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美国对外人口援助政策的产生、变化和影响
【英文标题】 The Birth, Changes and Impact of U.S. Foreign Population Aid Policy
【作者】 姬虹【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
【分类】 法律社会学【中文关键词】 美国对外援助;人口增长;计划生育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1
【页码】 97
【摘要】

美国是世界人口项目最大的捐助国,也是最大的技术援助者,在近50年对外人口援助活动中,美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为稳定世界人口增长作出了贡献,同时也改善了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提高了影响力。其间受国内政治的影响,美国对外人口援助的政策和具体做法上有一定的变化。

【英文摘要】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world’ s largest donor of population projects. It is also the largest of technicalassistance. In the last 50 years of foreign population aid activities, the United States has invested considerable human andmaterial resources, and achieved some success. It not only contributes to stabilizing world population growth, but alsoimproves the U. S. image and impact in the world. But U.S. foreign population aid policy has made some changes in certainpractices in the impact of domestic politic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2947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逐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外援助国家,在其官方发展援助中有一部分是人口援助,主要针对的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口问题,美国的人口援助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出台的?美国的对外援助历来被认为是其外交政策的工具之一,在人口领域美国的对外援助的利益何在?美国是如何实施人口援助的?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其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美国的国内政治又对这种变化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人口援助的未来趋势又是怎样?这些是本文将要关注的。
  一、人口援助的概念和政策缘起
  美国的人口援助(population assistance)从狭义上讲,主要指的是由美国国际开发署(U. S. Agency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在发展中国家从事或资助的计划生育(或称家庭计划familyplanning)和生殖健康活动,包括人员培训(医生、护士、基层卫生工作人员等)、避孕工具和药物的提供和研发等。{1}但从广义上讲,尤其是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定义,人口援助已经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推广计划生育,而是扩展到广义的人口、生殖健康领域,1997年的表述包括这样6个方面:(1)基本生殖健康服务(包括相关信息收集、交流和教育,性传播疾病如艾滋病诊断治疗);(2)家庭计划服务(避孕药具的发放和服务);(3)母婴健康(产前信息和常规服务,正常、安全分娩,产后照顾);(4)防治性传播疾病如艾滋病(大众媒介、学校教育、自愿节育教育、避孕套发放);(5)基础研究,包括数据、人口、发展政策的分析(支持人口普查工作以及大学科研机构人口发展的研究);(6)人口信息收集、教育和交流。{2}需要指出的是,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对人口援助定义也是有所发展的,如1977年时认为人口援助包括人口政策、数据采集分析、计划生育、人口教育和交流、支持性行动,比1997年的表述要简要。出于篇幅原因,本文涉及的人口援助仅从狭义角度进行理解和研究。
  美国为什么要进行人口援助?美国注重隐私和自由,按理说不应该关注其他国家的百姓生几个孩子、和间隔多长时间生孩子的问题,但从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确实介入了第三世界国家的计划生育活动,其起因源于美国对世界人口增长的忧虑。
  世界进入20世纪60年代后至70年代,人口进入增长时期,尤其是在欠发达国家,每年人口增加量都在7000万以上,而增长的人数又都集中在欠发达国家(Less Developed Countries, LDCS)。例如:墨西哥人口在1950-1980年从2700万人增加到6800万人,尼日利亚同期从3300万人增加到7700万人。{3}对于这种人口增长,美国朝野表示了深深的担忧。
  1963年6月4日肯尼迪总统在“世界粮食大会”上发表讲话,表示了对欠发达国家人口迅速增长的担忧,尤其是在世界饥饿问题还很普遍的情况下。{4}1965年约翰逊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强调要“寻求新的方法,用我们的知识来对付世界人口爆炸和日益增长的资源短缺。”{5}1969年6月尼克松总统在给国会报告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认为“人口增长将是20世纪最后30年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之一,”表示美国将加大对国际计划生育活动的支持,加大与相关国际组织的合作,并要求USAID将计划生育放在国际援助的优先位置。{6}
  国会方面,1963年富布赖特(J. William Fulbright)参议员鉴于对世界人口增长的担忧,对外援法提出修正案,建议拨出专项资金用于对人口增长问题的研究。1965年6月—1968年2月参议院对外援助委员会主席格里宁(Ernest Gruening)举行了一系列听证会,目的是唤醒对世界人口增长问题的意识,为支持美国介入国际计划生育运动人士提供舆论平台。
  行政当局对世界人口问题同样表示了担忧,敦促政府介入人口援助领域。1961年11月巴尼特(Robert Barnett)被任命为国务院人口顾问,半年后他向国务卿腊斯克提交报告,要求加大在人口领域的外援,“最大力度支持联合国在人口方面的行动”,“尤其是在已经存在人口问题的一、二个国家,如韩国,那里政府据说愿意采取行动,也存在外援行动,美国应该探索如何回应要求援助的可能性。”{7}巴尼特还极力推动国务院和NGO在人口方面的合作。1962年11月助理国务卿帮办加德纳(Richard N. Gardner)在联合国大会做题为“经济发展和联合国”的讲话中,宣布美国支持对人口增长影响的研究,此次讲话被认为是美国官方首次承认人口增长是发展进程中的重要问题,确立了美国对外人口援助的政策基调。{8}
  与此同时,社会舆论在人口问题上也敲起了警钟: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NGO“人口理事会”(The Population Council) 1963年6月开始出版期刊“计划生育研究”(Studies in Family Planning),人口理事会主席诺特斯坦(Frank Notestein)在发刊词中认为,“在过去数年环球旅行中,人口理事会的工作人员已经意识到人口迅速增长的严重性”。
  应该说,美国对人口过度增长的担忧,主要是考虑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而这与美国的利益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积极推进美国进人人口外援领域的人士的理念是,发展中国家的人生孩子太多造成贫穷(多生致穷),过快的人口增长影响经济发展,造成资源枯竭,这影响到美国的利益。因为美国依赖第三世界提供自然资源(如石油),同时第三世界也是美国主要的贸易伙伴,美国需要倾销自己的产品,为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经济角度看,美国政府不希望发展中国家增加太多的人口。此外,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也被认为是造成世界政局不稳定的原因之一,创办人口理事会的洛克菲勒三世就认为,人口增长滋生社会暴乱和造成政局不稳。为了美国的安全利益,也要把人口控制作为外交政策的要素之一,把维护第三世界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纳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轨道。
   20世纪60年代还处于冷战时期,美国为向第三世界渗透也采取了一些非军事的手段,如经济和文化等援助,人口援助也可以被看做是改变第三世界社会经济状况的手段,而且这种手段更为隐蔽和意义深远。
  另外,人道主义也是美国对第三世界国家人口援助的出发点。如前所述,美国进行人口外援是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这是不可否认的,也是最关键的要素。但另一方面,出于对欠发达国家生殖健康的担忧,尤其是母婴健康,也促使美国下气力进行人口援助。20世纪60年代,发展中国家婴儿死亡率是很高的,如1950—1955年每千名周岁婴儿死亡人数,发达国家是59人,不发达国家是179人,最不发达国家是194人。{9}发展中国家婴儿死亡率与发达国家相比,高出很多。改善母婴健康,降低生育率也是美国的目标之一。美国的人口援助,尤其是避孕药具的发放,确实减少了妇女的非意愿怀孕,改善了妇女健康和社会地位。从这个意义上看讲,美国的政策有一定的人道主义含义在内。
  总之,鉴于以上原因,导致美国进入人口援助领域,而且成为主要的捐助国和最大的技术提供者。但需要指出的是:
  (一)美国的行为不是单独的个案,是有着广泛的国际基础,在这方面联合国的作用不可磨灭。1946年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成立,下设“人口委员会"(后改为人口与发展委员会),任务是对世界人口的规模、构成、变化,以及人口因素与经济、社会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等问题进行研究分析,同年联合国还成立了人口处,1969年改为人口司,是联合国秘书处所属的职能机构,在秘书处和人口委员会领导下,执行人口委员会委托的有关人口项目的研究和管理工作,研究世界人口发展趋势是其任务之一。
  20世纪60年代也是联合国人口政策发展的一个转折点,1965年8-9月在贝尔格莱德召开了第二次世界人口会议,共有来自88个国家和地区的852名专家学者以个人身份出席了会议,着重于探讨发展中国家的人口问题,并就生育率、死亡率、节制生育、人口与经济发展、人口与就业、人口与教育、人口与自然资源、国际移民、国内移民、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人口前景及预测等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而且就计划生育问题还特别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基本上同意夫妻们有权获得节制生育的知识。1967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ited Nations Fund for Population Activities, UNFPA),该组织原名是联合国人口活动信托基金(Trust Fund for Population Activities),成为联合国向第三世界国家进行人口援助的主要机构,在协助各国开展传播计划生育知识、提供计划生育服务、搜集人口统计资料等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1973年时开支的40%来自联合国。{10}
  (二)受援国的人口政策为美国人口援助推进提供了保障。1962年助理国务卿帮办加德纳在联合国大会有关人口问题的发言中强调,美国不会对其他国家有关人口的态度、政策指手画脚,也不会提供相关的政策,这是美国为表明第三世界进行的计划生育活动是完全出于自愿。当时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府从减轻人口过多的负担的角度,赞同计划生育政策。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使得美国人口援助活动才得以取得成效。1966年时埃及、摩洛哥、马来西亚、肯尼亚、智利、新加坡、牙买加、巴巴多斯等国宣布实施计划生育项目,1967年伊朗、哥伦比亚、斯里兰卡、哥斯达黎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相继启动了同样的行动。需要提到的是,印度由于1951年人口已经达到 3.62亿,总理尼赫鲁宣布自1952年起实施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对于尼赫鲁的讲话,有学者认为因为印度是人口大国,这无疑是在人口领域启动一颗炸弹,非同凡响。
  (三)NGO的活动为人口援助活动奠定了基础。对于人口问题的重视,并开始进行人口方面援助是始于NGO, 20世纪40年代末洛克菲勒基金会就已经在波多黎各开展人口援助活动,并且资助学者前往远东国家(包括中国)调查公共卫生和人口状况。1952年福特基金会也进入人口领域,以资助人口参考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为标志。1959年应印度政府之邀,在印度从事人口援助活动。1952年在洛克菲勒三世的倡议下,受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从事人口研究和活动的NGO“人口理事会”(The Population Council)在弗吉尼亚的威廉斯堡成立,该理事会在20世纪60年代主要在发展中国家提倡计划生育,.提供多方面的避孕选择,同时也进行相关的研究。同年另外一个从事人口援助的NGO“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IPPF)成立于印度孟买,由8个国家和地区(印度、德国、香港、荷兰、新加坡、瑞典、英国和美国)的计划生育协会创建,总部设在伦敦,IPPF在推动全球节育运动方面卓有成效。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对以上4个NGO的活动给予极高的评价,认为在20世纪60年代末官方大规模进入人口援助之前,这4个组织是国际人口援助和相关行动的主力军。{11}
  (四)避孕技术的发展推广为这种援助提供了可能。通过有效的避孕,降低了年轻妇女的怀孕和人工流产数量,减少非意愿生育,降低生育带来的死亡风险,是人口援助最初的行动方针,而这种行动得益于避孕技术开发和避孕药具发放的研究,这方面的进步提高和促进了避孕的使用范围,降低由于避孕失败而导致的非意愿怀孕和流产。而20世纪60年代又恰好是个转折点,1962年美国妇科医生利普斯(Jack Lippes)发明了利普斯节育环(Lippes Loo—炔雌醇甲醚片(Enovid),得到FDA批准,作为避孕药上市出售,美国西尔公司(Searle)是第一家也是当时唯一一家出售口服避孕药的制药公司。避孕技术的发展为美国海外人口援助行动提供了必要的基础。
  二、美国对外人口援助的基本历程
  美国政府20世纪60年代后进人人口援助领域,其标志性的事件有:(1) 1963年7月国会通过《外援法》(Foreign Assistance Act)修正案,拨款在国外从事计划生育项目,同年8月,捐助国际卫生组织(WHO)50万元,从事生殖健康方面研究;(2) 1965年1月4日约翰逊总统的国情咨文,被视作为美国正式进入人口援助领域的标志。同月USAID人口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成立,人口援助项目正式启动;(3) 1965年7月7日最高法院裁定康州禁止使用避孕药的法案违宪;{12}(4)1966年11月11日国会通过《1966年粮食换和平法》(Food for Peace Art),授权USAID向海外进行物资援助,包括避孕药具;(5) 1967年《外援法》修订,1968年2月生效。其中X款再次肯定了海外计划生育政策。
  20世纪60年代后人口援助逐步成为美国对外发展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从资金规模和实施方式上,还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变化,国内政治因素时刻制约着它的发展,也影响着它的效果。从历史分期看,可以分为前期即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初,后期以1984年美国政府宣布“墨西哥城政策”为起点,直至小布什政府,在此期间美国的人口政策有了很大的变化,由此也对海外人口援助活动产生了影响。奥巴马就任后,在人口援助方面有了一定变化。从官方角度看,USAID人口办公室成立后,成为美国政府进行人口援助的主要部门,当然USAID也不是孤军作战,它与政府其他部门、NGO有很好的合作,但它的活动也可以折射出美国人口援助的阶段性变化和发展。
  美国海外人口援助的前期主要活动,即20世纪60至80年代,其侧重避孕药具的派发、人口知识的普及、进行人口普查等,这也反映出当时一部分人对人口控制手段的认识,即强调技术手段、强调个人的作用,同时也不太重视国家之间的差别。
  1968年生效的新外援法,对美国当时的人口援助有比较明确的规定:(1)原则:强调家庭计划的自愿性,目的是通过提供相关知识和医疗设施,改善健康,保证家庭的稳固、提供更多个人机会、促进经济发展,满足食品供应、使生活提高一个水平,反对强制性的计划生育。(2)向外国政府、联合国相关组织、其他国际组织、美国和他国的NGO、大学、医院等提供与人口增长相关项目的援助。(3)所谓的“与人口增长相关的项目”包括,但不限于“人口问题、医学、心理学、社会学研究,自愿性计划生育包括培训、诊所的建设和配备人员、建立农村卫生中心、医生的培训、提供药物、普及计划生育知识等”。{13}
  USAID人口项目运作方式主要有,一是政府间双边援助项目,主要是通过USAID的外地特派机构(field missions)完成,这方面资金占了全部份额的50%,另外50%主要是资助进行人口援助的NGO和直接由人口办公室进行管理和投资。{14}
  人口项目的具体内容,以1968财年的USAID人口项目开支就可以看出,当年人口项目资金是3500万美元(上一年仅为470万美元),主要开支如下:{15}
  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PPF)400万美元,用于该组织的计划生育项目,包括在35个国家提供需要的避孕药具等。
  人口理事会175万美元,扩展其在发展中国家的产后项目,以及在东亚和拉美的其他项目。
  开拓者基金会(Pathfinder Fund)130万美元,购买避孕药等药品。
  南卡罗莱纳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密歇根大学人口中心495万美元,进行多学科人口研究和培训。
  夏威夷大学东西方研究中心100万美元,进行人口研究。
  联合国人口信托基金(Trust Fund for Population Activities)50万美元。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国别资助,其中印度500万美元、韩国140万美元、巴基斯坦100万美元、菲律宾100万美元、泰国65万美元、尼泊尔29万美元、印度尼西亚27万美元、阿富汗1万美元、加纳13万美元、利比亚1.4万美元、突尼斯40万美元等,共计1570万美元
  购买美国商品1300万美元,其中530万美元用于避孕药具。
  从上述清单可以看出,用于购买避孕药具的费用很大,除了专项资金530万美元外,实际上在国别资助金额中很大部分是购买避孕药具。之所以会如此重视避孕药具的推广,甚至认为“现代的避孕方法,能够使每对夫妇安全、有效、人性地得到他们期望的家庭规模大小”。{16}这与当时一些人认为,控制人口增长的关键是让第三世界的人使用避孕药具,以此来降低生育率,在这些人中以USAID人口项目主任雷文霍尔德(R. T. Ravenholt)的观点最具代表性。
  雷文霍尔德是医生出身,在从事人口援助工作后,极力推广避孕药具的派发和使用。他认为,计划生育就是作为一种手段,以确保每个孩子是其父母有意愿生育而出生的,而且会被很好地抚养,哪个国家妇女有获得控制生育的知识和手段,哪里就没有过度生育。在他看来,生育和抚养孩子是个艰苦劳动,没有多少妇女有无穷的热情去完成这项劳动,只要计划生育措施到位,换句话说,就是避孕药具派发到有需求的人手中,就能降低生育率,进而控制人口,避孕药具的使用是生育控制的决定因素。{17}雷文霍尔德的观点并不是为所有人认同,认为他把人口问题简单化了,降低生育率,不只取决于是否使用避孕药具,还受社会文化、宗教、传统观念等因素影响,甚至有学者认为中国降低人口出生率,在于“体制性的变化”,而不是依赖健康和计划生育部门的工作。{18}
  但在世界人口爆炸的危机影响下,雷文霍尔德的观点还是被广泛接受,被认为是使美国快捷、高效进入人口援助领域,而无须考虑语言、宗教、文化等因素,以最能被接受、最便宜的代价降低生育率,“对于美国政府的人口项目,也没有更好的方法来降低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了”。{19}
  美国对外人口援助的后期活动以“墨西哥城政策”为始,1984年联合国在墨西哥城举行国际人口大会时,里根政府宣布了一项以墨西哥城命名的政策(Mexico City Policy, or Global Gag Rule),要求所有接受联邦资金的非政府组织不得在任何其他国家开展任何与促进人工流产相关的服务,有关该政策产生的危害,中外学者已经作了详细的研究,这里就不再赘述。{20}这里着重论述的是USAID人口援助重点的变化。
  首先,USAID本身机构的调整。1994年USAID成立人口、健康和营养中心(Population, Healthand Nutrition, PHN Center),这是原来的人口办公室、健康与营养办公室和实地、项目支持办公室(Office of Field and Program Support)合并而成,目的也是把计划生育和其他健康项目整合在一起。2002年又并入新成立的全球健康局(Bureau for Global Health),成为计划生育/生殖健康办公室(The Office of Population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PRH)。机构本身的调整,名称的变化也说明了人口援助的业务范围在扩大,不仅仅是局限计划生育领域了。
  其次,人口援助的关注点发生变化,内容在扩大。1994年USAID制定了新的人口援助战略方针,除继续支持稳定世界人口发展外,还提倡保护人类健康,关注妇女、青少年的生殖健康,并主张计划生育与母婴健康、防治艾滋病等整合在一起。这个新的战略方针在以后几年中得到了实施,以1996年度USAID“执行情况报告”(Agency Performance Report)为例,可以看出人口援助的重点领域:在稳定世界人口增长方面,还是强调减少非意愿怀孕,提倡避孕药具的使用。在保护人口健康方面,主要关注的是三个方面,一是减少婴儿死亡率,当时在发展中国家每年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是1200万人;二是减少母亲因怀孕生育而死亡人数,每年这方面的人数达60万;三是减少性传播疾病,如HIV和艾滋病,把艾滋病防治与计划生育活动结合在一起。在这方面,USAID是下了一番工夫的,如在非洲等地提倡使用避孕套,1995年一年就发放了5.2亿个避孕套,在一些国家如津巴布韦,是HIV疫情很严重的国家,而计划生育有一定的基础,就利用原来的社区计划生育网络提供艾滋病相关知识以及开展自愿咨询、检测活动,效果明显。{21}而且USAID在1998年、2003年两次推出政策指南性质的《计划生育/HIV之整合:USAID地区项目的技术指导》,对USAID在发展中国家的计划生育和艾滋病防治的基本原则和主要政策取向有明确的规定,一方面,将传统的性与生殖健康服务应融入艾滋病干预行动中;另一方面,针对艾滋病流行疫情的项目也应融入更多的性与生殖健康常规服务,强调的是提高效率和有效性。{22}由此看出,美国的人口援助的活动领域已经较初期有了很大的变化。
  再次,就是财政预算的变化。下表可以看出美国对外人口援助资金的变化:{23}
  1994-2008财年美国对外计划生育/生殖健康援助(单位:百万美元)

┌────┬───┬───┬───┬───┬───┬───┬───┬───┬───┬───┬───┬───┬───┬───┬───┐
  │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
  ├────┼───┼───┼───┼───┼───┼───┼───┼───┼───┼───┼───┼───┼───┼───┼───┤
  │双边资金│489.6 │542.0 │432.0 │385.0 │385.0 │385.0 │372.0 │425.0 │425.0 │443.6 │429.5 │437.0 │435.0 │435.6 │457.2 │
  ├────┼───┼───┼───┼───┼───┼───┼───┼───┼───┼───┼───┼───┼───┼───┼───┤
  │UNFPA  │40.0 │35.0 │22.8 │25.0 │20.0 │0.0  │21.5 │21.5 │0.0  │0.0  │0.0  │0.0  │0.0  │0.0  │0.0  │
  ├────┼───┼───┼───┼───┼───┼───┼───┼───┼───┼───┼───┼───┼───┼───┼───┤
  │总计  │529.6 │577.0 │454.8 │410.0 │405.0 │385.0 │393.5 │446.5 │425.0 │443.6 │429.5 │437.0 │435.0 │435.6 │457.2 │
  └────┴───┴───┴───┴───┴───┴───┴───┴───┴───┴───┴───┴───┴───┴───┴───┘

  尽管从数字上看,海外计划生育援助水平没有太大的下滑,但也有人士认为,如果加上通货膨胀因素,2008年的援助水平也就是相当于1974年的购买力,远远没有满足国际上计划生育的要求。2009年USAID5位前人口援助项目主任提出报告,要求政府将2010年对外计划生育援助金额提高到12亿美元,直至2014年达到15亿美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Bureau for Program and Policy Coordination, U. 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PopulationAssistance”, Policy Paper, September 1982, at http://wwwl.usaid.gov/our_work/global_health/pop/populat.pdf

{2}Thomas Schindlmayr, Defining Population Assistance, Dec. 2000, at http://www.apa.org.au/upload/2000-1 C_Schindlmayr. pdf

{3}Peter J. Donaldson, Nature Against U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 Population Crisis, Chapel Hill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0. p.4.

{4}John F. Kennedy, “Remarks at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World Food Congress”,June 4, 1963, at http://www. presidency. ucsb.edu/ws/index. php?pid=9249&st=world+food+congress&st 1=

{5}Lyndon B. Johnson, “Annual Message to the Congress on the State of the ”, Jan. 4, 1965, at http://www. presidency. ucsb. edu/ws/index . php?pid=26907&st=explosion+in+world+population&st l=

{6}Richard Nixon, Special Message to the Congress on Problems of Population Growth, July 18,1969. athttp: //www. presidency. ucsb. edu/ws/index. php?pid=2132&st=opulation+growth+a&st 1=

{7}Peter J. Donaldson前引书,p.33。

{8}Peter J. Donaldson前引书,p.35, R. T. Ravenholt, The A.I.D. Population and Family Planning Program-Goals, Scope, and Progress”,Demography, Vol. 5,No. 2, Progress and Problems of Fertility Control aroundthe World (1968), pp. 561-573 Published by: Population Association of America.

{9}Nafis Sadik, ed. An Agenda for People, the UNFPA through Three Decades, New York University, 2002.p.9.

{10}John Charles Caldwell, Limiting Population Growth and Ford Foundation Contribution, London and Dover,:Frances Pinter Ltd.,1986. p.105.

{11}Rafael M. Salas, International Population Assistance: the First Decade: a Look at the concepts and PoliciesWhich have guided the UNFPA in its first ten Years, New York: Pergamon Press, 1979. p.379.

{12}即‘riswold v. Connecticut,康涅狄格州法律规定,提供避孕药物信息和使用方法均为犯罪行为,格里斯沃德(Estelle Griswold)是该州计划生育协会的成员,因介绍避孕方法而被判有罪,他不服提出上诉,联邦最高法院判定该法案违宪。

{13}R. T. Ravenholt前引文。

{14}Craig Lasher,“U.S. Population Policy Since the Cairo Conference”,Environmental Change and SecurityProject Report, Issue 4 (Spring 1998): 16-23, at http://www.wilsoncenter.org/topics/pubs/ACF1495.pdf.

{15}R. T. Ravenholt前引文

{16}USAID, “Population Assistance”, September 1982.

{17}R. T. Ravenholt前引文。

{18}Peter J. Donaldson前引书,p.63.

{19}Peter J. Donaldson前引书,p.92.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20}孙唐水、汝小美:《全球计划生育遏制政策评析》,《南京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Barbara B Crane&Jennifer Dusenberry, “Power and Politics in International Funding for Reproductive Health: theUS Global Gag Rule”,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4; 12 (24):128-137.

{21}USAID, "Agency Performance Report 1996",at http://www.usaid.gov/pubs/apr96/

{22}USAID,"Family Planning/HIV Integration, Technical Guidance for USAID-Supported Field Programs",2003, at http: //www. usaid. gov/our_work/global_health/pop/publications/docs/fphiv. pdf

{23}Luisa Blanchfield, "International population assistance and family planning programs: issues for congress",RL33250, January 26, 2009, at http://assets.opencrs.com/rpts/RL33250_20090126.pdf.

{24}J. Joseph Speidel, Steven Sinding, Duff Gillespie, Elizabeth Maguire and Margaret Neuse, Making the Casefor U.S. International Family Planning Assistance, 17 March 2009, at http://www.ipas.org/Publications.

{25}UNAIDS, “The Global AIDS Epidemic”, at http://data.unaids.org/pub/FactSheet/2009.

{26}USAIDS, “FY 2008 Annual Performance Report”, at http://www.usaid.gov/policy/budget/apr08/

{27}Janet Fleischman and Allen Moore, International Family Planning, a Common-Ground Approach to anExpanded US Role. A Report of the CSIS Global health Policy Center, July, 2009, at http://csis.org/files/publication/090723_Fleischman_IntlFamilyPing. pdf

{28}Donald P. Warwick, “Foreign Aid for Abortion”,The Hastings Center Report, Vol. 10, No.2, (April1980), pp..30-37, at http://www.jstor.org/stable/3561278.

{29}USAID,“Population Assistance”,Sept. 1982.

{30}Donald P. Warwick前引文.

{31}2009年1月奥巴马执政不久,废除了该政策。

{32}The Alan Guttmacher Institute,U. S. Support for Family Planning Overseas: The Program and the Politics,1995, at http://www.guttmacher.org/pubs/ib2.html

{33}Bill Clinton, “Memorandum for the Acting Administrator of the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January 22, 1993, at http://clinton6.nara.gov/1993/01/1993-01-22-aid-family-planning-grants-mexico-city-policy . html

{34}Nina J. Grimm,“The Global Gag Rule: Undermining National Interests by Doing unto Foreign Women andNGOs What Cannot Be Done at Home”, at http://organizations.lawschool.cornell.edu/ilj/issues/40.3/CIN301.pdfLarry Nowels,“International Population Assistance and Family Planning Programs: Issues for Congress”, CRS Reportfor Congress, June 6, 2006, at http://www.usembassy.it/pdf/other/RL33250.pdf

{35}USAIDS,"FY 2008 Annual Performance Report", at http://www.usaid.gov/policy/budget/apr08/

{36}UNFPA, http://www.unfpa.org/multimedia/icpd_financing/box_6.html

{37}UNFPA, "Financial Resource Flows for Population Activities in 2004", at http://www.unfpa.org/webdavsite/global/shared/documents/publications/2006/icpd_estimates. pdf

{38}由于UNFPA对人口援助的定义与美国不同,故数据有出入。

{39}总计中含欧盟的数据。

{40}Luisa Blanchfield,“The U.N. Population Fund:Background and the U.S. Funding Debate”, January 11,2008, at http://www.policyarchive.org/handle/10207/bitstreams/19868.pdf

{41}http://www.usaid.gov/our-work/global-health/pop/

{42}现代避孕方法指的是男女手术节育、口服避孕药、皮下埋植、注射避孕药、宫内节育器、避孕套等。

{43}Judith R. Seltzer, The Origins and Evolution of Family Planning Program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ROND,2002, pp. 26-28, at http://www.rand.org/pubs/monograph_reports/2007/MR1276.pdf

{44}Nafis Sadik,前引书,p.11.

{45}J. Joseph Speidel, Steven Sinding, Duff Gillespie, Elizabeth Maguire and Margaret Neuse前引文。

{46}OECD,“Net ODA in 2008 -as a percentage of GNI”, 30 March 2009, at http://www.oecd.org/dataoecd/47/52/42458612.pdf

{47}“Statement of President Barack Obama on Rescinding the Mexico City Policy”, January 23, 2009, at http://www. whitehouse. gov/statement-released-after-the-president-rescinds/

{48}“Statement of President Obama on the 36th Anniversary of Roe v. Wade”, January 22, 2009, at http://www . whitehouse . gov/the_press_office/StatementofPresident0bamaonthe36thAnniversaryofRoev Wade/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29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