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宪政生态主义评说
【英文标题】 Review about Ecological Constitutionalism
【作者】 魏健馨【作者单位】 南开大学
【分类】 中国宪法【中文关键词】 生态学;宪政;评说
【英文关键词】 ecological;constitutionalism;evolution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3【页码】 27
【摘要】

传统宪政理念的法理基础是自然法和自然权利的理论体系,其核心是人类本位主义、人类利益中心主义。但是,它的缺陷在于忽视了生态环境在人类自身生存和发展中的价值及权利,并因此已经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后果。因此,需要从宪政的法理基础、价值取向和宪法权利的有效配置等方面进行重新的定位和思考,以利于接近最优化的秩序和正义状态,实现理想的宪政目标。

【英文摘要】

The basic of traditional constitutionalism is the theories system of natural law and natural rights.and the theory focus on the rights and freedom of human being.Therefore,we have ignored the value and right of the whole ecological environments in the procedure of human being’s existing and developing for along time,meanwhile we have been getting some negative results.so,we must rethink the basic of law philosophy,value and remedy of rights of constitutionalism in order to approach the real constitutionalis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76    
  当人们还陶醉在自我实现的理想宪政制度设计的浪漫主义激情中的时候,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潜意识或许已经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感悟到了一种警醒,即在以往的宪政实践中,对以人为本、保障人权的热衷是否已经使人类自身滋生了不适当的优越感,反而使人类面临着一种潜在的威胁?人类是否是宪政制度设计中唯一的主体?这种完全可以归因于生态学立场所带来的善意的提示,在一定程度上扩充了人类法律理性的内涵,使得宪政本身又获得了新的成长空间。
  一、宪政生态主义及其法理学基础
  早期宪政实践的法理学基础源于激进的自然法和自然权利,以及由此而衍生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奠基于该法理学基础的宪政的理论与实践,主要是围绕着主体性和直觉性问题而展开的。在对自然法和自然权利的历史考察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非常清晰的线索,即经由古希腊的“自然作为公正的最高规范”,柏拉图的理想之正义、亚里士多德的法律正义,到斯多葛学派的自然权利,托马斯·阿奎那的自然法,及至资产阶级启蒙思想时期的霍布斯和洛克的自然权利观,透过整个的思想演化过程,不难看出,其不变的内核和主题自始始终都是围绕着人类的自由、平等而展开的。其中洛克的阐述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在洛克看来,国家是由人们之间的相互协议而产生的。在国家成立以前的自然状态里,人类就有了生存的权利和为生存而劳动的权利,以及私有财产权等自然法上的权利。但是在自然状态中,由于缺乏公正的裁判者,人们就签订协议,建立国家,授予政府权力,以保障人类的这些自然权利。人类为了生存的需要利用自然物质,自然物质就其为全部享有生活权利的人们为了生存所利用而言,它是属于人类的物。基于自然权利的至高无上性,洛克还提出了法治原则。强调人们设置政府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人类天赋的权利和自由,绝不允许政治权力侵害国民的权利和自由。因此,必须以法律规定国家权力行使的轨道,同时立法必须按照国民的意志来决定。因为在这些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们看来,没有法治就没有自由。
  自然主义指导下的国家制度设计的基本思路是,宪政应首先有助于建构自由和服从法律的主体。即个人为主体,社会是个人组织的产物;个人为目的,社会是促成个人物质与精神满足的手段。因此,极力主张和倡导重视个人的尊严及其人格神圣的思想。其次强调自由的政治过程,自由个体脱离外在限制,达到充分的自我实现状态。显而易见,基于自由主义的宪政制度设计明显的体现出个人本位、权利本位的特质。
  自然法和自然权利理论的积极意义在于颠覆了以往人类所经历过的不堪忍受的专制传统。自然法和自然权利所蕴涵的人本主义精神是人类实现自身解放欲望的升华和浓缩,表达了人类渴求自由与平等的具有普遍性的心理欲求。显然,作为传统宪政法理学基础的自由主义是在人类长期与生态自然的冲突和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其价值观念是以人类利益为中心的,并把人类和生态自然截然分开,将人作为万物的尺度,从而陷入了人类是自然界主宰者的误区,也因此成就了人类的“致命的自负”。在自由主义观念的指导下,人类不懈的追求人性复归的基本模式是:将经济利益最大化预设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对自然环境的掠夺和征服成为社会发展的主要手段;没有节制的欲望和享受是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其结果是使人类深陷于自恋情结之中而不能自拔,而且这种思维的惯性一直持续到现在依然充盈着人类的心灵。
  宪政生态主义恰恰源自对传统宪政法理学基础的深刻反省。启动反省机制的一方面是基于客观现实的提示,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在人类不断地获得的追求自由的回馈中,人类面临着的却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越来越大的反差。即以人类为中心的思维定势及其指导下的人类社会实践,反而造成了人类社会进一步拓展自由空间的困境。即使是作为“元规则”、“制定规则的规则”——人类理性的最高载体的宪法文本本身,在“人类是地球主宰”的氛围笼罩下也显得力不从心,无可奈何,从而撼动了人类社会持续进步的信心。另一方面则是基于思想的进化,人们意识到在后现代社会,自由主义已经失去了早期的统一性和普遍性,而呈现出颓败的趋势。自由主义并不能够给人类包装上一副不可战胜的盔甲,而使人类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人”只不过是历史的海滩上的沙画,早晚是要被海水湮没的(福柯语)。
  所以,宪政生态主义摈弃了“人类利益中心”、“人类利益至上”的传统思维模式和立场,而以“人类和生态共同利益”为中心,蕴涵着尊重生态自然的思想。{1}(P71)人类只是生态环境中的自然链接之一,人类与自然的存在价值是相互印证的,认可“人类价值利益对自然整体的依存性,生态自然作为整体拥有诸多层次的潜力和特征,它既是人类生存价值的最终体现,也是对人类价值目标与追求的根本性限制,人类的价值创造活动不能突破自然环境的许多特征所规定的根本性限定,同时还必须承认人类与其他生命物种种群存在价值权利的平等性。”{2}(P23)只有在人类和自然共存的背景下,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的需求才能获得最大限度的满足,并且只有将人类自身的利益与生态自然的利益结合在一起,才能使人类得到持续性的发展。人类的价值不可能超越生态自然整体的价值,人类具有的理性使它能够超越自己物种种群的局限认识到生态自然整体的进化是价值创造的源泉。任何一个物种,包括人类在内,离开了整个生态自然环境也就失去了它的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因此,宪政生态主义的价值在于摆脱了人本主义的窠臼,纠正了传统宪政法理学基础的片面和偏狭,使人类从盲从的自我陶醉状态中逐渐的清醒。宪政生态主义也是符合人性的。因为人性就包含有某些理性目的,而且这些目的在本质上就具有社会性和政治性。人类的理性使它能够不断地发现自然生态环境中的运行规则获得关于自身正确定位的基本立场。但是这种理性并非是人类主宰其他物种的骄傲的资本,而是物种之间平等协调关系的伦理要求,同时这种理性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消弭人类长期以来养成的不适当的优越感。
  二、和谐与宽容的价值取向
  宪政生态主义的价值取向是所有的生命体、物种种群“共生进化”的理想状态。共生进化的生态学意义是指整个生态系统内的各个物种之间相互竞争、相互依存,进而达到共同发展的有序状态。共生进化传递的是在系统内部的各个主体之间经由竞争与合作、共同进化的发展模式,使整个系统变得更加协调的机制。因此,就宪政生态主义而言,重视主体之间的关系更甚于对主体本身的关注。共生进化使人类的未来发展朝向一个更高的境地,也展现了宪政生态主义特有的内在魅力。
  基于宪政生态主义的法理学基础,宪政作为一个动态的、实践“法律理性”的政治过程,其价值取向应该在人类和自然、人类社会内部两个维度上进行考察。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一)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和谐
  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层面,宪政生态主义的价值取向钟情于和谐。和谐意味着人类与其他物种种群之间的共同存在和对彼此权利的互相尊重。自然状态的和谐,取决于生命支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自然生态系统”。其基本要求是,处于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物种种群之间都以符合其自然属性的方式生存和相互依存,并表现为客观存在着的某种程度的一致性、连续性和确定性。这种倾向深深根植于整个自然结构之中,而人类生活则正是该结构中的一个组成部分。{3}(P27)和谐应该是任何一种秩序运行的终极目标,是秩序的高级层次和状态,因为和谐不必象秩序一样需要借助于强制性技术手段来保证服从,而是不同的物种种群之间在调试和修正的过程中所形成的“自足的状态”。
  和谐是一种自发性的、内在的优化机制。和谐并非源于理性的选择或者设计,而是生物长期适应性进化的结果。众所周知,任何一个生命体都具有自组织功能,以便使自身处于最佳的协调状态。在自然界中这种范例随处可见。生物通过吸收能量并靠这些能量构筑细胞、外壳等;在动植物之间,可由食物将群落中的生物连接在一起,构成生物界特有的和谐状态。而且其中任何一个连接的缺失,都有可能导致某些物种的灭失。因此,和谐是生命体在遵循某些规则的前提下对环境所做的积极回应,是在不同生命体之间的有益的互动,并由此而形成有利于每一个生命体自然发展的整体氛围。和谐表达的是生命体对各自需求的相互肯定与满足;对主体地位的相互认同;对主体各自权利的相互尊重。
  和谐还具有普遍性的意义和价值。无论是生态系统,还是人类的社会生活,和谐都是最终的价值追求。在生态系统中,和谐还具有其客观存在着的心理和生理基础。“在大多数的时间中,我们文明社会的成员都遵循着一些并非有意构建的行为模式,从而在他们的行动中表现出了某种常规性,……这恰恰是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得以生存的必要条件”。{4}(P72)人们对行为模式的认可和遵守,不仅是和谐得以保持的条件,也是个体自由发挥有益作用的条件。生态系统的最高价值在于和谐。和谐既是人类的最高本性,也是宇宙的最高本性,人类只有依托在和谐的背景下,才使得个性得以保全和张扬,并获得追求最大化自由的空间。生态系统依托在和谐的背景下,才会有不断的发展。
  宪政生态主义指导下的体制设计是在正视人类与其他物种种群的共同栖息的密切关系的前提下,通过制度化的规范体系以生命体对各自需求的相互肯定与满足、对权利主体地位的相互认同、对各自权利的相互尊重为核心,合理配置自然资源,促进物种种群的持续性发展,实现人类和其他物种种群的共同利益。
  (二)人与人之间的宽容
  在人类社会生活领域,全球化的背景下催生出的是社会生活的多元化、复杂化和异质化特征。特别是处于社会转型阶段的国家,这种特质更为明显,具体表现为社会规范的异质性、社会结构的分化、社会关系的多样化。不同利益主体、不同利益诉求之间的巨大差异和深刻分歧,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形成了“无法弥补的断裂”,导致强烈的离异情绪和极端主义,从而也就破坏了社会生活的常规状态,也使传统的宪政制度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泉生.宪法与行政法的生态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2}邹广文.现代人对生态自然的文化意识(J).河北法学,1995,(3).

{3}(美)博登海默著,邓正来译.法理学——法哲学及其方法(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

{4}(美)哈耶克著,邓正来译.自由秩序原理(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北大法宝

{5}(美)科斯塔斯·杜兹纳著,郭春发译.人权的终结(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

{6}任喜荣.有限的宪法典与宽容的宪政制度(J).中国法学,2004,(2).

{7}(美)艾森斯塔德著,张旅平等译.现代化:抗拒与变迁(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7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