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WTO争端解决机制权力的扩张
【副标题】 几类WTO争端解决机构管辖的特殊事项
【英文标题】 Aggressive Power Exercised by the WTO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Several Special Issues Resolved by the DSB
【作者】 李先波钟月辉【作者单位】 湖南师范大学
【分类】 国际商法【中文关键词】 WTO;争端解决机制;特殊事项的管辖权
【英文关键词】 WTO;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jurisdictions on several special issues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6【页码】 140
【摘要】 WTO自成立至今,其准司法性的争端解决机制对其成功运转无疑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是,对于WTO成员方来说,不是所有的国际经贸纠纷都适宜通过争端解决机制解决。但由于DSU对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授权不明确,导致后者不得不对几类特殊事项行使管辖权。这些特殊事项包括:所涉争议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案件;涉及“机构平衡”问题的争端。
【英文摘要】 Since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as established in 1995,its quasi—judicial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has been playing an essential role in its successful operation.However,to many WTO Members,not all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disputes are appropriate for resolution in WTO dispute settlement proceedings.But,because of the unclear authorization by the WTO agreement,now and then DSB has to exercise jurisdictions on several special issues,including,cases involving politically sensitive issues,cases where the law is indeterminate as well as cases involving questions of‘institutional bal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447    
  
  WTO争端解决机制被世人看作“WTO皇冠上的明珠”,其法律基础是《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简称DSU)。争端解决机制的主要职能有二:第一,维护WTO各成员依据WTO协定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所承担的各项义务。第二,按照国际公法解释的习惯规则,澄清WTO协定的各项现行规定。{1}(P75)自从1995年WTO成立后,争端解决机制不负众望,在处理国际经贸纠纷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但是,近几年来,专家组和上诉机构这两个准司法性机构因越权审理了一些本应政治解决的争端,而招致一些人对争端解决机制的非议。这些本应通过政治途径解决的争端有:所涉争议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适用法律不可裁决(indeterminate)的案件;以及涉及“机构平衡”(institutional balance)问题的争端。本文拟对这些不宜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解决的事项做些探讨。
  一、所涉争议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
  根据GATT第21条和WTO其他协定的相应条款的规定,如果涉及国家安全事项,成员方可采取相应的贸易限制措施,由此而引发的贸易争端涉及国家主权,具有极大的政治敏感性,专家组和上诉机构是否拥有此类案件的管辖权在WTO各成员方之间及学界引起了极大的争论。从学术上来看,专家组和上诉机构肯定拥有对此类案件的管辖权;但不少WTO成员方坚持认为,涉及国家安全的贸易争端不能通过WTO争端解决程序解决。具有代表性的此类观点是:在一次与哥伦比亚的争端中,尼加拉瓜提出声明:“GATT1994第21条的本质在于……确认一国有权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而采取有违多边贸易规则的例外措施,这些例外规定不受专家组的审查。”{2}(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世纪80年代,尼加拉瓜在与美国的一次争端中,曾提出过完全相悖的观点。)
  我们认为,在确定专家组对涉及国家安全案件有无管辖权时,应遵循如下两个原则:
  1.除非争端各方另有协定规定,明确排除专家组对涉及国家安全争端的管辖权,否则专家组至少对该类争端享有潜在的管辖权。
  该原则源于DSU第1条第1款的规定。该规定指出:“本谅解的各项规则和程序适用于根据……(‘各适用协定’)的协商和争端解决条款所提起的各项争端。”
  根据GATT的规定,当一WTO成员认为由于另一成员未能履行协定义务,而致其直接或间接享有的利益受到损害或丧失……就有权按照DSu的规定解决争端,即使是由于采取“安全例外”措施而引发的争端也应提交DSU解决。《关于GATT21条的决定》也确认了通过DSU解决争端的可行性,即“由于一方根据21条的规定采取的行动影响了缔约方的利益,受到影响的缔约方保留其根据本协定所享有的全部权力”。
  当然,上述规定只是说明专家组对WTO成员方之间的争端享有潜在管辖权。事实上,任何一个专家组的管辖权都是由它自身的职权范围所决定的。除非争端各方达成协议对专家组的职权范围另行议定.否则专家组就应按照DSU第7条第1款的规定行事。第7条第1款规定如下:“按照(争端各方引用的适用协定名称的)有关规定,审查(争端方名称)在……文件中提交DSB的事项,并提出调查结果以协助DSB提出建议或做出该协定规定的裁决。”将此一标准的职权范围适用于争端的解决,毫无疑问专家组有权审理有关为保护国家安全而采取的措施引起的争端。
  2.DSB对案件通常具有强制管辖权
  GAT121条规定:“不得将本协定解释为……(6)妨碍任何缔约方采取它认为保护其基本安全利益有必要的任何下列行动:……(Ⅲ)战时或国际关系紧急情况时采取者。……”WTO谅解取得的一项最重大成果即确立了DSB对案件的强制管辖权。{3}(17465)虽然专家组在裁判WTO成员采取的某一项措施是否为必要措施时,必须充分听取该成员的意见,但至少专家组能够对是否存在“战时或国际关系紧急情况”这一问题做出客观的判决;专家组也有权判断:相关的WTO成员方是否真的认为有必要采取某一涉及国家安全但富有争议的措施。因此,援引GATT第21条并不能说明某些案件处在专家组的管辖范围之外,该条(以及WTO其他协定的规定)并不具有“自我裁判”(self—judging)的特性。
  二、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案件
  法律的不可裁决性在所有的法律制度中都是存在的。对于WTO的各种协定来说,不可裁决性还可能是一个固有的缺陷,因为协定中总是存在着各种欠缺(gaps)、重合(overlaps)和矛盾。关于协定的这个特点,可以通过下述原因来进行解释:{4}(1)协定原本是平行谈判的结果,缔约方原本的意图是把它当作自治协议来执行;(2)乌拉圭回合的谈判者们本身并非法律工作者,因而签订协定的时候并没有对协定的可能结果进行充分的法律论证。所以,对于任何一个案件来说,无论其起因如何,专家组和上诉机构都很有可能会碰到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情况。实际上,在许多案件中,这种不可裁决的情况已经出现,并且已经引起争议。但是,迄今为止,上诉机构都极力避免对此事直接表态。那么,这种不可裁决的案件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1.权威性解释
  根据DSU文本的规定,遇到法律不可裁决的案件,成员方可求助于总理事会。如DSU第3条第9款规定:“本谅解的规定不损害各成员通过《WTO协定》或一属诸边贸易协定的适用协定项下的决策方法,寻求对一适用协定规定的权威性解释的权利。”与此相呼应的有WTO协定第9条第2款:“部长会议和总理事会拥有以四分之三多数表决的方式解释本协定和多边贸易协定的专有权力。”
  然而,在实践过程中,部长会议和总理事会似乎也适用协商一致(而非投票)的表决方式来寻求WTO相关协定的权威性解释。所以,除非争端方能够真的按照WTO协定第9条第2款的规定,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来寻求所谓的“权威性解释”,否则这种政治性的解决办法只不过是纸上谈兵。
  2.不予裁决(Non liquet)
  如果寻求总理事会的权威性解释不可能,那么我们无疑有必要考虑其他的办法来解决“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案件。专家组和上诉机构能否被授权宣布:“鉴于法律缺乏明确规定,因而拒绝做出裁决”?换句话说,也就是做出“不予裁决”的决定?
  (1)“不予裁决”在国际法上引起的争议
  对于专家组和上诉机构来说,宣布“不予裁决”某一案件极有可能引发争议,因为国际社会倾向于认为:根据传统的国际法原则,“不予裁决”应被推定为禁止性的做法。劳特派特(sir Hersch Lauterpacht)曾经在一本书中坚决主张:应当禁止宣布“不予裁决”,并且认为禁止宣布“不予裁决”是“促使国际仲裁和司法实践不间断地继续下去的一条积极的、既定的、公认的国际法规范。”然而,持相反观点的也大有人在,最值得一提的是尤利西斯。斯通(Julius Stone)的观点。他认为,无论司法实践、法律原则还是政策规定都支持这样的一个结论,即当法律缺乏明确规定时,虽然法庭并非必须做出“不予裁决”的决定,但是也并非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最近,国际法院在一次关于“使用核武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合法性(the Legality of the Threat or Use of Nuclear Weapons)”的咨询意见中,似乎也存在赞成宣布“不予裁决”的倾向。它的陈述如下:“鉴于国际法的现有规定和国际法的基本原理,法庭不能肯定地断定:在自卫的紧急情况下,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是合法还是非法,因为在自卫的情况下,一国的存亡正处在危险的边缘。”
  关于禁止宣布“不予裁决”的理由主要有如下两个:①法律可以说是完备的——要么是逻辑上的完备,要么是即使有漏洞也可以用一般法律原则去填满,抑或采取“逆向原则”(adversarial principe)来处理,即,如果缺乏明确的规定支持原告的请求,就做出必须有利于被告的判决。汉斯.凯尔森(Hans Kelsen)就认为,如果立法者对于某种诉因是否可以成立的问题未做规定,那么这种做法就必须被解释为是对这一要求或主张的否定。{5}(P443)②法庭有责任必须满足当事方司法解决争端的愿望(will)。我们将重点讨论第二种理由,即在多大程度上DSU——作为WTO成员方表达愿望的机构,可以责令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对所有提交给它们的具有管辖权的争端都必须进行裁决。
  (2)DSU与“不予裁决”
  DSU首先明确,按照附录I各适用协定提出的争端都可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解决。DSU第3条第2款规定:“……各成员方认识到,它(指争端解决机制)可用来保持成员方在各适用协定中的权利与义务,并按国际公法解释(条约)的习惯规则来阐明这些协议中的现有规则。”第23条更是进一步规定了DSU的排他管辖权,规定:“当各成员寻求纠正违反义务情形或寻求纠正其他造成适用协定项下利益丧失或减损的情形,或寻求纠正妨碍适用协定任何目标的实现的情形时,应求助于并遵守本谅解的规则与程序。”但是,另一方面,无论是DSU第3条第2款还是第23条都没有要求专家组或上诉机构在基本的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情况下还得做出裁决。这些条款都是把争端解决机制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对争端解决机制进行管理的责任不是由专家组或上诉机构承担,而是由DSB来承担。所以,从根本上来说,当适用法律不明确因而不能裁决案件时,应当由DSB来寻求最终的政治解决办法。为了明确界定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在裁决案件中的责任,我们有必要对DSU与专家组和上诉机构职责有关的条款作一番考察。
  DSU第11条规定了专家组的职能:“专家组的职能是协助DSB履行本谅解和适用协定项下的职责。因此,专家组应对其审议的事项做出客观评估,包括对案件事实及有关适用协定的适用性和与有关适用协定的一致性的客观评估,并做出有助于DSB提出各适用协定中规定的建议或做出裁定的裁决。……”这一条清楚地表明,专家组的职能是做出有助于DSB提出建议或做出裁定的裁决。DSU第7条第1款也规定了专家组的标准职权范围,要求专家组“做出裁决以协助DSB提出各适用协定中规定的建议或做出裁定。”此处暗含的意思似乎是:如果专家组做出的裁决不能起到协助DSB解决争端的作用,那么专家组做出这样的裁决不仅不适当,而且还可能存在越权行为。
  那么,在专家组裁决不能协助DSB解决争端的情况下,专家组是否还有权做出裁决?关于这个问题,答案可能是肯定的,即照样有权做出裁决,因为上诉机构曾经在一次案例(a Kompetenz—Kompetenz)中认为,专家组有权对自己的管辖权做出决定。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基于不充分的法律做出的专家组裁决是否无助于DSB提出建议或做出裁定?如果这样的裁决确实无益于DSB解决争端,那么我们可以说,专家组就不应该做出裁决。
  这样看来,专家组和上诉机构似乎可以做出“不予裁决”的决定。但是,DSU另外还有两条规定与此相冲突。首先是第7条第2款:“专家组应处理争端各方引用的任何适用协定的有关规定。”其次是第17条第12款,它要求上诉机构处理在上诉程序中提出的“每一问题”。根据前上诉机构主席James Bacchus和Claus.Dieter Elermann的观点,第7条第2款和第17条第12款必须严格遵守。James Bacchus曾说过,“根据第17条条12款的规定,一旦争端各方决定向上诉机构就某一法律问题提出上诉,要求做出最后裁决,我们7人(指上诉机构成员)绝对无权拒绝做出裁决。”Claus—Dieter Ehlermann持有相同的观点,他说:“专家组和上诉机构都无权因为不想对某一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法律问题做出裁决而拒绝处理当事人提交的争议。”
  但是,在实践中,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并没有真的必须对提交的每一争议都做出裁决。上诉机构曾经很明确地认为,专家组有权奉行“经济司法”[1]的方针。在“澳大利亚三文鱼案”中,上诉机构如此解释“经济司法”:“为了确保有效地解决争议,服务于各成员方,专家组就某一争议做出的裁决必须有助于DSB提出足够准确的建议和做出足够准确的裁定,以便于成员方遵照这些建议和裁定,及时采取行动。”{6}
  上诉机构的上述解释坚定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专家组只有在其裁决有助于DSB履行职责的时候才必须做出裁决。
  同样,DSU第17条第12款的规定也并没有真的促使上诉机构对提交给它的“每一问题”都做出裁定。在日本农产品案中,上诉机构明确表示:因为专家组的一项裁决已被推翻,“因此没有必要再对专家组在其报告中关于此项裁决拟提出上诉的问题进行处理。”{7}可见,经济司法原则同样适用于上诉机构。
  这样看来,在适用法律不可裁决的情况下,专家组和上诉机构似乎只需做出一个诸如上述“经济司法”的声明,就算是履行了其处理“适用协定的相关规定”和“相关的法律问题”的职责。其实,与其根据不可裁决的法律硬性地进行裁决,还不如做出一个“经济司法”的声明(不予裁决)更有助于DSB解决争端。
  三、涉及“机构平衡”问题的争端
  第三类有争议性的案件为:某些争端不能由专家组或上诉机构裁决,原因就是,这样的裁决会不适当地妨碍WTO政治性机构的权力——此为涉及“机构平衡”(institutional balance)问题的争端。“机构平衡”的问题在GATT体制中就已经存在了,1999年又在两个几乎同时发生的案例中第一次被提到了WTO上诉机构的面前。
  1.印度进口数量限制案和土耳其纺织品案
  (1)印度进口数量限制案(案件编号WT/DS149)
  在该案中,欧共体指出,印度采取的进口数量限制有违GATT的规定,而印度声称这些限制符合GATT“关于国际收支平衡的例外”。根据《国际收支条款谅解》脚注1的规定:“对于为国际收支目的而采取的限制性进口措施所产生的任何事项,可援引由《争端解决谅解》所详述和适用的GATT1994第22条和第23条的规定,”专家组获得了该案的管辖权。但是,该案涉及到一个机构平衡的问题,因为WTO的两个政治性机构——总理事会和收支限制委员会(Balance of Payments Committee,简称BOP委员会)对有关国际收支的贸易措施都有权提出建议。BOP委员会有权审议收支限制措施,提出替代性措施,以及为不符合GATT义务的收支限制措施设定一个取消的时间表。BOP委员会应当向总理事会提出建议,即使委员们之间不能达成共识,也应该将委员们的不同观点向总理事会报告。在已经提交取消为国际收支目的而采取措施的时间表的情况下,总理事会可建议,如一成员遵守该时间表,则应被视为符合其GATT1994的义务。印度作为被诉方,首先对专家组根据《国际收支条款谅解》脚注1获得的管辖权提出质疑。上诉机构对印度的争议进行了反驳,声称:脚注1所说的“任何事项”,“产生”和“适用”等这些词语足够涵盖有关印度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余敏友,左海聪,黄志雄.WTO争端解决机制概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2}“尼加拉瓜——影响洪都拉斯和哥伦比亚产品进VI的措施”,尼加拉瓜政府进行的陈述。(WTO Document,Nic aragua—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from Honduras and Colombia,Statements by Nicaragua,WT/DSB/COM/5/Rev 1,30 May2000.)
{3}赵维田.世贸组织(WTO)的法律制度(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4}Lorand Barrels,The.Separation of Powers in The WTO:How to Avoid Judicial Activism(EB/OL).International &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October,2004.Available at http/www.West law.Com.2004—11—10.
{5}(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6}WTO Appellate Body Report,Australia—Measures Affecting the Importation of Salmon(‘Australia—Salmon’),WT/DSl8/AB/ R,adopted 6 Nov 1998,at para 233.
{7}WTO Appellate Body Report,Japan—Measures Affecting Agricultural Products(‘Japan—Agricultural Products’),WT/DS76/ AB/R,adopted 19 Mar 1999,para 143,issue(d)
{8}WID Appellate Body Report,Mexico—Corn Syrup(Art 21.5—US),WT/DSl32/AB/RW,adopted 21 Nov 2001,at para 74.
{9}Lorand Bartels,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in The WTO:How to Avoid Judicial Activism(EB/OL).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October,2004.Available at http/www.West law.Com.2004—11—10.
{10}王铁崖.国际法引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11}张乃根.论WTD争端解决机制的若干国际法问题(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4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