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刑事侦查权涵义多样性初探
【英文标题】 On the Diversity of Meaning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
【作者】 张步文【作者单位】 重庆邮电学院
【分类】 刑事侦察学【中文关键词】 侦查权;涵义;多样性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meaning;diversity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4)11—0067—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1
【页码】 67
【摘要】

“侦查权”概念是多样的,侦查权概念的涵义具有丰富多样性。突破侦查权概念原有界定视角的局限,改变侦查权概念涵义的单纯性,全面揭示侦查权的实质内涵,是科学认识现代刑事侦查权的基础。尽管侦查权概念和涵义是具体多元的,但是,侦查权归根到底是国家法律赋予侦查主体单方面强制调查犯罪事实的权力,法定性、暴力强制性和侦查主体单方面拥有权力,是侦查权的三个基本特征。

【英文摘要】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 is a concept with many distinct meanings.It is the bases for us to have the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 of modern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 to break through the limitations of traditional angle of view of that power,to change the idea of simplicity of the power.In spite of the diversity of the meaning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it has its basic meaning that it is a kind of power with legality and supported by state force and belongs to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odies on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520    
  
  

“侦查权”的概念繁多,侦查权概念的涵义丰富多样。侦查权概念的传统界定方式和视角都有局限。改变侦查权涵义单一性观念,全面揭示侦查权的实质内涵,是科学认识现代刑事侦查权的基础。

一、侦查权:已有的一些界定

侦查权是什么?对此,学者已经给出了一些答案,如大陆一些学者把侦查权界定为:

侦查权,是国家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为实现侦查目的,依法定的侦查程序,运用特定的侦查手段开展侦查活动的权力{1};

(侦查权是)侦查机关依法收集证据,揭露和证实犯罪,查获犯罪人,并实施有关强制性措施的权力。侦查权是国家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法律赋予公安机关(包括国家安全机关)和检察机关(对少部分犯罪案件)行使侦查权,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侦查权。县(市辖区)级以上的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保卫处、科,在公安机关指导下,可以对一般刑事案件进行勘验现场、询问证人、讯问被告人等活动,但无权采取逮捕、拘留、审讯、搜查等侦查措施{2};

侦查权是侦查机关依法进行的专门调查工作和采取有关强制措施的权力。各国行使侦查权的机关各有不同,有的由警察机关行使,有的由检察官行使……_{3};

侦查权是侦查机关的调查取证权,采取强制措施权,预审权,依法移送起诉权,以及为了查获犯罪分子而必须采取的紧急措施、特殊措施权{4};

侦查权是国家司法权的一部分。指依照法律进行的专门调查工作和采用有关强制措施的权力{5};

侦查权是依照法律对刑事案件进行专门调查工作,以收集证据,查明犯罪事实和查获犯罪人,以及采取强制措施的权力{6}。

台湾学者对侦查权的定义,与大陆学者的定义,差异明显。刁荣华在其所著《刑事诉讼法释论》中认为,“侦查权属于检察官,司法警官及司法警察,乃为实施侦查上一切处分之权也。亦系公诉权作用之一种,受处分者应有服从之义务,故侦查机关行使侦查权有绝对性,不以刑罚权存在为必要,即知有犯罪嫌疑者,应实施侦查”{7}。

英美国家,由于在国家刑事侦查和私人侦查之间,国家刑事侦查与行政调查之间,存在着交错关系,侦查权与调查权在概念上差异甚微,刑事侦查权(Power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概念的便用并不普遍,而侦查权或者调查权(power of investigation,investigatory powez)概念的使用则相当普遍。对于侦查权或者调查权,一般解释为,“授予政府机构的检视和迫使透露与调查相关的事实的权力。”[1]

上述有关侦查权的界定,大致可以看作学者对侦查权涵义已经做出的逻辑判断和实务分析,基本上反映了关于侦查权概念的现有把握状况。而且,各学者在给出自己的侦查权概念和涵义时,往往否定其他的侦查权概念和涵义。

笔者所关注的,不仅包括侦查权的上述涵义,而且更注重学者界定侦查权的方式,以及我们应当如何界定侦查权。

二、现行侦查权概念界定的方法局限

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学界对侦查权多是分别从侦查权在国家权力体系中的地位,或者侦查权与侦查主体,侦查权与侦查行为、侦查目的的关系,以及侦查权力运行条件、结果等方面,进行单一化的解说。权力的来源、主体、内容、目的和价值,以及侦查权力的限制和救济,成为揭示侦查权概念涵义的主要因素。侦查权范畴通过侦查权力的诸要素而外显出来,成为可以理解和感知的具体对象。

不过,学者对侦查权已经作出的界定,主要是形式上的。因为,第一,学界对侦查权概念已经说出的,主要是从单一的国家权力视角下,容易观察到的一些现象,诸如警察、检察官的威风凛凛,雷厉风行,诸如勘验检查、调查走访、秘密跟踪、卧底坐探,以及像传讯、逮捕、拘留、羁押和保释候审等人身强制,查封、冻结、扣押及罚没等财产强制,少有学者重视犯罪(者)从来都是塑造侦查权的合力之一;也就是说,这些侦查权概念中,只有侦查主体是侦查权主体,才是侦查权力关系中的主体,被侦查者没有作为侦查权力关系主体的地位;侦查权力关系主体的对偶性被破坏,侦查权对象不是或不被认为是主体,从而使被侦查者处于客体化地位。这种意义的侦查权是片面的,脱离了时代要求。

第二,学者所揭示的侦查权概念,正是国家愿意承认的侦查权概念,它突出侦查权的国家单方面强制性,但对于侦查权强制性的特殊方面,即犯罪及其暴力性乃是侦查权力强制性的直接的对抗性基础,没有给予足够认识。侦查权不仅具有一定的直接暴力强制性,不仅体现为国家对犯罪(者)的强制,而且犯罪要求和促使侦查权具有暴力强制性,这两个方面构成侦查权得以在历史和现实中产生、延续、演变的根据,共同决定了侦查权的历史和现实的种种形态。

第三,学者大都从正式制度和(可以)公开的实践方式的角度界定侦查权,避开非正式制度和潜在习惯对侦查权的影响。譬如,在正式制度语境中,侦查权几乎天然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虽然学者对某些侦查主体应否拥有某种侦查权,持有不同观点,对滥用侦查权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批评,可是,少有学者对侦查权的天然合法、正当性,提出过有力的批评,少有学者追问,在一定条件下,“反侦查”会不会也是一种合法、正当的“权力”?正式的侦查权力制度与潜在的侦查权力规则,法定的侦查行为方式和“自创私授”的侦查方式,谁更具有合理性、正当性?显然,在理性反思中,侦查权的天然合法和正当性,是“无根”的和“丧失厚度”的。

第四,一些严肃讨论侦查权内容、性质的学者,并不专门论及侦查权的涵义[2];即使有人给出侦查权定义,也少有人过问定义的方法是否正确,定义的形式正确性与实质正确性如何。我们知道,对某一学科的基本范畴做出恰当规定,是对某一科学问题进行研究的基础和前提,范畴涵义没有界定,就不能揭示该范畴的实质和核心内容,基于这样的范畴的研究就不能算是严整的。至于范畴界定,有多种方法,在逻辑上,大致分为形式逻辑的方法和辩证逻辑的方法,前者指依照形式逻辑的定义规则揭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的方法,后者指理性思维根据事物自身的矛盾本性,全面、深入揭示该范畴及其所指事物自身的内外矛盾整体的概念分析和综合方法。迄今对侦查权已经给出的定义,主要是形式逻辑定义的产物,即“侦查权……是……权力”,这符合“被定义概念=种差+属概念”的定义规则。对侦查权概念做出形式逻辑上的定义,是必要的,是辨证逻辑定义的基础和准备,但只有当侦查权从形式逻辑定义上升为辩证逻辑定义后,侦查权范畴才能够从抽象转化为具体,才是“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总体”,“是许多规定的综合,因而是多样性的统一”{8}。

究竟什么是侦查权?显然,我们难以发现一个单一的、简单化的答案。

三、侦查权概念的多视角界定和多样化涵义

笔者以为,前面引述的那些侦查权定义,各自都是有一定意义但不完全的答案。其他学者也可能会给出别的相应定义。从实际存在的侦查权力现象出发,完全可以在多种角度上对侦查权进行界定,具有多种涵义。比如,侦查权范畴可以从下述不同关系中得到多重界定。

第一,侦查权产生和存在的根据。即使有侵害和报复,而没有国家及其法律将此种侵害规定为犯罪,将此种报复设定为制度化的受法律保障的私人或者国家追究形式,侦查制度、侦查行为及其背后的侦查权,是不存在的。一旦侵害行为被国家及其法律确定为犯罪而受到否定,自行报复这种无序化追究被有序的法定追究方式取代,特别是当国家开始掌握追究犯罪的事务,排斥私人追诉后,侦查制度和它确认的侦查权力,就产生和存在了。因此,单有侵害或者犯罪现象,或者单有国家及其法律,并不是侦查权产生和持续存在的根据,犯罪现象的存在和蔓延,国家主动追究犯罪(包括国家认可私人追诉)的需要,以及这两个方面在法律制度中确定下来,才使侦查权得以产生、存在和发展。这个意义上,侦查权就是由犯罪的产生、存在、演变而决定或制约的出国家或者国家认可的私人有序追查犯罪事实的权力。

第二,侦查权的权力主体。侦查权只能由侦查者拥有,法律不赋予被侦查者(反)侦查权力,也不承认被侦查者自然享有(反)侦查权力。在被侦查者只是被追究的对象和客体时,尽管他可能在事实上采取一些反侦查手段,但说不上享有任何权利;当法治文明长足进步后,被侦查者虽然可以拥有某些防御甚至“对抗”侦查权力的合法权利,能够采取某些防御或者对抗侦查的手段,但被侦查者仍然不能拥有(反)侦查权。除被侦查者外,侦查权可以为国家单独拥有,也可以为社会团体、个人拥有,侦查权既可以是公权,也可以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成为私权。当然,侦查权到底是公权还是私权,是集中在国家还是由国家、社会团体或个人分散行使,这取决于各国的传统和具体制度。这样,侦查权就可以界定为,由作为侦查者的国家、社会或个人单方面对被侦查者行使的犯罪事实调查权力。

第三,侦查权的权力关系主体。权力属于社会关系范畴,虽说权力只为权力主体拥有,但是权力主体与权力对象的相互关系是客观存在的。在权力关系的两端,权力主体无疑是权力关系主体,而权力对象(无论是物或者人作为对象)长期都只是客体,这是由权力关系的极端非对称性造成的。“权力关系的非对称在于掌权者对权力对象的行为实施较大的控制,而不是相反。但影响的相互性——社会关系本身的定义准则——从来没有完全被破坏过,除非采用对肉体暴虐的形式,这种情况虽然针对一个人,但只把他当作一个物。”{9}一旦我们从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郭晓彬.刑事侦查学(M).群众出版社,2002.52.

{2}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律辞典编委会.法律辞典(Z).法律出版社,2003.1850.

{3}新编实用法律辞典(Z).中国检察出版社,1998.445.

{4}公安部政治部编.刑事侦查学导论(M).警官教育出版社,1997.207.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5}曾龙跃.中国检察百科辞典(Z).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3.60.

{6}杨春洗,等.刑事法学大辞书(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9.645.

{7}刁荣华.刑事诉讼法释论·上(M).台湾汉苑出版社,1978.295.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M).103.

{9}(美)丹尼斯.朗(Dennis H.Wrong).陆震纶,郑明哲译.权力论(Power:Its Forms,Bases,and Uses)(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0,13.

{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M).211.

{11}艾伦.德肖微茨(Alan M.Dcrshowitz).唐交东译.最好的辩护(The Best Defence)(M).法律出版社,1994.12.11—12;罗纳德.杰伊.艾伦(Ronald Jay Allen).威廉.J.斯顿茨(William J.Stuntz),约瑟夫.L.霍夫曼(Joseph L.Hoffmann),戴布拉.A.利文斯通(Debra A.livingston).刑事诉讼程序全书(Comprehensiv Cnminal Procedlllt)(M).中信出版社,2003.3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5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