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基于ANP的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评价方法及其应用研究
【英文标题】 Green Driving Strength Evaluation Method and its Application to Supply Chains Based on ANP
【作者】 杜元伟陈宏军谭莹莹【作者单位】 昆明理工大学吉林大学
【分类】 科学技术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供应链;绿色驱动;驱动强度;评价方法;网络分析法
【英文关键词】 supply chain;green driving;driving strength;evaluation method;ANP
【文章编码】 1671-1254(2013)02-0067-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2
【页码】 67
【摘要】

为给相关管理部门开展供应链绿色监督管理提供事前管理依据,从管理者、股东、上下游企业、内部员工、消费者、竞争者、社会大众、政府机关共八个层面提出了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的评价指标。在此基础上,通过分析各项指标之间的关联影响关系从目标层、网络层、方案层三个层次构建了开展评价的系统分析结构,并结合ANP提出了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评价方法,最后采用案例模拟分析说明了提出方法具有应用可行性。

【英文摘要】

In order to provide precautions supervision and management suggestions to relevant departments for 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several driving strength evaluation indices are presented in views of eight levels:mangers,shareholders,upstream and downstream firms,inner employees,consumers,competitors,and government agencies. Based on these presentations,a systematic analytical structure with target layer, network layer and alternative layer is constructed to perform evaluation under the situation in which there are complex associations and influence relationships among indices,and a driving strength evaluation method is established for supply chains based on ANP. A case simulation analysis is used to illustrate the application of the proposed method final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3265    
  一、问题的提出
绿色供应链,又称环境供应链,是为使产品从物料获取、加工、包装、仓储、运输、使用到报废处理的整个过程中对环境负影响最小、资源效率最高,而以绿色制造理论和供应链管理技术为基础,综合考虑环境影响和资源效率的一种现代管理模式{1}。在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矛盾不断加剧,全球极端气候灾害频繁爆发的今天,绿色供应链代替传统粗放式供应链已经成为现代制造业发展的必然趋势{2}。由于绿色产品相对于非绿色产品一般价格较高、识别度较低,经常导致其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而位于供应链上的供应商以及核心制造企业往往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因此他们在市场竞争过程中容易以自利行为为主导,可能造成其管理决策行为与环境并不相融。正因如此,为使供应链中个体管理决策行为更好地融入到外界环境之中,确保供需双方或多方持续、自觉的进行绿色生产和绿色交易,增强整个供应链的绿色化程度,对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问题进行研究就显得尤为必要。目前国内外已有专家学者从管理者、上下游企业、内部员工、消费者、政府机关等视角分析了供应链中的绿色驱动因素。例如:Henriques等认为积极的环境管理其第一特征就是高层管理者(企业经理人)支持与参与环境保护事务{3}。Zhu等认为影响中国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的驱动或压力因素除了规范、市场等因素外,企业上下游企业也是极其重要的因素{4}。曹景山等在分析四层次绿色供应链管理概念模型的基础上,指出员工除了关心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薪酬、工作环境、工作前景等方面之外,也越来越多地关注企业声誉,尤其是环境业绩{5}。Doonan等认为消费者需求现在已经变成影响供应链组织环境绩效最重要的外部压力{6}。Porter通过构建竞争模型并经过分析认为潜在进入者、现有竞争者、替代品生产企业等是影响企业竞争的关键因素{7}。Bhatta-charya等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社会大众倾向于选择那些重视环保,并且乐于履行公民应有责任的企业{8}。Hall等认为促使企业实行绿色供应链不仅来自于消费者、股东、客户、环保团体等外部压力(有的以法律形式表现出来),而且还来自于政府机关的政策压力{9}。

纵观上述国内外研究成果不难发现,目前虽然有专家学者利用实证分析、调查研究等方法从诸多方面分析得出了供应链中的绿色驱动因素,这对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和政策导向,但是这些驱动因素对于供应链的影响并非是单方面的、独立的,而是在相互影响和彼此作用之后共同驱动供应链中的绿色行为。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驱动强度越大,则供应链的绿色化程度也会越高;反之,他们共同作用的驱动强度越小,则供应链的绿色化程度也会越低。显然,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的大小能够为政府机关、行业协会等相关管理部门进行政策引导,开展监督管理等提供事前管理依据。为此,本文在分析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评价系统分析结构的基础上,基于网络分析方法(Analytic Network Process, ANP)构建能够对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做出科学合理评价的方法。

二、驱动指标分析

依据国内外研究成果,目前识别出的供应链绿色驱动因素大致可以划分为八个层面,即管理者、股东、上下游企业、内部员工、消费者、竞争者、社会大众、政府机关,并且在每一个层面内又都可以通过不同指标进行驱动度量{3,4,10-12}。例如:对于管理者层面,其驱动因素可以细化为绿色规划强度、绿色竞争意识、绿色活动支持、绿色预算情况、绿色合作效率等;对于股东层面,其驱动因素可以细化为绿色管理意识、绿色管理承诺;对于上下游企业层面,可以细化为供应原料环保、原料包装环保、中间产品质量、中间产品成本等;对于内部员工层面,可以细化为员工整体素质、员工绿色意识、绿色培训成本等。由于现有的这些驱动因素指标不仅类型多样而且数量众多,而由管理学中的“二八原则”可知,在所有驱动因素指标中能够对供应链绿色化产生关键影响的仅占其中的20%,因此遵循“抓住主要矛盾、忽略次要矛盾”的原则,我们在前期研究成果中,基于分析系统中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揭示出重要影响因素以及内部构造的DEMA-TEL方法对供应链中关键绿色驱动因素进行识别,最终得到中间产品质量、绿色管理体系、绿色激励措施、绿色活动支持、产品环保程度、中间产品成本、绿色预算情况、三废排放数量为关键绿色驱动因素的结论{13}。

将上述八个方面的驱动因素作为研究对象,分别针对每一方面要素,在整理、借鉴相关文献的基础上分析其对应的具体评价指标。具体如下:中间产品质量是指下游企业对企业中间产品的绿色性能要求,用于反映对链上核心企业产品的绿色化要求,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产品整体功能、产品绿色程度、产品达标情况{14};绿色管理体系是指环境管理体系、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等制度的完善程度,用于反映核心企业在绿色管理上的规范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环保体系情况、质量体系情况以及其他体系情况{15};绿色激励措施是指政府机关对企业所在行业管理人员开展绿色管理奖惩力度,用于反映管理部门对企业进行绿色化监管的力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绿色奖励力度、绿色惩罚力度、奖惩执行力度{16};绿色活动支持是指企业的绿色经营管理活动被管理者重视与支持的程度,用于反映企业内部管理者在绿色宣传等方面的支持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绿色活动频率、绿色活动规模、绿色活动效果{17};产品环保程度是指政府机关对企业所在行业生产产品在环保性能方面的要求,用于反映管理部门对某一行业最终产品绿色化的重视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质量认证等级、环保认证等级、认证机制情况{18};中间产品成本是指生产绿色产品与非绿色产品的成本的差距,用于反映链上企业因生产绿色产品而对其经济收入的影响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绿色材料成本、绿色工艺成本、绿色宣传成本{19};绿色预算情况是指管理者对开展供应链绿色经营管理活动所作出的预算,用于反映企业内部管理者在资金方面对绿色化生产的支持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绿色产品预算、绿色活动预算、绿色培训预算{20};三废排放数量是指企业生产活动的废气、废水、固体废弃物的达标情况,用于反映核心企业现有生产经营活动的绿色化程度,其度量指标可以细分为废气达标情况、废水达标情况、废物达标情况{21}。

三、系统分析结构

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的评价指标可以归类为中间产品质量、绿色管理体系等八个层面的指标集,这些指标集之间虽然相互独立但是彼此却可能存在着关联影响关系。例如:中间产品质量会对绿色管理体系、绿色活动支持、绿色预算情况等产生影响,即下游企业对企业中间产品的绿色性能要求越高,则链上企业为了生产出符合要求的中间产品便越会重视环境管理体系、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等制度的建设,也越会加大对绿色经营管理活动及相关预算的支持力度;中间产品成本会对中间产品质量、绿色预算情况、三废排放数量产生影响,即生产绿色产品与非绿色产品的成本差距越大,说明链上企业所使用的技术工艺可能越先进,所采用的原材料的质量与环保性能也越好。为此在能提高中间产品质量,降低三废排放数量的同时,也可能会增加链上企业对绿色经营管理做出的预算;绿色激励措施会对绿色管理体系、绿色预算情况、三废排放数量产生影响,即政府机关对企业所在行业管理人员开展绿色管理奖惩力度越大,则链上企业为了获得政府奖励或者为了避免遭受惩罚,一方面可能会重视环境管理体系、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等制度的建设,另一方面也可能会加大对绿色经营管理活动及相关预算的支持力度,减少三废的排放数量;产品环保程度会对绿色激励措施、中间产品成本等产生影响,即政府机关对企业所在行业生产产品在环保性能方面的要求越高,则政府机关对绿色激励措施的力度可能也就越大,以便促使企业更好地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而企业为了生产出符合环保性能要求的产品,必须采用高水平的生产工艺或者高性能的原材料,从而也会增加企业对中间产品的生产成本。另外,指标集内部指标之间也可能存在关联影响关系。例如:在中间产品质量中,产品整体功能与产品绿色程度会决定产品达标情况;在绿色管理体系中,因质量体系构建时应考虑环保性能要求,故环保体系情况对质量体系情况有影响;在绿色活动支持中,绿色活动频率越多、规模越大,则绿色活动效果越明显,等等。

鉴于上述原因,遵循能够刻画内部元素之间存在关联影响关系的ANP方法的技术思想,从目标层、网络层、方案层三个层次构建用于评价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的系统分析结构,具体如图1所示。其中:目标层是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用于反映该系统评价问题的目标与方向;网络层包括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的所有评价指标,用于反映指标集或者指标之间复杂的关联影响关系;方案层包括参与绿色驱动强度评价的所有供应链,用于反映系统整合与优化的评价对象。另外,图1中“AB”表示指标集或指标A与B之间存在相互影响关系;“CD”表示层次C中所有元素对D中所有元素存在影响关系,特别地,“AA”表示指标集A内部存在反馈影响关系,即自己对自己的影响关系。

四、驱动强度评价
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B H R. Green supp1y chain: best practices from the furniture industry [C]. USA FL: Orlando, 1996: 1295-1297.

{2}李晓翔,刘春林,谢阳群.供应链信息工厂:一种供应链信息共享的新架构[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1,34 (5):15-18.

{3}Henriques I, Sadorsky 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n-vironmental Commitment and Managerial Perceptions of Stakeholder Importance[J].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1999,42(1):87-99.

{4}Zhu Q, Sarkis J. An inter-sectoral comparison of 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in China: Drivers and prac-tices[J].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2006,14(5):472-486.

{5}曹景山,曹国志.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的驱动因素理论探讨[J].价值工程,2007,26(10):56-60.

{6}Doonan J, Lanoie P, Laplante B. Determinants of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in the Canadian pulp and paper industry: an assessment from inside the industry[J].Ecological Economics, 2005,55(1):73-84.

{7}EPM. Competitive Advantage: Creating and Sustaining Superior Performance[M].New York:Free Press,1985:25-30.

{8}CBB, Sen S. Doing better at doing good: when, why, and how consumers respond to corporate social initiatives [J].California Management Review, 2004, 47 (1):91-116.

{9}Hall J. Environmental supply chain dynamics [J].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2000, 8 (6):455-471.

{10}朱庆华,耿涌.绿色供应链管理动力转换模型实证研究[J].管理评论,2009, (11):113-120.

{11}朱庆华,田一辉.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动力模型研究[J].管理学报,2010, (5): 723-727.

{12}孟炯.消费者驱动的制销供应链联盟产品安全责任研究[D].成都:电子科技大学,2009: 57-63.

{13}陈宏军.供应链绿色驱动强度评价方法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2: 35-50.

{14}朱立龙,于涛,夏同水.两种激励条件下三级供应链产品质量控制策略研究[J].中国管理科学,2012,20 (5):112-121.

{15}邱尔卫企业绿色管理体系研究[D].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2006: 15-60.

{16}陈志祥,罗澜,赵建军.激励策略对供需合作绩效影响的理论与实证研究[J].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2004,10 (6):677-683,698.

{17}刘文辉.企业绿色经营创新研究[D].青岛:中国海洋大学, 2009, 35-50.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18}叶飞,雷宣云,陈丽佳,等.绿色环保压力与企业逆向物流绩效关系研究[J].管理科学,2008, 21(5):54-64.

{19}殷俊明,王跃堂.供应链成本控制:价值引擎与方法集成[J].会计研究,2010 (4):65-73.

{20}张爱民,李丽.供应链中的预算管理[J].价值工程,2003(1):43-45.

{21}陈进,王洪武,吴爱祥.基于模糊评价的资源型企业可持续发展预警系统研究与应用[J].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理工版,2010, 35 (1): 119-124.

{22}Da gdeviren M,Yuksel I.A fuzzy analytic network process(ANP) model for measurement of the sectoral competititon level(SCL)[J].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2010,37 (2):1005- 1014.

{23}Saaty T L. Time dependent decision-making; dynamic priorities in the AHP/ANP:Generalizing from points to functions and from real to complex variables[J].Mathematical and Computer Modelling. 2007,46(7-8):860-891.

{24}吴祈宗,陈维华.判断矩阵的一种动态修正方法[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0,(增刊):1-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32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