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论青少年吸毒原因及预防措施
【作者】 林洋【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吸毒;环境诱因;人格缺陷;情境预防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2
【页码】 53
【摘要】

对于青少年吸毒原因的分析应当从三个层次进行:第一层次是环境诱因,青少年的特性决定了其主要是通过朋友圈获得接触毒品的机会;第二层次是人格缺陷,青少年在面对“毒友”的诱惑时无法理性作出选择,主要是因为其在长期生活过程中所形成的人格缺陷,使得其自我调节能力不足,难以抵档毒品的诱惑;第三层次是青少年人格缺陷的形成在于家庭、学校、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因此,对于青少年吸毒行为的预防应当坚持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从其人格缺陷的形成及影响因素入手进行预防,以达到“治本”效果,另一方面是从具体环境入手进行预防,以达到“治标”的效果。针对青少年吸毒的特点,不能忽视“治标”的预防,以情境预防消除吸毒客观条件、消退青少年吸毒主观动机,具体措施为:修改《刑法》中有关毒品犯罪的规定、加强对吸毒行为的处置力度以及建立具体的控制环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3501    

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当前,毒品犯罪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被世界各国公认为是最严重的犯罪之一,中国自然也不例外。我国吸食毒品的人数逐年增加,其中青少年吸食毒品的数量和比例更是居高不下。截至2012年6月,我国累计登记吸毒者已超过179万,[1]其中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比80%,且他们初次尝试吸毒的平均年龄不到20岁,[2]毒品犯罪问题已成为犯罪防治中最突出的问题之一。

分析青少年吸食毒品的原因是提出惩治和预防措施的基础。“由于犯罪行为是犯罪现象的基础,犯罪现象是犯罪行为的集合,因此,对犯罪原因的分析实际上是对犯罪行为原因的分析,是对犯罪行为发生的规律、犯罪人犯罪行为心理逻辑的分析”。[3]对于青少年吸食毒品的原因,不少学者做了相应研究,有学者从宏观角度入手,在主观原因、家庭结构以及社会因素三个方面分析了青少年吸食毒品的原因。[4]有学者从微观角度人手,将青少年吸毒原因概括为:好奇心理驱使、家庭环境影响、个人交友不慎、精神空虚等。[5]还有学者从群体环境入手分析青少年吸毒原因,指出在群体环境的作用下,由于风险分担和转移会使得青少年去个性化,自控能力降低,平日里不愿从事的行为,在群体交往的压力下会表现出来。[6]以上观点虽然较为全面地分析了青少年吸食毒品的原因,但在青少年吸毒原因的界定以及分析路径的设计上,都存在着非逻辑化的倾向,这种倾向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将导致青少年吸毒行为发生的各种因素进行简单的罗列,并未注意到这些因素之间存在的递进关系;二是对于导致青少年吸毒的原因不区分主次,等同视之,并未注意到各个原因所起的刺激作用在程度上的区别。这种对犯罪原因的分析模式,不仅导致预防措施的无序性,还会导致预防措施在设计上的缺乏针对性,无法起到较好的犯罪预防作用。

正是基于对青少年吸毒原因分析的无序性,笔者拟从三个层次来分析青少年吸毒的原因:第一个层次是分析青少年吸毒的诱因,即导致青少年吸毒的本源动力;第二个层次是分析吸毒青少年的人格缺陷,即分析在诱因存在的情况下犯罪的差异性来源;第三个层次是分析导致青少年吸毒的人格缺陷究竟如何形成。在三个层次的排序中,诱因是青少年吸毒的直接动力,人格缺陷是青少年吸毒的间接动力,而形成不良人格是青少年吸毒的终极原因。[7]基于这种层层递进的角度,可以明确青少年吸毒行为形成的基本路径,以及各个层次之间的相互关系,并结合刑法学和犯罪学的思维方法,为预防青少年吸毒提供针对性建议。

一、青少年吸毒原因层次性剖析

(一)外部环境是青少年吸毒的诱因

任何行为产生的起点来自于需求的不满足,行为人在客观不满足状态与主观寻求满足状态之间的徘徊与斗争为行为的发展提供了原始动力。这里要说明的是需要只是一种客观匮乏的状态,对于需要的评判不应附加“好”、“坏”等主观评价标准,而需要所呈现的匮乏状态也不仅限于饥饿、寒冷、酷热等生理需要的匮乏状态,也包含着思念、孤独等心理需要的匮乏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有学者将青少年吸毒原因归纳为:“与个体的生理需要无关,是由外界事物的刺激引起的”。[8]这显然是没有注意到需要是产生行为的原动力,需要的内涵包括着心理需求。

基于这种客观存在的失衡状态,行为人必然寻求通过一定的目标指向和行为手段的实施来追求平衡状态。而环境诱因对需求则起到刺激作用,刺激行为人努力满足自身需求。对于吸毒青少年而言,其环境诱因可以来自于影视作品的宣传、社会风气的影响,但主要诱因来自于朋友圈的引诱。无论是青少年初次接触毒品,抑或戒毒后的重新吸毒,其最主要的诱因在于其所结交朋友的诱惑。笔者试举几例对该问题进行说明。

案例一:16岁的男孩小华虽然从小爱玩好动,但学习成绩还算不错。这个年纪的孩子,爱打游戏机的挺多,小华也不例外。有一次,在游戏机房里,小华认识了一群“哥们”。他们掏出一种白色粉末,围坐在那里吸,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一下子就引起了小华的好奇。当“哥们”怂恿他尝一口时,小华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手。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案例二:胡一海,男,27岁,吸毒史达9年,其间戒毒两次。他自述:我的父母在我很小时就离婚了,我一直跟外婆住。1996年的时候,我跟女朋友分手了,当时心情很不好。虽然也听说过毒品,身边也有不熟悉的人在吸,不过还觉得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后来在一个兄弟家里,看见很多人围着吸毒,一个兄弟就对我说,心情不好来口这个包你舒服。当时我就是好奇心,还有我从来没有“不敢”的时候,为了面子我吸了,第一口我被呛住了,根本没有吸下去,兄弟说,我给你敲小一点,你慢慢吸。我吸完之后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也没觉得有什么舒服的感觉。之后他们吸的时候我就主动要求吸,想看看到底能有多舒服,这种心态就好像小时候学抽香烟一样,明明会呛的,却越要抽。[9]

案例三:小陈,22岁,15岁开始吸毒,父母做生意没有时间管他。由于他迷上了网络游戏,学习成绩大幅下降,受到父母训斥,心里很烦。此时,他遇到了比他大两岁、父母离异的刘哥,刘哥很关心他,两人结伴泡网吧,小陈慢慢学会了吸烟喝酒并在刘哥的引导下赌博盗窃,吸食海洛因成瘾。为了获得毒资,小陈变卖了家里的电器并骗抢他人钱财,曾三入三出戒毒所。[10]

从上述三个案例可以看出,由于毒品消费的非法性和隐蔽性使得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很难获取毒品,而通过朋友圈是绝大部分青少年沾染毒品的主要途径。“绝大多数青少年吸食毒品并非孤立的个人选择和举动,其行为往往呈现出一种明显的群体性特征,即青少年往往是在熟识甚至与其联系非常紧密的群体下开始接触、逐渐认可并最终沉溺于毒品的。”[11]基于情感满足沟通的需要,青少年往往在其朋友圈中表现出一种寻求大家认可的心态。也正是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青少年往往会采取合群的方式来求得朋友对自己的认可。朋友间的认可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青少年基本的情感需求,而寻求内心的满足感在青少年看来无疑是个人价值的一种体现,这种诱惑性也是吸引青少年积极向其朋友圈靠近的重要原因。一位少年回忆他第一次吸毒时的经历时说道:“以前老师总说吸毒者会家破人亡,可我每天看到的却是朋友们吸毒时‘飘然若仙’的陶醉神情。于是我内心里对毒品的恐惧逐渐淡漠,反而愈感好奇。为了在朋友圈里混得更加滋润,我决意要学会吸毒,当我第一次用打火机燎向盛有海洛因的锡纸时,我尽量装着很老练、很平静,可心里很激动,因为从朋友的眼神里我感觉到自己终于得到了别人的承认。”[12]同时,在群体环境的作用下,青少年会逐渐陷入到“集体无意识状态”,但是青少年对于环境的安全性也有着慎重的考虑,这是人类天生的趋利避害本性使然,即便是五岁的女童在实施危害行为时亦会考虑周边环境的安全性,[13]更勿言青少年。就青少年吸食毒品的过程而言,其行为选择往往是背着他人进行的,特别是父母、老师等人。[14]青少年群体性的吸毒行为往往在其圈子内某一朋友家中进行,这种封闭环境所提供的安全性使得青少年对自己朋友会产生更多的情感依赖。不良的朋友圈无疑构成了青少年吸毒的主要环境诱因。

(二)人格缺陷是青少年吸毒的主因

在面对环境诱因时,青少年可以选择通过合法或非法的手段去满足自己的需要,而是否选择以合法手段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则取决于行为人在面对诱因时是否具有自我调节能力。“自我调节能力决定了人在面对各种诱惑时,能否基于社会规范和个人利益的综合考虑而进行合乎理性的行为抉择;能否计算自己行为的各种后果。也正是在这一点上,体现了犯罪人与守法者的根本区别。”[15]青少年在面对朋友们的诱惑时,有吸与不吸毒品两种选择,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青少年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洁身自好。反之,缺乏自我调节能力的青少年则放任自己的欲望,甘愿与他人同流合污。

青少年有着独特的心理特点,其实施越轨行为时往往具有偶发性和盲动性的特点,即青少年实施越轨行为多由一时感情冲动所致,带有较大的盲目性和随意性。[16]基于此,有学者将青少年吸毒行为归结为青少年对于毒品的好奇心,“新奇的事物对人类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是被禁止的东西,人们就越想去了解和尝试”。[17]但这种分析其实是在为已经吸食毒品的青少年寻找一种借口而已。如其所称,新奇事物的吸引力所作用的对象是所有的人,而并非特定主体,按照该论者的观点推演,其结果应当是毒品对所有人都有吸引力,所有人都会选择吸食毒品。何以现实中有的人选择尝试越轨行为,而有的人选择守法行为?所以该学者所指出的原因只是对吸毒青少年心理的一种归纳,并不是其选择吸毒的原因。笔者认为,真正促使青少年在面对诱因时选择吸毒行为的原因在于青少年缺乏自我调节能力。“犯罪人之所以要犯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获得一定的物质或精神利益。行为人明知或应当知道自己行为的方式、手段可能产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有意要为之,这说明行为人是有意蔑视或者漠视、轻视法律秩序,有意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背道而驰。行为人之所以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及要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是由其反社会人格或者人格缺陷所导致。”[18]从青少年吸毒生成机制来看,自我调节能力的缺乏实际上是一种遏制吸毒冲动机制的弱化,而导致自我调节能力缺乏的原因就在于青少年身上所具有的人格缺陷。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人格缺陷主要表现为青少年对于吸毒选择的非理性。这种非理性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即低自控和低自珍。青少年越轨行为选择是否理性可以从如下标准进行评判:首先,青少年在行为前或行为时是否考虑到行为的后果;其次,青少年对于该行为的选择是否考虑到手段的合目的性以及行为的合乎价值性。[19]所谓低自控,是指青少年在面对毒品诱惑时,自控能力不足,不能考虑吸毒的后果,体现出对危害结果放任的态度。毒品不同于其他物质,沾染毒品之后,想要再戒毒可谓难上加难。毒品进入体内后将青少年原有的机体平衡完全破坏,取而代之建立起一套需要依靠毒品才能达到的新的平衡系统,这种生理的平衡重建会刺激青少年对毒品的强烈心理依赖。一旦青少年停止吸食毒品,生理上会出现紊乱,并出现一系列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而这些生理反应使得青少年对毒品形成心理的负向强化作用。当与吸毒快感所形成心理的正向强化作用对比时,青少年往往倾向于满足一时的快感,而放弃为身心健康所做的忍受。[20]正是由于毒品所具有的这种危害,无论社会、学校等方方面面都在对毒品的危害进行宣传,国家也在积极打击涉及毒品的犯罪,因此青少年对于毒品的危害应当是明知的。在明知毒品危害的前提下,青少年却不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控制,这固然与青少年缺乏社会经验、无法想像毒品的实际危害有关,但这种尝试举动反应的是青少年对于毒品吸食的放任态度。而低自珍则表现为青少年在能够遇见到吸毒的危害后果的情况下而不愿去考虑,行为人存在着自毁心态,对自己的前程甚至生命持漠视态度。“低自珍并不意味着犯罪人一定会去追求自毁的结果,但是低自珍却是导致犯罪人为了自己的短期利益而不惜牺牲自己的长远利益的重要因素。在许多预谋犯罪中,犯罪人往往面临着痛苦抉择,而最终促使其做出这种抉择的深层次心理内容,则是犯罪人的低自珍。”[21]很多时候青少年在面对毒品的诱惑时不愿去考虑吸食后的恶果,而并非考虑不到这种后果。案例二的胡某在与朋友交往初期也知道朋友们在吸毒,对此他并不愿尝试。只是后期碍于面子进行尝试而完全不顾行为的后果,这种自毁情节体现的是青少年在吸毒选择中的非理性。

(三)青少年人格缺陷产生的根源

吸毒青少年人格缺陷的形成受很多因素影响。生理上的某种病变、成长过程中的某些不良经历都会影响人格缺陷的形成。笔者认为,吸毒青少年的人格缺陷形成的关键在于环境因素的作用。环境因素与青少年的相互作用形成了其人格缺陷。这些环境因素可以分为三类,包括家庭、学校及社会环境。上文中就已提及情感需求是青少年吸毒的原动力,青少年一路的成长历程就是借助社会交往习得社会规范、形成社会化个性的过程。一旦脱离正常的社会交往,形成心理疏远,其社会化过程就会被阻断。[22]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家庭环境对于青少年人格缺陷的形成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家庭因素并不直接导致青少年犯罪,但是家庭中不良的教养方式,使青少年形成一系列不良人格。这些不良人格往往成为导致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的心理基础。[23]首先,家庭结构不完整是青少年人格缺陷产生的最主要原因。家庭结果的不完整使得父母与子女缺乏情感交流,青少年心理变得压抑,逐渐形成孤僻冷漠、内向自卑、敏感多疑的人格。[24]在美国,青少年犯罪中有75%左右是离婚家庭的孩子,各种惩戒教养机构、收容所的少年中有50%是来自破裂家庭的。[25]其次,家庭教育方式的偏差也是造成青少年人格缺陷的重要原因。父母采取粗暴型教育方式越多,其子女便可能多得表现出焦虑、紧张、易怒、沮丧、情绪易于波动和对刺激反应强烈等人格缺陷。而父母若采取溺爱型教育方式,其子女可能产生冷漠、倔强、唯我独尊的人格缺陷。而无论何种不当的教育方法都可能使得子女在感情上与父母疏远,产生扭曲性格。家庭对于青少年的疏远,使得本就处于弱势地位的青少年转而只能向家庭以外寻求心理的安慰和满足。

对于学校而言,学校是青少年形成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的地方。学校不仅应当为青少年提供大量的知识,更应当为青少年树立良好品格。但当前的义务教育存在着这样一种倾向,即将学习成绩作为衡量青少年好坏的主要标尺。学习成绩优异者在老师眼中就是好学生,老师对其也会倾注更多的精力,青少年得到老师的认可后心理上的依附感会正向刺激他们更加努力学习,进而形成良性循环。而成绩不如意的青少年,由于老师对其低看一眼,使得他们在对老师的情感上无法形成依附感,进而形成恶性循环。正如有的学者所言,应试教育“彻底地排斥着学习成绩较差和对学习没有兴趣的那些学生。应试教育的一个根本性逻辑是排除法,以成绩剥夺一部分学生向上流动的可能和机会。在这个情境下,朋友圈对分数低下或对学习丧失兴趣的青少年变得更为重要,因为这个朋友圈子提供着青少年需要的认同、归属、自尊、人情、友谊。这是这些青少年构建自己亲密社会网络的基础”。[26]除学校环境外,社会环境也是形成吸毒青少年人格缺陷的主要原因,这里所指的社会环境包括宏观的社会环境,也包括微观的朋友圈。社会价值观的错位,使得青少年将毒品视为时髦的同义词;政府对酒吧、迪厅等娱乐场所监管的不严格也为毒品的传播提供了场所,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导致了吸毒青少年人格缺陷的形成。

二、预防青少年吸毒既应“治本”亦不能忽视“治标”

人格缺陷只是青少年吸毒的根源,而了解导致人格缺陷产生的因素则是预防青少年吸毒的基础。针对这些因素,笔者将预防青少年吸毒的原因分为两类。一类针对青少年人格缺陷形成因素,这些因素注重对青少年“治本”。另一类通过具体环境的改善来限制青少年吸毒动机,这些因素注重对青少年“治标”。“治本”的过程具有长期性和客观的限制性,然而,在当前阶段,在“治本”的同时亦不能忽视“治标”,“治标”可以解决上述“治本”的短板问题,达到预防青少年吸毒的效果。

(一)家庭、学校及社会宏观因素改善有限

家庭因素对于青少年人格缺陷的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良的家庭环境将直接导致青少年对家庭疏远。对于青少年吸毒行为预防的重点本应放在家庭之中。但是对于青少年家庭环境的改善受制于隐秘的家庭关系的制约,贸然以公权力介人这种关系往往有妨碍私人生活之嫌。甚至,基于中国“棍棒底出孝子”的传统观念影响,很多父母认为责打子女是为子女的未来负责。父母对于自己责打子女行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是深信不疑的,对于这种行为可能导致的排斥效果缺乏认识。不仅如此,“某些家长对待孩子的非社会性态度有着复杂的、深刻的心理原因。要求家长认清这些原因并相应地构建自己的行为模式,未免期望太高”。[27]因此,在实践中通过对于家庭环境的改善来预防青少年吸毒可能会缺乏可操作性。

对于学校环境而言,有学者将青少年实施越轨行为的责任之一归结为应试教育,认为过分强调学习成绩和升学率会导致学校出现两极分化,学习好的青少年受到更多的重视,而学习不好的青少年则会被忽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姚兵:《论未成年人犯罪情境预防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12年第4期。

{2}陈和华:《犯罪原因分析的技术路径》,载《法学》2013年第8期。来自北大法宝

{3}陈和华:《未成年人的心理疏远及其防治》,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9年第5期。

{4}姚建龙:《我国现行戒毒体系的反思与重构》,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2年第5期。

{5}康均心、夏婧:《青少年犯罪的高危因素及其防控措施》,载《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2年第2期。

{6}赖兰芳、陈森林:《青少年吸毒现象的思考》,载《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3年第8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35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