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我国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援引《宪法》研究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People's Courts'Citing the Constitution
【作者】 朱福惠【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宪法条文;援引;宪法适用
【英文关键词】 provisions of the Constitution;citation;applic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文章编码】 10.3969/j. issn. 1001-2397.2010.01.0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1
【页码】 3
【摘要】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产生了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条文的实例,宪法学界和司法实务部门对援引《宪法》的性质和作用有不同的看法。作者认为,我国人民法院在判决中援引《宪法》,虽然不是适用宪法解决案件,但援引《宪法》条文仍然对法律适用产生积极影响。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援引《宪法》条文,表明公民的某种权利是受法律保障的权利;或者表明人民法院选择法律适用的合法性。

【英文摘要】

In their routine work,the people’s courts of the PRC will occasionally cite provisions of theConstitution,as to the natures and effects of which the opinions of scholars and judicial officials vary greatly.This author maintains that the people’s courts’ci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while deciding cases,though not a-mounting to application of Constitutional,will certainly encourage application of law. The ci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where necessary is to certify that a civic right is under protection of law or to justify the choice and application of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3989    
  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中援引《宪法》条文,引发了以下几个问题:人民法院是否有权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人民法院是否需要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以及如何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如何认识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的法律性质及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作用。
  上述问题具有内在的逻辑关联性,如果人民法院无权援引《宪法》,那么所有的问题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如果人民法院没有必要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那么法院的援引就属于画蛇添足。如果人民法院有权且必须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那么人民法院如何判断必要的宪法援引,并且如何认识这种援引的法律性质及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作用?我国宪法学者对人民法院援引宪法的案例进行了认真的收集和整理,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分析资料{1}。
  一、人民法院有权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
  我国人民法院是否有权援引《宪法》条文,需要从学理上考察人民法院援引《宪法》是否具有宪法、法律和实践依据。宪法规范虽然具有原则性和概括性的特点,但这是由宪法调整公民权利与政府权力之间的关系所决定的。宪法规范的原则性和概括性不能成为否定宪法司法适用的依据。宪法能够为司法机关所适用,但宪法适用只能直接解决公权力之间以及公权力与公民权利之间的冲突,不能直接适用于行政、民事和刑事案件。宪法不规定如何追究行政、民事和刑事责任,因此,宪法规范不能成为追究民事和刑事责任的直接依据。
  宪法规范能够被法院直接适用于宪法案件,以解决宪法争议。由普通法院或者专门法院来行使宪法争议的管辖权和审判权已经成为宪政发展的趋势。由于我国人民法院没有宪法案件的管辖权,我国宪法虽然具有司法适用的特征,但我国人民法院没有适用宪法的权力。人民法院虽然不适用《宪法》解决宪法争议,但在必要的时候有权在行政、民事和刑事案件的判决中援引《宪法》条文,以履行维护宪法尊严、保障宪法实施的义务。
  第一,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条文具有宪法和法律依据。它是人民法院履行宪法实施义务的方式之一。
  我国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中援引《宪法》具有宪法和法律依据。我国《宪法》序言规定,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
  《人民法院组织法》第3条规定,人民法院用它的全部活动教育公民忠于社会主义祖国,自觉地遵守宪法和法律。《法官法》第3条规定法官必须忠实执行宪法和法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第7条规定法官应当严格履行遵守宪法和法律的义务。
  《宪法》序言提出包括法院在内的一切国家机关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并负有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全国人大在制定《人民法院组织法》和《法官法》时,根据《宪法》的规定,对于法院怎样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赋予人民法院和法官遵守宪法和法律、忠实执行宪法的义务,结合《宪法》序言赋予人民法院维护宪法尊严和保证宪法实施的义务,我国人民法院具有执行宪法的职责。
  人民法院如何履行《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以及《法官法》保证宪法实施的义务呢?显然,人民法院只能通过自己的审判活动来履行。因为审判权是《宪法》赋予人民法院的主要职能,人民法院虽然还有其它的一些职能,但这些职能都是围绕审判权并为了实现审判权为目标,审判权的行使才是人民法院执行宪法的主要形式。我国宪法学家肖蔚云教授以此为依据认为“法院最主要的活动是审判活动,这就说明法院的审判活动必须以宪法为根本准则和根本法律依据”{2}。
  根据《宪法》第126的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这一规定并没有要求人民法院在行使审判权时须依照宪法,那么第126条的规定是否构成了对人民法院在行使审判权时援引宪法的排除呢?根据我国《宪法》第62条和第67条的规定,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监督宪法和法律的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解释《宪法》。将第62条、67条的规定与126条的规定对比来看,我国的宪政体制决定了凡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以及未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撤销的法规,均应当被“推定”符合宪法。人民法院在审判活动中必须适用这些法律、法规,以作为审理案件和裁决的直接依据。这是人民法院执行宪法和实施宪法的主要方式,也是宪法实施的间接方式。
  人民法院适用法律裁判案件本身就是实施宪法的方式,它是一种间接执行宪法和实施宪法的方式。那人民法院能否直接适用宪法来裁判案件作为其实施宪法的直接方式呢?围绕这一问题,我国学术界存在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人民法院引用《宪法》条文是适用宪法的体现,所以,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书中直接适用宪法规范来裁判案件,这符合宪法是法律的基本特征[1]。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人民法院在裁判案件时不能直接适用宪法裁判案件,因为人民法院无权处理违宪问题。宪法适用需要对违宪还是合宪进行判断,这不是人民法院的职责,且与宪法的规定冲突,属于“司法抢滩”。[2]这两种观点的争论固然有对宪政体制不同的认识,但主要是对宪法适用的不同理解造成的。持宪法可以被法院作为裁判依据的观点认为,宪法适用不需要对合宪和违宪问题做出判断,只要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遇到没有法律规定而无法直接适用法律时,就可以引用《宪法》条文作为判决的直接依据{3}。而持反对态度的学者则认为宪法适用特指对合宪和违宪的判断,因为宪法只能成为解决宪法争议案件的直接依据而不能成为解决普通民事案件的直接依据。况且,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有些学者也称之为引用宪法,其意思相同)并没有将《宪法》条文作为裁决案件、确定法律责任的直接依据,不能称之为宪法适用,最多只能称之为“遵守性援引”{4}。我比较赞同这种观点。从我国相关法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来看,“适用”具有特定的法律含义:即将法律规范应用于具体案件,作为裁决案件和确定法律责任的直接依据。[3]而人民法院无权直接适用《宪法》处理案件,因为宪法规范只能直接适用于解决宪法争议或者宪法问题的案件。如果宪法规范成为解决这些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据,它无须借助其它普通法律规范就可以解决争议。显然人民法院没有解决这类案件的宪法依据{5}。因此,在审判活动中直接适用《宪法》裁决案件不是人民法院实施宪法、履行执行宪法义务的直接方式。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条文则是人民法院实施宪法、执行宪法的直接方式。援引《宪法》条文不是宪法适用,它不解决违宪还是合宪的问题,不行使宪法解释权;援引《宪法》条文并没有将宪法规范作为裁决案件的依据。法院裁决案件和确定法律责任仍然是直接法律规范。因此,它符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也符合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的政体,不会构成对《宪法》第62条和64条的法理挑战。同时,援引《宪法》条文也是人民法院适用法律处理案件的必要和辅助性手段。这是我国立法体制和立法权限划分导致适用法律遇到困难时,人民法院为表明其权威性和合理性与其实施宪法和执行宪法的职责相一致而必须采取的手段。
  第二,人民法院援引《宪法》条文具有实践依据。
  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并没有被认为违反宪法或者不适当。195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刑事判决中不宜援引宪法作论罪科刑的依据的复函》中指出,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不能援引《宪法》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这一批复的含义在法学界有不同理解,有些学者认为该批复导致人民法院不能适用《宪法》也不能援引《宪法》;但也有学者认为该批复并无不当,因为定罪量刑当然不能根据宪法规范,只能根据刑法规范。应当说该批复还是有一定消极后果的,产生消极后果的原因不在于该批复的内容是否正确,关键在于它导致人们对宪法援引产生了错误认识,从而影响了宪法的权威性。从批复本身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并没有说法院在刑事判决书中不能援引《宪法》,只是说不宜援引《宪法》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这种表述从法律适用的角度来看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宪法仅仅是判断定罪量刑依据的刑事法律是否合宪的依据,不可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当然,从宪法适用的角度来考察,该批复将宪法援引作为宪法适用来看待,反映出最高人民法院在宪法理论认识上存在误解。
  事实是,自1980年代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两次援引《宪法》条文,而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多次援引《宪法》条文[4]。实践证明,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是必要的,但有些也是没有必要的或者属于多余的援引。现在的问题不是人民法院是否有权援引宪法的问题,而是人民法院在什么条件下援引《宪法》以及如何援引《宪法》的问题。
  二、人民法院应当在什么条件下援引《宪法》条文
  人民法院有权援引《宪法》,可是人民法院并不是在任何案件中都要援引《宪法》,援引宪法不是适用宪法,宪法规范不能作为裁决案件的直接依据,但援引《宪法》条文是人民法院实施宪法和遵守宪法的表现,宪法的援引对行政、民事和刑事案件的判决具有法律上的价值;因此,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能援引宪法条文。
  从各级人民法院援引宪法的案例来看,这些案例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根本无需援引宪法的案例;第二类是必须援引宪法的案例[5]。从我国《宪法》的规定以及人民法院的宪法地位出发,人民法院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在判决书中主动援引《宪法》:一是人民法院只有援引宪法条文才能足以证明公民的某种权利是受法律保障的权利,从而为受理案件并适用法律解决纠纷提供合法性基础;二是人民法院只有援引《宪法》才能说明选择法律适用的准确性和合法性。
  (一)人民法院为表明公民的某种权利是应受法律保障的权利,必须《援引》宪法条文来论证其受理案件并适用法律解决纠纷的合法性。
  法院肩负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宪法职责,这是宪法赋予法院的义务,也是宪政和法治国家的基本指导原则。为此,宪法对法院的管辖权做出明确规定,以表明法院的管辖权不受一般法律的限制,法院的管辖权来自宪法授权,这是法院履行保障公民基本权利所必需的权力。
  我国《宪法》并没有规定法院的管辖权,只规定了法院的审判权。而我国诉讼法上的管辖主要是指案件在上下级法院以及同级法院之间受理权限上的分配,不是指人民法院对哪些争议有管辖权。法院对案件的管辖由受案范围加以规定。所以,我国法院的管辖权是由诉讼法上的“受案范围”和“管辖”两部分构成。根据《宪法》第126的规定,我国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但从法理和宪法的角度来考察,审判权是以管辖权为基础的,即法院如果不能行使管辖权,那么审判权就不能启动。我国实行严格的法条主义,法律如无明文规定,法院对案件不能行使管辖权和审判权。这是我国的宪政体制和人民法院的宪法地位所决定的。根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我国人民法院只能行使对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的管辖权和审判权。对宪法案件没有管辖权和审判权,人民法院不能通过对宪法案件的审判这一方式来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人民法院对宪法案件没有审判权,只能表明人民法院不能受理宪法案件和解释宪法;而在其它案件的受理与审判中,人民法院具有两项重要的职权: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并在判决书中援引《宪法》条文。至于人民法院在什么条件下援引《宪法》条文,需要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来确定。
  第一,在行政诉讼中,如果公民对具体行政行为不服,而该具体行政行为在《行政诉讼法》中没有明确规定为可诉行政行为,人民法院认为应当受理时必须援引《宪法》条文进行说理。在司法实践中,公民基于普通法律的规定,以其法定权利受到侵犯为由向人民法院提出侵权之诉,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的规定受理此案并适用法律的规定裁决案件,无需援引《宪法》。如“齐玉玲案”中,受教育权已经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禹.中国宪法司法化:案例评析[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爱法律,有未来

{2}肖蔚云.宪法是审判工作的根本法律依据[J].法学杂志,2002,(3):3-4.

{3}肖蔚云.宪法是审判工作的根本法律依据[J].法学杂志,2002,(3).

{4}童之伟.宪法适用应依循宪法本身规定的路径[J].中国法学,2008,(6):22-48.

{5}朱福惠.理性看待最高人民法院对齐玉苓案“批复”的废止[J].法学,2009,(3):32-3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39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