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关于我国现代刑事侦查体制改革的理性思考
【英文标题】 Rational Thinking about the Reformation of China's Investigation System
【作者】 鞠旭远【作者单位】 山东警察学院侦查系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审一体;侦检一体;审诉一体;侦查体制改革
【英文关键词】 the integ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adjudication;the integ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prosecution;the intregation of adjudication and action;the reformation of investigation system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4)11—0103—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1
【页码】 103
【摘要】 为适应我国刑事审前程序改革的客观需求以及切实提高刑事案件的追诉效率,应当构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刑事侦查体制。同“侦审一体化”制度运作上的失败与困境以及“侦检一体化”制度设计上的缺憾与不足相比较,“审诉一体化”模式因其具备必要的合理性与可行性而应当成为一种新的可选方案。
【英文摘要】 So as to suit the needs of the reformation of China’s criminal pretrial procedure,and enhance the prosecution efficiency of criminal ease,China should build our own system of criminal detection.To compared with the failure and predicament on the integ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adjudication system and the lack of the integ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nd prosecution system,the mode of the integration and action has its validity and feability.So,it should become an new scheme to be chose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519    
  
  

构建一种什么样的现代刑事侦查体制,才能真正适应我国刑事司法审前程序改革的客观需求以及切实提高刑事案件的追诉效率,已然成为我国诉讼法学研究中一个备受关注的重要立题。对此,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到现在,在不断进行的广泛而深入的理论研讨和实践探索中,相继形成了两种“主流”性模式主张,即“侦审一体化”和“侦检一体化”。本文在充分肯定上述主张所具有的某种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将冒昧地以“证谬”方式评判之,并在此基础上对我国刑事侦查体制改革做出新的制度预设。 “侦(刑侦)审(预审)一体化”——制度运作上的失败与困境

我国现代刑事侦查体制改革最早始于公安机关。1997年6月公安部石家庄全国公安工作改革会议,明确提出了在全国公安机关推行“侦审一体”化全新的办案制度和模式。可以说,公安机关将原有的刑侦和预审两大业务部门合并,是我国刑侦体制改革历史上涉及面最广、力度最强的一次大胆尝试。

从法律原意和传统机制角度看,公安机关刑事侦查流程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从发现犯罪和立案开始,通过侦查、调取有关证据材料,查明主要犯罪事实,到依法提请批准逮捕或拘留犯罪嫌疑人为止。该阶段的业务工作主要由“刑侦”部门负责;第二阶段是从执行逮捕或拘留犯罪嫌疑人开始,通过讯问、核实或补取证据,查明全部事实真相,到依法将案件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或做出其他处理为止。该阶段的业务工作主要由“预审”部门负责。换言之,“刑侦”和“预审”,构成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两个不同的“主体”和两道独立的“工序”。而“严格执行侦审分开制度,是为了有效地充分发挥侦审之间的相互制约作用。”{1}

“侦审一体化”制度则是对过去“侦审分开”制度的一次彻底“革命”。该制度模式的实质要求是:刑侦、预审职能与任务“合二为一”,从上到下撤销原有预审机构,“一步到位”地将预审人员完全融入到刑侦部门,整个刑事侦查工作由刑侦部门独立承担并且从立案到侦查办案程序,提高刑事侦查效率;二是在素质层面上,激励侦查人员增加业务素质提高办案水平,达到一专多能的要求,从而把刑侦队伍打造和建设成一支“政治强、业务精、作风正、执法严、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应该承认,仅就改革的初衷与动机而言,推行“侦审一体”制度的出发点和胆识无疑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更何况这种制度模式在改革之初也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制度是要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段内起作用的多种制约和组合。注意制度要配套和协调更要注意考察相对长期的制度利弊,并且要将预期的制度之利弊同现有制度之利弊进行比较”{2}。签于此,如果我们以一种理性的态度对已经运行了七年时间的“侦审一体”制度做一番客观的评估,就应当有“勇气”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该模式的机制功能和实际效果不仅没有达到改革之初预想的积极程度,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实践层面越发凸显出两个带有较大普遍性的弊端:

首先,“把关”职能弱化,案件质量下降。预审作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最后一道工序,事实上承担着案件质量审核把关的重要职能。这一点也成为预审业务的重要特色之一。“侦审一体化”后,不少公安机关尽管也注意到案件审核把关的重要性并相应建立起了一些规章制度,但由于案件质量把关专业性很强,缺乏一个像原来预审部门那样独立的机构,制约和监督的力度将明显不足,因而这种审核把关一定程度上成了“过场化”和“形式化”。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办理了一起利用封建迷信(画符)杀人案件。这种只具备主观故意而客观上不可能杀死人的行为,刑侦部门却以杀人(未遂)报捕。中队长、大队长乃至分管局长只是按规定履行签字手续,没有而且事实上也难以对相关案卷进行实质性审查,结果案件一到检察院就以不构成犯罪而退捕。这种看似“笑谈”的现象,以往预审工作中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总体来看,刑侦人员案件定性不准,程序意识不强,取证不全面、不准确等问题,成为困扰当前公安机关办案的主要症结所在。当然,案件质量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应当完全归咎于侦审合一制度。不过,直接取消预审这项独立的业务所带来的严重负面影响,确实应引起理论界和实务界足够的重视。

其次,侦查价值目标错位,诉讼效率减损。全面服务公诉职能,提高起诉成功率,这自是“侦查”工作题中应有之义。如果说,“破案效率”和“诉讼效率”均为公安机关侦查业务基本价值目标的话,那么,“诉讼效率”的份量无疑会更重一些。因为,诉讼效率是社会法制进化过程中引导和体现司法公正的一个基本司法目标,是刑事司法体制“应然”具有的独立品格;同时,诉讼效率又是一种尺度或标准,可以衡量出一个国家法律制度文明与科学化的程度{3}。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充分保障人权的前提下,对诉讼效率的追求与偏爱,应当成为公安机关侦查体制改革的首选或“主旨性”价值目标。然而,随着“侦审一体”模式的实施,刑事诉讼程序中侦查与起诉脱节的现象日益加剧。公安机关侦查部门的办案重心明显倾向于抬升破案效率,倾向于检察机关的批捕部门而不是全力为公诉成功做好准备。因为在这种机制下,其考核的重点在于捕与不捕,而不在于诉与不诉,更不在于是否提交审判,是否有罪和罪轻罪重。多数侦查人员还存在着只要批捕了犯罪嫌疑人就万事大吉了的思想,这样势必使侦查人员只关注于破案数量而不是质量。以侦查一体改革初期的统计数据为例。1999年全国法院共对不构成犯罪的5878名被告人宣告无罪,其中依据法律直接认定无罪的达3403人。因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而认定无罪的为2475人{2}。这样的数据比例,在1997年前是不可想象的,而这种现象客观地说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有效和根本的遏制,某些地区甚至越来越严重。重刑侦破案、轻预审办案,导致的直接结果是破案率的确上去了,起诉率反倒下来了,而破案效率的抬升是以诉讼效率的降低和减损为代价的,这个代价也着实大了些。侦查体制的改革造成了侦查价值目标的倒置和错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疏离了侦诉关系,对此,相应的司法部门是不赞同的,特别是承担着起诉重任的检察机关反映最为明显。公安机关侦查体制改革是以“大局”为重,放眼于刑事诉讼整体效益,还是囿于自己“一亩三分地”的破案本位思想或办案便利主义,这是我们直面“侦审一体”模式时所必须认真考量的一个重要问题。

事实上,“侦审一体”制度的推行,由于没有深入实践进行相关合理性与可行性研究,特别是缺乏必要的舆论铺设和理论支持,抑或尚未得到立法层面的确定和认可似乎亦有“违法”之嫌[1],所以,这种改革一开始就引发了某种“抵触情绪”——据笔者对山东省侦审改革情况的调查看,有些公安机关实际上到现在也还一直保留着传统的“刑侦预审分开”办案机制,有的公安机关预审力量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得到了实质性的强化。同时,伴随着改革的逐渐深入,“侦审一体”模式固有的缺陷以及由此产生的流弊日益显露出来。为此,有枢当一部分公安机关“自作主张”地采取了一些变通措施,以便最大程度地挽回工作上的损失。如:在刑警队内部设预审中队(为免受改革不力之责,有的地方只好将“预审”更名为“案审”),以承担原有预审的职能作用。实践中出现的对预审职能的这种反弹性需求,不能简单地视为干警们对旧有制度的一种眷恋性反应,而应看作是新形势下富有理性判断力——当然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奈——的一种选择。由此可以看出,当前“侦审一体”改革,正在面临或已经处于一种“搁浅”和“虚置”的进退两难的困境。承认这一点是痛苦的,但这毕竟是不争的事实。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侦审一体”改革,尽管不应言之彻底失败,但也不能称之完全成功。当然,改革是必须的,改革更应当继续进行。问题在于:这种改革如何寻找和确定一种较为理想和正确的方向与目标,从而走出当前的困境。这一点,亟待刑事诉讼法学界给予实实在在——不仅是宏观、抽象的应然层面,更为重要的是微观、具体的实然层面——的回答。

“侦(刑警)检一体化”——制度设计的缺憾与不足

几乎是在与公安机关“侦审一体”模式推出的同时,针对我国现行刑事侦查体制警检关系不顺、侦查监督不力、诉讼效率不高等问题,学者陈卫东先生提出了“侦检一体化”的制度主张并就此进行了充分的论证。这种模式的基本制度设计是:将公安刑事侦查权完全作为一种依附于检察权的司法权利,突出强调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中对侦查机关取证行为的领导、指挥和监督权;将承担侦查职能的司法警察(指刑警——笔者注)划归检察机关领导和管理,即采取司法警察与治安警察分离制度,对现行公安管理体制进行分流组合{4},“侦检一体”模式受到了不少学者的推崇,有学者甚至断言:“侦检一体化由于符合诉讼效率原则,必定会对世界各国的诉讼结构改革产生重要影响。”{5}当然,也有学者就“侦检一体”模式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2]。

仅从协调和理顺侦检关系、加强和坚挺公诉能力角度而言,“侦检一体化”的制度构想是很有积极意义的。但仔细审视一下该模式的实质内容就会发现:其实“侦检”不应当一体化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在山.预审学通论(M).北京:公安大学出版社,1996.26.
{2}任克勤,艾明.从侦审一体化困境看我国侦诉关系的重塑(J).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1):6—7.
{3}李文健.转型时期刑诉法学及其价值论(J).法学研究,1997,(4):48.
{4}陈卫东.郝银钟.侦、检一体化模式研究(J).法学研究,1999,(4):63.
{5}谭世贵.刑事诉讼原理与改革(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16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来自北大法宝)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5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