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媒体对司法的监督
【英文标题】 The Supervision of Judicial Administration by the Media
【作者】 王建林【作者单位】 杭州商学院法学院
【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表达自由;媒体监督;司法独立;司法公开;司法公正;监督限制
【英文关键词】 freedom of expression;media supervision;judicial independence;trial open;judicial impartiality;limit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4)06—0133—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6
【页码】 133
【摘要】

大众传媒是当今社会公众了解公共信息并表达意见的主要渠道。媒体的监督具有促进司法独立、司法公开和司法公正的价值,但媒体与司法之间同时存在着冲突。冲突的解决应当从各国的实际情况出发,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以达到保障人权和司法公正的实现。从我国的司法现状看,更应强调对媒体作为公众舆论渠道的保护。

【英文摘要】

Today,media is the basic channel through which the public obtain information and express their opinions.The supervision by media can promote judicial independence,open trim and justice.But there is contradiction between media and the court.The solution is to balance the contradictory elements to seek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judicial impartiality accordingtodifferent country’s situation.Under Chian’s present judicial circumstances, we should emphasize the protection of media as a channel of public opinio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486    
  
  

出于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和满足广大公众知情权的需要,也由于司法题材本身的新闻价值,近几年来,司法题材成为越来越受媒体关注的热点。1998年7月11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用长达5个小时的时间,直播了“98中国电影第一大案”。此后,中国最高审判机关也公开表示允许、欢迎新闻媒体对司法审判活动以对法律自负其责的态度进行如实报道、监督。2003年8月15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沈阳市刘涌等黑社会性质犯罪一案的终审判决,更是引起了各种媒体的广泛关注,并且进行了国内前所未有的大讨论,真可谓是众说纷纭。这一方面反映了我国政治文明的发展和大众媒体的力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公众对我国司法现状及司法公正的关切之心。同时还反映出我国对媒体与司法关系认识的模糊性。为此,本文试就媒体对司法监督的基础、价值及界限进行探讨。

一、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的基础

在现代社会,新闻媒体作为反映社会各利益群体公共诉求的渠道,反映着一定的民意和呼声,某种程度上起到了社会关系调节阀的作用。从司法实践看,尽管法院进行了公开审判,但是,绝大部分公众是通过不同层次,不同形式的大众媒体快捷、普及的信息传递,了解法院对案件的审判情况和判决的结果的,公众也是通过传媒反映自己对判决的评价的。此时,大众媒体自然就成了公众监督国家司法活动的途径和方式。至于媒体为何担当起对司法活动进行监督的职能,可以从三方面进行分析。

(一)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是司法程序公开化的内在要求

司法权属于国家权力,是来源于人民的权力。作为行使人民权力的国家司法机关,有责任将司法权的运作过程向公众公开,给公众一个交待。司法审判中的公开审判原则,就是现代国家贯彻司法权运作过程公开化进程中确立起来的一项基本原则,已得到世界各国法律和国际或区域性法律文件的普遍确认。我国宪法125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从各国法律确立的司法公开审判的内容看,司法公开审判包括了法院的司法审判活动应当向社会公众和新闻媒体公开,允许公众和新闻媒体的记者旁听庭审、采访、报道,使司法活动处于社会公众的监督之下。而社会公众往往忙碌于生活、工作,媒体便自然担负起为公众传递信息、代公众对司法进行监督的职能。因此,从司法审判公开原则分析,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实际上是司法权运作过程中的内在要求,也为媒体对司法的监督创造了先决条件。

(二)公众的知情权和批评权是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的外在要求

知情权作为一项权利是由美国的一位新闻编辑肯特库珀在1945年1月的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出来的,其基本含义是,公民有权知道他应该知道的事情,国家应最大限度地确认和保障公民知悉、获取信息的权利,尤其是政务信息的权利。至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美国兴起“知情权运动”,196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信息自由法》,美国联邦和各州也相继确立了知情权规则。知情权被广泛地援用并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权利概念。我国学者认为知情权的概念有两种理解。广义的知情权泛指公民知悉、获取信息的自由和权利,狭义的知情权仅指公民知悉、获取官方信息的自由与权利。在一般情况下,知情权是指广义的知情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是知政权,是对国家、政府的行为的知悉权,公民有了解国家、政府决策的权利。第二,是公众知情权,就是社会民众对正在发生的情况的知悉权。第三,是民事的知情权{1}。所以,从公众的角度说,知情权主要属于公法上的权利。我国宪法尽管没有明确把知情权规定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我国宪法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可见,我国宪法对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监督、批评权的明确规定,是公民知情权的直接依据。因为监督、批评必须以知情为前提,否则,批评监督就无从谈起[1]。在现代社会,大众媒体是公众了解社会公共信息并对信息进行反馈的最重要的渠道。在美国,媒体经常被称为“政府的监督者”或“公众知情权”的捍卫者。其最重要的责任就是满足大众的知情权。反过来,公众的知情权也为大众媒体及时报道新闻事件提供了法律依据。公众主要是通过媒体,实现对国家公权部门的批评、监督的。充分地尊重公众知情权,营造公开透明的信息环境,把真相大自于天下,以实现公众的知情权,既是大众媒体的职责,也是公权机关的职责。

就司法机关来说,满足大众的知情权,凸现的是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公信力。“人民在案件爆发后如果不能由媒体获得相关的信息,必然肚中怀着闷葫芦,至数年的确定判决后,才能知道原委,岂非完全漠视人民拥有“知”的权利?更何况司法权亦属于国家公权力之一环,司法公权力有无违反法治国家的运作原则,亦是人民应该知悉的事项。”{2}但是,遗憾的是,我国现在仍有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认为还“知情权”于民是“自找麻烦,多此一举”,有的则借口“情况特殊,不宜公开”,在某些事件上,虽然也在还“知情权”于民,但远远不够充分。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三)公民依法享有的表达自由是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的政治基础

表达自由(我国一般称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基本自由之一。它是指公民在法律规定或认可的情况下,使用各种媒介或方式表明、显示或公开传递思想、意见、观点、主张、情感、信息、知识等内容而不受他人干涉、约束或惩罚的自主性状态{2}。法国《人权宣言》的第10条与第11条庄重宣告:“意见的发表只要不扰乱法律所规定的公共秩序,任何人都不得因其意见、甚至信教的意见而遭受干涉。”“自由传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利之一;因此,各个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但在法律所规定的情况下,应对滥用此项自由负担责任。”《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成的、或通过其他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对此也有相似的规定。从《世界宪法全书》涉及的124个国家宪法规定看,绝大部分国家都通过成文宪法的方式明确规定了公民享有表达自由。我国宪法35条也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表达自由已是现代国家民主政治的标志。民主国家的公民正是通过言谈、新闻传媒、出版等方式发表议论和意见,行使自己的表达自由的。公民依法享有的表达自由也就成了公民对包括司法权在内的公权运作等政治和公共事务进行议论和发表意见的政治基础。而在大众传媒发达的现代社会中,传媒成了公众发表议论和意见或代表公众发表议论、意见的最基本的渠道,并且,基于公众表达自由的自主性,对传媒上出现的舆论,既不能加以严格限制,更不能禁止。对传媒的这种权利,美国最高法院在1941年著名的Bridges v.Cali.fornia案中认为:“对所有公共机构发表评论,尽管有时令人讨厌,但这是一项珍贵的权利。对言论的压制,无论多么有限,若仅仅是为了维护法院和法官的尊严,其结果可能并非是增长人们对法院的尊敬而是招致怨恨、怀疑和轻蔑。”{4}所以,公众对同一事件,同时有多种意见,甚至截然相反的意见,这都属于表达自由的应有之意。

二、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的价值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所谓价值,就是事物(物质和精神的现象)对人的需要而言的某种积极效用性,即对个人、社会集团和整个社会所具有的积极意义{5}。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给我们的社会制度能带来积极意义,这是我们处理媒体和司法关系必须考虑的。只有我们真正认识到媒体对司法进行监督的价值,才能进行恰当的制度建设,正确处理媒体和司法两者之间的关系。

(一)促进司法独立的价值

从起源上说,司法独立首先应该是一个政治上的观念,当今法制国家一般把它规定为一种宪法上的原则。司法独立一般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司法独立指审判独立或法官独立;广义的司法独立还包括检察官独立,甚至包括律师独立,但一般指独立审判权{6}。联合国《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立新.从抗击非典看公众的知情权(N).检察日报,2003一04—30(10).

{2}陈新民.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一个比较法制上的观察与分析(A).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权研究中心.司法公正与权利保障(C).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187,192.

{3}甄树青.论表达自由(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19.开弓没有回头箭

{4}侯健.传媒与司法的冲突及其调整——美国有关法律实践述评(J).比较法研究,2001,(1).

{5}杨宇冠.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价值(J).政法论坛,2002,(3).

{6}谢佑平.刑事诉讼国际准则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12 0

{7}张泽涛,李登杰.冲突与平衡:在司法独立与新闻监督之间(A).陈光中,江伟.诉讼法论丛·5(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6,27.

{8}陈文敏.公平审讯:公开审讯、传媒监督与蔑视法庭(A).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权研究中心.司法公正与权利保障(C).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226,227.

{9}谭世贵,饶晓红.论司法改革的价值取向与基本架构(A).陈光中,江伟.诉讼法论丛·6(C).法律出版社,2001.26.

{10}(德)拉赫布鲁赫.米健,朱林译.司法导论(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1997.125.

{11}陈弘毅.从英、美、加的一些重要判例看司法与传媒的关系(A).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权研究中心.司法公正与权利保障(C).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159,163.17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4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