成本是一种以成本效益权衡为核心的人类控制活动,意味着成本控制是一个持续的动态过程。{6}该理论要求我们在展开某一活动时,对成本及效益进行权衡,对待侦查工作也是如此。传统侦查协作往往以一定的关系人脉作支撑,这对于无“熟人”、无“人脉”的异地公安机关来说无疑是侦查协作门槛的无形提升。这就会导致协作难、协作无门等情况。在大多数情况下,协作不及时、不准确会导致战机的丧失,降低办案效率,造成侦查资源的浪费。从侦查角度看,一定时期内侦查资源是有限的,协作成本的增加无疑是侦查机关大数据背景下整体联动作战的极大阻碍。

其三,从协作方式上看,传统侦查协作主要是在侦查机关之间展开的互相协助、互通犯罪情报、协同作战等方式。其虽然能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对于犯罪信息的交换,但明显落后于犯罪嫌疑人作案后逃逸或毁灭证据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侦查机关反应缓慢,对案件所反映的相关信息敏感度不够,对案件证据的采集不全面,可能会导致整个案件案情分析走向误区。

从以上三方面对于传统侦查协作的分析,可以得出传统侦查协作在应对日益严峻的犯罪形势时举步维艰的结论。我们需要在大数据背景下对侦查协作做出一个准确定位并赋予其新内涵。因此,笔者认为,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协作是指侦查部门之间以及侦查部门在其他部门、单位配合、协助的基础上,利用其在数据资源收集、分析方面的优势,对已发生犯罪的揭露和未发生犯罪的预防工作展开的互相协助、互相配合行为。

对此,我们可以从内部、外部两个角度理解侦查协作。内部侦查协作是指有侦查权的机关、部门之间的协作。此类协作的重点是侦查机关内部数据壁垒的打通以及如何在侦查机关内部数据信息共享的基础上合成化作战,以提升侦查机关整体作战能力。而外部侦查协作主要指的是侦查机关与其他无侦查权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尤其是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协作。之所以对协作主体进一步扩充,目的是拓宽信息数据获取渠道,实现国家公权力机关对于数据信息的全面掌控。当前社会背景下,大多数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数据存储于社会性互联网企业,犯罪数据社会化现象越来越明显。而如何进一步掌握、利用社会化犯罪数据就成为侦查机关在应对犯罪时能否占据优势的关键。因此,侦查协作应形成一种内外配合、以外为主的模式,将互联网企业纳入协作主体的范围,对行业、专业领域内海量数据充分利用,在动态数据库中跟踪案件,分析案件发展趋势,在相关性分析的基础上,提高打击犯罪的准确性,提高侦查工作的效率。

(二)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机理

大数据能够突破时间、地域上的限制,最大可能性地利用数据找出表面上看似无关数据之间的相关性;能够通过回归分析、聚类分析等数据挖掘技术来发现事物之间的关系及发展规律。{7}大数据应用于侦查工作,突破了传统侦查思维定式,由以人为主导的经验型侦查活动转变为以数据为中心的打防一体精准化侦查,它基于对犯罪热点的发掘分析而捕捉有关犯罪的实时动态,实现了对犯罪的主动、精准打击。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发挥侦查工作预防犯罪的功能,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传统侦查协作对于人力、物力的极大消耗,极大提高了侦查工作的准确度和效益。因此,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具有有别于传统侦查协作的运行原理与基础。

1.以数据信息的收集获取固定协作基础。大数据时代的信息产生、更新速度与社会发展、运转速度成正比。在高速运转的社会体系下,各行业数据积累速度极快,信息更迭更加明显,各领域都注重对数据进行分流处理以及实时分析。数据的爆发式增长极大拓宽了研判分析的维度,数据成为公安战斗力生成的源泉。{8}大数据时代由于数据存储空间有限性与数据信息更新无限性的矛盾,在信息存储的选择上,往往会出现最新数据覆盖前期数据的情况,以保证数据存储空间充足和数据的新鲜度。同时,数据大多以非结构化形式存在,结构化处理过的信息较少,信息结构化处理过程的复杂性会与侦查工作迅速、及时等特点相冲突。这就使侦查人员在收集获取数据资源时必须注重数据价值以及数据的时效性,在海量数据中收集获取所需信息,以便提供导向。根据数据更新速度,把握数据获取的时间及速度,收集具有相关性、可串联性及可分析型数据信息能为侦查协作奠定信息基础。

2.以数据信息的筛选分析矫正协作方向。现代社会运行状态下,信息的产生、累积速度快,数据种类、数据集合越来越多,各种数据衍生性强,会产生基础数据以外的衍生数据。在这种情况下,犯罪行为较以前会更加隐蔽,给侦查工作带来极大障碍。从庞大的数据体系中正确、精准获取所需要的数据信息,实现对于数据质量的初步获取及鉴别是侦查工作最迫切也是最现实的需要。面对纷繁复杂的数据,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工作每一阶段都要运用到专业化、智能化的大数据分析技术。{9}这就体现为数据筛选过程中的高度专业性,数据识别、分析程序中的智能性特征。在筛选识别的过程中,剔除与案件无关的信息,对案件有关联的数据展开分析,利用热点导向画出侦查范围,能为侦查协作开展指明方向。

3.以数据的交流共享强化情报线索互通。网络时代“双层社会”理论认为,网络空间和现实空间是相互渗透融合的。{10}大数据时代,现实生活的虚拟性和非接触性特征更为明显。数据作为一切行为作用之后所留痕迹,其真实性、可信度极高。而目前社会行业纷繁复杂,社会信息分类多、涉及面广,在侦查协作中需要对不同种类的海量信息进行分析。传统侦查协作是对案件中点形信息的互通交流,具有不全面性、非系统性等弊端。而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协作则是以数据空间内的海量信息为基础,在数据收集、分析基础上进行的交流与共享,是一种线形甚至是面形信息的交流,无论是信息互通的形式还是内容,较之传统侦查协作的点形模式,都扩大了犯罪情报线索的互通范围,增加了共享数据内容的全面性。这些信息数据中就包含着查明案件的线索,对此类信息的共享无疑是对原有数据鸿沟、数据壁垒的冲击,无形中增强了各警种、各部门的情报互通。

4.以客观的程序分析规范协作行为手段。数据统计、分析的过程,实际上是通过客观程序识别信息的过程,这一过程具有极大的客观性以及稳定性。笔者认为其客观性、稳定性体现在以下三点:第一,操作流程的规定性。不同的协作主体在进入数据库、提取数据信息、分析碰撞数据时都要严格遵守既定的使用规范,否则无法正常有序地开展侦查协作。{11}这就减少了侦查人员的自由裁量,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数据分析的客观性。第二,对于操作过程中的错误行为或选择,数据分析系统能够及时提醒更正,待操作人员重新选择操作步骤后,才会执行下一步的命令,保证了后续行为的正确性。在实际运行或操作过程中极力避免错误步骤或行为,体现了数据分析过程中的约束性。第三,系统更新的及时性。对于数据分析系统,后台研发人员能够及时根据前期运行状况进行更新与漏洞修补,使数据分析方法、分析模型能按照每一起案件的特征完成自我完善,使数据分析行为更加具有可操作性。

二、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协作之困境

新时期,犯罪形势已经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以及科技领域创造性突破变得更加具有即时性,犯罪手段更具新颖性。犯罪嫌疑人对社会领域的技术突破在犯罪领域的应用已经相当娴熟。与犯罪相对应的刑事侦查领域,由于观念、体制的束缚,在应对犯罪过程中总是具有不可避免的滞后性。这直接导致了侦查机关在查缉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的犯罪嫌疑人时更加被动。在大数据时代,传统侦查协作已经明显不能适应侦查现代化的趋势,笔者将从理论、技术以及实务三个方面探讨现阶段我国侦查协作困境之所在。

(一)理论层面的困境

1.以因果关系为主导的传统侦查思维的束缚。传统侦查工作强调利用逆向性思维、因果关系,以办案经验为支撑从公安机关所掌握的证据入手,形成证据和对应待证案件事实之间的印证。仔细分析,我们不难发现,以因果关系为主导的经验型侦查在选择案件突破口、划定侦查范围等对案件发展有重要作用的步骤时带有一定的尝试性、盲目性及滞后性。这种以经验为基础的判断,一旦偏离案件真实情况,就会导致案件进入僵局甚至成为悬案。大数据的相关性思维并不以传统的因果关系为指引,强调的是具有同源性的信息之间的相关性。但是在实践中相关性思维模式却不能被侦查人员所接受,他们认为只有具备确定的因果关系,才能将案件办成铁案。但新时期犯罪嫌疑人作案方式隐蔽性强、虚拟化程度高、非接触性强,犯罪行为的可追踪性被极大减弱,如何才能提取到有证据能力、证明力大的证据成为他们的首要难题;如何运用现代手段收集数据信息,在相关性思维中形成证据链条的闭合,将使侦查人员根据因果关系建立的侦查思维受到极大冲击。

2.体制机制的束缚。一是我国公安队伍“统一领导、分级负责、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管理体制造就了侦查协作的壁垒。从外部看,目前我国公安队伍的管理体制从横向和纵向两个方面对公安工作开展进行了规定,但是由于跨时空犯罪案件高发,这种管理体制不仅严重束缚了各地侦查机关的工作能力以及办理案件的积极性,同时层层上报审批的程序极大地降低了侦查机关工作效率。公安系统封闭的管理体制不仅容易产生地方保护主义,而且容易造成横向联系不足的问题。{12}从内部看,公安队伍内部根据地理位置、案件类型以及职能职责也进行了相应的划分,成立了技侦、网安、国安等相关部门,在警种上形成了刑警、特警、治安警等区分,这在警察职能专业化的同时也在各警种、各部门之间树立了无形的壁垒,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体系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二是目前公安机关侦查协作体制的不完整,导致了“关系协作”、“关系侦查”等无序状态。侦查协作本意为加强各地、各级公安机关以及其他部门之间的交流,以最大化释放侦查机关工作能力,提升侦查工作的效率,但实际上机制的不完善却提升了侦查协作门槛,“唯关系、唯利益”协作思维使某些协作部门消极怠工,不仅没能有效释放侦查机关、侦查人员的战斗力,有时甚至阻碍了侦查工作的有效开展。

3.舆论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不当引导导致的束缚。法治国家必然对公民的个人信息以立法形式进行保护,以确保公民对个人隐私的合理期待。2013年2月1日,我国出台了第一部国家层级的个人信息保护标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指南》将个人信息分为两个层级,即个人敏感信息和个人一般信息。[1]目前,在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布局下,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2017年5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在刑事案件办理过程中适用法律相关问题作了规定。[2]2018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检察机关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指引》,旨在解决刑法规定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关于公民个人信息的认定问题,并明确法律规定的几种违法情形。[3]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某些社会媒体、社会舆论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进行了不当理解,出现了“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扩大化”现象。实际上,这不仅是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误解,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将国家机关置于舆论之中,将国家机关列为防御对象,削弱了公安司法机关打击犯罪的决心和战斗力。

(二)技术层面的困境

1.特定数据分析系统开发社会依赖性高。侦查工作要想实现数据化,首先就需要对数据进行收集,那么收集哪些数据,用何种方式收集数据才能高效准确就值得我们去思考。基层公安机关在“一标三实”信息采集过程中就出现了类似问题,由于业务范围广,需采集人员基数大,导致此项由公安部主导的民生工程在信息采集时时间跨度长达两年,主要采集方式为上户采集、电话采集,暴露出工作成本高、工作效率低等弊端。并且对于相关数据,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归类,并未展开深入分析或挖掘。如何开发特定工具,如何对基础数据展开分析,并对之实现由非结构化到结构化的处理,使之能够在服务器产生命令时经过严格筛选及时展现成为必须克服的技术难题之一。实际工作中,由于欠缺相应的系统开发技术型人才,公安机关往往借助社会企业完成对软件的开发,并未在软件、系统开发上占据主动,表现出了较强的社会依赖性。一旦这些企业遇到困难,他们能否保证数据信息的安全性以及技术供应的连续性就成为重要问题。

2.综合性大数据侦查协作平台缺失。庞大而全面的数据库在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工作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如果收集数据资源不及时、不全面,那么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工作的开展就会面临重重障碍。在此基础上综合性大数据侦查协作平台如何运行,如何对接、检索各专业领域数据是面对的技术困境之二。现阶段,各行业、各领域都建立了自己生存发展所需要的数据信息库,此类数据库主要涉及专业领域内信息或相关产业的基础信息,对于行业外数据信息涵盖不全。从行业角度来看,物流、交通以及房地产、证券等行业,虽然数据库建设有重合之处,但是行业之间的差异性还是主要的。从公安内部数据库来看,主要是重点人口、流动人口等八大类,在内存信息量和信息准确度上说,存在信息覆盖面不广、准确度低的问题,而且由于没有建立稳定的综合性数据平台,在数据串联、犯罪热点挖掘、利用已有数据分析案情上缺乏规范性。这与大数据时代基于数据集合而形成的大数据平台存在巨大差异,难以完全满足现实办案需要。综合性大数据侦查协作平台的失位使目前数据库方面的问题愈加严峻。

(三)实务层面的困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刚.大数据时代犯罪新趋势及侦查新思路[J].理论与探索,2018,(5):109.

{2}任敏,罗丹.关于协作性治理理论的研究综述[J].河北北方学院学报,2018,(1):95.

{3}马迎贤.资源依赖理论的发展和贡献评析[J].甘肃社会科学,2005,(1):116.

{4}郝争鸣.我国公安机关侦查协作制度研究[D].合肥:安徽大学2011年硕士学位论文.

{5}[美]理查德·斯格特.组织理论:理性、自然和开放系统[M].黄洋,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227.

{6}宋小明,张金.成本控制论略[J].财政监督,2007,(1):20.

{7}{9}王燃.大数据侦查[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33.36.

{8}逮峰.大数据时代公安工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J].广东公安科技,2014,(3):1-12.

{10}于志刚,郭旨龙.信息时代犯罪定量标准的体系化构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28-29.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11}王博,张尧.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协作[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18,(3):113.

{12}蔡鑫,高晨博.论跨区域犯罪的侦查协作完善机制[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5,(2):53.

{13}涂子沛.数据革命[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317.

{14}马凯.大数据视野下侦查新技战法研究[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8,(10):26.

{15}宫志刚,李小波.社会治安防控体系若干基本问题研究[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108.

{16}黄首华,魏克强.对我国当前侦查协作的几点思考[J].商品与质量:理论研究,2011,(10):141.

{17}赵晨曦,杨战海.共享经济视角下侦查协作新思路探索[J].辽宁警察学院学报,2018,(1):27.

{18}贾磊,许俊霞.公安机关大数据应用现状研究[J].贵州警官学院学报,2019,(1):123.

{19}程明.公安大数据应用的现状及完善[J].天津法学,2016,(2):96.

{20}李晴晴.侦查协作的碎片化分析及其整体性治理模式[J].福建警察学院学报,2013,(6):9.

{21}齐爱民.论个人信息的法律属性与构成要素[J].情报理论与实践,2009,(10).

{22}孙毅,郎庆斌,杨莉.个人信息安全[J].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25.

{23}[英]维克托·迈尔一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大数据时代[M].盛杨燕,周涛,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2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65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