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美国民事诉讼法中的“争点排除规则”
【英文标题】 Issue Preclusion in Civil Procedural Law of the United States
【作者】 张临伟吕强【作者单位】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
【英文关键词】 United States;civil procedure;issue preclusion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3【页码】 116
【摘要】

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的存在免去了对存在于不同案件中的相同争点的反复判断,它所带来的不仅仅是诉讼成本的节约和诉讼过程的缩短,而且避免了对争点重复判断而可能产生于不同判决之间的不一致,以致矛盾状况的出现。这些使得司法系统得以有效率地运转,法律的稳定与权威也可以得到实现。但对效率的追求不应以牺牲公正为代价的,争点排除规则同时规定了诸多例外。通过这样的制度安排,对效率的追求与对公正的追求在相当大的范围上达成了一致。

【英文摘要】

Issue preclusion,which can avoid repeatedly deciding the same issues in different cases,not only call cut the litigant costs and litigant term,but also Can avoid the disagreements caused by repeatedly deciding the same issues in different judgments.Issue preclusion makes the judicial system running efficiently,the law being steady and authoritative.At the same time,Issue preclusion contains many exceptions.So the pursuit of efficiency and the pursuit of justice can be acquired simultaneous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91    
  既判力是当前我国学界和实践界普遍关注的问题,作为美国既判力制度重要内容之一的“争点排除规则”对我国的学者来说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本文将通过分析美国法上的“争点排除规则”来作比照,看美国民事诉讼法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与制度给予判决主文以外的判断以约束后诉的效果的。
  一、两大法系下既判力制度之简单比较
  美国民事诉讼中有关既判力的制度与大陆法系下的既判力理论存在很大的差别。
  在美国的民事诉讼程序中,既判力作为一种制度性效力同样可以被发现。在美国,既判力制度作为“诉讼程序应该能带给纷争以终结”这样一种信念的反映,决定着第一个诉讼中的判断何时及如何在后续的诉讼中成为决定性的判断,但由于各国法律文化传统的不同,即使同一概念,实际上也有很大差别。
  首先,在美国民事诉讼法下既判力的内容要比大陆法系中的既判力丰富。在美国,如果双方当事人已经对某一具体的诉或请求进行了民事诉讼,而且法院也对此做出了终局判决,那么,双方当事人不能就该诉或请求再次进行诉讼;同时,双方当事人也不能就在该诉或请求中提起并审理决定了的事实或法律问题再次进行诉讼。可见,在美国作为制度性的既判力其效果及于诉或请求之外的争点。
  其次,在美国既判力一词可以在两个不同的层次上被使用,并且对于既判力制度的称谓本身,术语上还经历了一个调整过程。根据美国学理的看法,虽然既判力一词在不少情况下被宽松地称为前所述判决所具有的排除效力的全部,但更准确地讲,其含义应当是专是指禁止当事人对前一诉讼的判决已经决定的诉或请求再行诉讼。按照美国民事诉讼传统的说法,既判力效果是指两种——即相当于大陆法系国家民事诉讼下对诉或请求的既判力和对审判过的争点不准反悔的禁止间接反言的效力(collateral estopple)。{1}(P163)但由于在不同层次上使用既判力一词可能引起的混乱,并且禁止间接反言的说法并不确切。[1]所以从《判决重述(第二次)》出版以来,美国诉讼法学界把既判力叫做“请求排除(claim precusion)规则”,而把“间接禁止反言”叫做“争点排除(issue preclusion)规则”。
  请求排除规则目的在于限制对一基本争议提起重复诉讼,如果双方当事人已经就某一个具体的诉或请求进行了民事诉讼,而且法院也对此做出了终局判决,那么,双方当事人则不得就该诉或请求再次进行诉讼;而争点排除规则关注的则是对于同一争点的重复诉讼,即避免在第二次诉讼中重复考虑在第一个诉讼中已确定了的某项事实或法律问题。由此,尽管有着制度设计上的差异,但两大法系对既判力理论的认识与研究是有相似之处并可以找到一定程度上的对应关系;前者与大陆法系理论中的既判力制度相近,禁止对于相同的诉或请求的再次诉讼,其效力范围与大陆法系民事判决主文所产生的既判力大致相同。[2]而美国民事诉讼法中既判力理论的核心,实际上更多地被认为是后者——争点排除规则,它使得对于作为先前某个诉讼判决事项的一部分且已被全面公平地决定了争点不可能再进行诉讼,其内容及在诉讼中的作用与大陆法系学者所主张的“争点效”理论相似。
  二、争点排除规则的适用及分析[3]
  美国《判决重诉(第2次)》第27条对适用该规则提出了下面的要求:第一,该争点与在第一个诉讼中被公正和充分决定了的争点必须是同一的(Same issue);第二,该争点必须已经在第一个诉讼被确实地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被决定(actually litigated and determined);第三,第一个法院对该争点所作出的定论必须是裁判第一个诉讼案件所必须的(essential to the judgment)。
  1.对“同一争点”的认定
  确定争点包含了哪些内容——即争点的维度问题——被称为“争点排除理论中最困难的问题”。对争点定义的宽泛程度决定了争点排除规则在多大范围上被适用。
  举例来说:A在意外事故中受伤并以B的过失为理由提起诉讼,B以A存在共同过失作为抗辩。基于对A的共同过失的发现,法院判A败诉,之后,B以自己在同一事故中受到的伤害以A有共同过失而向法院提起诉讼。在第一个判决中决定了A的共同过失在第二个诉讼是否具有排除对A的过失再次认定的效果?简言之,在这两个诉讼中A的过失是否认为是同一的争点?
  对过失的认定取决于对一定的事实违反了特定法律标准的发现(finding)。争议可能是针对这一法律标准为何,也可能是针对案件事实如何,或是围绕将法定标准适用于特定事实而展开,但无论将法院的认定视为法律问题还是事实问题亦或是有关法律适用的混合问题,通常这种认定都被认为应该具有禁止间接反言的效果。因此,争点排除原则可以适用于各种种类的争点,无论该争点是关于事实问题的还是关于法律问题。
  那么,在A诉B与B诉A的案件中争点是否是同一的呢?尽管证明共同过失对注意义务的违反属于当事人自己而不是其他人的责任,但构成正当注意义务缺乏的行为在两个案件中却是同一的。在第一个诉讼中证明的过失的事实在另一个诉讼中仍能成立,并且,这些事实也正好符合用来决定注意义务水平的实体法规则的要求,争议存在于:在确定共同水平时其级别是应该比已经确定了的过失的识别标准高还是低。在认识存有矛盾情况下,大多数判决认为,对共同过失的抗辩与以过失为由提起的诉讼在法律上的确认标准是相同的。因此,尽管明确的主张很难被找到,但通常认为,由于事实和法律上的重合,在上述例子中的争点是同一的。{2}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考虑另外两个例子,它们分别提示给我们法院对争点的认定所采用了或宽或窄的见解。
  (1)在一个民事侵权的诉讼中,被告因原告没有能证明其在速度上的过失而获胜。争点以宽泛的方式被法院认定为被告的过失,进而排除了原告以不同的方式为理由(比如天气的黑暗)主张被告具有过失,从而在相同当事人之间,就同一事故以不同的诉因提起后续的诉讼。法院认为:要求原告在第一次诉讼中提出所有证明被告有过失的理由是公正并且富于效率的。
  (2)在原告获胜的一个由分期付款合同所引发的诉讼中,被单独提请诉讼并被决定了的争点被狭窄地认定为被告对合同不具合法性的抗辩,从而,在原告就同一合同而提起的请求被告支付后继分期付款款项的另一个诉因不同的诉讼中,为被告留下了以合同从来就没有被履行或合同中存在有欺诈条款的抗辩作为不同争点而提出的空间。法院认为:要求被告在第一次诉讼中提出所有的抗辩是不够公正且不利于审判的效率。{3}
  关于争点的尺度,现代的见解认为在后继的诉讼中被提出的事项与首次诉讼中的事项是否构成同一的争点应被认为是一个实用主义(pragmatic)的问题,应综合考虑公平与效率的基本原则的要求来具体地测定。
  这种见解被《判决重述(第二次)》所采纳,称“当在第二个诉讼中提交的特定事项与第一个诉讼中提交缺乏完全的一致性时,根据争点排除规则的意图,下面几个因素应该被予以考虑,用以决定是否认定两个诉讼过程中的争点是同一争点:在两个诉讼中提出的证据或争论是否有实质性的重合?新的证据或争论是否围绕着对在前一诉讼中相同法律规则的适用?在第一个诉讼中的先决判决或证据开示所揭示的事项是否能合理地被第二个诉讼中的请求包含?两个诉讼中的请求是否具有密切的关联?”
  2.对“确经诉讼且得到决定”的认定
  从争点排除原则的效果来看,只有那些由当事人向法院提起并经过诉讼由法院判决所确定了的争点才能在后来的诉讼中约束当事人或使当事人从中受益。
  这里强调的是对于某个争点的判断是否是经过双方当事人确实的争辩(contest)而得出。因此通过缺席判决、承认、当事人的和解而得到的结果不被认为符合确经诉讼且得到决定的要求,这种结果能最终地处理诉讼请求但不能处理特定争点。
  不赋予缺席判决的诉讼中认定的问题争点排除的效果基本是这样的认识:即被告可以自由选择参与或不参与由原告提起的诉讼所引发的争辩,同时不需要他承担比向原告所要求的更多的风险。如果被告在诉讼中选择了不到席,而不是选择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法院对原告的申诉或要求进行争辩,不能认为被告已经放弃了在其他的场合和机会下就特定争点进行再次争辩的权利。从公平的角度衡量,被告可能是在对诉讼成本和诉讼便利程序作充分考虑之后选择在第一个诉讼中保持沉默,而原告也并不会因对缺席判决效力的这种限制而背负额外的负担;从效率的角度衡量,允许被告在今后有机会就某一事项再次要求诉讼还可以避免在第一次诉讼中出现当事人就每一个事项都不肯放过而出现过度诉讼(over—litigation)的情况。
  同样,通过当事人的和解协议而达成的判决结果,也不能对判决结果以外的对事实或法律的认定产生排除的效力,因为当事人是基于对尽快了结纠纷的追求而放弃了对每一项相关事项都展开具体的争论,如果要求当事人在今后的诉讼中承担这些没有经过辩论就决定下来的事项是不合理的。
  此外,对当事人的承认而确定下来的事项不给予争点排除效力,也是考虑到当事人的承认行为可能是出于诉讼策略的考虑:即决定仅对某些其认为重要的事项进行争论,而放弃了其他不是那么重要的事项。因此,当事人有权在今后出现的其他诉讼中就这些事项再次要求诉讼。
  3.对“为判决结果所必须”的认定
  通说认为,争点排除规则仅适用于那些为判决所必须的争点。因此,不为法庭的最终审判结果所必须的决定不具有拘束力。
  这一点,可以从以下的判例中得到说明。在第一个诉讼中,原告P对被告D提出了侵权损害赔偿的诉讼,法院认定双方当事人都存在过失,并基于此驳回了原告损害赔偿的要求,原告因此而败诉。之后,第一个诉讼中的被告又对第一个诉讼中的原告就同一事件提起损害赔偿的诉讼,在第二个诉讼中,第一个诉讼中的原告P主张D的请求已经被第一个诉讼的判决所决定,因此,对于D应当适用争点排除规则。但第二个法院认为第一个法院的裁决是基于认定原告P具有过失而不是被告具有过失做出的,因此,该法院认定被告D具有过失与其裁决的做出并没有关系。也就是说,被告D的过失并不是第一个诉讼中的判决所必须,因此不能适用争点排除规则。{4}
  三、争点排除规则适用的例外
  在某些环境下,尽管符合争点排除规则适用的条件,但坚持排除当事人就争点再次提请诉讼的机会仍然是不合适的。在当事人没有公平与公正的机会去参与诉讼时,对公正的关注将允许例外的出现。对效率的关注同样建议例外,尤其当一定的政策不鼓励当事人在第一次诉讼中将每一个能想象得到的争点都要辩个水落石出而导致过度诉讼时。最后,一些具有独立性的实质政策也可能会推翻既判力制度的要求。
  1.某些关于法律问题的争点(Certain Issue of Law)
  尽管,如前所述,适用争点排除规则的争点既可以是事实争点也可以是法律争点,但对于前诉中确定的法律争点在排除后续诉讼的效力上还存在一些例外的情况。这些例外主要存在于对有争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夫妻本是同林鸟;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白禄铉.美国民事诉讼法(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

{2}Little v.Blue Goose Motor Coach Co.178 N.E.496.

{3}Jaeobson v.Miller,I.N.W.1013.

{4}Cambria v.Jeffery,29 N.E.2d55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