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第三次退补……
【副标题】 福建古田“4.1”凶杀案漏犯伏法记【作者】 严力
【作者单位】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期刊年份】 1992年
【期号】 12【页码】 2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2271    
  1990年7月31日下午,古田县人民法院刑庭助审员黄道镇走进办公室时,已汗透衣衫。窗外绿荫挡不住热浪的侵袭,悠长的蝉鸣搅得人心烦。他抓过一张报纸煽着风,翻开了上午收案的陈仁敦、邱××抢劫、盗窃、窝藏案的卷宗。
  陈仁敦在实施抢劫、盗窃犯罪后潜藏于古田县凤都乡后潮村的姨妈邱××家。4月25日,陈被捕归案。该案从材料上看案情不复杂,案犯对抢劫、盗窃的事实供认不讳。然而,随着案卷一页页翻动,黄道镇浓眉渐蹙,一道疑踪在眼前时隐时现:
  陈仁敦3月上旬潜至后潮村,4月1日下午突然离开。4月1日中午,后潮村发生了一起重大杀人案。陈仁敦当日的活动颇令人生疑:陈从不打鸟,但在4月1日上午,他的“4.1”凶杀案的凶手刘开寿(已自杀)及表兄钟仁炎一起在邱家门口试鸟铳;中午,他与刘开寿同在邱家吃饭,饭后,他背铳去打鸟,下午3点多一无所获地归来后即离开后潮村。
  陈仁敦4月1日的行踪和“4.1”凶杀案有牵扯!黄道镇霎时绷紧了神经,锐利的目光在这段笔录中巡视良久,回忆起“4.1”凶杀案的有关传闻。
  一
  “4.1”凶杀案是古田县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凶杀案。那天正午,26岁的凤都乡石坑小学校长钟礼灿和他13岁的妹妹钟丽蓉、11岁的弟弟钟振实在返校途中被人残杀于乡间机耕道上。
  惨案发生后2小时,5里外的三圣庙传来两声枪响,钟礼灿大妹钟春金昔日的恋人刘开寿用鸟铳枪杀了随行的猎狗后自杀了。乡人皆知,钟春金因家中反对而中断了和刘开寿的恋爱关系,失意的刘开寿消沉郁闷,多次流露出厌世感和复仇欲。
  经刑侦人员现场勘查,钟礼灿背部遭鸟铳射击身亡,钟丽蓉、钟振实死于利器刺杀。有人反映,曾目击刘开寿站在三具血淋淋的尸体中间阴沉地向鸟铳填塞弹药;离开凶杀现场后刘开寿曾到钟家欲再行凶,遭众人谴责而罢休。两处现场被自然地联系在一起,刑侦队认定“4.1”凶杀案为刘开寿一人所为,据此销案。
  销案却未能消散笼罩着“4.1”凶杀案的疑云:
  三个生龙活虎的青少年遭害,一对三的行凶杀戮必分先后,死者横仰伏于相距仅6米的路段上,不仅没有任何反抗、拼搏痕迹,甚至没有奔逃的迹象?
  团团迷雾在人们纷纷扬扬的传言中久聚不散,被害者亲属鸣冤不断,小学校长们也联名呼吁查惩漏犯,给已经销案的“4.1”凶杀案画上了一个大问号。
  黄道镇的思绪回到卷宗上。他想,陈对抢劫、盗窃行径供认不讳,却为何对一把寻常的弹簧刀的去向支吾其词?陈、邱对陈“4.1”中午携铳打鸟的时间说法不一,其中有无蹊跷?这些情况与“4.1”凶杀案究竟有没有内在联系?
  合起卷宗,他走进了庭长苏家富的办公室。外表敦厚、笑容常驻的苏家富素以“脑瓜灵”著称,他在仔细翻阅案卷后,迅速作出了判断:此案有疑!
  分管刑庭的副院长陈学天听了汇报,把那段笔录反复看了几遍,沉吟片刻,凝视着苏、黄二人说:“疑问是明显的,排疑务尽。不过,‘4.1’凶案公安已销案,对陈仁敦涉嫌‘4.1’凶案的问题检察院也没有认定,由法院提出侦查,必须敲准。”
  出于缜密的考虑,他们借阅了公安预审案卷。不谋而合的见解使他们兴奋而又略感诧异:
  凶杀现场地处90度弯道上,向左拐过弯道4米处的钟振实腰部被一粒子弹击伤,走在最后尚未拐弯的钟礼灿背部近距离中弹身亡,两处枪创不可能由一次射击形成——是不是有另外的凶犯与刘开寿一起实行前后夹击?
  钟丽蓉、钟振实死于“利器”刺杀,但无论在凶杀现场还是在刘开寿自杀处皆未见到任何“利器”,刘开寿死意已决,是否有抛匿凶器的必要?作为本案重要罪证的“利器”下落不明——这“利器”与陈仁敦支吾搪塞的弹簧刀有没有某种关联?
  为了验证他们的推断,苏家富、黄道镇顶着炎日灸烤,深入山乡查访,亲到现场查勘。二度查访,又有新的发现:
  钟振实倒地点路旁一棵杉树上有子弹擦痕,从弹道原理看,其与钟礼灿背部中弹的射角呈交叉状;
  4月1日午间在现场附近田间干农活的两位村民在12点左右听到了连续的两声铳响——鸟铳的性能决定了不可能在数秒内连续发射,只可能是两支鸟铳在发射。
  4月1日带学生在白水际春游的一名女教师在当日下午2点左右,见到一高个青年漫无目标的朝天放铳,经辨认,此人即陈仁敦。从凶杀现场有二条路直通白水际,分别为5里、6里,步行约半小时——陈仁敦有作案时间。
  二
  苏家富脑袋里挤满了有关“4.1”凶案和陈仁敦涉嫌该案的材料,一堆乱麻渐渐理出了头绪。审判委员会上,他有理有据地列出陈仁敦涉嫌“4.1”凶杀案的六个疑点。审判委员会当即作出了将陈、邱一案返回检察机关补充侦查的决定。
  8月17日,陈仁敦、邱××抢劫、盗窃、窝藏一案退回检察机关补充侦查。
  三天之后,案卷又原样被退回黄道镇案头。检察机关的移送函称:关于陈仁敦涉及故意杀人的嫌疑,拟待后再查。
  仅仅三天就原卷移回,本身即是一种姿态。陈学天和苏家富到检察院当面协商退补侦查的事。得到的回答是:“疑点还不是证据,公安不接手侦查,我们能怎么办?抢劫、盗窃、窝藏是清楚的,可以先判嘛。”对话难以继续。
  间或出现的“打招呼”,也使案件的背景显得复杂起来了。
  怎么办?退补侦查,遇到了困难,就此判决,心中的天平如何持正,法官的良知如何安宁?两难之际,他们决定提请县委政法委出面协调。
  县政法委书记李贤德对“4.1”凶案并不陌生。被害者亲属再三诉告,他曾向公安局查询过该案情况。现在,法院提出如此有力的质疑,引起他格外重视。9月4日,他亲自主持召开了政法委会议。通过激烈的争论,会议终于形成决议:以陈仁敦涉嫌“4.1”凶杀案的疑点为基本线索,由公安局对“4.1”凶杀案重新立案侦查。
  9月17日,陈、邱一案第二次退回检察院补充侦查。
  一个个回合,都不是简单的程序上的重复。司法机关在真理和谬误间徘徊的时刻,也是罪犯亲属最紧张、焦虑的日子。在他们看来,每一次退补侦查,都仿佛是丧钟在鸣响;每一次原卷移送,又都似乎露出了漏洞的虚光。罪犯亲属四处活动,说情、利诱、威胁,企图阻挠立案侦查。
  没有重新立案,没有补充侦查,第二次退查一个月后,10月17日,陈、邱一案第三次移回法院,移送函复称:
  关于陈仁敦涉及故意杀人的嫌疑,拟待后再查。
  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227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