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犯罪预防体系的第三支柱
【副标题】 西方国家犯罪情境预防的策略
【英文标题】 The third indispensable support in crime prevention system
【作者】 庄劲廖万里【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分类】 外国法律思想史
【中文关键词】 情境预防 理性选择理论 日常活动理论 环境犯罪学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2
【页码】 20
【摘要】

西方情境预防的理论根基包括三个方面:理性选择理论、日常活动理论、环境犯罪学理论。情境预防的基本政策包括五个方面:提高犯罪难度、提高犯罪风险、降低犯罪回报、减少犯罪刺激、排除犯罪借口。借鉴这一政策的理论与实践措施,对我国犯罪预防具有积极的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645    

犯罪的情境预防(SituationalCrimePrevention,简称SCP),是指对某些高发生率的犯罪,直接通过管理、设计、调整的方式持久有机地改变环境,从而尽可能的使行为人认识到犯罪行为难度增加,被捕可能性增大,犯罪收益减少,以此来减少犯罪。[1]情境预防的思想,将犯罪原因的视角从犯罪人转移到犯罪行为发生的情境;将犯罪预防的重点由正式或者非正式的社会控制转移到犯罪行为的控制,使犯罪预防措施具有了突出的可操作性和现实性,并且极大地降低了犯罪预防的成本,因而广为西方各国所采纳。[2]目前,英美的犯罪预防已经由传统的一元主义发展成为三元主义,即形成了由司法预防、社会预防与情景预防三足鼎立的犯罪预防体系。借鉴英美国家情景犯罪预防的理论与实践措施,对于完善我国犯罪控制的刑事政策理论,指导犯罪遏制实践,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情境预防的基础理论

情境犯罪预防理念的提出,最早来自于学者Tizard、Scnchlair和Clarke于1975年在英围内政部研究发展部门从事犯罪矫治研究的成果。他们发现在感化机构中少年逃脱事件和逃脱当时的环境及机会结构是密不可分的。此后,情境是犯罪与否的决定因素的观点在学术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Clarke等学者竭力倡导情境犯罪理论,并将之发扬光大。[3]Clarke等人认为,犯罪的“情境”因素,包括犯罪的时空、机会和条件等要素,对犯罪人的理性抉择和犯罪决策有着重要的影响。当犯罪的利益条件超过其成奉时,犯罪即可能发生。所以,针对某些特定的犯罪,以一种较为系统和常设的方法对犯罪可能利用的环境加以规划和管理,以增加犯罪的难度和风险,减少可能的犯罪回报,能够达到预防犯罪的效果。[4]

一般认为,情境预防的理论奠基于三大理论支柱:[5]理性选择理论(RationalChoiceTheory,简称RCT)、日常活动理论(RoutineActivityTheory,简称RAT)以及环境犯罪学理论(EnvironmentalCriminology)。

(一)理性选择理论

理性选择理论认为,犯罪人是有理性的、会思考的人,犯罪是犯罪人对犯罪所得和损失经过理智思考或决策后进行的行为。上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Becker等人创立了犯罪经济学理论,他们运用经济学的理论与方法分析犯罪问题,指出犯罪行为是一种理性选择行为,一些人之所以变成罪犯是他们在比较了解犯罪与合法工作的金钱报酬,并考虑了被发现和定罪的概率以及一旦被定罪就要遭受处罚的严重性之后所采取的行为。[6]在犯罪经济学的基础上,Clarke和Cornish等提出了理性选择理论。“犯罪人通过其犯罪行为为自己谋利益:这涉及进行决策和选择,不过,这些决策和选择过程有时候可能是初步的;这些过程表现了人们的一些理性,尽管这种理性的表现受时间、能力以及所获得的有关信息的限制。”[7]Cornish和Clarke认为,犯罪决定以及影响犯罪人作出犯罪决定的因素,都会因犯罪场景以及犯罪行为的不同而不同。因此,在分析犯罪者的犯罪决定与行为选择的时候,要对犯罪行为进行细致的分类;根据不同的犯罪场景,区别对待不同的犯罪决定。如果要对某种犯罪作出适合的干扰,必须对犯罪者的犯罪决定与行为选择作出更为系统的考察并作出更为细致的分析。Cornish和Clarke甚至以夜盗犯罪者的犯罪决策过程为模型来分析犯罪人在决策过程中所受到的影响的因素。一个理性的犯罪人在决定是否实行夜盗犯罪的决策过程中,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1)背景因素,包括犯罪人的心理因素、教养因素、社会和人口统计学因素;(2)以前的经历和学习因素;(3)一般需要,包括金钱、性、友谊、地位和寻求刺激等方面;(4)已知的解决需要的方法,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解决方法;(5)对解决方法的评价;(6)对机会事件的反应,包括犯罪机会的易得性,金钱需要的紧迫性,朋友的劝告,醉酒等;(7)对犯罪的准备程度。[8]

(二)日常活动理论

日常活动理论,是由犯罪学家LawrenceCohen和MarcusFelson在其论文《社会变化和犯罪率趋势——以日常活动为视角》一文中最早提出来的。[9]他们认为,犯罪行为的发生,与日常生活中的某些因素密切相关,人们的一些日常生活方式,往往有利于犯罪的发生。这些因素包括:

1.适合的犯罪目标(ASuitableTarget)。犯罪能够产生,首先必须有适合的犯罪目标。一般而言,犯罪目标包括三种类型:人、标的物、地点。日常生活中,可能成为犯罪目标的东西很多,但是能够“适合”于犯罪的必须符合一定的标准。Cohen和Felson将其归纳为一个单词:VIVA。VIVA其实是四个英文单词的缩写:(1)价值(Value),即犯罪目标的价值,犯罪者往往会考虑目标的价值以及其可以从中获取多大的利益;(2)物理特性(Inertia),目标的大小以及重量等物理特性也会成为是否适合的重要因素,如光盘、手表等由于其体积轻巧、易于携带,极容易成为商店盗窃的目标;(3)显著性(Visibility),目标越是容易被察觉,成为犯罪目标的可能性就越火,如通过窗口可以看见的物品或者在提款机旁边数钱的顾客,都具有显著性;(4)易接近性(Access),目标越是容易接近越可能成为犯罪的对象,如陈列在商店外面的货物,或者深夜游荡在偏僻街区上的行人都具有犯罪的易接近性。Cohen和Felson提出了研究目标对犯罪的适合性这一思路之后,在西方学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学者们开始关注犯罪目标的适合性,并将具有犯罪适合性的目标称为热点产品(hotproduct)。后来,Clake进一步发展了这个理论,归纳出了盗窃罪“热点产品”的特征:CRAVED。[10]CRAVED实际上是六个单词的缩写:(1)可隐藏性(Concealable):(2)可移动性(Removable);(3)可取得性(Available);(4)价值性(Valuable);(5)吸引性(Enjoyable);(6)可处置性(Disposable)。

2.缺乏有能力的监控者(AbsenceofaCapableGuardian)。即使存在适合的犯罪目标,犯罪也未必发生,因为如果存在着有能力的监控者,往往可以对潜在的犯罪人起到威慑的作用。所谓有能力的监控者,一般包括:巡逻警察、保安人员、邻里守望、门卫、警惕的职员和工人、朋友、邻居、闭路电视,等等。有能力的监控者往往必须具有“人的因素”(humanelement),亦即其往往表现为某类人的出现就能够阻吓潜在的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由于闭路电视往往是他人通过镜头监视的工具,也具有“人的因素”,因而可以成为有能力的监控者。

3.可能的犯罪者(LikelyOffenders)。适合的犯罪目标在缺乏有能力的监控者的保护下,还未必会发生犯罪,最后还必须存在着潜在的犯罪者。日常生活理论是从犯罪者的角度来理解犯罪的。只有一个有作案动机的犯罪者认为存在适合其犯罪的目标,并且缺乏有能力的监控者时,犯罪才可能发生。正是犯罪者对犯罪目标和监控者存在的主观评价,决定了某一犯罪是否会发生。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三)环境犯罪学

环境犯罪学研究的重点,是从犯罪原因论的理解转移到对犯罪情景的理解,将犯罪当作是社会事件,提出通过防卫环境的设计管理,达到减少犯罪的目的。环境犯罪包括了以下的理论:

1.防卫空间论(DefensibleSpaceTheory)。这一理论是由JaneJacobs和OscarNewman提出的。新闻记者出身的JaneJacobs在1961年出版"r《美国大城市之生与死》一书[11],对当时都市设计走向垂直化、郊区化腐蚀社区生活的倾向加以抨击,提出了犯罪防卫的基本原理:明确区别公的领域和私的领域;建筑设计应当尽可能保证用户能够注视街道的动静;可利用街道的动态来监视。1972年,建筑师OscarNewman在《防卫空间:通过城市设计预防犯罪》一书提出了“防卫空间”的概念,提出可以通过特殊的建筑设计来减少犯罪的机会,从而达到犯罪预防的效果。[12]Newman的防卫空间理论包括以下四项要素:

(1)强化建筑领域感(territoriality),即土地、建筑物的所有权者是否将半私有(公共)用地纳入监控,加以管理,从而强化对三不管地域之掌握:

(2)确保自然监控(naturalsurveillance),即通过区域建筑环境之设计,使土地建筑所有者有较佳的监控视野,以观察陌生人的活动,以便在必要时采行防护措施;

(3)形成居住地意象(image),即指尝试建立一个不为犯罪所侵害并与周遭环境密切接触之邻里社区,以产生正面形象,减少犯罪的侵害;

(4)整顿周边环境(mileu),指将社区安置于一低犯罪、高度监控之区域,减少犯罪之活动。

2.破窗理论(BrokenWindowTheory)。破窗理论源于1969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在旧金山进行的一项试验,把一辆车子摆在旧金山的街道上面,将车子好好地摆在那里,不理它,结果第一星期没有遭人破坏,第一二星期时将其中一个窗户打破,结果不到四个钟头,被偷得仅剩下轮胎。其实,破窗仅是一种比喻,是指低层次违法犯罪、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有如一片未被修理之破窗,那是无人关心的表象,此将导致更多及更严重的蛮行与犯罪行为。

1982年,美国学者Wilson与Kelling在其发表的《警察与社区安全:破窗》一文中首先使用破窗字眼,极力促请政策制定者、警察人员、学者专家应多注意有关行为不检、扰乱公共秩序行为与犯罪被害恐惧感的问题。[13]美国学者Taylor和Harrell进一步揭示了“破窗理论”对于社区的衰败与失序因而导致犯罪率上升的影响:[14](1)物理环境的恶化:城市社区遭大规模的涂鸦或垃圾,而人们或机构对这恶化不去关心,将造成居民和商店在社区中增加被害恐惧感;(2)居民和商店使用者较关心自己个人安全,而较不关心公众秩序;(3)缺少“街道监视”,社区青少年变得更大胆、攻击或破坏频率提高。(4)居民感觉地方少年变得渐渐麻烦,使他们从社区公众场所撤离,而只关心自己个人与财产的安全;(5)社区外的潜在犯罪者视这个社区是犯罪有利场所,他们侵入这个社区犯罪,并认为在这里犯罪不易被觉察或发现,这个社区犯罪比率逐渐增加。

破窗理论至少说明下列事项:(1)假如一窗户遭到破坏而无人修理,则破坏者会误以为此建筑物已无人管理,此社区的人民漠不关心,可以任意破坏,那是一种犯罪前之测试,并进一步导致比“破窗”更严重的犯罪。一个社区对小违规或轻微犯罪不加以处理,有如是一种暗示许可,那将是转变成重大犯罪之开端。此即所谓“犯罪升级”效应。(2)居民看到“破窗”无人管理,例如喝酒的年轻人对在公园散步者恶言相向;陌生人对不给零钱者实施恐吓:服装不整之私娼;酒鬼随意躺卧大楼或公寓门阶阻挡出入口之畅通等等。这些现象均会使民众产生恐惧与不安全感,并影响生活品质,民众也因此逐渐对警察与政府之被动或根本未反应失去信心。[15]通过破窗理论,环境犯罪学家进一步揭示,通过居住环境的设计与改良,对预防和减少犯罪的发生有着重要的意义。

3.防卫环境设计理论

受到空间防卫论和破窗理论的启发,C.RayJeffery在1971年出版了《通过环境设计预防犯罪》一书,[16]对传统的刑事司法重于事后犯罪处遇的做法提出强烈批判,提出应当重视事前通过犯罪设计预防犯罪,从而提出,“通过环境设计预防犯罪”的理论(CPTED)。[17]根据Jeffery的观点,犯罪预防应该考虑犯罪发生的环境和犯罪人之间互动的特性。因此,妥善的都市环境设计和规划,可以消弭人际之间的隔阂、隐匿,增加人际之间的互动,减少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至于环境规划的设计,包括两个方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
谨防骗子
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6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